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繁體字開關【點擊進入臺灣繁體】

今天隆重介绍一个很多方面“牛”得和中国一样的国家

 

 

 

智谷最近有多篇文章被删,为防止失联,获取更多信息,请关注备用号智谷趋势Plus!

◎智谷趋势(ID:zgtrend)| S博士

 

01

怎么个“牛”法?先说两个小例子。

 

第一个例子:

 

如果问“有哪个文明,历经磨难却从未断绝传承至今?”

 

中国人打小被教会的标准答案是:中华文明(也许有不少外国人也会表示认同)。

 

但这个国家有学问的人会告诉你:错!有两个。除了中华文明,还有我们的。

 

在这一点上,这个国家的骄傲丝毫不亚于中国。更好玩的是,连国家的说辞都一模一样——“他们占了我们的土地,改变了我们服饰……甚至改变了我们的宗教,但是最终却被我们给改造同化吸收了。”

 

第二个例子:

 

中国一度狂粉“革命”这个词,喜欢到什么程度呢?吵吵了八十多年,口号文件里有也就罢了,还绑在身上刷到墙上,直到1970年代末才不流行了。

 

这个国家对“革命”的喜爱呢,也有一个狂字,叫狂热。中国不是搞了80多年吗,这个国家搞了100多年,至今它还是天天在嘴边、在墙上,是国家最高纲领,甚至连最精锐的军队都以之命名。

 

当然,它的革命和中国的不是一码事。

 

还有其它很多方面,但这两点连中国人都得写一个大大的“服”字。比如下面这张图。

 

2500年前,人家都有这么精美的宫殿了,今天中国地表上几乎找不到属于那个时代的痕迹了,遑论精美。

 

这个国家就是伊朗,1979年后的全称为伊朗伊斯兰共和国。

 

2017年年末、2018年年头,伊朗人又一次以“革命”姿态走上街头,走上世界各大媒体的头条。有人把这次革命称为“一个鸡蛋引发的革命”。

 

那我们今天的介绍就从鸡蛋讲起吧。

 

02

 

伊朗现在的鸡蛋价格最高时是一打6美元(约合40人民币)。三五年前则不到4美元。这个价格还有涨价的速度的确是挺可怕的。

 

在广州的华润万家超市,普通的鸡蛋一打大约是20元人民币。

 

伊朗普通四口之家每月收入为300-400美元。这个水准听起来似乎还行,然而普通家庭的麻烦是,伊朗时下其它的都挺便宜,偏偏就是食品贵。

 

论便宜,伊朗最令中国人羡慕的可能是油价。没涨价前,伊朗油价每升不到人民币7角。总统鲁哈尼觉得,每年政府为汽油提供巨额补贴,负担实在太大了,就一狠心把油价一次性翻了两番。现在多少呢?每升人民币2块8,还是比中国的矿泉水便宜。

 

还有伊朗的长途巴士和飞机票。那票价让中国人得羡慕到两眼冒星星。至今,在中国的国际旅游路线图中,伊朗都被列在最便宜、性价比最高的一列。

 

别以为便宜就没好货,伊朗普通长途旅游巴士的舒服程度堪比中国高铁头等座。

 

想想看,坐着这样的飞机和巴士去欣赏伊朗绝美的异域风景文化,比如这里:

 

这里:

还有这里:

那该是多么享受的一件事情啊!

 

但是一说到吃的,幸福自2011年就已经离开了。

03

 

伊朗人的苦日子开始于2011年的大涨价。

 

当年,国际社会决定对伊朗核开发实施更严厉的制裁。由于欧洲的石油客户一夜间停止从伊朗购买石油,伊朗的原油出口从每天250万桶直接减少了一半。石油贸易占了伊朗GDP的一多半,这对伊朗的影响可想而知。

 

美国政府禁止伊朗中央银行以及和伊朗做生意的美元付款结算;伊朗的海外资产被冻结,进口工业零部件接近停止,连民用客机的备件都收到影响。

 

对普通人的影响就更大了。制裁几乎毁灭了伊朗的市集,2013年那三年,在伊朗大街上都很少看到有人拿购物袋的。

 

伊朗人饮食肉类以牛羊肉为主,牛羊肉时下价格为每公斤20-30美元。由于价高,自2011年以后,伊朗很多家庭已经改为以鸡肉、鸡蛋为主。

 

 

别小看这小破船,一船羊就价值上万美元

 

结果2017年因为禽流感,伊朗扑杀了一些病鸡,导致市场的鸡肉、鸡蛋价格也出现大幅上涨,这下就好理解伊朗人为什么会为了鸡蛋上街了吧?

 

“鸡蛋革命”是伊朗通货膨胀的一个缩影。

 

现在来欣赏一下伊朗最大面值的钞票——

 

伊朗官方货币“里亚尔”。这样的钞票,只要一张就可以让你直升“百万富翁”之列。不过,很遗憾,这张钞票只够你在街边吃几次快餐盒饭。

 

2011年,1元人民币可以换大约1600里亚尔;2015年时可以换4700里亚尔;到2018年1月4日,1元人民币合5555里亚尔。这还是官方汇率,黑市汇率更加离谱。

 

 

图为2017年全年美元兑里亚尔的汇率,实线为官方汇率,虚线为黑市汇率。

 

伊朗官方数据,2017年伊朗通胀率为40%,但民间估计为200-300%。在2011年之前,伊朗也曾有一个黄金十年,GDP年均增长率为5.5%,但遗憾的是,GDP上去了,人民的收入并没有多少增长。

 

更更糟糕的是,收入增加彻底没指望的时候,恶性通货膨胀又突然从天而降。

 

04

 

为了鸡蛋,连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也不得不出手。

 

一天之内,革命卫队兵发伊朗三个省,反政府示威顿时冰消瓦解。

 

2018年1月3日,革命卫队总指挥官穆罕默德·贾法里宣布:2017年底爆发的“骚乱”事件彻底失败,游行示威者没有得到任何结果。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一个以“革命”命名的军队。既是维护伊朗政教合一政体的柱石,也是伊朗对外输出伊斯兰革命的主力。迄今,革命卫队的身影还活跃在叙利亚、也门、黎巴嫩。

 

革命卫队从体制上最接近的似乎是第三帝国的“党卫军”。它的人总数约相当于伊朗国防军的三分之一,但却拥有全部的陆海空军、特种部队,还控制着伊朗的战略导弹。每年还会吃掉伊朗军事预算的大部分。可谓伊朗的军中之军。

 

除了武器装备,革命卫队还是伊朗几大最赚钱国有公司的“大股东”,每年获得利润上百亿美元。

 

除此之外,革命卫队还控制诸多关键的口岸、边境线,拥有自己的港口。在伊朗遭受严厉制裁的时候,伊朗对走私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革命卫队利用自己的天时、地利、人和积极参与其中,大获其利。

 

革命卫队只是个缩影,事实上,所有拥护革命的保守派都会得到政府的优先照顾,他们也因此成为现实最忠诚的捍卫者。比如革命卫队的军人、国有企业的雇员还有最保守的普通人。

 

由于不知收敛,连伊朗总统鲁哈尼不得不拿下革命卫队的两位高级军官,应对国内指责。

 

但鲁哈尼也不好做得太过,毕竟从伊斯兰革命的角度讲,伊朗正处于形势最好的时候。

 

中东有传统四大势力:以色列、土耳其、沙特、伊朗,在一个外来势力美国的刻意维持下,长期保持着微妙的平衡。

 

 

以色列就不多说了,古兰经中穆斯林“永远的敌人”。人家争气,穆斯林地再大、人再多也奈何不了人家。

 

土耳其早早就已经实现了世俗化,半融入西方体系。土耳其国父凯末尔早就说过,土耳其不对其他穆斯林兄弟负义务。意思就是你们的事,我不掺和。

 

伊朗和沙特那就是教派之争了。学过宗教史的都知道,对异端之恨更甚敌人。沙特集合伊拉克、埃及、利比亚等一众逊尼派对抗军事上超强的什叶派伊朗,光两伊战争就打了八年。

 

中东大势一直是:有犹太人,大家一起打犹太人;打不成犹太人,就修理异端;异端也干不动的时候,就打兄弟。

 

自从美国头脑发昏干趴下了伊拉克,又坐视埃及的颜色革命,沙特一方势弱,于是真正成就了伊朗的伊斯兰革命伟业,不但拉拢了一帮沙特传统的小兄弟,亲自参与了三场地区冲突。这势头,简直就是波斯帝国之后,伊朗最风光的时候了。

 

但是经济实在不给力啊,于是终于国内先造反了。

05

 

“骚乱”始于2017年12月28日,持续一周,共造成22人死亡,包括3名安全部队人员。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把这场骚乱归结为“境外敌对势力的阴谋”。

 

自从伊斯兰革命后,这就是伊朗面对一切问题的标准答案。

 

就连几年前一群青年男女在德黑兰公园里打水枪嬉闹,也被宗教人士认为是美国和以色列意图破坏伊朗的阴谋。

 

公开的,伊朗官方恐怕不会承认这次骚乱是因为他们把经济搞得一团糟,特权阶层过于贪婪,贫富分化进一步加剧导致的。

 

毕竟,经济此前一直在伊朗政治中扮演着无足轻重的角色。伊朗革命领袖霍梅尼早就说过,“我们揭竿而起,不是为了让西瓜更便宜。”

 

 

 

这场骚乱始于什叶派宗教圣地、伊朗人口第二大城市马什哈德,而非德黑兰。马什哈德历来管控更严,仅这一个事实,就感觉是在打官方的脸。

 

尤为值得注意的是,伊朗学生在游行中喊出了伊朗巴列维王朝第一个国王礼萨汗的名字,而这个名字是伊朗现代化和民族主义的象征。民众高喊‘礼萨汗,神保佑你’,一方面可以用来映照伊朗经济惨淡的现状,另一方面可以以民族身份对抗政府宣扬的伊斯兰身份。这打破了1979年以来的政治禁忌。

 

从外界的眼光来看,伊朗人当然有理由怀念礼萨汗。

 

简单说,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时候,伊朗的年轻姑娘是这样的:

 

而现在公开场合则是这样的:

 

可以男女同班、不需要用面纱全部遮住脸,公共生活和私人空间有严格区分,比如公开不可以饮酒,但政府不会管到私人聚会,当代伊朗在世俗化的程度上已经远远超过一般伊斯兰国家。

 

虽然伊朗的文化管制审核深入到生活得每一片空间,但其深入还是比较有分寸感。而且,和逊尼派强调顺从不同,什叶派鼓励民众参与现世政治,允许按照时代要求对教义进行调整。这使得伊朗始终存在向往世俗、现代的力量。很多年轻人会公然吸大麻、聚会表达对管制的不满。

06

 

其实,伊朗最大的问题是失业。革命前,伊朗社会发达,生育率不高。伊斯兰革命后,鼓励生育,导致人口大规模增加。今天,伊朗30岁以下人口占到总人口的70%。由于经济不好,全国失业率为12.4%,年轻人的失业率超过40%,无所事事的年轻人除了上街,还能做什么。

 

另一个大问题是高房价,伊朗国内最发达的就是石油和服务业,但被制裁后,货币飞快贬值,资产别无去处,居民纷纷买房避险,今天德黑兰市中心普通公寓房价高达每平方米5500美元。这进一步拉开了阶层贫富差距。

 

还有就是计划经济下管理能力太差。

 

内贾德当总统的时候,油价大涨,伊朗赚足了钱。但是内贾德花掉了大部分,用于建设各种工程。结果就是伊朗大城市各处可见没有必要的公路、桥梁。他任上最著名的Mehr住宅项目在全国建了20万套公寓,但却没有通水、通气,没有下水道。至今这些公寓都无人居住。

 

私有化进展不利。公有部门又在不断膨胀,伊朗石油部曾有雇员10万人,但只用了短短几年功夫,就扩张到了26万,在油价下跌被制裁的情况下,这简直就是灾难。

 

伊朗人不会挨饿,经济也不会崩坏。但从长远看必须采取一些措施,改革势在必行。如果伊朗官方不正视问题,还是一味把责任推给“伊斯兰的敌人们”,估计也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每况愈下,而敌人以色列却蒸蒸日上了。

 

最后,还是来俯瞰一下德黑兰吧。

 

 

 

很多读者还没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如果觉得智谷做得不错,记得点个赞表示鼓励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