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全球股市都在特朗普的推特中瑟瑟发抖

房股财经 2018年12月17日 紫竹张先生 35

原创2018-04-12紫色的股紫色的股紫色的股紫色的股

zisedegu66

可能是被抄袭次数最多的财经公众号

炒股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特朗普这样的总统,也第一次见到特朗普这样的总统+推特的组合威力,最近十几天,全球股市都在特朗普的推特中瑟瑟发抖,每天的第一关注点都是特朗普今天发了啥,对明天有啥影响,整个技术走势受此干扰非常大,也是醉了。

在过去的24小时内,特朗普总统发布了足足12条推特,真是惭愧,我自己再各大网站发的短微博公众号之类的合计起来都没有12条,特总统这才是标准的网红啊。

还记得昨天的叙利亚化武危机吗?昨天下午特朗普发布推特,让俄罗斯准备好,因为美国的导弹即将抵达。而俄罗斯则发誓要击落任何所有发射向叙利亚的导弹。昨天的推特原文是:“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从未如此糟糕,并警告莫斯科做好准备,美国对叙利亚涉嫌使用化学武器的导弹打击随时即将到来。”并声称:“俄罗斯发誓将击落所有射向叙利亚的导弹,做好准备把俄罗斯,因为导弹要来了,是精良、崭新且聪明的,你不该和用毒气杀害自己人民并以此为乐的畜生为伍”

握草,别说是大国总统,就算是街头两个普通人对骂,说到这个份上那都属于撕破脸了,对于大国政治家而言,不管实际关系多恶劣,大部分时间的场面上都是你好我好,不到最后时刻都不会撕破脸,不然为什么书上都说政治家是笑里藏刀,那是政治家所必须的素质。

这位美国总统倒好,还没咋样呢,都比开战还开战了,如此严厉的措辞,以前只有日本偷袭珍珠港,或者美国911恐怖袭击的时候才会使用,那是真的急眼了。

而昨天美国总统这种狠话都放出来之后,你知道今天他又说了啥嘛?他发了一条推特:从未说过对叙利亚的打击将在何时开始,可能很快也可能很久之后。

你在逗我吧,既然你今天要这么说话,昨天你干嘛要放那种狠话,就算是为了谈判施压,也没有这样24小时不到就改口的吧大国总统的信用和体面还是要的吧。这位总统的脑神经回路真的是奇葩一朵。。。

受这条推特影响,美股跳空高开然后高走,俄罗斯股市更是大涨4%,现在已经有网友建议FBI调查特朗普是不是通过推特操纵股市牟利了。。。全球股市都在特大嘴的阴影中瑟瑟发抖,谁都不知道他明天会说啥,对于这样的总统我也很无奈,只能尽量的取综合中值考虑去规避他发言的剧烈影响,如果跟着他的节奏走股市,骨头渣都不剩了。

~~~

中央军委今天上午在南海举行隆重阅兵仪式,在于炫耀国威,震慑外敌,敏感时期不宜评论过多,一笔带过,对于股市的影响,足够对冲叙利亚危机缓和对军工带来的不利影响。


今天最热的主题板块是泛金融狂欢,其炒作逻辑是中国即将进行的金融开放改革,有人说进行改革不是利空金融板块吗?的确是利空,但是要看利空谁,利空的主要是正牌银行,那些有垄断嫌疑的金融机构,对于这些机构而言,进行开放是妥妥的利空,这一点没有问题。但是对于泛金融而言,那就不一样了。

什么是泛金融,这名字好听,其实就是金融系统的杂牌军,那些民营的金融机构,就是给银行大哥干苦活累活的,泛金融的大哥大就是支付宝,也只敢做银行不要的小额客户,银行一威压,立马认怂退步,绝对不敢碰银行的饭碗,这就是所谓的泛金融。

那么银行业进行改革开放,不管怎么改,哪怕只改一点点,都是对他们构成利好,都允许外资进来吃饭了,本土资金难道不允许,这是不可能的。


对于大盘,昨天我和大家的判断是,上证指数经过筑底之后开始反弹,预估是可以补缺口的,我们的策略是看多,但不会追高,反而会在补缺之后,分批卖出,3250-3300大幅减仓进行调仓换股。对应的,我们会1806-1826逢低加仓创业板,首先是创业中期看多,其次是因为ETF获得了大额申购,这些昨天都分析过了。

今天的走势,创业板非常强势,最低点没有击破1826,全天大部分时间都是红的,尾盘才跳水,收盘1826.89。这一点符合昨天的预期,或者说比昨天的预期要强,我昨天的判断逻辑是因为估计上证在近期几天会补缺,担心卖出之后仓位过轻,所以打算提前布局创业,所以才一口气打算1806-1826加仓2~3成的。

但是今天上证的走势就有点弱了,刚走二步又要休息下,没有一口气上攻,首先上证只是短期反弹,大势不改这个是预期内的,但是短期没有迅猛上攻,那我们的计划就要修改修改了,修改的逻辑是,不担心上证迅速补缺口,我开始卖出导致仓位过轻,这样我就有足够的时间去等创业板慢慢下跌了。

所以,我决定1806-1826区域,择机加仓1成,其余的等一等,等局势发生改变,或者上证接近减仓区域,再动手。 

~

继续全no,我估计明后天就有机会进行创业的首次加仓,然后就是分批进行上证的冲高减仓和创业的逢低加仓,直到一轮波段走完。

紫色的股

经济-金融-投资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