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度即权力:拜高楼教总部已从美国迁到中国 | 大会·大趋势之三

◎智谷趋势(ID:zgtrend)| DJ

2017年10月18日,本年度最重要的一场会议终于如期举行。

不过前一天,朋友圈就被有关会议的一件周边产品——一张纪念邮票刷了屏。

很多人认为这张邮票代表着中国未来的四大一线城市,北上深杭。而这张邮票的背景建筑物选择也很有意思,四个城市中,赫然出现两个城市的4栋摩天大楼。

skyscraper这个词起源于美国纽约,虽然第一栋摩天大楼建在芝加哥,但谈起“摩天大楼”第一印象总是和曼哈顿联系在一起,因为它就是现代商业文明与城市文明的高度浓缩。

更直观的寓意里,它是美国强大的图腾。始建高楼的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是新大陆经济超越欧洲的历史分界点。

帝国大厦竣工仪式上,对高处的惊叹与崇拜,成为路人的反应。它在隔着一个大西洋的欧洲引起的轰动甚至更强烈。这栋可望不可及的天际大楼,触发了当时的人对于“再往上一点”的渴望,更成为美国力量的一种现实诠释。

(1950s年的飞机取景中的纽约,帝国大厦赫然可见)

在对历史的叙述中,仿佛就是摩天大楼挑开了“美国世纪”的帷幕。

那样的美国的确成为了世界的榜样。不但后来的发展中国家喜欢,甚至先行的西方国家也偶有效仿,用更高、更现代的大楼来证明自己的繁荣或成功。

一句话,有大楼处即是天堂。

如今,一百多年过去了。摩天大楼赋予美国的荣光渐渐远去,它越来越成为众多发展中国家的名片,其中尤以中国最为突出。

(中国最高摩天楼,上海中心大厦:632米,128层,世界第二)

(美国最高楼,世界贸易中心一号大厦:541.3米,94层,世界第六)

01

没有最高,只有更高

自从进入大工业时代,城市的天际线就不断被人类的各种奇思妙想改变着。而“高”则成为其中永恒的主题。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在高处望见与常人不同的风景,总是令人兴奋不已(恐高者除外)。但在代表“群落”文明的都市丛林里,“高”往往更能给人以力量感和掌控感,于是对高的追求也就一日千里。

刚有摩天大楼这个词的时候,80米足令人骄傲,200米以上已属仰望之列。但百年之后,当人类进入21世纪,200米高的楼已经显得那么不起眼,甚至都很难再纳入统计之中。因为,200米左右的高楼实在已经太多了。

2017年3月28日,建筑高度599米的平安金融中心在深圳落成,它取代了441.8米高的京基100,打破了后者长达6年的最高度垄断地位,并为中国在“全世界最高”中再度赢得一席。这也是今年目前为止竣工的高楼中建筑高度最高的大楼。

在2017年已经完工和预计完工的30座最高建筑中,中国有13座上榜,分别位于中国10座城市。截止2017年,中国连续10年成为建造摩天大楼最多的国家。

2016年建成的128座摩天大楼(超过200米)分布在19个国家的54座城市中,其中仅中国就完成了84座。

建造摩天大楼并不像数字显示的那么容易,存在技术、精力和财力等多重考验。能够出资在一个城市中搭建摩天大楼,多少都展示了一座城市的经济实力。

以上就是全世界摩天楼高度前十名的具体情况,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迪拜的哈利法塔(Burj Khalifa,828米,2010年建成)成为第一,而这个记录或很快被沙特阿拉伯的吉达塔(Jeddah Tower)(1000米,预计2020年建成)超越。

(目前全世界最高大楼,哈利法塔)

纵观全球,亚洲拥有摩天大楼数量最多,其中又以中国为之最。

在总数方面,中国超越美国的年份是2007年。当年,中国保有的200米以上高楼是144座,美国是143座。从那一年起,崛起的中国把美国越来越远地甩在了后面。

截至目前,全球最高摩天大楼前十名中,中国(包括香港、台湾)占领了6座。而在已建成的摩天大楼百强中,中国就囊括48座,将近全世界的一半。

以下就是已建成的300+米高楼的全球分布图,可以看到,300m以上已建成大厦中,中国以64比14遥遥领先美国。

中国有200米以上建成大楼569栋,150米以上的则达到1620栋,300米以上的也达到了59座。

粗略统计,约有23座内地城市拥有300米以上的高楼,除了北上广深,重庆、南京、济南、沈阳、昆明、南宁、南昌、武汉、长沙……甚至连江阴、柳州和烟台这样的三线城市也都有300米以上摩天大楼。

北京虽是全国首都,但在300米以上高楼只有1座。广州和深圳的300米以上高楼超过了香港和上海!

而在之前全球百强擎天柱中,广州以7座上榜数量傲居中国上榜城市之首,力压上海深圳和香港。不过,若从密度来看,香港则毋庸置疑是中国摩天楼最密集的城市了。

这里还有一个摩天大楼爱好者论坛“高楼迷”发布的中国城市高楼指数,也可以从中看出哪些城市高楼大厦最多,占人口和城市面积比例最高:

(你所在的城市有上榜吗?)

因为高楼,有一篇写城市高度的文章估计上海广州深圳都被拔高了至少20米。

02

摩天大楼的前世今生

全球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摩天楼繁荣期。根据CTBUH(世界高层建筑与人居协会)的统计,

过去三年,摩天大楼竣工数量记录被连续刷新。2016年刚刚创下的128座的记录,2017年仅用了9个半月就已经追平。

而在两百年之前,还很少有房屋超过6层高。事实上,摩天大楼本身就代表了人类的技术进步。

电梯被视为“摩天大楼”诞生最重要的一个发明。1853年国际电梯巨头奥的斯公司创办人伊莱沙·奥的斯发明了安全升降机,也就是后来的电梯。试想如果你住在一座高达25楼的居民楼,若电梯突然不能用了,对于住在中高层的你而言肯定十分困扰。

摩天大楼最初集中亮相在19世纪末的美国纽约与芝加哥。这两座城市因为地价昂贵、用地不足的原因而一筹莫展,在当时商业活动高速发展、金融、服务和贸易在不断将资源聚拢到城中心的情况下,在小面积内增加更多营业面积成为设计师的首要任务。

1871年10月8日,芝加哥发生了一场惨绝人寰的火灾,因为当时的房屋主要由木材制成,所以大火几乎吞噬了整个芝加哥。导致近300人的性命,十万人无家可归。不过,大火的悲剧却给了芝加哥重新规划城市的空间。

灾后重建时为了节约城市土地,芝加哥力推高层建筑的建设。其中,巴黎埃菲尔铁塔大学同学威廉·勒巴隆·詹尼在1884年设计建造的芝加哥家庭保险大楼被世界公认为第一栋擎天建筑。

这之后,芝加哥和纽约曼哈顿之间展开了摩天大楼建筑竞赛,仿佛谁拥有摩天大楼越多,谁就越繁华似的。于是30多年时间,这两个城市建成了不少的摩天大楼。

1931年,第一座超过百层的高层建筑——纽约帝国大厦(381米。钢筋建材,102层)落成,此后帝国大厦雄踞世界最高长达40年,至今它仍排名第28。帝国大厦的存在是一个世界级的文化现象,一年365天日日有人在大厦门口排队,准备登高一览全曼哈顿的风光。

人们对高楼的崇拜也可从这两座城市的角逐中窥见一角。

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大楼也曾短暂成为全球最高楼,只是登顶不过一年就迅速被另一座纽约的大厦超过了。其实,这栋大楼当第一时并不属于特朗普,是由他在发家后自1995年购入,现在租给别人当办公楼,自己做包租公。

(特朗普大楼)

不过,钢筋混凝土建筑的极限也就这么高了。直到1952年联合国大厦以及之后建成的几栋摩天大楼的建城,人类竞逐更高的竞争才获得了新的技术动力。

(西格拉姆大厦,1958年建成。玻璃外墙显得十分高级,获得海内外争相模仿)

这种由玻璃覆盖的整面外墙的设计增加了摩天大楼的透光性,也有“钻石”质感。而在西方,钻石象征永恒与财富,所以当推出这样的设计后,受到各个设计师和地产商的追捧。

也因此,摩天大楼渐渐从“必要的商务建筑”演变成如今的“土豪”建筑。

03

风水轮流转,擎天柱入亚

1980年以前,摩天大楼就是美国的一场个人秀。

1990年代后,因为大楼建筑用地饱和、摩天大楼成为恐袭目标(9·11纽约世界贸易中心被毁),以及各个城市的阻碍政策,近年来,美国新建摩天大楼数量骤减。到1998年,世界最高楼首次花落美国以外的国家——马来西亚吉隆坡双子大厦,而且从此再也没有回到美国。

这也难怪早在1996年,纽约就成立了摩天大楼博物馆,主要收录纽约的摩天大楼设计成果,开始纪念纽约曾经的“摩天大楼黄金时期”。

东亚新兴工业国家以及中东石油土豪从美国手中接过了“摩天大楼”的接力棒。

从现代化模式上来看,这些国家都是深受美国影响的后发国家。科技、生活等现代理念更加接近美国,而非欧洲。在对摩天大楼上的崇拜上似乎也是如此,甚至比美国更过分。

最新数据显示,全球十大最高楼有5栋来自中国,而未来将建成的大楼也包括进来的话,美国的首位就被挤到28名去了。

(在建建筑完工后的前十名)

亚洲的人口密度的确是摩天大楼在这里更受欢迎的前提条件,而亚洲的经济起飞,以及快速城市化则让摩天大楼成为现实。

香港就因为地少人密,整个港岛到处都是超过50米的高楼。擎天柱也在维多利亚港湾港岛侧密集成林。在这样的城市生活,有人感到压抑,也有人觉得很赚:香港中环的写字楼不止售价全球最贵,在里面办公的公司月租金也是世界最最最高。

过去十年间,印度、中国、印尼以及马来西亚的GDP增长率几乎都是美国的三倍多,中国最近不断推出的人民币国际化、沪港通等进入国际金融主体的政策决意也扩大了金融和银行领域,摩天楼的需求因此大大增加。

另外,中国正在经历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内部迁徙。1979年,中国仅约为19%的人生活在城镇,而现在这个数字大约是57%,而这个流动性并没有减缓的趋势,可以说整个中国在流动的人口数比目前北美洲总人口(5.8亿)都高。

(2016中国春运迁徙地图)

人口密集分布在几个大中城市中,因此政府会制定增加密度的土地使用规则,并且赞助国际建筑比赛、发放补贴或者做一些简单的支持。而在目前的中国,人口的稠密程度与摩天楼越高的特点基本吻合。

04

要了面子不要里子?

传统的中国人打心眼里不待见高楼。《桃花扇》里说,“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俗话说,爬的高摔得重。楼太高,接不着地气,容易让心里不踏实。

但摩天大楼却给中国人彻底洗了脑。

政府、财团把摩天大楼当做门面、地标、城市的名片。对普通人而言,城市化不就是高楼大厦,像影视剧里经常出现的高楼林立的上海、国际化程度高的香港……

国外的城市建设早早就开始,从而限制了许多盖金刚玻璃板高楼的机会。反观国内是在摩天楼的高楼水平已经达到一个新高度的时候,才开始逐渐规划盖摩天大楼的,又加上人多,给了开发商和公司秀肌肉的合理理由。

现在看国内的摩天大楼,几乎不是金融、贸易中心,就是XX大楼。其中,环球金融中心、世贸中心、国贸、世茂国际出镜率都很高。地产、银行以及一些大企业也会建造自己的大楼。

地产方面看到最多的就是绿地地产,在北上广深的人可能对它并没有那么熟悉,但是这个地产公司的摩天大楼却覆盖了很多国内二线、省会城市。

再来就是恒大、万达、万科、新世界、长富等地产综合类企业,他们的摩天大楼也不少,近年来海航也加入地产行业,它也算半个地产公司了。我们还在榜单上看到诸如现代、苏宁也拥有自己的大楼。

“摩天大楼热”与人的心理密不可分:越多的高楼代表着越高的城市化率,“感觉越高级”。

但这也恰恰忽视了摩天大楼所需要的现代化规划以及管理、经营。《摩天城市报告》显示,美国每座摩天大楼建成就会带来约200亿美元,而中国仅为436亿人民币,产出率仅为美国的三成。

近些年爆出的摩天大楼因为经营不善烂尾、闲置、荒置的例子比比皆是。比如,全球第一座建在村里的摩天大楼,328米高的五星级华西村龙希国际大酒店于今年4月也被爆出运营亏损,村民需轮流入住“拉内需”。珠海巨人大厦烂尾18年,天津双塔天津中心烂尾八年,西安陕西信息大厦烂尾16年,南京的紫峰大厦无用空间达30%……

显然,光数量超过美国并不是“摩天大楼竞争赛”、更加不是现代化的应有之义。

05

摩天楼模式会继续吗?

做得好,当然可以追求“越高越好”。美国的摩天大楼已经不再仅仅属于商务之用,最高级的公寓公园大道432号(目前名列全球17,425.5米高,85层)就是一栋不折不扣的擎天柱。

(像不像孙猴子的金箍棒?)

然而,除了在高地价的城中心盖一栋拔地而起的擎天柱,许多国际知名公司却做了相反的选择,比如苹果,以及它的新园区——Apple Park。

新科技公司似乎对科技园比对城中心的高楼更加情有独钟。科技公司不像金融公司,需要在城中心办公,让来自四面八方的合作方能快速找到自己,这些公司对地点上的要求并不高。

最新数据显示,摩天大楼的竞赛还将会延续一段时间,若100名的排名中算上已经动工还未完成的摩天大楼,那么第100名已经比目前更高100米。从现在盖高楼的积极程度来看,摩天大楼仍然会继续盖下去。

对中国来说,大楼热之后恐怕还是需要静下心来反思一下,中国的城市到底需要怎样的大楼。

很多粉丝还没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如果觉得智谷做得不错,记得点个赞表示鼓励哦。

Leave a Reply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