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中国第一神童”出家,你还在这样投资孩子吗?

精彩推荐 2019年3月26日 智谷趋势 62

◎作者 | 蜜姐

◎来源|闺蜜财经(girlfriend-finance) 已获授权

“孩子是最大的投资”,不少人信奉,尤其是那些敢生育,并为了孩子教育焦虑得惶惶不可终日的中国中产们。

近日,关于“中国第一神童”宁铂的最新消息,被各大媒体和门户拿出来反复翻炒。

首先要说的是,蜜姐在此之前并不知道宁铂是谁,与他相关的,便是早已耳熟能详的以张亚勤为代表的“中科大少年班”。

少年宁铂和方毅副总理下棋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乘着这股热劲儿,蜜姐翻遍了对于宁铂最新的报道,但没有找到这位曾经火遍整个中国的神童,亲口说已经还俗的字样, 他只说考了心理咨询师证,现在是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可出家了就不能考咨询师证,做心理咨询师吗?这个疑点暂时按下不表。

还有一则消息,最近也是令蜜姐大吃一惊,日本留学海归,竟在丈夫任职的高校附近卖煎饼果子,还卖成了“网红摊”。这些高学历的人都怎么了?

他们的事迹,让那些仍间歇性教育焦虑的中产们又作何感想?尤其是那些信奉“孩子是最大的投资”想法的中产们,会后悔吗?

01

那些别人家的孩子,都去哪了?

蜜姐第一次知道中科大少年班,来自百度总裁张亚勤的报道,报道里,他除了拥有百度总裁,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微软亚洲研究院首席科学家等耀人的头衔外, 还有一个让人不禁隐隐作痛的光环,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

这个光环,换个说法,就是你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不知道各位如何看这个“孩子”,但一直生活在这类孩子的阴影下的蜜姐,一直都是压抑且深恶痛绝的。

这两天,看了宁铂的各种报道,原来这个在蜜姐看来已经觉得遥不可及的“别人家的孩子”的视角里,还有个“别人家的孩子”。

但我同时也陷入了沉思,当年比张亚勤更耀眼的“别人家的孩子”,如今大多已经销声匿迹,甚至在我们眼里,过得远不如这个曾经并不怎么出名的张亚勤。

2岁半时能背30多首毛泽东诗词,3岁能数100个数,4岁学会400多个汉字,5岁上学,6岁开始学习《中医学概论》和使用中草药,8岁能下围棋并熟读《水浒传》,13岁能连赢副总理两盘围棋,宁铂就这样火了,还成为了“中国第一神童”。

而他,当然,也成了当时甚至之后很多学生们的痛。

据媒体的报道,毕业于北大物理系多年的一位学生就表示,父亲曾拿着报纸对他说,“看看人家宁铂,再看看你!”,用这位学生的话说,“那种痛苦、伤心的感觉,我至今不能忘记。”就是这种感觉,也贯穿了蜜姐整个的读书生涯。

而宁铂最后出家的选择,着实让很多人大跌眼镜,包括后知后觉的蜜姐。除了惊讶,竟还有一丝高兴,这是一种仿佛瞧见了,当年拿着这些别人家优秀孩子来逼我们苦读的父母们,被他们口中的“别人家孩子”打脸的感觉。

而实际上, 这些优秀又高智商的人,最后选择走别于大众期待的道路的,不止宁铂一人。前几年,突然蹿红的龙泉寺就是一个特别典型的存在。

“牛叉极客入龙泉”传说的源头,参加世界级极客会议的龙泉寺法师

这座寺庙的蹿红,并非它本身的千年古刹名声,而是民间流传的诸如“下武功出少林,牛叉极客入龙泉” “最强科研实力寺庙”的传说,这里是高知的集聚地,除了极客,还是“清华北大分院”,有不少毕业于北大、清华、北航等知名又重点学府的师生。

更有甚者,竟传出微信诞生的段子,据段子的描述,这个影响几亿人的软件,是源于寺庙内的某扫地僧拾起当时正在西厢房小住的“微信之父”张小龙扔掉的草稿后,写下的几行字。

这些都是些坊间传说,根据《南方周末》的报道,有好事者根据公开报道以及龙泉寺官方网站资料,查证了隐藏在这个寺庙的高知班底:

禅兴法师,清华大学流体力学博士;贤兆法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贤威法师,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博士;贤启法师,清华大学核能和热能物理博士;贤庆法师,北京大学哲学系研究生等等。

02

中产们焦虑教育时,到底在焦虑什么?

“如果有100万额外资产收入,选择投资孩子还是投资房子?”央视曾给出了这样一个调查命题。

得到的结果是,投资房子和投资孩子的比例都是31.7%,陷入两难而选择不好说的有36.6%。

《中国经济生活大调查》 图表来源|网路

人们的教育观念正在发生悄然的变化,但那些选择了孩子的家长呢?

蜜姐总想起美国前驻华大使骆家辉的话,“就是这一英里,我们家花了一百年才走完”。1997年1月15日,他担任了华盛顿州州长,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华裔州长。州长的官邸距离其祖父从广东移居美国时,给当地富人作佣人时的住宅为1英里。

这话说的励志又无奈,却又折射出国人,尤其是对子女教育间歇性极度焦虑中国中产父母的心理。

通过孩子来实现自己的梦想还算小,通过教育孩子而实现阶层逆袭,曾是很多家长紧逼孩子求学苦读的动力。

“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再穷不能穷教育”,当今天中产们更加焦虑孩子的教育问题,甚至绞尽脑汁地,为孩子提供不能输在起跑线的教育环境。

从而衍生出了动辄几万甚至十几万每平米的学区房楼市,月薪两万还过不好暑假,教育鄙视链等热点话题。

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熊丙奇曾说过,“教育的试错成本极高、教育是输不起的”。对于本来就焦虑的中产来说,要尽其所能地让子女能进更好的学校,担心走向“下滑通道”,并稳固家庭本身的阶层,同时还能缓解父母的焦虑和恐慌。更甚者,像前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那样, 实现家族梦想和阶层逆袭,从一个富人家的佣人,变成管理那个辖区的领导者。

正是这样的焦虑与愿望,中国形成了一个规模庞大的教育培训市场,据互联网教育研究院的研究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教育市场总规模将超9万亿。

2016年中国中产家庭子女参加培训班情况 图表来源|艾瑞咨询《2017中产阶级家庭教育观念白皮书》

艾瑞咨询则给出了更具体的数据,中产阶级家庭的子女中,84.0%都参加过课外培训班,目前子女在正在参加课外培训班的家庭占比59.5%。从目前正在参加课外培训的中产阶级家庭来看,以为子女报1-2个培训班的情况居多,占比74.4%。

2016年中国中产家庭单个子女课外教育上的花费情况 图表来源|艾瑞咨询《2017中产阶级家庭教育观念白皮书》

而他们在孩子的课外教育上的投入也不低,据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中产家庭在子女课外教育上,年消费超过1万元以上的就占了78.9%,有超半数的家庭,这一消费超过了2万,为52.3%,超过3万的家庭也不少,为26.6%。

有78.9%中产阶级家庭在子女课外教育上的年消费在10000元以上;超过半数的家庭在课外教育上的年消费在20000元以上,占比52.3% ;26.6%的家庭在课外教育上的年消费在30000元以上。

而且,很多中产家庭并不满足子女在国内的公立学校学习。根据艾瑞咨询的调查报告,有24.4%的家庭有将子女送到国际学校就读的想法,而有28.1%的家庭有未来让子女出国留学的计划。

03

焦虑又咆哮的中产,这样投资的子女教育就会有回报吗?

“我要自由, 你限制了我的自由!”当偌大的泪珠一滴滴从刚上一年级的小外甥女眼里流出来,控诉着暂时由蜜姐陪护作业的时候,我着实惊到了,这么小的孩子,居然有这么强烈的对自由的渴望!

我们总是在网上看到吐槽孩子不认真写作业的母亲,那些声嘶力竭的咆哮,有着相似经历网友的倾诉,似乎写作业的孩子就是十恶不赦的“混蛋”。蜜姐的姐姐告诉我,这些段子是真的,每天都在她和小外甥女身上上演着。

但我们有真正考虑过这些孩子的感受吗?就拿我小外甥女来说,寒假一个月时间,除了过年那几天,培训班不上课,可以放开玩耍,其他时候,不是去舞蹈培训班的路上,就是去绘画培训班的路上,再不济就是被关在家里写作业,而这并不是她上这些培训班的第一年。

“其他孩子都上这些班,不能让我的孩子落后了,”蜜姐的姐姐这样说,焦虑的同时,她也将自己期望拥有这些才艺的愿望寄托在小外甥女身上,甚至从她从出生开始,就谋划着未来要送她出国留学。

这些焦虑和咆哮,真的管用吗?蜜姐已经不止一次看到外甥女,因不愿上学而在家里大吵大闹的场景了。

蜜姐也总想起高中那位被班主任称为“天之骄女”的班长同桌。

那时的她确实能担得上这个称号,家里有钱,成绩好,长得好看,还多才多艺。可是,这样一个外人眼里的“白富美”,在上交老师的周记里,一条条写着控诉父母的罪状,弄得班主任经常前来做她的思想工作。而她也经常向同桌的蜜姐吐槽,父母从小大到大根本就不关心她的想法,只是一味逼她学各种才艺,还报了各色的培训班,而这些都不是她想学的。

我再后来得知她的消息时,叛逆、早恋、逃学与父母争吵,原本在老师眼里奔着重点理工院校考去的她,选择了曾经被父母压抑不让学的声乐,再后来,听说连本科的艺术院校也没考上。

这样的结果意外却又意料之中, 她曾说过,要报复父母。而她真这样做了,将父母前十几年辛苦培育的模样毁得面目全非。

同样是人们眼中的“天之骄子”,曾经的中国第一神童宁铂,在最近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学佛是为了解决我个人在社会生活中的困扰。从1987年开始就深受这些困扰,为此我花了6年时间来寻找答案。”

现在的教育产业如此丰富,中产们手里有钱,也愿意花钱将孩子培养成,任何一种我们想要她/他成为的样子的雏形。

可当他们焦虑与咆哮的时候,是否有想过,该如何培养孩子,有独立解决个人与社会生活的困扰问题呢?

感谢关注智谷趋势(微信ID:zgtrend)。很多读者还没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如果觉得智谷做得不错,记得点个赞表示鼓励哦。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