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繁體字開關【點擊進入臺灣繁體】

索罗斯:人类社会正处在相当痛苦的历史阶段

 

 

 

◎作者 | 索罗斯

◎来源|阿尔法工场(alpworks) 已获授权

世界经济论坛现在每年都会邀请我就全球局势发表看法,这似乎已成为一种惯例。我原本打算用半小时陈述观点,再用半小时回答各位的问题,但最终我不得不用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来发表演讲,因为我知道我们所面对的问题有多么严重。

01

目前所处的历史阶段

在我看来,我们正处在相当痛苦的历史阶段。

开放的社会面临危机,而各种独裁的政权和“黑手党”国家—以普京治下的俄罗斯为代表——却正在崛起。特朗普希望把美国建立成一个“黑手党”国家,但他做不到,因为美国的宪法、各种机构以及充满活力的民众不会允许他得逞。

 

不管喜不喜欢,我和我的基金会都在为捍卫过去的民主成果而战。我的基金会过去专注于所谓的发展中世界,但由于美国和欧洲的开放社会也受到威胁,我们选择将一半以上的预算投入到美国和欧洲,因为这里发生的事情将对全世界造成负面的影响。

 

然而光捍卫过去的民主成果还不够;我们必须维护开放社会的价值观,以抵御未来的侵蚀。开放社会的敌人始终存在,每一代人都应该致力于呵护开放社会得以存在的环境。

 

对此,最好的防御措施就是有原则地反击。开放社会的敌人尝到了胜利的甜头,因此变得肆无忌惮,而由此引发的不满情绪,恰恰给我们提供了反击的机会。匈牙利目前的处境就是这样。

 

我的基金会过去的目标是“保护开放社会免受敌人侵害,树立政府责任以及培养批判性思维”。但如今的形势已经恶化。不仅开放社会的生存面临挑战,就连我们整个文明的存续都面临威胁。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以及美国总统特朗普应该对此负责。为了掌控权力,他们愿意拿核战争做赌注。

 

但问题的根结还不在此。人类利用自然来实现建设和毁灭的能力不断增长,但自我管控的能力却无法与之匹配。

 

我们常常忽视了核战争的巨大威胁。确实,美国拒绝接受朝鲜成为核国家,这无形中将美国推向了核战争的道路。朝鲜因此有强烈的动机迅速发展自己的核能力,这反过来又刺激美国采取先发制人的手段。用发动核战争来预防核战争,这明显是一种自相矛盾的战略。

 

事实就是,朝鲜已成为核国家,任何军事行动都无法扭转这个局面。唯一合理的战略就是接受这个现实。

 

这就要求美国与所有相关方进行合作,首先就是中国。在牵制朝鲜的问题上,中国拥有最大的话语权,但不太愿意使用。如果对朝鲜施压太狠,朝鲜政权可能会垮台,大量朝鲜难民将逃往中国。另外,中国对美国、韩国和日本心存芥蒂,不愿意在朝鲜问题上对它们有过多帮助。

1 2 3 4 5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