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开始免费送房,还不限国籍?但东京却给你300万赶你离开……

◎智谷趋势(ID:zgtrend)|DJ

这几天,一则关于“日本开始免费送房:不限国籍”的资讯在发酵。

消息说,因为日本少子化情形严峻,无人照料的“空房”成了棘手的问题。为了改善这一问题,日本乡村地区自发成立了“空屋银行”(Akiya Bank),审核符合条件的民众,将免费得到房屋,机构还会提供修缮补助等一系列优惠条件。

不过理性的人用脚趾头都明白,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怎么这么容易就砸到我们头上?文中所说的房屋会是怎样的货色?当地人不想要的,房主丢弃的,价值到了0元也没人要的……

其实,空屋问题已经成为日本的社会问题,被当地媒体翻来覆去地讨论,而最近因为媒体这个耸人的标题,才逐渐被国人所熟知。所以冷静点,别看到“免费”就心潮澎湃咯。

空屋问题就像硬币的一面,而硬币的另一面也不能忽略。

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

人人人你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

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

人山人海。公交车站前经过的大巴,地铁的每个车厢,都像塞满了沙丁鱼的罐头,似乎只要划一个口子,里面的人就会“流”出来。在大城市里工作生活的你,大概很有共鸣,每到上下班高峰,或者周末的购物广场,总有种被周围一望无际的人头裹挟的窒息感。

出于对被人流支配的恐惧,大城市纷纷出狠招“赶人”。北京、上海“赶人”的事迹全国有名,他们的驱赶是通过空间、物理作用,在短时间内迅速完成的。

现在,另一个国际大都市也着手“赶人”了。

它就是日本东京。政府琢磨着给搬走的人一笔钱,而且,一下子就给好多钱。

01

给你300万,请你离开

东京的人口聚集问题,可能比你想象得严重。

长期以来,东京圈就是全球范围内规模最大的都市区,它拥有全球最复杂、最密集且运输流量最高的铁道运输系统和通勤车站群。

(对比东京北京,你觉得哪个地铁线路更复杂?)

东京圈的人口达3700万人,约为全日本人口的三分之一,是全球规模最大的都会区之一。中国除了港澳台(台北),没有一个城市人口密度超过它。一位刚去东京的中国人就有这样的感受:

“第一次去新宿的时候,我心跳加速 感觉无法呼吸,感觉怎么人比上海还要多呢?”

日本目前正面临地方人口逐渐凋零,而东京一城基本虹吸了所有人口增长的人口流动严重失衡的状况。

日本47个行政区中,有41个已经连续多年人口下降。经济萧条、企业倒闭、地方产业落后、机会减少,人们就跑。

只有东京,搬入居住的人已经连续22年比搬出者多,还连续4年超过10万,而且没有下降的趋势。2017年净迁入人口较上年多出1911人,达到11万9779人。

为了解决城市人口聚集过剩的问题,日前东京市政府公布了一项政策,从2019年起,将向从东京23区*迁出,到这些区以外的地方生活的人发一笔搬家补贴。

如果你从东京23区搬出去,到地方创业的话,政府将给300万日元(约合18.5万人民币)的搬家费,而到地方政府制定的中小企业上班的话,给100万日元补贴(约合6万人民币)。不过,你须在23区生活已满5年以上等等,满足一些附加条件才能收到这些补贴

北京让人走,没给过搬走的人钱。而东京给钱的理由是,这里的人其实早就想走了,但苦于没有一笔可供搬家的预算,让他们迟迟做不出决定。喏,现在政府帮你出这份钱,问题解决!

日本政府下半年发布的2019年度预算案中提到,将拨款85亿日元左右用于这一鼓励措施。他们预计会有超过1万人顺势从东京23区搬出去。

其实,这一措施只是东京实施“赶人”政策的其中一环。从上世纪末就开始有人讨论用“迁都”来稀释东京的人口,但被很多人否决了。而这次“赶人”是安倍政府于2014年提出的战略方针——“地方创生”政策的一步。

安倍还将他这届国会定名为“地方创生国会”。为了振兴地方,政府快速通过了《地方创生法案》。政府高喊目标:

“东京迁入人口减少 6 万、迁出人口增加 4 万。”

要让人们移出去,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给地方经济注入活力。所以早在2014年,日本政府计划在东京以外城市创造工作机会,并且会给计划将总部移出东京的公司减税优惠。

第二条公布于2015年7月。东京政府为了应对东京圈老龄人口激增趋势,曾设想新设一项“地方补贴”,鼓励老年人从东京都移居至地方。

但这项政策被一些人质疑是对老年群体是一种冒犯。社会反响太大还迫使“地方创生”担当大臣石破茂出来澄清:“没有人讨论迫使他人离开。”

进入2018年,东京人口政策变得越发频繁。

首先,学生数量受到限制。东京圈的大学数量占全国1/3,学生数则达到全国总人数的4成,资源和人口严重聚集。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今年1月,一份要求东京23区特定区域大学严禁扩招的法案被曝光。这一草案呼应安倍在去年12月的演讲,他表示,作为地方创生措施的一环,将创设支援地方大学的制度。

但是因为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反驳此举“剥夺了学生选择学习场所的自由”,所以这些大学最终并未永远禁止扩招。

还有今年7月,日本经济产业省制定的一个方阵指向东京都内年轻人,如果能回家接班地方企业,能向日本经济产业省索要最多500万日元补贴。

东京为了赶人,制定了各类组合拳法案。但是,有些在遭到质疑后草案受限而停摆,有些受到政府官员公开反对而不得不重新修正。这次送钱的形式,也是东京政府在今年6月就开始放风,9月开始征收意见,举办讨论和投票后,才确认这套方案。现在虽然还没有实施,但已经有人开始质疑可行性,以及这300万从谁那里出的问题。。

东京政府选择发钱,让市场选择机制来替代直接驱赶。虽然不知最终效果会怎么样,但肯定有部分人买单。

02

东京,有3000万人假装在生活

知识让人变脏。

一个东京的主持人在一个节目中,曾这么调侃在东京生活了一段时间的外地女孩。

没来东京之前,住在小城市的你觉得生活很简单,人朴实,欲望也不多。但当你来了东京,一切都变了。

一个来自鸟取县大学生,在东京生活的第一年和第二年分别接受了电视节目组的采访,而这两次采访前后,她的变化非常大。从原本单纯的初出茅庐高中毕业生,变成一个对东京各大大型购物中心如数家珍的大学生,还有了新的人生目标:结婚并戴上Harry Winston的钻戒。

(日剧《东京女子图鉴》中的价值观,以上这些被认为是东京女性人生圆满的要素)

日本的网站上有一个讨论很热烈的话题:“来东京以后才发现的事”。来东京的年轻人,刚从东京的大学毕业的新鲜人,齐聚一堂,他们一起吐槽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大都会。

“我本来觉得人多不会寂寞,但来了之后觉得寂寞的时候反而多了。”

“即使睡觉睡到捷运在终点折返,都没有人叫醒我。”

“我年轻的时候来东京觉得很不可思议的是,地铁站里张贴的海报上写着‘专治对人恐惧症、脸红症’。在农村听都没听过这种东西。”

几千万在东京生活的外来客,假装在生活。

而在东京呆久了,似乎都得上了“大都市病”。习惯于蜗居,习惯于不和人讲话,习惯于一日三餐都靠家门口的便利店解决,习惯于每天上下班挤在“沙丁鱼罐头”里面,做一只面无表情的沙丁鱼……

“我第一次来东京的时候,跟房屋中介说一个月租金预算是5万日元(约合3000人民币),然后中介问我:‘没有浴室应该没关系吧?’我当时直接从椅子上掉下来了。”

单间是生活在东京的人肯定住过的房子。日语中将它叫做公寓,一般仅有10来平米,没有客厅,进门的左右边就分别是厨房、卫生间,然后眼前就是卧室。

即使是这样简单的结构,月租也能到6万日元(约合3600人民币)。

但目前出现了一个新的趋势。日本国土交通省发布的2017年度《国土交通白皮书》中指出,居住在东京圈、关西圈和名古屋圈三大城市圈的年轻人中,每4人中有1人对移居地方有兴趣。20~29岁年轻人想移出东京的比例最高。

有几个县在2017年是迁入人数高于迁出,而这些县也可能是未来东京迁出人口最主要的目的地:

除了在东京圈内的三县,还有福冈县、爱知县和大阪府。

日本经济杂志《东洋经济》也在近期发布了日本宜居排名50强,通过对当地的治安、生活便利程度、经济富裕度等方面做了综合排名。仔细一看,这些地区也主要集中在上述的几个县中。

https://toyokeizai.net/articles/-/225720

除去东京都内,前15名中3个来自千叶县,3个来自爱知县,福冈县也有一个上榜。

今后,东京要开设新的通向周边大城市的目前从东京到名古屋正在修建通往周边大城市的新干线。这对疏通东京都的人口压力有很大作用。一旦开通,东京到名古屋只要40分钟,东京到大阪只要67分钟。

比如榜上第二名的长久手,这座城市就距离名古屋非常近。目前,它是名古屋市郊区的主要卫星城。

“城市的东部在不断城市化的同时,西部地区却保留了不少森林绿化,这是个集城市与丰富的自然资源于一体的田园丽城,”《东洋经济》给出了这样的高度评价。长久手居民的平均年龄为38.6,也是爱知县中最年轻的城市。

如果考虑从东京移居出来,榜单中的这些城市都有不错的经济潜力。

03

“地方消亡”,东京仍闪闪发光

但是除了上榜的城市,日本一些落魄的地方,仍是东漂们无法回去的故乡。

2014年,日本前总务相增田宽编著了一本书,名为《地方消亡》,书中他对日本地方人口危机作了推测。他认为2010-2040年间,896个日本的自治体(市区町村等各级地方政府)可能会消失。而且,在可能消失的市区町村中,有523个在2040年人口数量将减至一万以内,占整体的29.1%。连东京都都有三座城市入榜“可能消失”。

书中警告:“这样下去,这些地区消失的可能性很高。”

日本交通省所发布的《国土交通白皮书》也表示,未来 40 年内,日本会有六成以上的居住地遭遇人口减半,只剩下大都会区的人口会增加。

大量的空置房也是一个问题。据《金融时报》报道,目前全日本有将近八百万的闲置空屋与场所,而这些闲置的废弃空屋,已经逐渐为不同社区带来土地、卫生、安全等社会问题。这些问题也会进一步加速小城镇的衰败。

(《东京女子图鉴》中,女主出生地:秋田县的一个小城市)

(这是那座小城里唯一的便利商店)

日本网站上,有这么个段子:

都市人:“怎么还要等5分钟!”

农村人:“还有半个小时,不过听听音乐很快就到了。”

都市人去了农村:“什么?下一班要半个小时?你逗我呢?”

农村人去了都市:“5分钟后下一班就来了吗?而且即使错过了下一班,再等3分钟又有车来吗?(狂喜地尖叫起来)”

(标有英文“朝日”的乡间公交车)

这是城市化进程中的必然结果。城市和农村的生活节奏、习惯出现巨大的落差,习惯于城市生活的人,越来越难回到发展落后的老家。

东京的经济效益明显高于其他日本的城市和县城。景气时,它提供了年轻人整个日本能提供的最多的就业机会,有不会下跌的稳定房价,还有能向老家人炫耀的工资。

甚至于有人说,日本国在不久的将来可以改称“东京国”了,日本或许将变成“城市国家”。

2015年,东京圈的GDP总量超过19,000亿美元,占到全日本总GDP的三分之一。如果把日本东京圈视为一个国家,其经济规模在当时只仅次于美国、日本、中国、德国、法国、英国和意大利。按它的经济实力,东京确实可以做一个国家了。

所以,即使日本政府想通过送钱的方法请人出去,即使大家觉得在东京生活挺艰难,资源不够抢,但仍然愿意留在这里。

在日剧《倒数第二次恋爱》中,女主的朋友荒木被就职的出版社派往名古屋时,就非常感伤。她去的可是名古屋,可她却说,

对于许多漂泊到东京的日本人而言,东京在他们看来早已不是一座城市这么简单。它更象征着成就、荣誉和青春活力的地方。

从2014年至今,政府都在卖力推动“地方创生”政策,但从这两年的效果来看,成绩一般。拿2017年说,东京人口的净流入仅比2016年少了1000多人。所以,在地方经济未得到起色之前,人口聚拢于东京仍是主要的趋势。

资源,无疑是突破了空间不适感,让人们继续扎根大城市的不二原因。“大城市户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一张人生胜利组门票。

还记得2017年那篇刷屏的爆文《北京,有2000万人假装在生活》吗?生活在大北京的人,何尝不是正在经历个中生活的难,但仍然离不开:

北京人很忙,忙到晚上11点,还在三环路上堵着;北京社交时间成本真的太高,高到从石景山去通州吃饭,还不如去天津来得快;北京真的太大,大到根本就不像一个城市。

我们这些外来人一边吐槽北京,一边怀念故乡。事实上,我们的故乡还回得去。它依旧存在,只是日益落败,我们已经无法适应而已……

所以,是要大城市的一张床,还是小城里的一套房(弄不好还能免费搞到一套)?这个问题中日通用。而面对人口日益锐减的紧急状况,日本在对待这个问题上,或许更加尖锐。

*“东京”这一概念,包括不同层次的地域范围。最狭义的东京是指“东京都心”——千代田区、中央区与港区,总面积比广州的越秀区大三分之一;口语中“东京”指的是“东京23区”的东京都区部;“东京都”则是个行政专业名词,包括23个特别区、26个市、5个町和8个村,面积超过2000平方公里。而东京圈则最大,包括一个东京都和三个县(日本的省),超过3万平方公里。

日本有投资或者进一步了解的兴趣,您可以:

○扫描以下二维码,添加智谷小助(ID:zgtrender10)进行咨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