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引进可口可乐,也需要政治家的魄力

 

◎作者 | 祝华新

◎来源|党报旧闻

 

可口可乐(Coca-Cola)与麦当劳等消费品牌,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曾被视为西方文化腐朽堕落和资本主义文化霸权的象征。

 

早在解放初期,大作家茅盾曾撰文《剥落“蒙面强盗”的面具》,把可口可乐视为美帝国主义“倾销”到全世界的“特产品”,“腐蚀被侵略民族的青年们的意志”。

 

甚至到了2015年,仍有党校教授认为:“美式民主不仅扰乱一些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而且动摇其文化之根、价值之脉……

 

说话不用本民族语言,以夹带几句美式英语为“上流范”;本来是吃斋念佛的人,婚丧嫁娶却跑到基督教堂找感觉;甚至把喝可口可乐、看好莱坞大片当作与世界接轨。这些生活细节透露出的文化自卑,比公开的文化反叛更能动摇文化根基。”( 2015年6月29日《唯我独尊的民主模式也是一种“原教旨主义”,民主偏执无异于宗教极端》)

 

因此,回到上世纪70年代末,“反帝反修反封建”、似乎要与古今中外一切异质文明一刀两断的“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邓小平那一代领导人拍板引进可口可乐,需要政治家的魄力。

 

1978年岁末,中国与可口可乐公司达成协议,采用补偿贸易方式或其他支付方法,向中国主要城市和游览区提供可口可乐制罐及装罐、装瓶设备,在中国设专厂灌装并销售。1979年,首批瓶装可口可乐由香港发到北京。

 

1 2 3 4 5 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