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中国的省会们为什么都越来越大?

精彩推荐 2019年3月26日 智谷趋势 119

智谷君语:

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中国的大城市也正在变得越来越大。土地是有限的,大城市变大的基础,是吸收了周边城市的辖区,以增强自身的实力和经济腹地。这一点上体现得尤为明显的就是各省的省会城市。这些行政上的重新划分,有时候是对现实的追认,有时候则是为了超前规划。新加入地区和大城市之间的认同难题,也集中地体现在这一波行政改变当中。

省会们,难道真是免不了一城独大了?

◎作者 | 猫斯图

◎来源|地球知识局(diqiuzhishiju) 已获授权

01

东部省会狂飙突进

同样是大城市,虽然省会们往往没有直辖市那么光彩夺目,却能够享受整个省内的资源扶持,在城市扩张的进程中占尽先机。在发达地区,省会扩张的脚步迈得尤为大。

南京吸收周围县市的幅度就很大,曾经仅仅意味着长江拐弯处以南,秦淮河畔的狭义南京,早就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今天的南京市,下辖11个区,其中有不少都是很晚才加入南京的,至今都和南京旧城区的居民无法相互认同。

南京左右,组一个南京省好哇

观察南京市下辖各区的位置,就能大概看出这些区并入南京的时间线。

今天位居南京市中心的玄武区、秦淮区、建邺区、鼓楼区可以说是南京城市的核心区,这里也是最经典意义上的古都南京。栖霞和雨花台两个区,紧贴这几个核心区,一直也是作为南京的郊县而存在,算是稍外围的地区。

至于浦口,尽管在很长的历史上都是南京的一部分,但更多是作为江北的防御第一线,南京城里对这个区域的认同感并不高。

包裹在核心区和近郊之外的,是江宁区和六合区。这两个区粗壮的外形就已经能够说明这是后来才划入南京的地区了。两地原属镇江专区,在1958年和当时的江浦县一起划归南京,几经周折,最后在1971年彻底成为南京的一部分。江浦和浦口合并,成为大浦口;六合与大厂合并为新六合,江宁则撤县设区,大致形成了今天的格局。

再外围,就是一直被南京人和当地人自己吐槽的高淳区和溧水区了。这两个地区原本也属于镇江,在县市整编中于1983年划到了南京。狭义南京的市民和这两个地区的居民之间,至今仍然存在着偏见和不信任。

偏见归偏见

但高淳一定能为南京人民的吃吃喝喝

做出巨大贡献

这就是南京人自嘲城市“摊大饼”的大概历程。

但要说起大,南京和兄弟省会杭州比起来可是差得远了。

杭州的格局和南京还有点相似,只不过和南京向南北两个方向扩张的均衡态势比起来,杭州的扩大趋势是一路向西。核心的上城、下城、拱墅、滨江四个区是杭州老城区,江干和西湖两区为近郊。从1960年代开始,杭州就一发不可收拾,依次吞并了萧山、富阳、余杭、临安、桐庐、建德、淳安。而周边的宁波专区、嘉兴、金华则不断缩小,变成了今天的模样。

完全体的杭州,面积达到了16,853.57平方公里,南京还不如它的一个零头。

同样的事情在广州也发生了,花都、从化、增城三个区,就都是从佛山专区挖来的,现在还大有直接吃掉佛山的势头。在最巅峰的时候,广州还下辖惠州龙门县、韶关新丰县、清远佛冈县和清远县。实在是无法想象那样一个巨无霸的广州。

02

中部省会紧随其后

在东部大城市四下圈地的同时,中部城市就更不客气了。

武汉解放以后,除了原有的武汉三镇以外,将原孝感专区所属的16县都划归武汉市领导。虽然后来归还了一部分,但这时候武汉领有的湖北发达地区还是很多。1979年,原属咸宁地区的武昌县(驻纸坊镇)和原属孝感地区的汉阳县(驻蔡甸镇)都划归武汉市领导。1983年,又将孝感地区的黄陂县,黄冈地区的新洲县划归武汉市,今天能够看到的武汉基本上就成型了。

当然,武汉在扩张的过程中没有和广州一样只盯着佛山,而是在周边各城市分别拿了一些地。南北两侧的孝感和咸宁面积还是很大,瑟瑟发抖的是东南侧的鄂州。它本来就是中国面积最小的地级市,如今又被纳入了武汉城市圈,武汉再扩张很可能就要把鄂州并入了。

不对,大武汉的胃口怎么能只有那么点儿呢

成都在解放后也经历了由小变大的过程。

解放之初的成都范围还很小,基本上是成都现在的老城区,其他区域则由温江专区管理。比较大的一次调整出现在1983年,当年温江专区撤销,下辖的12个县里有10个给了成都市,这些县几经整合,也就是今天成都的温江区、双流区、郫都区、金堂县、大邑县、都江堰市、彭州市等县市区。

大成都真的大。。

经过这一年的调整,原本很苗条的成都市一下子就变得膨胀起来了。不过鉴于这是由于温江专区的撤销,成都获取这些辖区还是比较自然的事。而为了配合成都向东向南拓展城市空间的需求,2016年又将资阳市代管的县级简阳市划归了成都,将成都的有效平原空间进一步放大。

西安早先也没有现在这么大,而且还有过失去若干区县的历史。但1966年开始,西安也开始越变越大,一度曾将咸阳也纳入麾下。后来虽然咸阳和西安分治,但还是留下了户县、周至县、高陵县三地,以及原属于渭南的蓝田、临潼县也被划入西安。

而西安最新的动作,是代管了由西安和咸阳共同组建的西咸新区。这其中包括了咸阳市15个乡镇街道,总面积644.56平方公里,人口约67万。从西咸曾经一体的历史来看,咸阳要西安的影响力下独善其身会变得越来越难。

同样被规划为中部国家级中心城市,河南省会郑州也走上了和武汉一样快速扩张的道路。解放初期的郑州下辖郑县、新郑、巩县、成皋、登封、密县、荥阳7县,后来吸收了陈留专区的9个县。但此时的河南省会还不是郑州,而是历史底蕴更足的开封。

设郑州为省会之后,就不断有周边的区县并入,除了原有的4区以外,还得到了荥阳县、新郑县、登封县、巩县、密县等县。而且在郑州的带动下,这几个县全都在1994年成功撤县设市,分别为荥阳市、新郑市、登封市、巩义市、新密市,让郑州成为了中国县级市最多的城市之一。

03

佛系省会

那么有没有不热衷于圈地的省会呢?还真有。

比如河北的省会石家庄。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设定为省会之前,庄子都还是一座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工业城市,市内原有的基础设施和城市规模都不能支撑起一个省会的所需。因此从周边地区吸收新的辖区是石家庄履行省会职责的前提条件。

但一直到了1993年6月,石家庄市才等到原石家庄地区正式撤销,所辖区全部并入石家庄市。这几乎是石家庄唯一一次成规模的扩张,而且没有波及周边的地级市。此时的石家庄,控制范围从华北平原西缘一直延申到太行山中,确实也已经足够撑起省会的所需。

然而石家庄和河北的关系仍然经常令人迷惑

吉林长春的扩张欲望看起来也不强。1954年成为省会城市之后,长春获得了双阳县、九台县、德惠县、农安县和榆树县的管辖权,向东北方一直扩展到了吉林-黑龙江的边界上。但长春此后就一直没有再变动过行政区划。

实际上长春的城市布局体现出非常明显的头重脚轻,北部所辖的榆树市、德惠市和农安县非常巨大,向南方的四平和辽源却没有作什么渗透,作为一个省会形状挺奇葩。

确实是有些怪怪的

甘肃省会兰州甚至还经历过一次逆扩张。解放后,兰州的市辖区多次变更,比其他省会城市都更为频繁,只是多数属于内部调整。然而1985年,甘肃省将白银区及皋兰县之3个乡从兰州划了出去,给了旁边的白银市。

兰州也可算是省会城市里心宽体瘦的典型了。

然而无论兰州扩张到多大

兰州仿佛还是那个兰州

省会城市吸纳周边地级市的辖区,让自己的行政区划变大,似乎是中国城市化进程中的一种常规操作。

毕竟,省会城市一般来说都是得到省内最好的政策和经济资源的城市,发展速度也明显高于省内的其他地级城市,对辖区资源和人力的需求也使得它们有着高速扩展的倾向。而被并入省会的地区,也往往能够籍此获得更高的政治地位和招商话语权

只是希望这些逐渐做大的省会城市,能真正为省内的其他地级市谋福利,把城市发展的红利扩散向更广大的地区。

感谢关注智谷趋势(微信ID:zgtrend)。很多读者还没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如果觉得智谷做得不错,记得点个赞表示鼓励哦。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