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繁體字開關【點擊進入臺灣繁體】

财政这把刀:向利益集团动刀从来都是惊心动魄的

 

 

 

摘要:

一个国家的财政改革史,意义远超技术层面的固有范畴。我们的某位总理也曾经说过:“一个国家的财政史是惊心动魄的,如果你读它,会从中看到不仅是经济的发展,而且是社会的结构和公平正义。”

英明君主、技术官僚、利益集团,这三种力量刀光剑影的千年交锋,仍然回荡在历史的天空之上,并时不时地,照进我们的现实。

◎作者 | 楚团长

◎来源|饭统戴老板(worldofboss) 已获授权

今年以来,中美贸易谈判的话题物议沸腾,各路专家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但其实早在两千五百年前的春秋时代,中国就诞生了全世界第一部贸易战方法论:《管子》。

这本书讲述了一位精明强干的技术官僚——管仲,是如何辅佐一位雄心壮志的英明君主——齐桓公,来九合诸侯一匡天下的。齐桓公,姓姜名“小白”,因此老同志管仲的这本书,也可以叫做《带小白上王者指南》。这里面就记载了管仲如何策划和发动一场经典贸易战。

这场贸易战发生在齐国与邻国鲁国之间。鲁国也是东方大国,常常让齐国感到如芒在背。鲁国盛产上好的绢布,所谓“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说的就是这种布。于是管仲琢磨出一个方法:让齐桓公和公卿大夫们都穿上鲁缟,基层干部和老百姓都纷纷模仿,齐国上下都掀起了鲁缟style。

与此同时,管仲下令关停齐国的织布企业,所有布料从鲁国进口。同时告诉鲁国的商人们:给齐国带一千匹布,赏三百金,带一万匹布,赏三千金!鲁国看到贸易顺差迅速扩大,便大搞产业扶持计划来出口创汇,老百姓也纷纷都跑到城里“弃农织绨”,真正的战略资源——粮食的生产却逐渐停滞。

这时管仲却突然祭出狠招:宣布齐国停止进口鲁缟,同时禁止向鲁国出口粮食。鲁国见状大慌,连忙让老百姓关掉纺织厂去改种粮食,但粮食一时半会种不出来,于是整个国家便陷入饥荒,随后国民纷纷叛逃齐国,鲁国自此变成齐国小弟。随后管仲如法炮制,对莱莒、楚国、代国、衡山都采用了这样的战术,屡战屡胜。

听起来老祖宗的智慧非常高大上,但可惜的是:《管子》中的这个故事并非史实。

春秋时期的物流和商业还没有发达到可以用贸易顺差来改变一个国家的产业政策的地步。《管子》中的故事大多数是由信奉管仲治国方略的战国大V们编出来的,正经史书里并没有相关记录。不过《管子》这本书虽非管仲亲著,但很大程度上诠释和总结了管仲的治国方略:盐铁专营、贫富有度、国准轻重。

这其中“盐铁专营”是管仲首创,对此管仲认为:老百姓喜欢被给予,不喜欢被剥夺,所以要让人民看见政府的恩惠,但不能看见政府的剥削(民予则喜,夺则怒…故见予之形,不见夺之理)。所以由国家来垄断盐铁这种国计民生的产业,赚取暴利,远胜过直接向百姓征税。这不禁让人感叹,老祖宗的智慧的确能穿越几千年啊。

其他的诸如“贫富有度“、“国准轻重”等,也都是非常超前的经济思想。两千三百年后,西方的《国富论》才姗姗来迟,中国其实已经在经济制度探索方面开了个好头。管仲辅佐齐桓公称霸的故事,激励着一代代中国知识分子,儒家法家对其推崇备至,比如孔子给予了管仲极高的评价,而诸葛亮还在躬耕南阳时,就自比管仲了。

在中华帝国的历史上,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在王朝行进至某个时期,会出现一位像齐桓公那样雄心壮志的英明君主,和一位像管仲那样运筹帷幄的技术官僚,他们一起携手来推进对帝国至关重要的财政改革。如果改革顶住压力顺利推进,那么王朝会迎来中兴;但如果改革失败,王朝就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

“英明君主+技术官僚+财政改革”这套组合,还会在中国历史上出现很多次,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其实都在历史的轮回当中。

 

01

春秋战国时期,卓越的技术官僚如过江之鲫不断涌现。除了管仲之外,“苟利社稷,死生以之”的子产,“纵横捭阖,兼六国相”的苏秦,“用舍进退,政商通吃”的范蠡等都是技术官僚里的佼佼者。当然,他们的故事都不如另外一位绚烂而惨烈:用改革搭建中华帝国千年框架的公孙鞅。

战国初期,地处偏僻的秦国经济落后,民风彪悍,给什么政策都拉不来人才落户。励志图强的秦孝公上台后迅速启动了秦版的“千人计划”:六国的人才只要愿意来秦拉动GDP,给高薪给房子给封地,连后代都安排好。不被魏王所看重的公孙鞅闻讯而来,在向秦孝公献上了一套富国强兵的变法计划后,立即被奉为秦国改革的总设计师。

 

公孙鞅,卫国子弟,辅秦孝公变法,在秦执政十九年,被封于商地,后世称之为商鞅。

 

改革不是请客吃饭,首要任务是统一认识。在变法之初,公孙鞅组织了一次真理标准的大讨论。世族领袖甘龙、杜挚等主张“法古无过,循礼无邪”,认为没有百倍的利润不去改变法规,没有十倍的效果不要更换工具。显然,“一些老同志思想还停止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时期”,马克思教导我们300%的利润就足以让人铤而走险了。

商鞅同志倡导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指出一切应该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只要真的对国家有利,就不用顾忌旧法而不敢变革。在秦国上下打破了“凡是旧法就不能变革,凡是祖制就要遵循”的思想牢笼后,便走向了改革之路,秦孝公和公孙鞅这对“英明君主+技术官僚”组合,开始登场了。

 

商鞅徙木立信,《大秦帝国》,2009年

 

管仲治理国家的思路是藏富于民,强调仓廪实而知礼节,《管子·治国》开篇就强调:“凡治国之道,必先富民,民富则安乡重家,安乡重家则敬上畏罪,敬上畏罪则易治也。”而商鞅却走上一条截然相反的道路,在《商君书·弱民》的开篇就赫然写道:

1 2 3 4 5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