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夷所思,为什么降税喊那么久,最终只返还失业金

◎作者 | 一姐

◎来源| 叁里河(Sanlihe1) 已获授权

98年朱镕基当选总理后在第一次记者见面会上提到各级政府的乱收费时,说百姓“不堪重负,民怨沸腾”。

按当时的统计,98年年底,全国性及中央部门行政事业收费有300多项,地方的更多,最多的省份有470多项,最少的省份也有50多项。

于是新任总理下定决心要从公路税费上切下改革第一刀。国务院原本计划在第二年1月1日就实现养路费在内的费改税,

结果,第二年没推出,第三年没推出,熬到以铁腕著称的总理卸任,这事儿都连个影子还没有。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的一位负责人当时曾经解释过这项改革难产的原因:公路交通收费,过去主要归地方政府,费改成税,中央地方如何分配?以前收缴部门是交通部,改成税之后,收缴部门变成税务部门,部门之间的利益怎么协调?税是可以流动的,各地差距那么大收上来之后,各地之间如何再分配又是新问题。

早在98年10月,国务院就向全国人大审议提交了的涉及燃油税改革反感的公路法修正案草案,并且由财政部长项怀诚亲自说明其中的修正事项,但常委会分组审议了一下午,觉得问题太多,不适合提交表决。第二年4月,会议在表决这个草案的时候,果然以一票之差没有通过,成为中国人大立法历史上的一个奇观。

当时担任新华社香港分社的社长姜恩柱,后来见到财政部长项怀诚连连抱拳道歉,老弟,真对不起了,平时我也不请假,正好那天就请假了,我要在,肯定会投你的赞成票。

但这哪里是一张赞成票的问题。涉及这次费改税的草案,后来经历三次审议才最终通过。而这距离燃油税费改革的真正实现仍然还有将近10年。

历来像这样涉及“减收”的改革,都容易难产。

这次大动干戈提出减费降税,不少机构和个人都期望很高,从提高个税,到降低增值税税率,降低社保负担,提了不少建议,但细算起来,每一个都是难啃的骨头。

吵的最凶的个税改革,几次提高起征点似乎都没有符合民意,但全国平均工资达到征税标准的,只有北京、上海、天津、浙江、西藏几个城市,其他26个省级行政区的平均工资都在5000元以下。这么一个中央地方四六分成的税种,起征点每提高一个等级,就得多几个省份不愿意。

增值税更麻烦,这个税种是我们现在的第一大税,占了全部税收收入的39%,是真正的牵一发动全身。目前三档税率16%、10%和6%,最想要降低税率的制造业多数在16%这一档。

天风证券不久前做过一个测算,16%这档税率对应行业贡献增值税的比例大概是54%,贡献超过了其他两个档的总和,而以今年增值税增长的速度,可以估算出明年国内增值税大概再6.6万亿,而16%这一档每下调1个百分点,将减税2230亿。

之前增值税率从17%降到16%,好多人说力度太小,感觉不到,但真的调低税率3个点以上,财政收入的压力马上就出来了。

财政部和税务部门也是有任务的啊,总不能慷自己的慨,成全别人。

还有一直呼吁降低社保负担。五险一金中,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和住房公积金是企业负担比例最高的三项,缴费比例分别20%、10%和7%,想要给企业减费降税减降的“有获得感”,最好是减这三项。

但这三项全都是区域收支不平衡,养老和医疗,不大发地区负担重,像东北的那老工业城市,在养老金缴费比例比全国平均水平高2-6个点的情况下,还收不抵支,严重依赖中央补贴,再降低,这些城市怎么办?住房公积金账户,又是富裕城市池子见底,所以这三项哪个都不好动。

所以,这次减费降税喊了那么久,最终只好先拿出一个“失业保险返还“的方案出来。本质上也还是失业保险这块,目前为止利益纠葛比较少。

跟养老保险越来越捉襟见肘不一样,大概从十几年前开始,失业保险基金就常年是收大于支,所以账面上滚动留存的钱越来越多,用2013年人社部专家咨询委员会一个专家的话说,就是“结余最高的省份停止收取失业金,失业保险基金也能用30年”。

今年年中发改委新闻发言人也透露,截止5月底失业保险基金结余已经超过5600亿元,现在停止征收,结余额够发7年。去杠杆、经济转型、GDP下降,好像都没能让这笔钱花出去。所以光从失业保险基金的结余增长看,发改委新闻发言人总结的:“今年上半年,我国就业形势稳中向好”一点错都没有。

为什么钱花不出去,其实原因挺简单。除了失业人口的统计和定义上有纰漏,领取保险金的流程繁琐,从一开始就阻断了花钱的可能性。

按照《失业保险条例》的规定,符合领取失业保险金的人,必须是所在单位和个人已经按照规定缴费满一年的人。而从常识来说,刚刚入城务工的非城镇人口,刚毕业的大学生,以及其他工作不稳定,不能正常缴纳各种社会保险的人群,反而是失业率相对较高的,所以光是这一条,就把最需要的一批人挡在了外面。

人社部的数据显示,目前全国缴纳失业保险的人口大概在2亿人左右,但人社部同时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城镇就业人口达到4.25亿,这意味着,有一半人从一开始就失去了领失业保险的资格。

这是“想领没资格领的”,还有一部分是“有资格领也不领的”。去年登记的城镇失业人口大概是970万人,这970万失业人口中,最终领取失业金的人数只有220万,不到总失业人口的四分之一。

有资格领取也不领,除了按目前失业金的标准,领到手的基本杯水车薪解决不了实际的生活问题,还有领取流程繁琐,比如必须把“被辞退”登记在册,要接受职业培训,有户籍限制等原因。

而对一线城市来说,目前最大的政策障碍还有,领取失业保险期间就不能再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这对日常生活处处都要跟“缴纳社保满年限”的北上广深来说,领那点失业金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所以“超预期减税”的说法已经讲了半年还是像“狼来了”一样,唯独这个无关痛痒的失业保险被丢了出来,有条件返还一半给不裁员的企业,聊胜于无吧。

感谢关注智谷趋势(微信ID:zgtrend)。很多读者还没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如果觉得智谷做得不错,记得点个赞表示鼓励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