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谁给了朝鲜三千里江山?

精彩推荐 2019年3月26日 智谷趋势 12

◎作者 | Andy

◎来源|地球知识局(diqiuzhishiju) 已获授权

朝鲜国歌唱道“祖国三千里江山如画,五千年历史悠长。”韩国也歌颂“无穷花三千里华丽江山,大韩人民走大韩的路。”三千里江山的国境范围似乎成为了朝鲜半岛南北的一大共识。

三千里太少,无法满足…

但和世界上绝大数国家一样,朝鲜的三千里疆域也非自古以来,而是一代代积累奠定而成。

今天的文章就一起来看看朝鲜的三千里江山来自何方。

01

南北殊途同归

朝鲜半岛三面环海,东南与日本列岛隔对马海峡相望,而其北部与中国(中原王朝)的东北边疆接壤。鸭绿江-图们江和长白山脉构成了半岛与大陆的自然界限。

三面环海的朝鲜半岛

半岛山多地少,平原破碎,而以大同江下游(平壤地区)和汉江下游(首尔地区)的平原最为重要。这两片区域自古以来也是朝鲜半岛的经济重地,今日南北双方也各以此为国家中心。

平原在朝鲜半岛是很稀缺的

不过以这两个平原为核心的朝鲜半岛,南北气候差异显著。半岛南端纬度近于中国江淮而多受海洋影响,甚至有梅雨季节出现;而北部地区纬度接近于华北和东北,比较干燥寒冷。比如一月份的朝鲜半岛南北温差最大能达20摄氏度。

朝鲜北方的寒冷

东北人民感同身受

由于这样差异的存在,朝鲜南北区域在历史早期就有不同的发展方向可以选择。

总的来说,北方在唐以前多在中原王朝和崛起于东北的渔猎民族控制之下,两者气候类似文化接近,统治成本很低,往往能合为一体;而南部则为半岛本土的农耕民族控制,借助一些山川河流抵制来自北方的进攻。

顶风冒雪慰问群众

殷周易代,有一种说法为大陆上的商朝遗臣箕子带领殷商移民,在朝鲜半岛的北方平壤城附近建立了箕子朝鲜。这是朝鲜半岛历史上的第一个政权,也拉开了中国对朝鲜半岛施加影响的历史。

大陆上的周王朝为了藩屏东北,也在北京分封了召公燕国,到了战国时期,燕国打破东胡向辽东扩地千里,并在半岛最北端建立了扩张的前哨。这是中原王朝向半岛扩张的开始。

燕国跨过鸭绿江

可以说是超凶的了

到了汉初刘邦削藩,清理异姓王时,燕王卢绾逃亡匈奴,燕地大乱,燕人卫满纠结众人投奔箕子朝鲜。当时的国王箕让卫满在西部边境驻扎防范汉王朝。不料卫满却带人攻入首都朝鲜颠覆了箕子政权,不知道之后的李成桂是不是也从此处吸取了经验。

卫氏朝鲜蒸蒸日上,但却遇上了雄心勃勃好大喜功的汉武帝,很快卫满朝鲜就变成了汉四郡。朝鲜北部第一次置于中原王朝的统治之下,这四个郡县占据了朝鲜半岛五分之四的领土。

乐浪郡、玄菟郡、真番郡、临屯郡

虽然一度逼近朝鲜半岛南端

但真番郡、临屯郡并没有坚持太长时间

四郡实质上退至北朝鲜

这是在古代史上凭借来自中原王朝的技术和军事思想对统一朝鲜的第一次尝试。尽管卫氏朝鲜和汉四郡的实际控制范围已经相当大了,但仍没达到三千里的水平。

此后朝鲜进入群雄割据的乱世,三千里江山的出现更是要再等一等了。

02

前后三国时代

公元2世纪后,半岛上相继出现了新罗、百济,以及从北方南下的高句丽,时值中原乱世,三国又和大陆上各个政权以及日本保持着频繁的互动和外交折冲,由此朝鲜半岛进入了“三国时代”。

五胡乱华之际,西边的邻居鲜卑人纷纷南下中原,高句丽人也在东北和朝鲜半岛大肆扩张。汉四郡乃至辽东半岛都被高句丽吞并消化。

这三个政权倒是和朝鲜半岛的地理颇为吻合

(高句丽应归为中国政权)

扶余另一只部落迁移到半岛西南,征服并融合当地韩人部落,于东汉建立了百济国。而新罗则是当地土著——辰韩部落联盟中最有势力的斯卢部所建,占据半岛东南。

三国之中高句丽最强,从东晋到唐初,在三百多年的时间里,朝鲜半岛三分之二的领土处于高句丽控制之下。

在国家的发展方向上,高句丽对中原有着挥之不去的夙愿。一代代高句丽王飞蛾扑火般地进取中原,但一直无法突破狭窄的辽西走廊。反而换来了中原王朝的反击。从隋文帝到唐高宗,靡费无数后终于消灭了这个劲敌。

在这段历史中

辽西走廊总有政权挡在高句丽西进的道路上

比如前秦、后燕、北燕等

虽然高句丽长期控制辽宁东部和朝鲜北部

但也很难西进和南下

唐帝国在打击高句丽的同时,顺便从水路消灭了百济,并在白龙江和新罗联合大败倭人。在这之后,大唐帝国在高句丽、百济故地设立了安东、熊津两个都护府。中原王朝在朝鲜半岛的势力达到巅峰。

顶峰状态

三国中最弱小的新罗借助唐王朝的力量消灭了周边的威胁,成为了逆风翻盘的典型。安史之乱后,趁着大唐的中衰,新罗一步步侵夺和消化了战争胜利的果实,占据了朝鲜半岛三分之二的领土,半岛迎来了第一次大一统。

新罗金冠

在这一次大一统后,朝鲜半岛再也没出现过长期的混乱,统一成为了常态。

新罗王朝衰落后,分裂成三个国家,史称“后三国”。经过几十年混战后,王建重新统一半岛主要地区,就是高丽(不同于高句丽)。面对中原北方的辽金王朝,高丽软硬兼施,一面不惜战争争夺领土,另一面也不耻于称臣纳贡,其领土最大时一度逼近鸭绿江。

高丽已经控制了北部山地外的大部分朝鲜半岛

其政治组织亦相比以前有长足进步

虽然国内的行政区划多次变动

但大体框架为后世建立了典范

但是此后面对横扫欧亚的蒙元王朝,高丽丧失了大量领土,连平壤也丢了。高丽王更成了大元征东行省的首长,历年与元王朝通婚,成为事实上的被保护国。

元明易代,高丽王本想趁此机会故技重施再捞一把,却没想到李成桂黄袍加身开创了李氏朝鲜。而李朝对大明的态度恭顺非常,远远不同于历代的朝鲜半岛政权。用大明衣冠,行汉家历法礼仪,李朝更是不遗余力地跻身到朝贡优等生的地位,史称“被仁聖之遺化。禮義不讓於中華”。

03

三千里河山底定

为了奖励李氏朝鲜的恭顺,朱元璋放弃了控制朝鲜半岛东北部的铁岭卫。在此之后,李氏朝鲜已经控制了朝鲜半岛绝大部分领土。此时,整个半岛,只剩下东北部一小块被女真人控制。

朝鲜世宗即位后,对女真人软硬皆施,控制了鸭绿江-图们江以南半岛的所有土地。女真人和朝鲜人都跑去当时的首都南京告状。明成祖考虑再三,认为“朝鲜之地,亦朕度内,朕何争焉?”和他的父亲一样再次将领土馈赠给了朝鲜。

先秦的大燕国尚且能跨过鸭绿江

千年后的大萌朝却说不要就不要了

在古代并没有如今鲜明的国境线,更多是模糊而流动的边缘区域。李朝的“事大以诚”并不影响其对新罗、高丽的北进政策的继承。而当时中国统治者“画疆自守,不图远事”的边疆政策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心理更是成全了朝鲜的诉求。朝鲜半岛上统一政权的实际控制版图,终于达到最大,三千里江山的现实基础已经具备了。

即使你不能站得高

但一定要想尽办法望得远

明清易代,来自大陆的剧变又一次刺痛了朝鲜。

“丙子胡乱”和“丁卯胡乱”让朝鲜元气大伤,但影响更剧烈的是世界观的崩塌。朝鲜的士人大都是虔诚的朱子信徒,无法接受满清以野蛮异族入主文明世界的中心。在这之后的朝鲜更生出“中土沉沦,我东犹存”的文化自信,自主意识空前高涨,对大陆的政权丧失了臣服感。

这是一段非常剧烈的变动

对大明、对朝鲜、对北方游牧世界都是

后金击败朝鲜和蒙古,将大明逐出辽河以东

实现了17世纪全世界最大的逆袭

这其实是生活在现在民族国家的人比较难理解的一个现象:李氏朝鲜向往中国,崇敬中国,但他们尊崇的是儒家文化符号系统中的正统王朝——大明王朝,并不是针对所有控制中国的政权。

当儒家体系中的正统大明被推翻,而取代者又是在这套话语体系最为排斥的蛮夷,当凝聚着无数价值符号如衣冠,发饰被强行改变成披发左衽的异族样式时,朝鲜人对中华的信仰被颠覆了。

朝鲜仁祖向皇太极行三跪九叩之礼

中华只存在于过去的记忆中,而身边的只有野蛮卑鄙的鞑子。北方的土地对朝鲜人来说再没有了尊重的理由,可以自行扩张。他们甚至还怀有为忠臣为君主复仇,文明抵抗野蛮的道德正义感。

康熙年间,平定大陆江山的清廷得以抽身管理龙兴之地东北的国境线。由于清朝隔绝汉人出关,在关外的满族人又越来越少,此时朝鲜人已经在事实上占据了原本应该属于大清的一部分土地。派去东北勘定国界的官员连一个靠谱的向导都找不到,只能揣测着和朝鲜官员共同商议国境。

比如两国之间最重要的界河图们江,当时大清的负责官员穆克登就没有搞清楚究竟在哪里,甚至只能发动朝鲜民夫用栅栏人工画了界。这当然对朝鲜方面非常有利,又拿下了部分新领土。

图们江、海兰河、间岛地区

在日后大清衰败,逐渐丧失东亚话事权时,朝鲜一直用来挑衅的“间岛”地区,也是这段时间勘定国界不清晰留下的隐患。

直到这个时候,朝鲜的三千里江山才终于落定。

在19世纪晚期席卷东亚的民族主义大潮中,朝鲜的三千里河山的历史认知和领土意识终于形成,开始频繁出现于知识精英的口中,并迅速传播开来。对于朝鲜民族而言,三千里成为了民族空间存在和时间存在的一切载体,在悲情的记忆中不断发酵,成为民族精神的符号。

论地图的重要性

无论是日本的长期殖民还是美苏干涉下的长期分裂,都未能泯灭南北关于历史记忆和领土完整的共识。而这个南北双方为数不多的共识,将在未来的半岛地缘政治中起到什么作用,还需要人们拭目以待。

在这个变动的大时代,寻求确定性,保卫财富,生存下去,才是时代旋律。

国际一线的金融中心伦敦,是经过历时考验的投资标的。投资伦敦房产是保卫财富、抵御风险的不错选择。

9月28日晚19:00,欢迎识别二维码,联系智谷小智(ID:zgtrender12),参与项目分享会。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