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国家级贫困县,在建筑艺术上绝不认输

精彩推荐 2019年3月26日 智谷趋势 65

◎作者 | 猫司徒、李西瓜

◎来源| 吃瓜星球(chiguaxingqiu) 已获授权

张北县在张家口的北面,所以叫张北。一个比河北起名更随意的X北。在去张北之前,大家对张北的唯一印象就是就是张北音乐节。

张北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从2008年到2018年,网上对张北的报道,关键字大多是音乐节+贫困县。但在去张北的路上,并不能感受到国家级的贫困。起码从走进张北的大桥上来看,算得上是体面:

可能是随着经济的发展,我国贫困底线提高了。而到了晚上,该大桥大灯一打,不仅没有贫困感,恢宏磅礴的气势都出来了。

张北的自然资源不多,气候也不算是很好。举个例子,张北的一个资源是风力发电,那想必就是风太大又没有别的方式可以发电。这样一个地方,穷点很正常,南方北方都有很多这样县城。

但是穷并没有成为张北县甘于平庸的理由,张北低调且文艺,经济虽然真的没太大办法,但可以赢在精神。从敢于承办音乐节、并且一办就是十年这个事情就能看出来。

张北的另一个出挑的地方则在于建筑,在这个城区面积只有朝阳公园四分之一大的县城里,能看到的建筑种类与规模,远超乎想象。

首先我们来参观张北的天主教堂。

张北县有两座教堂,一座基督教堂,一座圣母院。我们要参观的是天主教的那派,圣母院。圣母院的正面是这样的:

哥特式风格,看着似乎有些眼熟。上海人民看了表示怎么回事,跟徐家汇好像:

教堂的背面则有一尊圣母玛利亚,双手合十,背景是佛袍黄:

看着也觉得好像哪里眼熟,是不是造像大哥常年雕刻菩萨太顺手了:

走进观看的话,还可以发现玛利亚美丽的大脚,从脚趾长度来看,起码45码:

走进教堂内部,则可以观察到天主教在中国本土化的痕迹。几个中式大鼓摆放其中,似乎是用来唱赞歌时配乐的:

鼓面上还有钹:

钹旁还有谱:

再往前走,则可以看到正在遭罪的耶稣:

就是说不上来好像哪不太严肃:

洗手盆底下的小桌布也是别出心裁,体现出了华北特色:

当然,和那种把钱都拿来搞宗教建筑造政府大楼而学校马上就要倒塌的反面典型贫困县不一样,张北对精神生活的注重是方方面面的,不管是宗教还是世俗,古典还是现代,都一视同仁。张北显然重视教育,县一中就造得不错:

但是下图县一中门口这排砖制装饰性建筑是怎么回事儿,完全想不出造它们的理由,只能解释成一种对高大气势的审美追求:

张北还有博物馆。这座37.2万人口的县城,有着两座博物馆,远超北京天通苑人均水平。首先来看第一座,军事博物馆。

这是军事博物馆的大门:

下图是军事博物馆的展品:三轮斗子、飞机、挖掘机。

好了军事博物馆我们参观完了。接下来我们来张北的另一座博物馆,一个真正的博物馆,延续了张北恢宏磅礴的建筑风格博物馆,张北元中都博物馆:

之所以要建这个博物馆,是因为当年元朝的中都就建在张北。元朝有过三个都,元大都在北京,元上都在锡林郭勒。上都那会儿的元朝都城应该就是堆帐篷,实在没法建博物馆。等打到了中都,会盖房子了,有遗址了,所以有了元中都博物馆。

元中都博物馆的卖点在于,它是全国第一个以单一朝代为主题的博物馆(没想到)。博物馆外的地面上,则别出心裁地把地砖做成了一个大地图,上面刻着当年元朝攻打到的疆域的地名:

展馆周边的荒地应该是绿化带,只是冬天来了草都死光了,只有牛啊羊啊孤独地站在这里:

以及长得像我爱罗的熊猫:

博物馆之外,张北的文化建设也没有停止。县南边的一个公园,南山公园,造了一堆古色生香的门楼不说,还给了门楼一个名字,叫“无穷之门”,也不知道是什么寓意:

穿过无穷之门,就来到了非常非常广阔的公园。可能是天气太冷的原因吧,公园里没什么人,显得更宽敞了。道路旁边立了一排装饰性木质建筑,上面刻了些“薪火传承”、“六代长城”、“草原印象”之类的吉利话。

37万人口的张北拥有不止一个公园。夜幕降临之后,又惊喜地发现了张北另一个更加辽阔的公园:草原公园。

这可能是亚洲视野最开阔的公园,毕竟透过草原公园的大门,可以直接看到地平线:

张北似乎对古香古色的建筑风格情有独钟。除了无穷之门,这里还有着各种各样牌楼。沿着城区中轴线的主干道一路向下,每到一个重要的十字路口,就可以看到高大的牌楼装点着这座城市的门面。

牌楼×1:

牌楼×2:

牌楼×3:

牌楼×4:

4号牌楼不在城区内,而是个城外的自然村,该村落与城区一脉相承,注重文化建设。走进去,就可以看到村里的建设的景点,一片花海:

张北的建筑风格兼容并包,并不局限在古典风格上,让我们们回到那片视野开阔的草原公园。

这座草原公园并不只是一片草地那么简单,公园里也有着有一些现代风格的建筑:

谁能想到,这个主打草原风情的草原公园,就这么造起了三个仿佛三体文明接收器一般的三宅一生风格的霓虹灯大球,十分突然,十分科幻,只是无论从什么角度都难以领会到它们的实际用途,只能说成真的是精神文明建设的成果。

整个草原公园上没有人,也没有其他建筑,这几个霓虹灯大球就这么站在草原公园上,不知道为谁整宿闪着光。照片和视频都拍不出那种孤独苍凉又科技的末日科幻感,强烈建议北京不想活的朋友周末都去草原公园自驾游走一遭,看什么银翼杀手,河北什么都有。

就算从卫星地图上上看,这三个球也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这些球分三批建造,随意而不失礼貌地散落在张北草原公园里的荒地上,仿佛外星人排的卵:

到现在为止,吊桥,牌楼,博物馆,落魄的博物馆,科幻装置,草原公园。张北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县城在建筑种类上相当的雄心,既有古典与现代的辉映,也是东方和西方的碰撞。最终猫斯图从一座古典风格的汉白玉大桥离开了张北。

只是和以上种种光怪陆离的建筑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从张北豪迈阔气的中轴主街向两侧走,看到的居民区,却大多是像这样的低矮平房:

这样的房子在张北占比多少呢?打开卫星地图,俯视张北县,图中土黄色的区块都是上图那种平房,从城市用地的比例上看,张北应该有一大半居民都还仍然居住在上图中的那类房子里。

也就是说,这座县城,在过去的十年里只是初尝基建的甜头,而在未来几十年里,房地产的美妙或许还可以再挖掘一波。

东南亚的投资热度居高不下,到底是怎样的逻辑在背后支撑?热点项目应接不暇,要怎样保持冷静准确的选择?在东南亚的土地上,还有哪些特殊的投资资源?

本周日下午2点,智谷趋势全球资产配置研究总监Jay Huang和智谷趋势总监张明义现场解读东南亚的投资逻辑。欢迎扫描下方海报二维码报名~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