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繁體字開關【點擊進入臺灣繁體】

次贷阴霾

 

◎作者 | Chocolateuir

◎来源|巧克力财经讲堂(chocolateuir-finance) 已获授权

2018年6月1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一条简短的消息,称央行决定适当扩大中期借贷便利(MLF)担保品范围。新纳入中期借贷便利担保品范围的有:不低于AA级的小微企业、绿色和“三农”金融债券,AA+、AA级公司信用类债券(优先接受涉及小微企业、绿色经济的债券),优质的小微企业贷款和绿色贷款。

此消息一出,在财经圈引发了激烈的讨论。

要知道,七八年前欧美央行救市的时候,我们还曾嘲笑过国外央行为了提供流动性吃进大量国债以外的证券。没想到,风水轮流转,现在美国已经开始缩表,基本只持有国债或者政府信用担保的证券(包括两房的抵押支持证券),欧央行也预期逐步退出QE,而咱们终于跟上了人家七八年前的节奏,开始吃进低等级债券。

不过央行这看似慢七年的节奏,却充满了无奈。

01

央行除了吃进国内金融机构债权,已经无力继续大幅扩充基础货币

自九十年代末期以来,人民币基础货币在快速扩张的情况下依然保持良好购买力的秘诀在于,人民币的投放是以外汇占款为主。简而言之,用美元作抵押发行,因此继承了美元良好的抗通胀性。

但是,自2013年以来,由于多年的信贷泛滥和放水,国内生产要素价格高企,几乎可以比肩发达国家。资本外流逐渐显现,外汇占款和外汇储备开始下降。从央行负债端来看,外汇占款已经无法持续增加。

屋漏偏逢连夜雨,当时间进入2018年,不仅资本外流压力没有解决,经常项目下的顺差却又大幅缩减,一季度中国在外管局口径下出现了季度级别的经常项目下的贸易逆差。

而刚刚过去的四月份,货物贸易顺差仅294亿美元,服务贸易逆差达241亿美元,服务贸易轻松吃掉货物贸易顺差的83%,这不仅导致1-4月经常项目累计贸易顺差为负,而且作为对比,4月的经常贸易顺差仅为53亿美元,远低于去年和前年二季度平均数,降幅超过75%!

相比于资本项目逆差可以通过管制来短时间控制,经常项目下的逆差从历史上看基本无法快速缓解,目前来看都是在稳步扩大。这就意味着如果人民币继续保持坚挺,外汇占款很难大幅度增加。央行如果想继续投入基础货币的话,必须换种方式。

这种方式大家也都知道了,就是购买国内金融机构债权和证券。

 

上图是央行资产端近年来的变化图。

 

右下角那根迅速上涨曲线就是央妈吸的各种粉。

 

如果单独挑出来看,吸粉量涨幅惊人,已经占到央行总投放货币的三分之一左右了!

 

应该说从2013年以来,这种货币投放方式已经成为了央行提供基础货币的主要(甚至可以说唯一)的方式。

 

看到没有,2014年以后,债权增加量已经超过货币增加量了。除了购买债券,其他渠道无法提供新增的流动性。

因此,央妈现在不得不靠着各种粉周转,这也是国际收支逆转的结果。如果此次贸易战大幅让步,那央妈还得加大剂量继续吸粉,不然撑不住。

02

商业银行系统通过增加货币乘数提供流动性已经难以为继

有人说,基础货币投放不了,我们可以扩大信贷,增加货币乘数啊!

嗯,不愧是事后诸葛亮,你能想到的,央妈能够想不到?

 

看到没有,货币乘数已经创了历史新高,大约在5.65左右,甚至高于09年大放水的时候的4.8。

 

考虑到目前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水平,现金流失率和存款准备金率,除了五大行以外,各家商业银行流动性都相当紧张,货币乘数已经接近极限。

 

雪上加霜的是,由于这两年来房价高涨,大量居民激进负债,导致居民净存款持续为负,导致银行系统低息稳定的核心存款增长困难,资金成本一路走高,对流动性形成负面影响。

 

1 2 3 4 5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