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你以为龙泉寺只是一个寺庙,它就是中国过去40年

精彩推荐 2019年3月26日 智谷趋势 179

◎作者 | 佛系

◎来源|周褶褶(ubinemo) 已获授权

龙泉寺法师个个charming,为避免大伙儿上山盲目追星,忘记佛法本原,法师们的名字作化名处理。

浸淫媒体圈多年,我当然仰龙泉寺大名已久。号称“中国科研实力最强寺院”简称中科院就不提了,最骇人的,一则真实性高达99%的传闻说:

2015年,一《澎湃》记者访问龙泉寺住持学诚法师,采访完毕,当场皈依。

作为一名宗教的叶公好龙者,我也去京郊凤凰山上龙泉寺踩过几次点,但都浮光掠影。前几天得一机缘,可上龙泉寺体验禅修一日。里边只有一个要求稍显苛刻:半夜3:30起床,上早课。

恩,大约是我平时的睡觉时间。

你说我去不去呢?

01

寺院问道:敢问施主学历?

上山这日天气很好,山风八级,寺里紫丁香满开。一些中原口音,穿着黄马褂的义工正在松土种玫瑰,地里间歇有牌匾:关爱生命,注意脚下众生。

我们在寺前排队(术语:排班),上交身份证办挂单条儿。寺院特别采集了一项指标:你的学历?

不愧是中科院。这么一问,估计智商150以下的,都不好意思出家了。

每人领了一件“海青”,这个名字源自一种翅膀很大的海鸟。龙泉寺的海青是纱制的咖啡色,做工考究。这是禅修的统一着装,只在礼佛时着,吃饭时不许穿,上厕所不许穿,上楼梯也得撩着点,禁止踩踏海青。

就那么一罩,迎路踏步喝风,自我感觉真有几分道骨仙风。

诶,注意措辞,说好了是佛教。

02

“法师们都办上暂住证了”

搁完行李,第一站是到图书馆看片儿。《五岁菩提》,内容相当于龙泉寺建寺的品牌故事。

龙泉寺虽建于辽代,在新中国的学诚法师到来之前,一直寂寂无名。皇帝太后不会来上香,连红卫兵都懒得来砸,也算无用之用。

【以上是背景知识,以下才是片儿里的】

冷清近千年,直到21世纪也就是十几年前,一位致富的蔡女居士盘下这里,点名要学诚法师当住持。

纪录片的技术制作较糙,初看是上个世纪土了吧唧的洗脑片,再正襟危坐看下去,居然看进去了,笑点、槽点、泪点都有,我给豆瓣评分9.0。

老去的acer投影仪上贴着标识:爱护三宝物,如护眼中珠。佛教资产统称“三宝物”,鞋套也是三宝物,要爱惜唷。

十多年前,广化寺兼法门寺方丈学诚法师刚来大北京,跟个进城务工人员差不多。居士们好不容易,为他和创始弟子租下了柳芳一处三室一厅,位于12楼,史称“柳芳精舍”。

法师穿着袈裟,有时去大院里散步,邻居们甚是惊异,有人围观,有人指指戳戳,乃至投诉报警。

终于,反复沟通后,在党和政府的关爱下,“法师都办上暂住证了”。

龙泉寺荒山野岭,寺院重建的过程异常艰苦。开始就那么十来个人,学诚法师带头搬砖。一群大老爷们儿共享一个蹲坑,也用来堆放垃圾,“垃圾堆得像须弥山”。

夏天满地虫蝇,还得蹑手蹑脚进去,不能踩到虫子,这叫杀生。

冬天冰雪封山,房间全无暖气,怕冷的和尚窝床上,被子、枕头、大衣,足足裹了八件套。

创业维艰,好多和尚想撂挑子不干了。学诚法师淡然:没关系,你们都走了,我一个人也会留下来。

这段是曾经想撂挑子的贤Y法师说的,反正他听完就不好意思走了。

负责统筹的一位法师,盖房子的时候从二楼摔了下来,当场进医院绑腿上石膏。夜里他在病床上难过得嗷嗷直哭,不是腿疼,是感觉自己耽误了大家的进程,心里歉疚。

问:腿重要还是盖房子重要?

答:当然是腿……没有盖房子重要了。

龙泉寺就这么靠一群超级大脑,一砖一瓦兴建中。忽然某个夏天,神迹出现了:一个干涸已久的泉眼,忽然涌出水来。

其实神迹并非佛教的核心价值,我不太在意。但某些瞬间是真切的:

学诚法师在众人心中,是神一般的人物。弟子们提起他,甚至热泪盈眶。当他挑着石头、袈裟全部湿透的画面出现时,一位义工对着他屏幕上的背影,轻轻鞠了一躬。

纪录片拍得极其走心,虽然技术粗糙,但脚本和提问都恰到好处,是高人所为。传播的力量无穷,估计龙泉寺过半的人皈依,都因为看了这部片子。

得是哪个CCTV纪录片频道的出家人,才能拍成这样?

03

你皂100多个菜包子有多重吗!

很快就到了晚饭的点儿(术语:过堂)。这是一种很神奇的体验。

进斋堂的时候“止语”——不许说话,但是场面壮观,可把我看傻了:

十几遛饭桌“一”字排列,每列约40人。多数都是跟我一样懵圈的参访者,其中有“环保参访团”,还有“投行参访团”,等等。

每人面前一大一小的不锈钢碗,一双筷子。

斋房其实是不准拍照的,请珍惜这张偷拍,我可是担了在五浊恶世六道轮回的风险哪。

念完经吃饭。吃的凉拌青椒6片,花生粥1碗。味道不如宣传片里的好。

给我们添饭的人叫“行堂”,都是义工来着。龙泉寺最闻名的除了高知僧侣,还有它无比发达的义工系统,365行,海陆空全覆盖。

还没吃完,一个话筒里的声音传来:“有请十位师兄发心刷碗,十位刷桶,十五位清扫斋房。”

【“师兄”泛指男女一切佛教用户,相当于我党的“同志”。哪位出家人的老爹皈依了,也得叫儿子一声“师兄”。】

身为懒癌晚期,我的人生哲学一向是:生命在于静止,能不动就不动。一个劲祈祷,义务劳动千万不要降临到头上。

佛祖没有佑我,一脚把我踹了出去。第二天,我们组就被摊派了行堂洗碗的任务。

我负责发包子,一手拎桶,一手分发。你可以想象100多个菜包子有多重吗!反正我发完两轮,左手一直在发抖。

发完包子归位,领头的义工递给我一个带把的硅胶体。你猜干啥?

装粥的那些桶里有些粘稠的粥,要把它们刮刮刮,汇总到一个铁桶里。

中途因为手抖,漏了几滴粥在地上,义工过来提醒我:要小心,这些食物都是八方供养,一粥一饭,来之不易。

到中午饭,更具挑战的环节到来了——

刷碗!(早知道我就绝食了。)

刷碗分三拨人,我一马扎坐到了最脏的那盆水前……在心里叹了口气,阿弥陀佛完,刚翻起袖子,义工阿姨哐当一声,把一摞大大小小的不锈钢碗筷倒进红油油的洗碗水里,轻盈地奉上一句:

“随喜大家!”

刷桶刷碗,随喜大家!

好吧,承认我境界太低,内心并不怎么喜。负责我那缸的师兄们都在感慨:这是人生中刷了最多碗的一天……

据说这算命好的了,同行的摄影师感慨,上回他“随喜”了两百多张抹布,至今心有余悸。

不过一切落定,嗅着袖子上的汤汁茶籽粉味,心里莫名升起一种成就感。按佛门大义,这应该算成就了别人以后淡淡的法喜吧……

腰酸背痛之余,不得不佩服这理科生扎堆的寺庙,居然设计了这套高效运转的义工制度。以前蹭斋饭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这次却变成了一个深度参与者:

源源不断的参访者到来,从吃八方饭,到为八方人民服务,几乎不费一僧一侣,斋房就完美运转起来。时间节点精确、分工流程严密,每个细节植入佛法微言大义,形成生态的良性自循环,牛大发了。

对了,洗完记得“回向”哦,义工阿姨说了,福报就跟去银行存钱一样,有利息的。

这种以比喻手法为主,向劳苦大众推广的话术,可谓当今传法的重要工具。只是因人而异,打比方的境界也有所不同。

很快,一位打比方的大师就要出场了。

04

“你可以把我理解为丁克一族,外加素食和独身”

向晚时分,我们穿上海青,套上鞋套,小心翼翼拎着下摆上楼梯,蹑足进了学堂。

这是第一天晚上的“龙泉夜话”。法师即将到来,全体起立,双手合十恭迎。

众人环伺中,贤X法师走了进来。矮个子、小圆脸、大学生模样。

贤X法师,吉林来,1989年生。说起话自带喜感,像极了讲脱口秀的李诞。

一开场就引入了三个高频被问的问题,堪称“出家三连”:

“为什么出家?”“出家干什么?”

第三个问题更接地气了——

“什么时候还俗?”

这哪里是法师,根本就是个段子手嘛。

他说,如果把佛教理解为一个产品,那它要解决的痛点就是:人的烦恼。

“不要一直刷朋友圈,管不住自己(散乱),面对双11不要剁手(贪欲),面对正经事不要拖延症,这是佛教要解决的问题。”

而佛教是一场心灵运动,跟打篮球一样,有业余选手,也有专业选手,他当然是对专业有更深入的追求,希望能把烦恼永远干掉啦。

大学时候他喜欢读西哲,叔本华啦尼采啦,关注生命的终极关怀,但他发现一个问题:很多哲学家都把自己的生活照顾得不大好。他2011年6月25日刚在大学参加完毕业典礼,过两天就来龙泉寺出家了。

“你可以把我理解为丁克一族,外加素食和独身。”

他是父母的独生子,当然没钱供养父母。不过龙泉寺对法师父母有养老保障,看病、住院,通通报销。

“我不用考虑财务的问题,想用手机,就去领一个,不用就还回去,实现了‘财务自由’。财务自由在于你的被动收入大于支出,它不在于钱的多少,在于你的需求有多少。”

“我追求的是,所有家当都可以装进一只行李箱,追求那种没有物欲、不着一物的清凉感。”

噢,身上的袈裟吗?他笑说,这就好比他的工作服。

一来龙泉寺就扛水泥袋,搬砖搬了两年。每天研究水灰比:怎么和水泥,才能更结实?现在级别很高了,好像是某讲经说法部门的负责人。

“大师父以前住我隔壁,经常晚上一点钟还在工作,咕嘟咕嘟地烧水,喝茶。一会儿听他关灯了。凌晨两点又起来,烧水、喝茶,给我发工作短信。”

有同学问起佛门的升职之道,法师答:“任何的权力、物质、得到,都是一场考验。职位越高,越是考验。大家本质上都是义务劳动,一样的床、一样的餐食,还不如做个亲众,谁不愿意看看书、打打坐?所以啊,职位越高,越需要关怀,比如当家师父,又要批评别人,又不能生气。”

“某种程度讲,我也是义工,当家师父也是义工。如果把龙泉寺比作一家企业,它的价值观不是为自己做点什么,而是善心让人快乐。”

佛教徒也有KPI:“如何评估自己进步呢?比如生气的频率是否降低?烦恼是否减少?内心是否越来越包容?是不是已经好几个月没发过脾气了?”

十分逗逼,被实力圈粉。

05

“要皈依的师兄,麻烦举个手”

开开心心听完贤X法师的脱口秀,回寮房睡觉。

八人间,淡紫色被褥,目测干净整洁。

当天晚上我就面临了一场巨大的修行:00点过才睡着,3:30起床上早课。房间住的全是高度自律的女企业家,3点钟就起床了……想来都是泪。

半夜顶着月色,戴上鞋套,走进灯火通明的三慧堂,我基本全程梦游状态。

凌晨4点的三慧堂。有义工在统计:“要皈依的师兄,麻烦举个手。”

法师们上台,楞严咒吉祥咒药师咒等等咒足足唱诵了一个半小时……

这日的佛乐始终在一个调上,长路漫漫。信众谓之余音绕梁,我这种门外汉呢,站着站着,差点一头栽下去睡着。在音乐的艺术性上,我更偏好基督宗教。某年星期天,路过布拉格的圣尼古拉教堂,一进门,天籁声顺着阳光从天而降,那刻的我,恨不得现场受洗啊。

但义理上我更亲近佛教。宗教市场,自由选择嘛。

法师们唱完礼毕,现场传来一个主持的声音:

“常众师兄有需要皈依的,请去新斋堂门口集合。”

还真是“当场皈依”呢。我想起了采访学诚法师的女记者。

《五岁菩提》里有个场景,印尼佛协当年来参访龙泉寺,大脸会长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们要培养佛教的人才梯队……希望五年以后,越来越多的人出家,我们一起努力。”

这句话出现在任何场合都很神奇,但在那个场景里,没有丝毫违和感。

全场僧团鼓掌,热泪盈眶。

06

龙泉寺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软垫一水儿放地上,大家席地而坐。坐久了,换什么姿势都难受。

脊椎骨快要断掉的时候,贤Y法师出场了。面前是两盆精心摆放的盛花,背后一块电影院级别的巨大荧幕,高清投影着庄严佛像。讲台两侧的屏幕,现场直播着法师的表情特写,和PPT切换自如。

作为现佛教协会秘书长,贤Y讲的都是大道理,主题:《当代佛教的社会责任——建设人类的心文化》。据说他同声传译杠杠的,可着劲了飙英文。

他就是当年觉得建寺太累,想跟师父撂挑子的其中一位。

这些年,学诚法师一直在促成儒道佛三教合一,他以“心文化”的概念代替了佛教,布道于世。一方面是团结儒道,一方面是让西方世界也接受这个东方理念,可谓“佛教文化在全球化背景下的表述”。

基本就是“统一战线”的工作吧。

就没落已久的中国佛教而言,学诚法师无异于一位宗喀巴式的改革者。

他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他借鉴台湾“人间佛教”的理念和基督教极强的组织性,倡导“僧俗共修”,写多语种博客微博、向公众施粥、办基金会、赈灾、出书……力挽中国没落自闭的山林佛教,向现代化的人间佛教转型。

不然呢?任由中国佛教一路油腻下去,就快亡了。

好在盛衰有时。龙泉寺不但具备了高素质且干净的核心团队,还变成了一个非常开放的系统,兼容性极好。我们所见的高知僧团、严密的义工制度、禅修营、动漫中心里的贤二和尚、甚至我刷过的碗……都是这盘棋的一部分。

“其实出家的时候我有很多想法,主要是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我也想下一整盘棋。结果现在才发现,原来我自己才是一颗棋子,”贤Y法师,清华大学流体力学博士在台上笑说:

“不过呢,安安静静地做一枚棋子,慢慢理解下棋人的意图,自己也慢慢变成了下棋人。”

贤Y法师念稿子的时候略套路化,问答环节倒自如挥洒。

有人提问,关于基督教和佛教如何和谐共处。这个问题很尖锐,众所周知,基督教是一神教,而佛教是无神论,在信仰的深处,基督教呈现出一定的排他性。我经常看到一些哲学群里,佛教徒和基督徒轻易就互掐起来。

贤Y法师四两拨了千金:“只要我们不排他们,他们就没有办法排我们啊。”

万流归宗,也就是N多个教合并为一教,这是当今宗教发展趋势之一,比如潘石屹加入的巴哈伊教,就倡导“宗教同源”、“人类一体”。

这种意义上,学诚法师是借了旧瓶装新酒,也在寻求人类的最大公约数。

怎么说呢,个人而言,我喜欢生态的多样性,当个宗教田园犬挺好的。不过末法时代,还是希望中国佛教早日复兴,赶紧把IS给西渐了吧。

07

贤二和尚是个大馒头

临走前倒数4小时,仍旧是法师开示。脊椎疼得不行,我要是出了家,一定是个驼背的尼姑。

贤Z法师,中央美院国画系毕业,是龙泉寺的爆款IP——贤二和尚的创作者。这个形象的创作,当然也是“心文化”的一步棋:如何把佛法(产品)以喜闻乐见的方式传播出去?

我听过很多个版本的贤二由来,其中最可爱的一个说,法师们吃完馒头没事干,就着馒头的形象,创作了一个贤二。

馒头僧贤二,网络扒图

来自美院的贤Z法师很真诚,却讷于言谈,大家想听他讲贤二的创作。他绕开不提,对着PPT与大家分享了一下午的苦集灭道。

法师音调微小,说话毫无平仄如念经,像一个深沉的漩涡,把我卷入了昏昏欲睡的下午。也好,对于视觉系高僧,还是回家看他的漫画吧。

一切就这么结束了,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日照山头,喷气式飞机在天上画了一道长长的尾巴。就这么踩着棉花,一路瘫了回家。整个晚上,脑子里都是早课时诵经声的倒带回放,有一种穿越而实在而愉悦的按摩感。

短短一日见闻,应该只是神奇龙泉寺的冰山一角吧。我可以再去几次,如果不要求半夜起床上课的话……

最大的心得体会:

我还是先不要出家了,这真是个体力活啊。阿弥陀佛。

严九元带团考察,真实、客观、多维地了解法国市场,深入体验巴黎、多维尔。想和我们一起挖掘法国价值洼地的朋友,欢迎~二维码报名本次高端商务考察团,或者点击“阅读原文”报名。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