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的中国该如何面对美国和其联盟的“围堵”和“遏制”?

本周荐书

书名:亚洲新秩序》

话题:参与文中的话题讨论,留言区随机抽选3名谷粉获得赠书一本

简介:本书为国际关系学者郑永年的专题文集。作者长期研究亚洲国际关系和中国政治经济社会问题,本书所讨论的亚洲国际关系局势问题,为其研究成果精华,是一部了解亚洲国际关系的重要著作

温馨提示:由于赠送书籍到库时间不一致,部分书籍到库时间较晚,所以中奖的小伙伴请耐心等待我们的包裹~望谅解。

01

在处理和美国的关系上,中国最高目标是和美国合作共同构建和维持国际秩序

中美关系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区域和世界的和平与安全问题。如果美国“重返亚洲”仅仅如其所说的是为了“威慑”和“平衡”中国,也就是防备中国行为严重损害其国家利益,那么也不至于导致两国的公开和正面的冲突,因为中国实际上并没有想挑战美国的霸权。

但如果美国和其同盟所做的超出了“威慑”和“平衡”的范畴,那么两国的公开冲突乃至战争就会成为可能。

美国下一步如何走也取决于中国如何走。这是典型的博弈或者理性选择。对中国来说,在处理和美国的关系上,至少具有两个目标:第一是最低目标,即要尽力避免走向大国争霸的悲剧。第二是最高目标,即和美国合作共同构建和维持国际秩序。

在实现最低目标方面,中国自邓小平开始,至少在意识形态上,已经确定了和平崛起的途径。邓小平时代的政策目标是“韬光养晦”的低调外交政策。

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期,中国更进一步提出“和平崛起”的政策。之后,为了回应国际社会对“崛起”概念的敏感反应,中国改成“和平发展”。在胡锦涛后期,因为大国关系显得越来越重要,中国又提出了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政策目标。

应当说,这些政策目标的变化相当及时,符合实际情况的变化。中国的改革开放到现在也已经有四十年了。

这段时间,中国不仅保证了周边的和平,而且也承担着其所应当承担的国际责任,为国际秩序作出了自己的贡献,例如积极参与联合国维和部队,在联合国体制下派军舰到索马里护航,等等。也就是说,前面的两个政策目标“韬光养晦”和“和平发展”是成功的。

02

全球化导致各国间高度的互相依赖关系,从而为新的世界秩序提供了一个结构性条件

但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则是如何实现建设“新型大国关系”这一政策目标。这里的关键就是如何和美国合作重建、共建和维持国际秩序。中国如何做?

这里首先要对今天中美两国所面临的全球化作科学的理解,包括美国在全球化过程中的作用、其所面临的困局、全球化对现存国际秩序的挑战等等。

冷战结束后,美国作为唯一霸权所取得的最主要成就就是经济的全球化。经济的全球化本身也是促成“一个世界”局面形成的最主要因素。历史上,帝国的形成对帝国内部各个地方共同体之间的经济贸易起到过巨大的推动作用。

尽管经济全球化的主动力就是资本,但资本很难单独进行快速的全球化,因为资本往往面临来自政治、文化等各方面的强大的阻力。要克服这些阻力,国家或者政治力量就要扮演一个很重要的作用。

冷战结束之后,在推进全球化方面,美国可以说起到了远较从前的帝国更为重要的作用。这一波全球化始于20世纪80年代。当时,英国发生了撒切尔革命,美国发生了里根革命,主要内容是经济的私有化和减少政府对经济尤其是金融业的监管和规制。

这便是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不过,在苏联集团解体之前,这种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影响范围仅仅局限于西方世界,而且程度并不很深。只有在冷战结束之后,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才扩展到全球。这与美国的推动分不开。没有美国的主导,这一波全球化不可能有那么快的速度。

今天我们所看到的这个世界就是全球化的结果。全球化已经改变了世界秩序的很多方面。“地球村”的概念已经存在了很久,但直到今天,才形成了真正的地球村,在地球的一个角落发生的事情很容易对另外一个角落产生影响。

除了少数几个孤立的国家,例如朝鲜,今天不管国家的大小和强弱,不同的意识形态和政治体系,不同的文化和文明,都高度相互依赖,没有一个可以免受全球化的影响。

全球化导致各国间高度的互相依赖关系,从而为新的世界秩序提供了一个结构性条件。互相依赖就是世界秩序。全球化对中美关系的结构和性质的改变尤其巨大。

从经济上说,中美两国的高度依赖性超出了世界经济史上任何两国之间的关系,以至于有美国经济史学家把中美两国关系称之为“中美国”。

03

美国在重建和维护其所领导的世界秩序方面困难重重,因为今天世界再次面临无序状态

那么,为什么美国在重建和维护其所领导的世界秩序方面困难重重呢?美国的困难是今天世界再次面临无序状态的主要根源。

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又可以分解成如下很多小问题:全球化如何对美国为主导的国际秩序构成挑战?美国面临着怎样的困局?为什么这些问题美国及其盟友很难解决?

从对这些问题的回答中,我们就可以看到中国在重构世界秩序过程的角色。

首先,全球化本身作为一种新的经济环境,对旧的建立在主权国家经济之上的国际秩序构成了致命的影响。经济的全球化意味着人、财、物等经济要素在全球范围内的自由流动。也就是说,对主权国家来说,经济主权流失得很快,甚至已经再难有经济主权了。

今天的跨国公司在经济方面的权力远较一些中等国家的大。美国尽管是这一波全球化的领导者,但其主权政府也受到全球化的严峻挑战。政府没有能力控制其资本、技术和人才在全球范围内的流动。

从前那种资本和技术可以为本国带来就业和税收的情况已经不再。美国的资本和技术可能为其他国家创造就业,也可能为其他国家创造税收。经济要素脱离主权国家的控制和约束对任何国家来说都是一个挑战。

其次,经济全球化不仅脱离主权国家的控制,而且给各个国家带来的好处很不平衡。一些国家在全球化过程中获得巨大的利益,另一些国家所获得的利益较少,也有国家甚至成为全球化的牺牲品。这就导致了各国政府的自私行为。

既然控制不了全球化,那么各国政府转而千方百计地想从全球化过程中获得好处。金融资本驱动着全球化,而各国政府的国际经济行为则是货币化。

中国所说的GDP 主义实际上也是今天各国政府所遵循的原则。高度自私的主权政府行为则破坏着国际经济秩序。

再次,经济全球化对主权国家内部造成的困扰,主要是收入和财富分配的高度分化,这无疑对社会秩序产生冲击。如前面所说,全球化导致了主权国家经济主权的弱化,使得政府在经济领域的各个方面,包括就业、税收和社会公平等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难。

即使在西方,中产阶级也面临困局。中产阶级历来是西方社会稳定和变化动力的来源,现在中产阶级处处受压。这必然影响西方内部的政治秩序。政府在提供公共服务方面的困难反而导致了西方各国内部政治主权的强化。

西方所有大众民主国家产生不了一个有效的政府。传统政党制度急剧衰落,社交媒体崛起,很多国家不仅难以产生一个政府,即使产生了,也难以实行有效的政策。

这方面,欧洲最为典型,大家都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也知道如何去解决问题,但就是产生不了解决问题的主体,即有效政府。

美国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全球化为美国产生了两股互相矛盾的力量。一方面使美国力量到达世界的各个角落,美国似乎从来没有像现在那样强大过。但另一方面,几乎是同时,美国霸权开始相对衰落。在毫无有效制约的情况下,美国帝国过度扩张,世界警察职能不再。

今天美国在页岩气革命的带动下希望再工业化。这一方面会导致美国复兴甚至崛起,但也有可能使得美国变得再次相对孤立。在这个过程中,美国会注重于其内部建设,减少对外部的依赖。从前美国是一个全方位的霸权,如果相对孤立主义崛起,美国可能有选择地参与国际事务。

04

只有中美合作,才能形成一个新的和可行的世界观和全球观,构建全球治理体系

在美国遇到各种困难的同时,其同盟也是如此。无论是欧盟国家还是亚洲的日本,都很难像从前那样和美国合作来维持国际秩序。

  • 在欧洲方面,因为俄罗斯在后冷战时期一蹶不振,那里的安全秩序没有出现明显的挑战者。

  • 在中东,美国所确立的秩序几乎已经解体,人们不知道一个新的秩序会是什么样的。

  • 在亚洲,美国主要加强和传统盟国日本、菲律宾、澳大利亚等国的关系,同时也想培养新的盟友,例如印度。

但同样,美国在这些国家的信用度日益下降。美国再也难像在冷战期间那样对亚洲国家作大量的投入。

美国“重返亚洲”所产生的成本很大部分是亚洲国家自行承担,这使得美国很难像从前那样对盟国指手画脚。亚洲国家今天需要美国的主要原因是他们对中国崛起的担忧,而非对美国的信任。

正因为这些因素,直到今天,美国仍然只是在被动地应付国际环境的变化,而没有能力来构建一个新的秩序。概括地说,美国回应的是两方面的因素。一是全球化,二是中国的崛起。

实际上,如果没有中国的参与,美国已经完全没有可能重构世界秩序。但同时,与美国一样,中国本身也面临着全球化所带来的问题。这方面,中国和美国具有巨大的共同利益。只有中美合作,才能形成一个新的和可行的世界观和全球观,构建全球治理体系。

从这个角度来看,人们便会回到前些年提出的G2概念。但G2的概念需要重新阐述,不应当指中美两国集团,而是两国合作来共建国际秩序——一个既有利中美两国,也有利于其他国家的制度安排。

《亚洲新秩序》

郑永年

著 丨2018.11

▼点击原文,进入“严书阁”,购买亚洲新秩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