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繁體字開關【點擊進入臺灣繁體】

整整15年!我亲历了中俄间那场跨世纪的大谈判

 

智谷君语:

想见识什么是谈判桌上激烈的国家利益博弈?那这篇由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撰写的纪实文章则不容错过。

 

2018年1月1日,对中国能源安全意义重大的中俄原油管道二线工程,在黑龙江省塔河县呼玛河南岸全线贯通一个多月后,正式投入使用,设计产能每年将达1500万吨。随着中俄原油管道一线二线全部投产,俄罗斯每年可向中国输入的原油量也将增至3000万吨。而这条原油管道的背后,还有一场此前未被披露的中俄跨世纪、马拉松式大谈判。

 

张国宝在文中详尽回忆了从上个世纪90年代起,历时15年的中俄原油管道谈判历史。其中首次披露各种情节:为何方案先后出现“安大线”“安纳线”“泰纳线”三个版本?日本如何搅局?俄方为何起初态度不积极?为何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签约仪式前,俄罗斯突然变卦?

 

且看中俄双方经过激烈博弈后,谈判如何达成共识。

 

◎作者 | 张国宝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ChinaEconomicWeekly) 已获授权

张国宝

01

为什么要建设中俄原油管道

中国曾是个贫油国家,使用的汽、煤、柴油几乎全要靠进口,所以叫“洋油”。上个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发现和开发了大庆油田,1963年实现了石油自给,其后并有少量出口换汇。但随着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需求迅速增加,到了2016年进口3.8亿吨,自产两亿吨,原油的对外依存度已经超过了60%。

石油部门意识到大庆油田逐渐从盛产期开始进入衰退,所以从90年代就开始与俄罗斯方面接触,探索从俄罗斯西伯利亚的油田建设到大庆的管道,以弥补大庆原油产量下降的不足。

02

最初以私营的俄罗斯尤科斯石油公司为合作伙伴

1994年,中石油与俄罗斯民营石油企业尤科斯公司接触,尤科斯公司对与中石油合作建设中俄原油管道比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积极。尤科斯公司提出了“安大线”方案。“安大线”西起俄罗斯伊尔库茨克州的安加尔斯克油田,向南绕过贝加尔湖后,一路向东进入中国,直达大庆。这个方案很符合中石油的想法,所以一直以俄罗斯尤科斯公司为主要谈判对手。

1996年,中俄双方企业完成了“安大线”的项目预可行性研究。但是俄罗斯政府似乎与尤科斯公司想法并不一致,项目没有实质性进展。

三条管线示意图

03

朱镕基曾想用支付田湾核电站14亿美元现汇换取俄方同意建设中俄原油管道

有一次,时任中石油总经理马富才从俄罗斯谈判回来,向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报告了一个信息,说:俄方提出,如果能把俄罗斯向江苏连云港田湾核电站提供设备的14亿美元易货贸易资金,改成以现汇付给俄罗斯,俄方将同意建设中俄原油管道。

当时苏联解体,俄罗斯经济困难,急于出口核电这样的重大装备,于是与中国核电总公司谈成了一个易货贸易的买卖,即中方不付现汇买设备,俄方向中方提供14亿美元的设备贷款,中方以纺织品、轻工业品、家电等出口物资偿还,这对中方颇具吸引力。到朱镕基任总理的上个世纪90年代末期,我国外汇储备状况已经大为改观,不再在意支付这14亿美元现汇了。

朱镕基总理听了马富才同志的这一信息后,决定答应俄方意见,并派我率团赴俄罗斯谈判落实。我即赴俄,以不公开的形式与俄罗斯的各有关部门商谈。

我先后走访了俄罗斯经济发展部、财政部等部门,但感觉俄方态度并不像马富才同志传递的信息那样,对中方支付田湾核电站外汇,以换取俄方答应建设中国原油管道一事莫衷一是,推诿敷衍。这次出访没有取得什么进展,此事也就告吹了。

1 2 3 4 5 6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