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东北和深圳经济上的相似之处

房股财经 2018年12月17日 紫竹张先生 42

原创2018-01-20紫色的股紫色的股紫色的股紫色的股

zisedegu66

可能是被抄袭次数最多的财经公众号

看到标题大家纳闷了,东北和深圳在经济上能有什么相似之处,一个是中国经济最差劲的地区之一,一个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区域之一,一个是国有经济垄断的区域,一个是私有经济最发达的区域。

表面看起来,二者几乎就是二个极端,但是那是现在,不是以前。谈东北经济过于敏感,我之前写过一篇,结果就是一夜都没存活就被秒删了。事实上如今谈东北经济的文章,写的影响力稍微大一点的,质量稍微高一点的,都是被删除的命运,所以今天我从另外一个角度入手,那就是东北的人才流出问题。

谈东北的人才流出之前,我要谈一下深圳的人才流出问题,自建国以后,改革开放以前,整个广东存在严重的人才流出问题,流向是香港,深圳则是外逃的桥头堡。

深圳历史上共出现了四次大规模偷渡,据官方明文记载的”逃港”就有56.5万多人次。当时偷渡香港是冒着生死危险的,边防军战士有权直接开枪打死偷渡群众,因为涉及投敌叛国罪,死在边防线之上的人不计其数。

逃港的核心原因,是经济差距太大,当时广东一个农民一天的收入为0.70到1.20元,而香港农民劳动一日收入60-70港币,两者差距悬殊近100倍。在一些地区,普遍流传着”辛辛苦苦干一年,不如人家8分钱”(指寄信到香港叫亲属汇款回来),”内地劳动一个月,不如香港干一天”的说法。巨大的贫富差距和食物短缺,导致全广东甚至更远省份的人,源源不断的涌入深圳偷渡香港。

其中一个偷渡成功群众说了一句很出名的话“我死后,骨灰都不要飘到这边来”,当时在广东当地,偷渡是公开的秘密。哪家有人偷渡成功,家人不仅不避嫌,反而会在外人面前炫耀,甚至大肆庆祝。

深圳许多村庄都“十室九空”,许多村庄都变成了“无人村”,有个村子逃得只剩下一个瘸子。为了收容抓到的偷渡者,当地政府新建了百余个收容所,但常常人满为患。广州番禺的沙湾大队,还出现了以生产队长为首、党支部书记和治保主任全部参与的偷渡事件。他们外逃之时,甚至还有数十名村民到海边为其饯行。惠阳澳头公社的新村渔业大队,一共才560多人,短短几个月就有112人偷渡成功。大队党支部的6名支部委员,除一名妇女委员外,其余5名都偷渡去了香港。 

巨量的人口持续涌入,一开始港英政府是默认态度,因为香港经济高速发展,急需劳动力,所以当时只要是成功突破边防线抵达香港的,哪怕是做苦力,生活都能得到天翻地覆的改变,但是60年代之后,由于香港人口的急速增加,难以承受,于是开始对偷渡群众实施抓捕遣返政策,但是香港人几乎全是广东来源,据说每一个偷渡客平均在香港都能找到10名以上沾亲带故的亲朋好友,遣返政策遭到了香港人的全面抵制,政府才无奈的出台了抵垒政策,默认非法移民的社会地位,如果不是香港正式居民几乎都是源自于广东,香港政府绝对不会愿意接收偷渡客。

偷渡56万人听起来好像没有多少,还是几十年的累计数据,毕竟东三省的人口流出数据动辄几百万,大部分还都是年轻人才。但是对于香港弹丸之地来说,这个数据非常恐怖了,而且那是官方统计的,实际偷渡的数量肯定数倍于此。在1842年英国人来之前,香港仅仅是个小渔村,人口可以忽略不计。在一百多年后,抗日战争时期,香港人口也仅仅刚过百万级,其中绝大部分都是这一百年来被香港经济发展吸引来的广东人,英国人是极少数。战乱时期,从大陆涌入香港避难的人口达到75万人,香港人口直接翻倍,但是到建国之前,香港人口也堪堪达到200多万,到了1960年,香港人口也刚突破300万的门槛,绝大部分人口都是从广东过来的,人口这么几倍几倍的上翻,哪个政府也受不了啊。

绝大部分人去香港,都是被迫无奈,建国之前是躲避战乱,建国之后是为了生活,有一个党员也逃到了香港,对党报派来香港调查情况的记者说“我们也是党员啊,对不起党,对不起祖国,给社会主义丢了人,可我们实在没办法啊!”

一句没办法,深刻的揭示了广东人口外流的原因,也揭示了东北人口外流的原因,我相信每一个东北认,流出东北,都是实在没办法才采取的无奈行为。

1977年,邓爷爷南巡广东,外逃香港事件被当成一个政治丑闻给摆到了台面上,当地的边防部队已经竭尽全力,依然只能堵截部分偷渡人群,当时邓小平却出奇的沉默。他连吸了几根烟,缓缓地转过身来,平静地对大家说:”这是我们的政策有问题,此事不是部队管得了的。”1978中央把改革开放作为行政基调,和此事密不可分。

1979年,深圳爆发建国以来的最大偷渡风潮,因为谣传”边境开放三天,花30元港币可买票去香港”,整个广东沸腾了,群众黑压压的扑向深圳关口,两个海防前哨不到半个小时就被人山人海吞噬。当时正值水稻插秧,在地里的农民一听说”边境开放”的谣言,脚都没洗,走出稻田,回家拖儿带女就往香港方向跑。为了堵截偷渡者冲关,港英当局差不多动用了香港警力的整个家底,还出动了7架直升飞机,2艘军舰,军警4000人,24小时不间断地进行海陆空立体巡逻。

广东政府成立了反偷渡工作小组,严防死守,但是效果甚微,政府意识到,改变体制才是唯一的出路,光靠严防死守是不可能有效地遏制偷渡的。

于是1980年,深圳特区宣布成立,令人震惊的是,在特区条例公布后的几天,偷渡现象突然消失了,成千上万藏身边境山林准备外逃的人群完全消失了,因为特区条例的公布让他们看到了希望,他们犯不着冒着生命危险偷渡边境线。随着内地改革开放波澜壮阔的展开,偷渡现象被釜底抽薪,到了现在,甚至出现了香港人来大陆定居的现象,人口流入流出现象出现了逆转。

对于深圳的人口流出,邓爷爷强调要发展经济,“生产生活搞好了,才可以解决逃港问题。逃港,主要是生活不好,差距太大”。邓爷爷的这句原话,我觉得也适合今天的东北问题。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