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繁體字開關【點擊進入臺灣繁體】

三年,我是如何战胜癌症两次复发的?(一个北京人的美国看病经历)

 

“很多癌症患者并不是死于癌症本身,而是死于自己的恐惧和错误的治疗。”

 

 

休斯敦中国城,我买了两盒稻香村的糕点,借着这个味儿一解思乡情切再合适不过。想起还有最后一次化疗就要回我的帝都了,心里就抑制不住地兴奋。

 

患癌三年,来美两年,身边总有朋友感到不解:花大把钱背井离乡地去美国看病到底值不值?

 

值不值?当我在美国活捉了一年都没找到的癌症原发灶时,我觉得这就是值!当我可以用一个战胜者的姿态看着癌细胞一点点的消亡、健康一点点的回来时,我觉得这就是值!当我的父母、妻儿需要我时,我可以底气十足、精力充沛地见证、参与到他们生命中的每一个重要时刻时,我觉得这就是值!

 

每一个癌症患者的命运,都会牵动一个家庭的兴衰,你的选择决定了你的未来。这是我的感悟,也希望给各位病友们一些启发!

 

01

一个“身份不明”的癌症病人

 

我是地道的北京爷们儿,无病无灾地度过了六十年,却没想到被口腔上颚里一个跟随了20多年的小肿块“叛变”了。

 

三年前,这个从来不疼不痒的小肿块突然开始肿胀,我心想可能是上火了,就到二环一家三甲医院去检查,医生看过说“良性的,直接手术吧!”

 

没多想,手术就给做了,术后病理也说这是良性的纤维瘤。可一个星期之后,我的淋巴结也肿大了,病理穿刺后发现了“疑似”的癌细胞。我有点慌神儿了,之后的PET-CT和淋巴结清扫术,彻底坐实了:淋巴结出现了转移的癌细胞!

 

平生第一次,我感觉到自己与癌症和死神如此接近!而我的第一感觉并不是恐惧,而是满脑子的疑惑…

 

淋巴结有转移癌细胞,那么原发病灶到底在哪儿?这个被切的小肿块跟癌症到底有没有关系?我到底得的什么癌?

 

接下来,我连跑了几天,胸腹盆CT、甲状腺超声、喉镜、胃镜、肠镜等检查做了一溜够,就是没找到原发灶。一家医院的病理诊断不出来,我又拿着切片直奔西城和丰台两家有名的大医院,可仍旧没查出原发灶在哪儿。

 

那天我走出医院大门,看着熙熙攘攘进出的人流怔怔地出神,这里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得的是什么病?都知道自己要找什么医生?要怎么治?唯独我,不知道这可恶的肿瘤从何而起?一切都是未知数…

1 2 3 4 5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