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繁體字開關【點擊進入臺灣繁體】

这块屏幕还没改变命运,差点先改变了网校老板的亿万身家

 

昨天,一篇关于网络远程教育的文章刷遍了朋友圈,阅读量几十万,点赞近3万。

 

如果看过这篇文章的朋友,可以跳过01部分,直接看后面的。没看过的,可以顺着一路看下去。

 

01  文章《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摘要

 

这近乎是两条教育的平行线。

 

一条线是:成都七中去年70多人考进了清华北大,一本上线率超过90%,号称“中国最前列的高中”。

 

另一条线是:中国贫困地区的248所高中,师生是周边大城市“挑剩的”,有些学校考上一本的学生只有个位数。

 

直播教学改变了这两条线。200多所学校,全天候跟随成都七中平行班直播,一起上课、作业、考试。有的学校出了省状元,有的本科升学率涨了几倍、十几倍——即使网课在城市早已流行,还是令我惊讶。

 

 

过去两年,我采访过广西山区的“零一本”县;我也采访过北大的农村学生;我自己在山东一所县中度过三年,和同学们每天6点起床,23点休息,学到失眠、头疼、腹泻,“TOP5、TOP10”仍是遥不可及的梦。

 

我理所当然地怀疑,学校、家庭不同,在十几年间堆积起学生能力、见识、习惯的巨大差异,一根网线就能连接这一切?

 

开设直播班的东方闻道网校负责人王红接说,十六年来,7.2万名学生——他们称之为“远端”,跟随成都七中走完了高中三年。其中88人考上了清北,大多数成功考取了本科。

 

那种感觉就像,往井下打了光,丢下绳子,井里的人看到了天空,才会拼命向上爬。

 

(对该文章摘要完毕。也可以点击链接)

 

02  被偷换的概念

 

毫无疑问,这篇文章的写作水平非常之高,以至于我第一次读完时,都被深深地感染了,我仿佛感受到了,只要用几百块网络屏幕、少量资金就可以彻底扭转贫困地区的教育水平,缩小东西部地区的贫富差距。

 

但等我深入分析相关资料后,就发现真相远远没有这么美好,我们只是被作者偷换概念之后的结果所感染了。

 

03  网络课堂

 

远程网络课堂并不是什么新生事物,在我的印象里,已经有十来年的历史了。上市公司中曾经有不少网络教育的概念股票,很多从2015年的高点跌到现在股价只剩不到十分之一了,比如全通教育。

 

这篇文章里王红接自己也说了,“十六年来,7.2万名学生跟随成都七中走完了高中三年。其中88人考上了清北,大多数成功考取了本科。”,说明他们的网络课堂已经搞了十几年,之前也从没见媒体报道有什么奇效。

 

另外,他没有说这考上清华北大的88人是平均每年都有人考取,还是都是集中在最近几年才有人考取。这一点其实很关键,先埋个伏笔,后面会说到。

 

事实上,现在的网络课堂、直播课堂、远程教育等等,早已经非常泛滥了。地铁站里、电视上,各类网课的广告早就是铺天盖地了。那么,真的有很多人因为网络教育就成绩就突飞猛进了吗?

 

我想这个不用我回答大家都能给出答案。它并不是没有用,但也就是普通的用途,你花时间去学了,自然就有用,但效果并不会比你在面授班中花同样的时间好很多。

 

04  入学率飙升的真正原因

 

但是按照这篇文章的说法,贫困县学生的成绩,最近几年确实有质的飞跃,毕竟,十六年之间出了88位清华北大的学生。

 

可是,这些是这块屏幕的功劳吗?且慢,先让我们来看两件事。

 

首先,7.2万名学生中,88个学生考上清华北大,并不是任何奇迹

 

王红接有提到,16年来,7.2万名学生跟随成都七中走完了高中三年,其中88人考上了清北。

 

7万2千名学生中,清华北大88人,这个比例是0.12%。而清华北大2015年、2016年、2017年这三年在全国31个省份的录取率中,最高的北京地区超过了1%,即使全国最低的贵州地区也有0.03%。也就是说,0.12%的比例,最多只能算正常。

 

如果仅仅只是正常比例,那我觉得,虽然算不上奇迹,但这个效果还是算很不错的。

 

然后,我进一步深入分析发现,达到这个正常比例的录取人数,也主要是得益于国家政策的明显倾斜,直接让各个大学,包括清华北大,增加在贫困地区的招生指标、降低录取分数线才做到的。

 

2013年开始至今,国家就出台政策定向在贫困地区增加招生名额,并且一年更比一年多。

 

2013年5月30日,国务院扶贫办发布了《关于实施面向贫困区县定向招生专项计划的通知》,当年定向增加一万个本科名额定向给国务院确定的21个省(区、市)的680个贫困县。

 

 

2013年夏,北大各省招生工作组表示,北大进一步加大对农村考生的政策倾斜,将贫困地区“专项计划”翻了一倍,名额从30人扩大到60人。

 

 

在上层规划下,清华推出了“自强计划”,北大推出了“筑梦计划”,都是向中西部经济社会发展落后和高教资源比较匮乏的地区倾斜。

 

这些定向扶贫的本科名额,每年大幅增加,到了2017年,已经从1万名增加到6万多个名额了。

 

而为了能让自己的名额能够招满学生,大学只能大幅降低在贫困地区录取分数线,比如清华大概降低60分录取,北大在贫困地区的录取线,大概就相当于东部地区的一本线。

 

王红接只说了的十六年来考取清华北大有88个人,至于有多少人是在2013年之后享受政策优惠而被清华北大录取的,他没说,如果他说出来,肯定绝大部分都是2013年之后的。

 

所以,在幅度巨大的降分录取政策下,十六年的时间,7.2万人中,有88个人考上北大和清华,比例也只有0.12%,这并不能算作什么优异的成绩,更谈不上什么一块屏幕的奇迹。

 

05  出现8次的名字

 

通过前面的分析我们知道,直播课堂是有价值的,但它只是普通的价值,远远没有文章所渲染的那么好。

 

然而这篇文章却把升学率的提高完全归因于网校,并在文中前后8次提高了一个人的名字,这个名字就是为贫困学校提供直播屏幕和网络的东方闻道网校创办人王红接。

 

在这篇文章中,网校具有了化腐朽为神奇的特异功能,能够一块屏幕改变寒门学子的命运,而多次被提到的王红接,也仿佛突然成了改变中国教育模式、点燃贫困地区教育希望的大牛人和教育家。

 

06  借助教育概念的资本

 

如此的大牛人和教育家,自然让我不得不进一步深挖其细节了。通过网络搜索“东方闻道王红接”,出现了下面这些新闻:

 

 

从2016前开始,东方闻道公司就已经在谋求资本运作了,而且参与了两家大型国企之间的资本游戏,并差一点因此而获得数亿元的套现。

 

当时的情况是有一个国企上海华谊集团想要上市,就控股了一个叫“三爱富”的上市公司,想通过三爱富来借壳上市。没想到控股之后,三爱富的主业亏损越来越大,还被ST了,壳的质量越来越差,已经不方便操作借壳上市。

 

于是上海华谊集团就想把这个壳卖掉,但是直接卖一个垃圾壳公司,也不好卖啊,于是就创造性的设计了一个三方重组的模式:上市公司三爱富用19亿现金收购奥威亚公司100%股权和3.6亿现金收购东方闻道公司51%的股权,然后上海华谊集团再他自己持有的三爱富20%股份高溢价转让给另一个国企中国文发集团。

 

由于奥威亚和东方闻道的股权最终都是由个人持有,这个方案至少可以造就6位亿万富翁,并且都是现金交易,不是股权支付,也没什么套现约束。

 

所以当时就有一个说法:这不就是两个国企之间左手转右手买壳卖壳,却富了一堆个人吗?有人就怀疑这里面是不是有其他私底下的协议或者利益输送,后来发现是这两家公司还真的是不安分,被收购前,奥威亚完成了突击入股,东方闻道则把巨额的留存利润一次性分配了。

 

奥威亚是干嘛的呢?官网显示的主要产品是一种集成化的一体录播设备。东方闻道呢?就是利用奥威亚的录播设备去录播成都七中的网课,然后卖给各个贫困地区的乡村学校。

 

这笔交易差一点就全部成交了,最后由于东方闻道的经营模式受到证券交易所的质疑,三爱富只是顺利收购了奥威亚的股份,而东方闻道的51%股权没有卖出去。 

 

有人会问,成都七中的网络课程是商业的还是公益的?经过鹿鸣财经的消息,成都七中是做公益的,没有持有东方闻道的任何股份,而贫困地区的乡村学校,是要付费向网校买课的。

 

 

当时三爱富计划花3.6亿元收购东方闻道51%股权,也就是整个公司的估值是7亿元。它只是采购了一些录播设备,通过网络把成都七中的课堂直播给不到300个乡村学校,就值七个亿。

 

这个7亿估值怎么来的,我看不懂,但我能看懂的是,这块屏幕没有改变寒门学子的命运,网校的初心也不是改变寒门学子的命运。

 

改变寒门学子的命运的,是在国家对贫困地区的政策扶持,而不是这家两年前就计划套现数亿的网校所挂的一块屏幕。

 

这块屏幕,一头连着普通百姓的成都七中,一头连着贫困地区的乡村学校,两头都不富,而站在中间的人,差一点就富成了亿万富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