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香港:已沦为“环深圳城市”?

◎作者 | 刘晓博

◎来源|刘晓博(liuxb929) 已获授权

9月9日,曾为政治局集体学习讲过课的、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在深圳举行的一场公开演讲中,提出了他对未来中国城市“主力格局”的看法。

巴曙松认为,未来城市格局将呈现“3+6”的局面——环北京、环上海、环深圳三大城市圈和南京、合肥、武汉、长沙、重庆、成都六大城市。

他还进一步解释说:

1、香港和广州都是“环深圳城市群”的成员。

2、从宏观层面看,3+6城市格局占全国人口19.5%,创造的GDP占比达36.8%,新房交易额占比达46.2%,二手房交易额占比达73.5%。城市圈的大城市人口、资金吸引力持续增强。

巴曙松的这个看法发布之后,引起了很多争议。因为他是第一个把“珠三角”或者“粤港澳大湾区”称为“环深圳都市圈”的学者。

此前,提到中国的城市群,一般把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并称。

如果把“京津冀”称为“环北京都市圈”,大家应该不会有争议,因为这个片区不大,而且北京的实力超群,无论是从政治活动、国际交往、金融科技教育文化等要素的汇聚还是交通地位,北京在京津冀地区都是超一流的。

把“长三角”称为“环上海都市圈”会有争议,但争议不大。争议点在于,这个片区太大了,用“环上海”概括未必准确,上海的辐射能力未必能达到;大家也能接受,是因为类似“沪杭宁大湾区”这种提法不靠谱,把长三角完整的经济区强行切割,无视江苏的存在。

“环深圳都市圈”这个概念此前也有,一般是指深莞惠三市,最多加上汕尾和中山。但把香港、广州、佛山、珠海、澳门统统视为“环深圳”,几乎就是把“粤港澳大湾区”看成是“环深圳城市群”,这种提法有点“石破天惊”。

要知道,香港和澳门都是相当于正省级的“特别行政区”,而广州是广东省的省会。深圳虽然是经济特区、计划单列市,但行政级别仍然是低于港澳的,跟广州只能打个平手。

深圳在珠三角的确没有达到北京在京津冀、上海在长三角那样超群的地位。另外,珠三角从诞生那天起,就跟京津冀、长三角的气质不同,发展道路不同。

我曾在一篇文章里把京津冀称为“父子圈”、把长三角称为“兄弟圈”,而珠三角(或者粤港澳大湾区)则是“合伙人圈”。

所谓“父子圈”是说,京津冀协同发展,看起来是三个省级区域的事情,但背后站着中央政府。所以,这个圈子好比是“一个父亲带着三个儿子”,协调起事情来雷厉风行,计划、行政命令起到主导作用。最终,京津冀优质资源的70%以上,被北京拿走。如果你没有感觉,可以查查京津冀各汇聚了多少资金,还可以看看三地机场的航空客运量是多么的悬殊。

长三角是“兄弟圈”,上海的一把手是政治局委员,地位高于江苏浙江两省的一把手。而且国家明确上海是全国的金融中心、经济中心、航运中心,江浙两省必须配合。上海的港口建设需要占用浙江的岛屿时,浙江只能拱手相让。但这个圈子毕竟不同于京津冀,很多时候还是需要协商。所以,上海垄断长三角优质资源的能力,远远不如北京在京津冀。

珠三角则是“合伙人圈子”。港澳跟广东省是三个关税区,有海关,有制度差异。所以,资金、人员、物资的流动受到很多管制。中国一共有5个一线城市,在这个区域里就诞生了三个一线城市(香港、深圳、广州),充分说明了资源在这里的均衡分布。

深圳这些年发展势头非常好,尤其是科技领域进展迅猛,拥有的国内发明专利仅次于北京,超过上海;拥有的国际发明专利,则占全国的一半,远超北京、几乎是广州的10倍。

此外,深圳汇聚的资金也达到广州的1.35倍,超过了“广州+佛山+肇庆”。但即便如此,深圳汇聚的资金总量仍然少于香港,只有香港的65%。

另外,深圳在交通枢纽地位上,也弱于香港和广州。至于医疗、教育、国际交往中的地位,与香港和广州更是差距明显。

香港有89个各国领事馆,位居全国第一(北京的是大使馆,不可比);而广州拥有54个各国领事馆,位居全国第三。至于深圳,还没有一个领事馆(上海拥有72个领事馆,成都有17个,重庆有10个,沈阳有7个,昆明、南宁各有6个,武汉有5个,厦门青岛西安各有3个)。

但另一方面,如果我们从外溢的购买力来看,深圳已经是当仁不让的“王者”。在粤港澳大湾区,跨地域购房的人数、资金量上,深圳都是第一名,而且遥遥领先。而过去,这个“王者地位”是香港人拥有的。

统计显示,2016年深圳人在东莞购买新房3.9万套,占东莞全部新房销售的50%;在惠州购买新房8.35万套,占惠州全部新房销售的55%;在中山购买新房4.7万套,占中山全部新房销售的50%。2016年,深圳人仅在上述三个城市的跨境购房就达到了17万套,这还没有包括二手房。

此外,深圳人还涌向香港、广州、澳门、珠海等城市买房,比如腾讯的高层普遍在香港购置了房产。所以,如果从房地产行业观察,粤港澳大湾区的确已经是“环深圳都市圈”了。

现在国家正在制定“粤港澳大湾区”的规划,这里面最大的看点,仍然是交通(金融业开放必然在上海突破,而不会在这里)。我此前在文章里预言过,最有价值、最值得期待的“粤港澳大湾区”基建项目,大部分跟深圳和周边城市的连接有关,比如深中通道、深中地铁、深圳在惠州的第二机场、深圳连接东莞惠州的地铁等等。

这就是当前珠三角或者“粤港澳大湾区”的内在矛盾:

深圳在崛起,在发展更大的作用,从发展的眼光看深圳已经是中心;但另一方面,从存量上看,深圳的优势仍然是局部的,而这个圈子的气质决定了,它不完全是一个“大家环绕着谁的圈子”。

作为一个来自北京的学者,巴曙松未必懂得粤港澳大湾区的特殊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