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繁體字開關【點擊進入臺灣繁體】

入行两个月,还没搞懂区块链是什么鬼,韭菜们已经帮我轻松八国游

 

◎作者 | 习壹洲

◎来源|希鸥网(ceobus)已获授权

新加坡香格里拉大酒店的大床房,我坐在阳台的椅子上遥望远处的落日余晖,狮城美的不真实。我是昨日晚上从北京飞到这里的,白天参加了全天的区块链活动,明天一早就要赶往下一个场子了。我坐在这里欣赏世界的美,也感受商业世界的灵魂与魅力。

 

在来新加坡之前,最近两个月,我还去了日本东京、韩国首尔、泰国曼谷、美国拉斯维加斯、柬埔寨金边,打开我的iPhone7,手机里显示我后面日程里要去的地方包括海南省的博鳌、迪拜以及英国伦敦。这一切的行程都有专人安排好,我的往返机票、至少四星级一般都是五星的酒店,甚至还有偶尔的购物。

也许是我,图片来自网络。

 

我不是富二代,我只是一个25岁的区块链媒体从业者,我在北京花1200和大学同学挤在三室一厅的一个小单间里。一直以来,只有同学周末和男朋友约会夜不归宿,那才是我最快乐的时候,一个人霸占整个大床,在房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彷佛拥有了全世界。后来两个月的生活,让我觉得自己过去根本没有世界观。

 

两个月,我见证了伟大区块链时代的魅力前途。

 

今年春节后回到北京,辞去一家30人的互联网媒体的编辑岗位,我开始重新找起了工作。碰运气,发了个朋友圈,之前在某某财经工作的小美立刻联系上了我,说,有个区块链媒体刚刚成立,有坑需要萝卜,来不来。我说,该不是那种三五个人的公司吧,刚刚成立那种,我可不想去,感觉没有成长。

嘴上说的硬,我心是软的——在北京裸辞意味着要快速找到一份新工作,毕竟房东不会因为你没有工作而高尚的免去你1200的房租。去了新公司,我震惊了,尼玛,这根本不是三五人的公司,我他M就是他们家第一个员工好吗。我转身就要走,但一个极其斯文有素质有魅力的年轻人成功吸引了我,他是我的老板,他本来要面试我。但他说,颜值即正义,面试无意义。

 

1 2 3 4 5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