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户5年,我是如何一步一步成为韭菜的

◎作者 | 常小兵

◎来源| 网易新闻人间工作室(ID:thelivings)已获授权

2015年的数次股灾,2016年的熔断悲剧,2017年的畸形熊市,2018年2月初的突然暴跌……我这时候才终于明白,自己真的不过就是棵“韭菜”,“韭菜”旺盛地冒出来,最终都逃不脱被收割的可怜命运。

01

第一次大舅炒股跟我发生关系,是2008年。一天,岳母跑来问我:“你大舅炒股亏了,你看能不能借点钱给他?”

我没有吱声——记得在网上看到有专家说,“中国股市就是个大赌场”,赌场哪里是人待的地方?

岳母见我不肯,又去问她儿子成大军:“你大舅亏了,你能不能帮他一把?”没想到她儿媳吴小红回答得更干脆:“我俩没有钱。”

那次四处借钱无果,大舅妈气得离开了家,临走前甩出一句话给大舅:“你什么时候解套,我就什么时候回来。”

后来我才知道,那时候,大舅炒股已经输了40多万了。人到中年,上有两家老人,下有两个念初中的小孩,大舅急得团团转。为了摆脱困境,甚至把自己的房子折了一半的钱卖了。房款钱一到,他就继续把钱投进了股市——他太想解套了。

到了2009年,听大舅说,他又亏了,亏得有了一种无颜见江东父老的感觉。

那时候我根本不关心股市,股市是涨是跌都与我无关。我自己的网店生意不错,四五个人三班倒守在电脑前,从一些游戏玩家手里低价收来各个游戏的游戏币,然后在各种网络平台上卖给另外的玩家赚取差价,利润相当可观。不用我守店时,还有时间外出喝酒钓鱼。那年10月,我的电脑曾中过一次病毒,一夜间被人盗走5000多块的游戏币——后来想想,这点损失,与之后我在股市的亏损相比,根本算不了什么。

2011年,一个网游大规模封号,封了我20多万的游戏币,网店亏得相当于一年完全白干了,我心情很郁闷。

而这一年,大舅炒股很有起色,岳母又跑过来说:“你的钱放在银行里又没有用,不如放进你大舅那里炒股。”老婆听她妈那么说,也非要我把钱交给大舅炒股。我不肯,老婆就整日就和我吵架。

到了2012年,大舅炒股挣回了本,大舅妈也从广西回来了,两个人和好如初。大舅开始在从亲戚那里筹集资金当本金,每挣一笔,他就从中抽取30%的利润作为他的辛苦费。大舅的舅侄女杏子,把全部存款都交给他炒股。岳母说:“你大舅替杏子挣了20多万呢!”

等到了一年后,岳母几乎每隔三四天就来我家“报喜”:“今年你大舅又挣了,替杏子挣了50多万,你大舅最近太顺了,真是买什么涨什么。”

那段时间,网上关于股市的新闻铺天盖地,全是鼓吹牛市来了的评论。最响亮的一句,我印象特别深刻:“为国接盘”——多么光荣啊,于是,我也开了户,从开户手续到操作流程,全是大舅教的。开户后,我立刻投了20万,第一只股票买的是“白云机场”。前一天刚买进,第二天就涨停,轻松挣了3000块。

钱来得这么容易,真是令人难以置信。想想自己卖了这么多年游戏币,卖一亿个,利润才不过10块钱。我一开心,当天就给看店的几个女孩每人发了200块的红包。第二天,我就跑到长沙国金营业部,开通了创业版。

2014年12月,虽然A股牛市来了,我只知道涨了就追,跌了就抛,两个月下来,一路亏损,赔了1万多。

我整日茶饭不思,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琢磨着怎么挣钱。岳母又及时赶来了:“你大舅已经帮杏子挣了200多万。”

我内心震惊——我和杏子年纪相仿,这些年,她事业上的发展远没有我顺利,全靠把钱给大舅,挣得居然比我多多了。我有点后悔当时没听岳母和老婆的,当即决定,将30万交给大舅打理。

02

2015年3月,上证指数开始发力,我准备了80万放进账户。可这么好的行情,却几乎没有挣到钱。媒体上成天报道某某散户挣了多少,某某大户挣了多少,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整日团团转。打电话给大舅,他的电话一直占线——越来越多的人都把钱交给他打理,跟着他赚钱,他太忙了。

我心情很沮丧,游戏币的生意也渐渐放手了。经过一番选择,我在QQ上找到一个操盘手,决定和她“合作”。她每次打来电话,告诉我什么时候买什么股、买什么价位,然后什么时候卖掉,账单交易截图给她看,利润的20%转给她作为她的辛苦费;如果她建议的股票有亏损,则重新买另外的股票,赚取的利润填补上次的亏损额后,再与她继续分成。

试了几次之后,我们合作很顺利。她说买什么,我就跟着买什么,而且,所有的资金都只会买同一只股。2015年3月至6月上旬,我净赚20多万。

钱来得太快,我欣喜若狂,带着老婆孩子去了一趟桂林,好好玩了一圈。

回来后,我去参加了同学聚会,费用基本我包了。同学们个个和我碰杯,恭贺我“混得人模狗样”。淘宝上3个皇冠店、拍拍上也有两个皇冠店(那时拍拍还没有被京东收购),股市上又大赚了一笔——我当时觉得自己的人生一片光明,走路昂首挺胸,说话声若洪钟。当时还和老婆商量,等在股市挣够100万后,就在长沙买一套房。

大盘冲上5000点时,大舅对我说,他已经帮人挣了600多万。听了这个消息,我深受鼓舞,决定把自己全部身家——加起来总共110万——全部投进股市,重仓买进一支叫“清新环境”的股票。

当时这支股票的价位是29块左右,没想到我买进后,大盘却忽然转向,从5100点一下跌穿到4000点。暴跌刚开始时,我打电话给操盘手,问她怎么回事,可操盘手什么都不说,只让我“坚持,一定要坚持!不要割肉”。

后来我才意识到,自己从牛市开始进入股市,从来没有经历过熊市的残酷,从始至终都没有任何风险意识。现在想来,当时的“坚持”也真是幼稚。

可那个时候,我早被冲昏了头脑,以为大盘不过是在小幅调整,完全可以像媒体报道的那样,一举冲上10000点。

当大盘跌穿3000点时,我的亏损已经进一步加剧,后来一连遭遇4个跌停,本金亏得只剩了1/3,我决定中断和操盘手的合作。

游戏币的生意我早就扔下了,正常的生活已经完全乱了套,连一个租了我房子的租户,他的房租是否到期我都忘了。老婆也看出了我的异样,问我:“你怎么啦,像个死人一样整天阴着脸?”

我没有吱声,怕她知道我亏了多少后受不了。

虽然大盘在2015年10月到11月有过一段时间反弹,但我的账户还是没多少起色。尽管政府大规模救市,央行也降息释放流动性,但都不过是杯水车薪。我向大舅请教该怎么办,大舅只说:“跑吧,行情完了。”

| 2015年全年中国股市走势图(网络图)

如果当时我真听了大舅的话,或许后来的亏损也不至于那么大。就好像赌徒总想回本一样,我当时想的只是“挽回损失”。我开始一夜一夜地失眠,人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两眼望着天花板,像个痴呆者一样。

老婆看出我不对劲,追问了我好几次:“你到底亏了多少?”

我不肯告诉她——110万的本金,眼下只有40万不到了,我该如何开口?我没有吱声。有时候实在睡不着,就跑到楼下,在漆黑的夜晚偷偷地哭。

一个大男人,像个孩子一样。

2015年年底,连岳母也已经完全转变了口风:“不要炒股了,你大舅每天都亏50多万。很多钱,都是筹集来的。你说这可咋办啊……”

我终于受不了了,向她吼道:“你给我滚,滚得远远的!”

那时,在我眼里,她完全就是一个皮条客,将我拖下了水。

岳母反而很平静:“你现在骂也没用,最好不要炒了。”

可我能听她的吗?我早就急红了眼,亏了这么多,怎么可能轻易离开这个赌场?

那时候我心里唯一的念想,就是解套。

03

2015年12月25日这一天,大舅打来电话,说这一年虽然大盘暴跌,他也有过亏损,但最后也算是“全身而退”了,还保住了一部分利润。我给他的30万本金,可以返给我10万的利润。出于对他的信赖,我将10万的利润又转给了他,让他继续帮忙。

股票那时已成为我生活的唯一,我像一个全身投入的赌徒,尘世的一切都可以变成赌博的筹码。我每天都在幻想,发疯似地看着股评文章,看着经济和政策面的消息,寻找着解套的方法。股评家李大霄还在报道中说:“3000点是大盘的婴儿底。”

这样煽动性的话,坑杀了无数像我这样的散户。

2016年春节前,外地回来的同学像往常一样组织聚会,我应邀参加。虽然像上次一样,费用大部分仍是我包的,但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我妈是个基督徒,早年吃了很多苦,老了之后信了上帝,也许是因为一生颠簸劳碌,她决定把自己余生的光阴都献给上帝。她见我整日恍恍惚惚,便对我说:“不要去炒股了,那不是你走的道,和我一起信主吧。”

我根本不听我妈的话:“亏了那么多,我想死的心都有,哪里还有心情信主去?”

几乎天天都在和老婆吵架,吵架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她非要看我的账上还有多少钱,而我不肯让她看。吵得最凶的那次,当着孩子的面,我们两个人厮打在一起。当然,我自知理亏,并没有还手。

“你到底亏了多少?!”老婆声嘶力竭。

我只能强颜安慰她:“别急,会解套的。”

这样的话,当然是自欺欺人。因为很快,2016年元旦后,熔断发生了,账户上的钱亏得只剩25万。我时常坐在电脑前,两眼痴痴地望着屏幕上花花绿绿跳动的数字,心情已经难以用语言形容了,任由淘宝上的生意一落千丈。

连续的亏损让我心态已经彻底崩了,我开始不顾一切,转头瞒着老婆就卖掉了一套商品房,筹集了一笔资金,补充本金,继续想要挽回损失。虽然卖房的时候内心痛如刀割,但又能怎样呢?

我忍着内心巨大的痛苦,开始看书学习趋势、均线、K线、分时图、挂单方式,还有网上流传的股票理论以及一些所谓操盘高手的视频。

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和大量的模拟盘操作,我终于开始摆脱对股市恐慌、畏惧的情绪,渐渐看懂了均线、 K线,也能大致判断出一只股票的走势方向了。我开始空仓,每次都等大盘暴跌时买进,然后反弹时卖出,经过几轮的挣扎,账面的损失才稍微有了起色。

整个2016年,我买的全都是有重组预期的“壳”股,到了年底,总算挽回了10多万的损失。

大舅这一年似乎运气不太好,他打电话告诉我:“今年没有挣钱,自然没有分红。”但我还是把钱继续交给他,我相信他的技术。

现在看来,这种判断也完全是错误的。假如在2016年我能离开股市,或许一切都还可以回头。

04

2017年,我的生活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王者荣耀”兴起,手机游戏对网络游戏冲击巨大,淘宝上的游戏生意完全停了。我开始有意识地节省一些不必要的开支——当然,也是因为股市又开始亏损。

同学们似乎也听到了风声,知道我炒股亏得一塌糊涂。有人幸灾乐祸,也有人表示不解,还有人专门打电话劝告我:“生意做得那么好,为什么拿自己的血汗钱赌博?”

我惭愧得无地自容,可一想到自己2016年还扳回了10多万,依然还是对股市存在幻想。我甚至想,何不努力学习炒股技术,成为职业股民?

那种想法,当然是很幼稚的。

残酷的市场告诉我,我毕竟是个散户,与强大的庄家相比,对大局的判断,对趋势的判断,对股票核心理念的判断,永远不会站在同一起跑线。最起码,庄家可以通过做空赚取利润,可散户只有被宰杀的下场。

我当时主要买的是业绩优良的小盘股,因为他们的弹性大、盘子小,很容易涨起来——可我忘了,在一个以存量资金为主的市场,在高速发行新股的市场,超级资金注定只能抱团取暖,来熬过凛冽的寒冬。

2017年上半年,以“上证50”为代表的大盘股暴涨,小盘股统统被打入地狱。悲剧又一次次地开始重演,整个上半年,我又亏了5万多,打电话给大舅,大舅很无奈地说他也亏了。

那段时间我家附近的县城,一个中年人炒股大概亏了几十万,天天和他父母吵架,结果他父母一怒之下,双双服毒自尽。听了这事后,我更茫然了。我忽然开始对股市感到无望,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未来。

有天夜里我睡不着去楼下散心,看到一个老人拎着蛇皮袋,在垃圾箱里寻废品。我突然想,假如自己有一天一无所有了,又该怎么办才好?

一瞬间,我想离开这个市场了——亏了就亏了,大不了重新开始。

可这个想法就像宛如夜空上燃烧的烟花,很快熄灭了。第二天,我坐在电脑前,看着那些花花绿绿跳动的数字,内心还是一百个不甘心,不甘心亏了这么多,不甘心自己这两年的心血。

2017年6月,我像一个输红了眼的赌徒,将自己一台价值50万的推土机30万转手卖了——当然,这也是背着老婆偷偷干的。

“上证50”继续猛涨,绝大部分股票则一塌糊涂。但对股民而言,跌得一塌糊涂并不可怕,最恐怖的是“闪崩”——任何人买了“闪崩”的股票,就意味着账号上的钱要遭遇腰斩之后再腰斩。我就遭遇过。我手上曾有一支叫“漫步者”的股票,上半年“闪崩”一次,到了这一年快要结束时,又“闪崩”了一次。第一次我躲开了,第二次没有那么幸运,又亏了5万。

整个2017年,我一共亏了10万,亏得整个人都麻木了,感觉账户上的钱已不是自己的了,亏多亏少与自己也没有任何关系。

也是在这个时候,老婆终于知道我3年来亏了多少钱。她气得暴跳如雷:“你给我死远点!”可我黑着脸走出家,她却从后面追上来,扯着我继续吵闹。

我们两人在家里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日子根本没办法过下去了,离婚协议也写好了:我放在大舅那里的钱归她,其余的归我,包括孩子。可是都走到法院门口了,老婆还是叹了口气说算了,她说:“我不是可怜你,而是可怜孩子。”

我一声不吭,内心依然满是痛楚和麻木。

2017年12月,大舅打来电话,说他今年也亏了,不但没有分红,我放在他那里的本金,也已经亏了不少。他听说了我和老婆吵架闹离婚的事,说,如果真要把钱从他那里拿出来,他只能给我们30万——也就是说,我把钱放在他那里炒股,快3年了,一分钱都没有挣到。

我挂了电话,一个人躲在房里,悄悄掉眼泪。我甚至又开始痛恨岳母,她就不应该把我拖进股市。

我突然开始感到了一种沉重的压力:股市亏钱,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而每个月要吃饭,要养活孩子和父母。一个大家庭,五六张嘴巴,开支很大,而自己已经39岁了,这把年纪外出谋生,谈何容易。

我开始对生计感到恐慌,同学聚会也拒绝了。

就在这样巨大的痛苦煎熬中,2017年终于过去了。

05

2018年元旦节那日,我心情郁结,对着镜子才发现,39岁的自己,已经精神委靡得宛如一位没有血色的病人,头发胡子也白了不少。

弟弟见我整日郁郁寡欢,对我说:“既然亏了,就不要炒了。认命吧。”

那几年弟弟也在炒股,但运气比我好些。2017年他买了“南玻A”, 被套了一年,最终顺利解套。

我什么也没有说,假装同意的样子,痛楚地点点头。可内心,依然摆脱不了根深蒂固的侥幸心态。

就是这种典型的赌徒心态,让自己再一次遭遇了灭顶之灾。

根据以往的经验,每年春节前夕,都有一轮红包行情。为了抓住臆想中的上涨,我在2月初重仓买了一支农业股。然而等到2月初,美股忽然暴跌,A股跟着暴跌,短短数日,从3580点直接掉到3100点,我的账户已经亏得不敢去看了。

我病恹恹的,唉声叹气,觉得自己这一生都完了。

“又亏了吧,你什么时候打算收手?”老婆问我。

我依然沉默,不是不想说,而是担心自己真的会做出过激的事,会拖累老婆和孩子。像那输钱的中年人的父母一样,我开始渴望用死亡来解脱,可是我能死吗?不是怕死,而是真的怕死之后老婆孩子受罪——这把年纪了,一旦我这个顶梁柱倒下了,我的父母、老婆孩子他们跟着就完了。

2015年的数次股灾,2016年的熔断悲剧,2017年的畸形熊市,2018年2月初的突然暴跌……我这时候才终于明白,自己真的不过就是一株韭菜,旺盛地冒出来,最终都逃不脱被收割的命运。

春节前,家家户户都在开心地买年货,可我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法给老婆孩子买。这一年的同学聚会,同学们连电话都没有打给我——大家一个个对我避之不及,生怕我找他们借钱,连当初那位打电话安慰我的同学也开始疏远我了。

虽然内心感叹世态炎凉,但我也只能表示理解,人也只有在落难之时,才发现这个世界很小,小得只剩几个亲人围绕你的身边。

我终于决定,彻底离开这个市场。

春节期间,我把自己关在房里,看了几遍那部叫《荒野猎人》的电影,就对自己说,忘掉这几年的股灾,一切重新开始。就当自己大病一场,或者死过一次。在死亡面前,我都不惧怕,还惧怕什么?

“不要炒了,我们重新在淘宝做生意。”弟弟劝我。我点点头,决心从2018年春节后开始,靠自己的努力,赚取真正属于自己的财富——至于证券账号上的钱,就放在那里吧。

但愿下一次牛市到来时,这个市场能更加理智,大家也不要像我一样,拿着全部家当冲进去,被人收割,落得个四面楚歌的可怜下场。

春节后,我心如死灰,在我妈的引导下,接受洗礼,成为了一位并不合格的基督徒——之所以不合格,是因为我还惦记着股票账户上的钱。神说,不能把钱财积累在地上,要把钱积累在天国上。虽然神这么说,可我却还是不甘心,房子没了,车没了,110万的本金亏得只有26万。

感谢关注智谷趋势(微信ID:zgtrend)。很多读者还没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如果觉得智谷做得不错,记得点个赞表示鼓励哦。

如果你仍经历着早九晚五人累钱少,

来这里,有你财富进阶的终极秘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