欧洲民粹刚开始

◎作者 | 豆腐乳儿

◎来源| 非凡油条(diqiuzhengshiju) 已获授权

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首轮,马克龙以23.7%得票率位列第一,勒庞以21.7%选票第二。这是2002年以来首次有极右翼候选人进入第二轮投票(2002年大选进入第二轮的极右翼候选人是玛丽娜·勒庞的父亲)

由于法国总统选举是两轮投票,而法国政坛乃至民间的共识是不能让极右翼上台,于是第二轮投票中马克龙当选总统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事,而事实也是如此。

马克龙当选的时候,大多数人认为以特朗普当选以及英国脱欧为标志的民粹浪潮终于告一段落了,但首次有极右翼候选人进入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这个事实还是挺令人不安的。所幸选民给了自由派领导人又一次机会。

从现在法国的状况看,给了机会的马克龙并不中用。

至于下次总统大选,失望的法国民众又会往哪个极端方向走,就不好说了。

同样在2017年,德国大选,极右翼的另类选择党获得12.6%的选票,成功进入议会,也间接使默克尔的组阁难产。最终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不得不与老对手——虽然惨败但毕竟不是极右翼的第二大党社民党合作,并将财政部长、外交部长和劳工部长让与社民党。

默克尔干完这一届就不打算再干下去了,不然下一次选举她怕是也难以面对变幻莫测的民意。即便如此,她在这个任期的剩余三年里也有可能晚节不保。

这还是欧盟两大支柱国内的民粹主义苗头。在其他发展还不如法国和德国的国家,极右翼势头更猛。

2017年奥地利大选,极右翼自由党得票26%,成为议会第三大党,并与得票31.6%的第一大党人民党组成执政联盟,使奥地利成为当时西欧唯一有极右翼政党参与执政的国家。

当时国内自媒体的关注点居然在人民党党魁、当选总理库尔茨的那张帅脸上,就像之前关注马克龙那张脸一样……而库尔茨也不是什么自由派,不长的从政生涯里对德法两国的自由主义政策一直不以为然,对难民也并不友好。

奥地利可并不孤独,今年的意大利大选,民粹政治组织“五星运动”凭一己之力获得参议院32.22%和众议院32.68%的选票,与极右翼政党联盟党结盟组建联合政府。

意大利新政府上来之后,和欧盟都不大对付,10月23日,欧盟委员会发公告驳回了意大利2019年预算案,并限令意大利在三周内作出修改。

等到意大利再次提交预算案,欧盟则再次拒绝,如果欧盟委员会意大利开启过度赤字程序,它可能会导致相当于意大利年经济产出0.2%的罚款。如果意大利仍然拒绝遵守,它可能会上升到0.5%。目前还不知道这出闹剧该怎么收场,会不会把意大利继续往欧盟外推。

传统的政治立场偏中间的建制派政客已经越来越无法满足民众的要求了,他们被认为无视民众呼声,维护富人利益,不能把自己的国家放在首要位置,不能对“非法移民”说不。

反倒是打着各种五花八门旗号、有着强大煽动力的民粹政客逐渐走上舞台。当然,意大利的故事表明他们也无力提振经济,就回到他们的老套路上来——11月29日,意大利国会通过极右派内政部长萨尔维尼推动的强硬反移民及安全法案,意大利政府今后可更轻易驱逐移民,申请居留许可的条件也更为严格。

所以这些民粹政客与民众的蜜月期又能有多长呢?如果他们无力解决经济问题,他们是会被更激进的民粹主义者取代呢,还是自己会变得愈加民粹呢?

谁也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在哪,但很显然这些趋势的出现,只是世界原有秩序崩溃的一个缩影——欧洲曾经是引领全球变化的灯塔,现在则可能变成新一轮变化的引领者。我们也许正在成为新一个大时代的见证者和亲历者。

把目光从欧洲移出来,情况其实也不妙。

台湾九合一大选,韩国瑜成了热点人物,但是除了迎合选民那一套,他说的那些“爱情摩天轮”、“太平岛挖石油”等拼经济的措施更像是笑话。“东西卖得出去,人进得来,高雄发大财”,说说容易,做起来可就难了。韩流又能吹多久呢?

《2018年财富报告》中,马尼拉是全球最热门的投资城市,投资菲律宾正值黄金时期,先人一步,抓住机遇,与海外掘金一起考察吧!

精致小团,报名咨询请添加春川 | 智谷趋势微信(ID:zgtrender005)或扫描下方考察团行程二维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