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繁體字開關【點擊進入臺灣繁體】

双面东北人

 

◎作者 | 摩登中产

◎来源|摩登中产(modernstory) 已获授权

鲸落之后,生死各有宿命。

 

01

很多年前,一个眉目如画的南方女孩认真问我:哈尔滨的省会是哪里?

 

当时就把我问蒙圈了。

 

在她单纯又潦草的印象中,黑吉辽乃是混沌一体,一出关全是化外之地。

东北街头,到处晃动着貂皮和金链,人人兴起时都能喊两句二人转,哪怕风雪如鞭。

 

入夜,纹身大哥走进破旧串店,扒蒜小妹恬静相伴。窗外岁月轰隆隆碾压而过,随手掐一段,都是黑道风云二十年。

 

这并非妹子一个人的懵懂想象,这些年来,投资不过山海关,其实想象力也没过山海关。

 

人们的东北印象,始于小品,停于喊麦,印证于身边的东北人,埋葬于新闻评论区,真实的东北,无缘得见,恍如异域。

 

过去的东北,是刘老根的龙泉山庄,是光怪陆离的大城市铁岭;现在的东北,是MC天佑的直播间。直播间薄墙外,是无边无际的迷茫雪原。

 

山海关如锁,从锁眼看世界,终归视野有限。

 

直到真正出关,真实东北才会扑面而来。

燕山山势于此式微,冀北风韵自此散尽,黑土地徐徐展开,大江大河,时而窜出,山川如兽,蹲伏守候,天地间所有线条都粗犷起来。

 

这样的大荒之地,总会衬托出人的渺小。故而,生长于此的东北人,痴迷于“大”,恨不能倾尽所有,将这一方天地填满。

 

称呼是大哥大姐大兄弟,喝酒要大气大方大碗干,酒酣耳热爱认大哥,意气风发要说大话,身材高大的东北人,喜欢一切大场面。

页码: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