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房子是用来住的”,杜甫哭了

 

 

◎作者 | 林立

◎来源|水煮法律(boilaw) 已获授权

 

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

 

01

 

杜甫哭了。

 

不是“感时花溅泪”,而是“恨别鸟惊心”。

 

在成都西郊的一个不起眼的小酒吧里,一位民谣歌手在唱着:

让我掉下眼泪的,不止昨夜的酒,让我依依不舍的,不止你的温柔......

酒吧的角落里,一位落拓的中年大叔眼含热泪,轻声跟着旋律哼唱着他带不走的《成都》。

 

他叫杜甫,曾是大唐帝国的一名公务员,多年前下岗了。

 

四年前,他带着妻儿“流浪”到成都,没有信用卡,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

 

他向银行申请房贷,但银行嫌他没有工作,没有成都户口,理所当然地拒绝了他。

 

他在网上发起了众筹,但没有几个人知道谁是杜甫,没有几个人为这个买不起房的烂大街故事买单。

 

他在他朋友也是他唯一赞助商严武的资助下,在成都西郊的浣花溪畔,起了一座茅草结构的临时搭盖,后人称之为杜甫草堂。

 

四年后,赞助商严武走了,杜甫被迫带着妻儿再次踏上流浪之路,告别这座经常屋漏偏逢雨下的破房子,告别这座让他难得过了四年有房日子的城市。

 

02

1 2 3 4 5 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