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棋局变脸,四国演义开始


智谷君语: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美国总统特朗普乃当今天下最大“黑天鹅”。无论是有心为之,还是天性如此,特朗普的一系列做法,其实最符合美国的初心,最像骨子里的美国。特朗普时代的美国,造就了美、中、俄、欧的棋局对阵。大国对峙,天下格局如何转变?且听作者纵横千年,大话21世纪的四国演义大棋局。

◎作者 | 李不太白

◎来源|李不太白(oursir) 已获授权

01

特朗普招摇地走了,正如他招摇的来。

对于于见惯了世面的中国人来说,来家里走动的特朗普,要说与别的大人物有什么不同的话,那至多也就是他像《射雕英雄传》里的老顽童周伯通而已。

不就是爱发网文短句、爱发牢骚、行事黑天鹅一点嘛。世界那么大,还能不允许见个二点的喜剧总统?

没那么严重嘛。

可惜,你看到的二喜是假象。

Trump,有译成特朗普的,也有译成川普的。其实我很不喜欢“特朗普”这个译法,看着特别扭,发音也明显对不上,tr是一个音节,“特”从何来呢?

其次,也是最重要的,从前人们翻译都讲究信、达、雅,可不是像去山东贩卖大葱,转手就行。《金刚经》很多,为什么鸠摩罗什的译本最让人入迷?文字优美啊。翻译罗曼·罗兰的很多,为什么只有傅雷的《约翰·克里斯朵夫》最让人爱不释手?文字优美啊。开篇就是一句“江声浩荡,自屋后升起”,同样的法文,有谁还能译出“江声升起”这样传神的?懂外语没啥了不起,佛教里有个文字般若的说法,般若才考验你的感觉与智慧。

所以这位美国总统,是不是可以译成“川谱”呢?四川的川,脸谱的谱。川谱,一个变脸的表情戏剧包,于是就对上了号。

因为这位看起来很二的总统,他的表演,迷惑了全世界。

无论是有心为之,还是天性如此,特朗普的一系列做法,其实最符合美国的初心,最像骨子里的美国。

不要以为是特朗普出格。相反,奥巴马、小布什才是败家的娘们,出格的那一个。

领导世界?这对美国来说,本来就是一个意外的童话。从根本来说,美国并不在意领导世界或不。它起初想的是能不能实现自己“山巅之城”的清教徒理想,后来退化为能不能最大化自己的利益。

是否去领导世界,都是以此作为判断基础的。

对山姆大叔来说,假如有违理想,那还领导什么世界?没好处,那还领导什么世界?

世界也许能改变,但太难,还不如自己建设好自己呢。

特朗普同志党执政以来,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胡作非为”表象,似乎是搞乱了内政,搞僵了盟友,搞恶了俄罗斯,顺带搞晕了媒体。

但是,那都不是在证明他真二。

他既没老到糊涂的地步,也不是“打入美帝的老地下党员”。

被搞糊涂的是全世界,并不是特朗普。

02

世界看见的只是一个此时此刻的总统,却没看见两百年大国风云下的此时此刻的美国。

当所有人都仰头看着美国飞得高不高时,只有特朗普看清了美国到底累不累。

没错,美国仍然有嚣张跋扈的光环,但是,远处的乌云已经渐渐近了。

当大幕降临,夜深人静时分,美国会舔着自己的伤口,会知道它是真的好累啊。

巨额外债、贸易逆差、全球范围内的庞大力量输出与费用支出、制造业的流失、中下阶层的失业率、中国崛起的挑战… 凡此种种,一进一退的几步之间,都在反转着全球的大棋局。

欧洲不再是那个等着美国观世音救苦救难的憔悴之地,法德两驾马车搞起的欧盟一直对美国不服气;日本不再是那个被打烂的废墟,经济上的强力挑战是被“广场协议”搞趴了,但它成为正常国家的欲望从未止步。

世界,已不再是那个等着山姆大叔拯救的、衰得支离破碎的世界了。

美国,也已不是二战后那个意气风发、青春怒放的西部牛仔了。

现在全球的红花少年是中国。

力量此起彼伏,挑战无处不在,而山姆大叔力不从心。

从前说搞谁就搞谁,什么沙漠霸主、号称军力全球第四的伊拉克,什么强硬派代言人“南联盟”,这些就不说了,就连中国的大使馆都说炸就敢炸,同时捏着欧洲鼻子一起把解体的苏联一步步逼到墙角,直到退无可退。

现在呢?就剩下天天跟金家三少打嘴仗了。

非不想也,势不能也。

江湖已经不是那个王重阳第一时代的江湖了。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一代宗师绝不止是一两个,甚至还有巴西、印度、南非这些类似金轮法王的后起之秀。

小布什不清楚这一点,奥巴马也不清楚。

但老顽童特朗普看得真切。一脸啥也不在乎的特朗普,其实满肚子心事重重。

所以他想要让美国置身全球事外,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就像一战之前、二战之前的美国所做的那样。

领导世界?谁爱领导谁去。特朗普治下的美国,现在关心的是自己。

他的口号是“让美国再次伟大”。

他的做法是退出一切能退出的全球义务,转嫁一切能转嫁的负担,屏蔽一切能屏蔽的干扰。

他真正厉害的不是发推特、打嘴仗,不是在墨西哥边境修墙,而是减少税收,制造业回流。

减税,就意味着财政收入减少,企业生长环境变好。减税是短痛,企业繁荣是长期利好。挑战的是财政供养人员的数量编制与给样支出,比拼的是制度的短长。

这一手棋下得够狠,够准,也够稳。

当美国的企业税负率骤减至20%时,据说中国的企业包括所得税、增值税在内真实税率在40%~50%之间(据中国人民大学张杰教授调查),这时候,中国是跟进还是不跟进呢?欧洲是跟进不跟进呢?

不跟进,制造业优势就会被美国重新占据,它将逐步恢复元气,再拉开追随者的距离。

跟进,那就要逼得各国财政进一步紧张,中国有地方债务危机,欧洲有西班牙、希腊差点破产的前车之鉴。

要比拼的话那就得从制度上、政府运营质量上、生产力效率上全方位与美国比拼。

而美国对自己的制度很自信。

所以特朗普到欧洲,谈的是贸易不平衡问题,是欧洲偷美国钱了;到日本,谈的还是贸易不平衡问题,是不公平;就连韩国这样的小国也不放过,除了再敲打贸易不平衡问题外,还一再要收防御系统保护费,苍蝇也是肉。

到中国呢?

前脚恭维你伟大,让他“感受到了一种难以置信的温暖”,后脚说过去数十年来,中国一直“占尽美国便宜”,虽然“他不怪中国为本国国民捞好处”,但是美国过去的政府毕竟是“愚蠢透了”。谈的仍然是贸易不平衡,还是你赚了美国的钱,美国亏大了。

聚沙成塔,集腋成裘,散掉的真气还得一点点把它聚拢回来。

最好外部世界能打起来,打得越大越好,闹得越不可开交越好,这样美国才有大发战争财、一心埋头搞建设的机会啊。

想当年,美国不就是从一战二战的渔翁之利中发家的吗?

特朗普访问中国,《时代周刊》的封面说中国赢了,因为美俄关系恶化。这不难理解,在一场三国杀的游戏里,任何其中两方交恶,都会导致第三方渔翁得利,表面上是这样。

但中国真的赢了吗?

事实是《时代周刊》看到眼前的事实,特朗普看到是更远的事实。

《时代周刊》看见了只是一个时代,特朗普看见的整个世代。

美俄交恶?不要说美俄交恶了,美德、美法、美英,整个美国和欧洲,哪个不交恶?

特朗普根本就是既不怕交恶,也坚决不担心跟谁交恶。

03

特朗普要的是什么?

他要的回到美国一战二战的立国哲学传统,创造一个美国远离世界纷争、置身事外的“孤立主义”新局面,即鼓励别人打架,它冷眼旁观、热情相助,发渔翁大财。

假如没料错的话,在特朗普貌似疯癫的行事风格中,却是藏着远见的模糊战略。

他这次访问东亚,跑到日本,嘲讽日本没有拦截朝鲜飞跃过领空的导弹,鼓动日本找回“武士之国”的荣耀,老顽童特朗普的司马昭之心很清晰。他又跟韩国说,解决朝核问题得找中俄啊。他并且称赞中国是令人温暖的好哥们,让他“产生了巨大崇敬之心”,只要您想办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所以朝核问题就靠你啦。

跟欧洲翻脸,到日韩踢屁股,来中国嘴巴抹蜜、舌吐莲花,哪一个真的特朗普?

全都是他一个人。

假如朝核问题不解决,日本你就自己看着办吧。出于对朝鲜动不动就耍流氓的儿童行为十分恐惧,日本必然想要对位拥核。这是中国能接受的吗?一千个一万个不能接受。美国呢?美国能接受吗?只要看看二战前,美国是怎么鼓动并大力支持希特勒的德国、如何与日本大力发展军事贸易就知道了。

假如这还不算,还有新近出炉的“印太”。

无论是特朗普亚洲行的首场演讲,还是前几日美国安全事务助理马斯特的公开演讲、国务卿蒂勒森10月份关于印度的演讲,都不约而同提到了一个概念:“印太”。

从前人们只听说过亚太,什么叫印太啊?特朗普说:“我们将…力争建立一个本着自由、公正与互惠的印度-太平洋地区。”

印度-太平洋地区?日本很激动,印度笑得牙床都肿了,澳大利亚就是在那呵呵呵。特朗普嘴巴上说是“印太”,心里想得是跟东太平洋的美国没啥事,我就撮合你们印度洋、太平洋三家合伙把中国围起来。

世界一直在变,人心很难改变。

美国想要找回,是它曾火中取栗的往事。

角逐不是结束了,而是回归孤立主义的特朗普,将试图回到美国人用熟练的一战、二战策略,挑动外部世界的纷争,而他通过制造业回归、减税触动制造业竞争力,埋头建设。

即从损耗敌人、增强自己的两记重手里,渔一个超级大利。

确实比小布什、奥巴马棋高不止一着。

04

40多年前,朱德、陈毅、徐向前、叶剑英等老帅,曾用三国时吴魏蜀的三角关系,分析当时中美苏对弈大势,进而得出改善对美关系、消弭苏联兵临边境危局的战略结论。

今日世界是不是又回到三国演义的情形了呢?

不太一样。

中国已经不是1960年代的弱蜀,美国也不是上世纪的强魏,苏联更早已不是硬气的吴国。

现在这种局面,倒是很像春秋五霸。

只不过当时的春秋时代实际上没有五霸,宋国从来没啥霸业,乃是后人拿来凑数的。春秋五霸其实只有四霸,即:齐桓公、晋文公、秦穆公、楚庄王。

假如要对位的话,那么谁是谁呢?

对位四个:美国、中国、俄罗斯、欧盟。

晋国一直很嚣张、很强大、最霸道。按照易中天先生的说法,从晋文公创霸,襄公继霸,到厉公复霸,悼公定霸,霸权二字始终离不开晋国,直到伴随着他们走完春秋。那么不用说,美国对位入座“晋”字号。

俄罗斯呢?对位楚国。因为它跟楚国的性格很像,霸业全靠打,血战、苦战最惨烈最悲壮,也是最不讲道理的,却也打得自己伤痕累累,精疲力竭。正如战斗民族俄罗斯。

中国就是齐国了。不是因为齐桓公,而是因为管仲。管仲推行的是仁政+集中力量好办事,全国上下一盘棋。通过内施良政,外结善意,多年努力,把身为东方沿海的贫国、弱国的齐,治理成了天下强国。跟楚国硬扛过,却对外没打什么大仗,“葵丘之会”就是召集世界各国开大会,几乎算是不战而霸。

剩下一个欧盟,就对位秦国吧。春秋时候的秦,并不像后来战国时的秦那么强悍,四霸之中也只能算是个副霸主。彼时的秦,一天到晚不说什么话,默默低头干活,忙自己的事情,就跟今天的欧盟差不多。代表欧盟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就算被特朗普欺负了,也只是委屈的说:“我们相互依赖对方的时代结束了”,“我们要掌握自己的命运”。

春秋四霸,基本形成了一种对峙的稳定格局。

谁也不怕谁,却谁也灭不了谁,比拼的还是各自发展的内功。

谁的内功练得好,内政搞得好,减少对外消耗,谁就最终胜出。谁天天瞎折腾,内争不息,外战不止,谁最先倒下。

譬如晋国后来分成韩、赵、魏三国,就是内部权臣势力坐大,争权夺利纷争不息,终于导致国家分裂,最后大家一起完蛋。

譬如秦国后来默默通过商鞅变法,奖励耕战,终于逐个办了列强,统一了天下。

今天的局面也莫过如此吧。

05

《管子》是一本晦涩难懂的奇书。

内容分成八大组,其中《内言》部分是藏于宫廷内部、不公之于外的治理纪要。这里有一段很有趣,有一次齐桓公问管仲,怎么对付列国啊?

管仲说先看性格啊,根据它们性格下手。

齐桓公说,那它们是什么性格呀?

管仲就说,卫国啊,轻薄,好利。咱们公子开方为人聪明敏捷,不能持久却乐于创始,派他去对付卫国就够了。

鲁国呢?喜好文艺,顺服礼节。咱们的季友同志呢,人恭敬,博学好礼,精明而能做许多实实在在的小事,派他去对付鲁国绰绰有余。

楚国人讲究,热衷美丽的文采,看中眼前的利益。蒙孙同学见识多广,文辞华丽,不喜爱做大义的事情,却喜欢结交实在的人,善于应付变化,派他去一定搞得定楚蛮子。

齐桓公说好的,于是照办了。

果然五年之后,诸侯都来亲附齐国。

所以说,因人成事,因性格分析国家。今天中国要对付列强,也得分析下它们的国家性格。

06

简而言之,对付美国,先周边,后中心,先收回台湾,搞定日韩(比如早前中国推动的中日韩自由贸易区、中日韩一体化),平服亚洲再说。

不急于一时,不在意一城一池,跟他搞慢慢战,一点一点建立比较优势,特别是在科技制造领域。

时间在中国这边,绝对不可以建功心切。

但是特朗普的减税、制造业回归、战略回缩的做法,从长远看,确实远比小布什、奥巴马头疼得多。中国税务老爷的脸,有的改了。

对俄罗斯呢?只可顺守,不可逆取。

俄罗斯民族生于北方辽阔的苦寒之地,性格彪悍,喜欢烈酒与硬来,容易急躁。历来强攻俄罗斯必败。

拿破仑大军春天出发,一直打到冬天,虽然攻下了首都莫斯科,却还是拿不下俄罗斯,也因此埋下了法兰西帝国覆亡的命运。多年以后,希特勒的闪电战打遍欧洲无敌手,同样一入俄国深似海,虽然初期包围重创了苏联,成百万地围歼苏军,最终还是在冬天灰溜溜撤退了,一样踏上了德意志帝国倾覆的末路。

清朝中下期以来,俄罗斯割走了中国15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能拿回来吗?难。好在俄罗斯人口只有1.5亿不到,还一直负增长,而国土又那么超级大。中国就这样跟它耗着吧,看谁耗过谁?对俄罗斯就是剩者为胜。

客观的历史地理现实如此,就个没办法。

对待俄罗斯这个国家,在不妨碍国家利益的基础上,我们一定是长期坚持睦邻友好不动摇,不必主动招惹它。

拿破仑与希特勒很厉害啊,可是都被眼前的一时胜利冲昏了头脑,是为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欧盟相对容易,好的科技公司、工业企业,该抄底的抄底,该收购的收购,该合股的合股。去欧洲买房产的蠢事就不要再做了。土地又不是你的,还能买来国家实力?

跟欧盟最好进行国家个体之间的深入外交,比如中德合作、中法合作、中英贸易等等。至于作为整体的欧盟,礼节到了就行,略过就好。

其实历来对中国来说,最关键的从来不是外争强敌,而是内取一心。

只要能把孙中山所谓“虽四万万众,实一盘散沙”的中国永远团结一心,强敌也不算什么。

川谱变脸的戏,这一集我们是曾经看过呀。

很多读者还没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如果觉得智谷做得不错,记得点个赞表示鼓励哦。

Leave a Reply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