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记”眼中的7大农村现状

 

智谷君语:

农村是中国的底色。只有农村稳了,中国才能稳。但是这么多年来,农村一直是被牺牲被收割的那个板块,很多现在爆发的问题都可以在历史中找到根结,比如农民的养老和医疗。可以说,没有农村的供给和奉献,就没有今天的城市。可惜我们还在驱逐底层人口,还保留着一些双轨制,还存在着一些无形之墙。我们已经到了改变这一切不平等的时候了。

◎作者 | 白靖平

◎来源|市县领导参阅(xyjj0002) 已获授权

几年前,我被县委组织部派往某村任第一书记,通过对农村进一步深入的接触、走访、了解,以及现今精准扶贫的全面启动,因为站的角度不一样,心里多了些“为什么”、“怎么办”。

 

不过这篇文章,绝对不是写给村里人看的,而是写给城里人和住在城里的村里人看的。因为真正的村里人,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沉默而被无视的大多数。

 

严格意义上来讲,我的农村生活是这样划分的:

 

12岁以前,在村里读小学,彻底农村娃娃,念书,放驴,干农活;

 

13岁至18岁,城里读中学,寒暑期及忙假,除了学校补课外,回农村老家,也干农活;

 

19岁至22岁,读大学,寒暑假回农村老家,少干农活;

 

22岁至24岁,外地工作,春节回农村老家,不干农活;

 

25岁以后,在县城工作,经常回农村,不干农活。

 

这么多年,自己作为一个往返于城市与农村的“候人”,不可谓不奔波,但这同时也给我这样“城里的农村人、农村的城里人”的双重感觉:

 

以一个“乡下人”的视角,来看现代城市生活;同时也以一个“城里人”的视角,来看现代化冲击下的农村生活。

 

就当下我的感觉,农村生活现状较为突出者是人口问题、土地问题、产业问题、婚姻问题、养老问题、大病问题和传统习俗的崩解问题。

 

01

人口问题

 

1991年,我刚上小学的时候,一个班里有30多个孩子;1996年,我小学毕业的时候,班里只剩下9个孩子。这么多娃娃哪去了?大部分跟随大人流向城里,小部分流向外乡。

 

父母未进城之前,我母亲在村里开个小卖部,租赁村委的办公房,在我的记忆里,每当黄昏的时候:村委跟前人言鼎沸,孩子、大人、老人,聚集在一块,好不热闹。大家都满怀希望,认为好日子就在眼前。

 

而现在村子里所感受到的,似乎并没有这种充满希望的朝气,倒是处处显出暮气沉沉。

 

以在城里还是在村里来看,

总人口分布比例如下:

生活在城里占80%,

生活在村里的占20%。

 

现在村子里居住的有:

70%的是70岁以上的老人,

20%的是60岁以上的,

5%的是50岁以上的,

5%是50岁以下的。

1 2 3 4 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