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刚刚,特朗普推出“毒丸”计划,这对中国是大麻烦吗?

精彩推荐 2019年3月26日 智谷趋势 51

◎智谷趋势(ID:zgtrend)|震谷子

在全世界到处煽风点火的特朗普,终于收获了第一个真正的胜利。

2018年10月1日,白宫玫瑰园。特朗普高调宣布美加墨三国达成了新的贸易协定,称“这是美丽的一天”。

不能怪他这么激动,毕竟这是特朗普上任以来第一份符合他心意的全面的贸易协定。它可能还意味着美国重建新的国际贸易秩序的开始。

如果有一天世界贸易组织(WTO)瘫痪了,那么你可以把这份协议看作是它的第一声丧钟。

“霸权”这个词最早就是诞生在国际经济领域的。二战后的美国给这个词注入了最丰富的内容。

美国可以是多边贸易体制的倡导者和领导者,但需要的时候,比如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它也不介意成为它的掘墓人。

事实上,1970年代以后,美国越来越喜欢通过国内法来保护其贸易利益,最典型的莫过于1974年和1988年的两个贸易法案。那时候,中国的角色还微不足道。

著名的“301条款”就出自《1974年贸易法案》中,它可是为西方伙伴量身定做的。在多次贸易冲突中,该条款都扮演了急先锋角色。该条款授权美国,可以基于“怀疑”贸易对手“可能”实行有害于美国的经贸行为,而进行“例行”调查。

而在1988年,“301”变身“超级301”,它授权美国总统对“不公平贸易”进行报复,对违反“美国知识产权”的国家进行制裁。

进入21世纪,美国单边主义越来越突出。小布什退出《京都议定书》,强调美国不介入与美国利益无关的国际事务,还只是不愿承担更多责任。

到了提倡“美国优先”的特朗普,美国干脆连现有的责任也不想承担了。特朗普退出并扬言要退出一系列条约、国际组织,包括WTO、联合国。

新版的美加墨贸易协定相对旧版而言,最大特色就是少了“自由”两字。显然,在特朗普想象中的新贸易规则中,自由的色彩没那么重。

那么,我们就来看看这份协定包含了美国哪些小算盘。它如何成为美国未来国际贸易规则的谈判范本?当然,还有那些以中国作为主要针对目标的内容。

01

对旧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美国人怨言很大,所以特朗普坚定退出有强大民意支持。

至于新协定,如果连北美也搞不定,那美国也就不用混了。这是美国重建贸易规则的原初之战。

果然,这份协定中有专门的“第三方条款”。其中,引起最广泛关注的是《美加墨贸易协定》(USMCA)的第32章第10节。

该条明确指出:如果美加墨三方中其中一方与“非市场经济国家”达成了自贸协议,其他成员有6个月时间考虑是否退出协议。换句话说,USMCA形成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共进退的捆绑集团。

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将之称为“毒丸条款”,并挑明它就是针对“非市场经济国家”的。

毒丸,就是间谍封在衣领或藏在假牙里的剧毒毒药,在暴露后,你可以选择放弃生命或者硬扛敌方的审讯。

顾名思义,它代表了极其艰难的选择,因为当了间谍就是一条不归路,无论怎么选都代价巨大。

“毒丸”在经济领域正式名称是“股权摊薄反收购措施”,是对“恶意收购”的反制措施。

对这个条款,中国的新浪曾有过具体实践。

2005年,盛大通过公开交易收购了新浪公司大量已发行的普通股,谋求对新浪的控股地位。新浪为了不被盛大控制,抛出毒丸计划,以发行优先股的方式滩薄盛大的股权,迫使盛大要么继续花大钱去市场上收购,要么放弃控制新浪。最终,盛大被迫放弃。

《美加墨贸易协定》对成员国施加的束缚是:如果有一方未来想和类似中国的“非市场经济体”缔结贸易关系,那么就必须冒失去既得利益的风险。

就美国的立场而言就是,你们别指望通过和其它国家的贸易合作损害美国的经济利益。

特朗普果真是一个合格的企业家。

商务部长罗斯也是进行破产重组的高手,现在将这个术语用于国家之间的贸易协议的条款,也能看出《美加墨贸易协定》所具有的系统性效应。

把“毒丸条款”放入美加墨贸易协定(USMCA),充分体现了特朗普政府试图建立以美国为中心的国际贸易体系的野心。

02

“毒丸条款”中的关键词是“非市场经济国家”。

事实上,入世只是有条件的承认了中国未来的市场经济地位,它给了发达国家后来巨大的操作空间。

所以,截至2016年,美欧日等国家纷纷以中国未能完全达成入世承诺为由,拒绝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

USMCA中的“非市场经济国家”并不直指中国。但罗斯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则直言,“毒丸条款”就是为了增加对中国的压力。他还说,美国可以效仿这一做法,在跟其他贸易伙伴签订协议时也纳入类似条款。

《华盛顿邮报》在报道中也认为这一条款目的就是“团结美墨加、孤立中国”。

(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在办公室接受路透社采访)

特朗普绝对是一个精明的商人,十分懂得谈判的技巧。如果说世界是一张大赌桌,那USMCA 的通过意味着美国整理好了自己的牌面,准备与欧盟、日本和中国进行贸易谈判时轻装上阵。

“毒丸条款”出现美加墨贸易协定中是推到了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后面可能还会有更多的骨牌——美国其他的贸易伙伴,或正在磋商的对象必须选择,要么站在市场经济国家的阵营,要么站在非市场经济国家的阵营。

因此,这一划分不是经济性的,而是战略性的。可以看到,“毒丸条款”是特朗普贸易摩擦的另外一面,除了之前声称的解决贸易逆差、就业岗位回流之外,“毒丸条款”体现了美国贸易摩擦的真实目标,也就是要与世界“脱钩”,退出原有朋友圈,按照新标准重新“建群”。

假如去掉“毒丸条款”,事情会有转机吗?没有。

USMCA是目前针对国际贸易新问题制定规则内容最多涵盖面最广的协定,其相关标准高于TPP和CPTPP的水平,在原有协议的基础上,融入了CPTPP和RECP的部分内容。并且,新协定关注到了新时代的趋势。数字经济及其知识产权问题、国有企业与中小企业的问题、国际汇率操纵的问题,这些全都出现在USMCA中,并恰好都是美国一直以来指责中国的地方。

尤其是汇率操纵问题。“我们希望将美加墨协定的汇率条款引入接下来的贸易协议中。”美国财长姆努钦在周末出席印尼巴厘岛举行的IMF与世界银行年会时表示。

乔治城大学麦克多诺商学院教授Arthur Dong称,美国推动限制其它国家的贸易条款,标志着美国贸易态势的根本改变,不亚于对全球贸易秩序的战略重塑。特朗普在就职时就誓言要重塑国际自由贸易体系。

03

短期,“毒丸条款”的影响并不明显。美加墨还要在三国国会闯关,但中国必须未雨绸缪。

美国改变了和中国竞争的方式。

特朗普似乎对美国创新、引领力能保持多久产生了怀疑,所以美国的政策有了调整,过去美国注重得是确保美国比别人发展得更快,现在则增加了确保后来者进步不要那么快。

所以,美国会更加吝啬分享新技术、新知识,努力不再让别人免费搭美国的便车。

要搭也可以,先讲条件,还得付出真金白银。

要不要把蛋糕做大是次要的,特朗普就盯住了桌上的蛋糕,残酷的说就是美国正把大国竞争变成争夺存量的“零和游戏”。

USMCA就是美国试图建立的“统一战线”的范本。这个想法一旦被多数发达国家接受,中国的处境当然就会比较尴尬。

那中国是否还有机会呢?答案是一定的。

特朗普的单边主义玩法,注定不会太得人心,这使得特朗普的统一战线即便形成,也会破绽百出。

国际贸易体系除了“实力”主导,还受“利益”驱动。中国巨大的经济体量、巨大的市场,已经近二十年形成的贸易联系,使得没有人可以轻易放弃中国这个贸易伙伴。

世界经济体系有无数层次、范围不同的圈子,中国还可以努力尝试融入更多的圈子,比如CPTPP。

特朗普一上台就带着美国退出了TPP,这个失去了大玩家的联盟在去年的APEC岘港会议摇身一变成为CPTPP,即“全面且先进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中国既可以抱着APEC不放,也可以把融入CPTPP作为深化自身改革的一个契机,融入类似的圈子就是对特朗普毒丸的最有效反制。

自身的不断进步当然是中国最大的依仗。

在贸易摩擦的影响下,中国从外向依赖式发展转为内生驱动式发展将会是主要选择,面对特朗普毒丸的威胁,中国必须要有断指的果敢和气魄,夯实中国经济的根基,才能在旷日持久的贸易摩擦中以不变应万变。

说到底,“毒丸条款”需要警惕,但不足为惧。

感谢关注智谷趋势(微信ID:zgtrend)。很多读者还没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如果觉得智谷做得不错,记得点个赞表示鼓励哦。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