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可以拼颜值,偏偏却要靠实力:真正的女神是如何自我升级的

8月16日,金眼科开业盛典,刘庆一袭黑裙,带着她忙了两年的项目——金眼科资源整合平台,首次亮相。

台下,坐满了广东媒体行业的大佬——刘庆的前同事,也囊括了广东几乎所有的眼科名家。看着台上自信满满重新出发的刘庆,南方都市报一位编委称她为“跨界女神”,“看她亲自主持金眼科盛典,比2005年主持南都首届新闻奖还要大气还要夺目”。

曾经的南都大管家刘庆,跨界进入医疗圈创业,要实现打造有尊严的眼科服务平台新梦想。

曾经雷厉风行的南都大管家,如今成功转型金眼科合伙人,刘庆在离开南都两年后,第一次说起她打造有尊严的眼科平台的新梦想。

01

南都首任记者部主任

1996年12月16日,进入南方都市报第一天,刘庆看到这份初创报纸的编辑大纲里写到:南方都市报将来的核心版面是99个版,她有着进入梦想中的报纸的庆幸和自豪,并随之陪伴这份报纸由弱到强,一路走了18年。

但当时,一切还只是写在纸上的梦想,刘庆是南都第一批时政记者,不会有人认识她,更不用说通知她开新闻发布会。用原南方都市报副总编后来新晶报总编辑杨斌的话来说,是以刘庆为代表的那批时政记者通过个人突破的能力,用一篇篇的报道让各级政府部门认识南方都市报,南都总是有独家新闻,他们不仅可以半夜三更找人验证新闻,还可以拿到被宣传部门过滤掉的新闻,甚至时常在他们准备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南都的消息已经见报了。

至今刘庆仍津津乐道她在全国“两会”期间成功混进了人民大会堂采访。

2000年去北京采访全国“两会”是当年采访部定的首要目标。事前南都做了种种努力,却拿不到随团采访的记者证。但报社仍然派了刘庆带着3个人组成采访小组飞到了北京。

当时刘庆已经是采访部的主任,也是采访小组的组长,在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情况下,她没有退路。进入人民大会堂可不是一件容易事,要过三道门岗,过关卡时刘庆假装和代表们很热烈地谈话,以吸引卫兵不注意她胸前没有证件。很多熟悉的代表也会主动帮她打掩护,原深圳市的李市长在大会堂门口,故意把双手拤在腰间,撑起大衣以便让躲在他身后的刘庆不被卫兵注意。

那时每天上午是刘庆得意的时刻,不仅两会采访小组发稿量被同行羡慕,而且南方都市报也是在代表驻地,最先被代表们拿走的一份报纸。

刘庆的同事回忆,当时,有数家同城媒体欲挖像新星一样升起的刘庆,但刘庆没有走:“我所有的情绪所有的一切,受到了都市报的左右,我已经无法离开这么一个相亲相爱同甘共苦的团队,无法离开这个给我创造空间的平台,如果让我离开,我会泪流满面。”

可是,刘庆却在生完小孩回归报社时,自己做了让人出乎意料的决定。

02

变身南都大管家

2003年,南都领导给刚刚休完产假的刘庆两个选择,一个是回到原部门仍然做主任,一个是到南都的行政部门。

这对当时的刘庆,是个很难的选择。但最后她出人意料的选择了行政。那时采访部主任是南都最核心的岗位,从这里离开到行政,几乎所有人都以为刘庆是被边缘化了。有人曾为刘庆报不平,去找当时南方都市报的总编辑兼社管委主任程益中。程益中说,

南方都市报在发展的早期,没有现在的企业观、投资观、发展观,甚至财务部门连财务预算都没有,延续了老的南方报社事业单位的形态,而不是一个现代企业。当南都发展到一定的规模,我们选择建立社管委领导下的采编、经营和时政三驾马车的治理结构。刘庆其实是被被选中的,她已展露出不同的统筹能力和管理能力。

其实刘庆自己也选择了新的挑战。做记者有任务,有版面,但行政没有边界,以致到了行政部门一个月,刘庆仍不知道自己该干点什么,很闲,财务报表看不懂,写个公文格式又不正确。刘庆说自己不聪明,但学习能力很强。很快,刘庆就发现,在基本制度上一片空白的南都,实际需要补的课太多:包括买社保的正常化,入职离职的制度化,请假休假制度,考核的制度化,记者层级制度的建立,业务标准的制度化……

第一届南都新闻奖是刘庆和当时南都执行总编辑庄慎之共同主持的,他们制订了规则,担心找主持人却讲不清为什么评,标准是什么?所以亲自上阵主持。

在南都,只要是采编不管的,经营不管的麻烦事,刘庆都告诉行政部门的同事,任何人都不许推,都要兜底解决,管一次二次是偶然,第三次就是你管的边界。管事不是揽权,是要做好服务。

南都行政管的事越来越广泛,包括华语奖的颁奖,每到三大华语奖颁奖,刘庆就带所有行政员工忙翻了天,为了给南都留住更多的资源,刘庆舍不得把这一块蛋糕放给广告公司。

庞大的南方都市报,钱的一进一出,刘庆都是中间一环的重要执行者,她被称为南都的大管家。

刘庆无疑是最了解南都的人,一次次改版,老总们确定改版方案后,具体到每天出多少版,每天内容版广告版怎么分配,哪个时间点怎么签片?没有人比刘庆更了解这些。

她是采编和经营的链接人,是所有从决策方案到实际工作的中间人和督导者,所有的文件都在刘庆这里汇总分发把关。

所以,南都的几任老总都有一个共同的口头禅,每当别人问具体的数据或细节问题,他们往往会说,“不知道,问刘庆”。

18年南都经历中,有12年在行政部门,甚至超过了她年轻时热爱的新闻。

南都所有的并购谈判,大型项目的评审,南都任何一个转型思路和重大决策的出台,刘庆都是参与者,行政历练开阔了刘庆的视野,让她对现代企业的运营深有了解,综合素质得到了锻炼。她的思考早已超越了一隅,而是与庞大南都紧紧捆绑。

曾经,刘庆以为会在南都退休,可是,她又找到新的兴奋点和挑战,不想过自己能预想到结局的日子。

03

用媒体思维做医疗新平台

在传统媒体转型的浪潮中,刘庆也有自己的思考。她一直在探讨传统媒体如何在与行业的深度结合中完成转型,而不仅仅是改变传播形态和介质。她曾经想在南方都市报的实践中去推动这一转型,但由于种种原因无法走下去。这时她恰好碰到了现在的老板、合伙人,他给了刘庆一个未知的充满想象的领域。刘庆选择了离开南都,去实践自己的设想。

离开南都的两年,刘庆恨不得24小时都在工作,她喜欢工作的状态,她说自己对这个世界仍然充满好奇。

金眼科开业庆典上,刘庆第一次说出自己的布局:2015年8月离职,11月27日眼健康管家媒体平台上线,慢慢积聚了十几万粘合度极高的粉丝,2016年服务平台上线,去年十月,金眼科名医工作室,也就是线下门诊开始选址,装修,办理医疗资质,消防,环评,差不多九个月完工。

短短两年时间,没有医疗背景的刘庆完成了金眼科医生集团的闭环打造。

用媒体的思维打造眼科平台,链接医生与用户,用温度还原医患彼此的尊严。

金眼科是一个医疗机构,但不是一个传统的医疗机构,因为它的一端是医生,另一端是用户,而不是患者,用户的起点是媒体平台,刘庆在做的是国内唯一一个做眼科知识科普的媒体。

这是一个音视频齐全的采编团队,眼健康管家媒体平台作为眼健康科普的纽带,让有需求的人认识医生,产生粘连关系;虽然很多医院也做公号,但刘庆觉得,他们与自己的初心不一样,她打造的是整个眼科届的科普媒体,而不仅仅是金眼科的宣传媒体,所以走的路不同。

刘庆承认,南都从业背景让医生名家很快接纳了她。

早期采编团队员工出去采访会说,我们老板是南都以前的副总裁,但现在已经不用了,刘庆这个名字,在眼科里有了另一番意义。甚至有眼科专家调侃刘庆,你都快成半个眼科专家了。

她着力打造的第二环——眼健康管家名医工作室成为线上服务平台:所有的眼科医生都可以这个线上平台开设自己的工作室,为有需求的用户提供咨询医生的途径。当用户有进一步的需要,要找医生看病的时候,也可以在这个服务平台上预约名医。到刚刚在广州开业的金眼科名医工作室完成诊疗。

金眼科名医工作室同时开设了诊疗中心、视光配镜中心和日间手术室,病人的疑难杂症可以在金眼科名医工作平台一站式解决。

刘庆致力打造的,是一个医生联合执业的平台,通过三大模块的联合打造,金眼科与患者、医生的关系都发生了改变:医生不再是以前与医院之间雇佣和被雇佣的关系,而是在金眼科的平台上开设自己的工作室,工作室的特点和方向,包括诊金都有医生自己定义,平台提供公共服务。患者也能够自定义服务,让患者少排队,医生发挥更大的价值。

这是一个闭环,在刘庆的设计中,三个环节都是具有变现能力的,而且具有可复制性。

刘庆在做的是国内唯一一个眼科知识科普媒体,也是一个平面与音视频齐全的全媒体平台。

刘庆说她和现在的老板合伙人赵云林先生在认知和价值观上是高度契合的。他们希望能够为解决普遍存在的看病难得问题出一点点力,给大家提供多一种选择路径。他们做的事是现在公立医疗体系的一个补充。他们的理想是让所有跟这个平台打交道的人都能感到自己是有尊严的。

一位三甲医院的医生来金眼科开了工作室后,回去和主任说:我很愿意去金眼科工作,在哪里得到足够的尊重,那里不仅仅是设备好,诊金高让我可以和病人很好地沟通,而是我在那里得到了最足够的尊重,一个最小的细节在金眼科,换白大褂都是医助拿过来帮我换好的。

而一个病人说,她是一个老病号,在金眼科她第一次觉得对自己的病如此明白,医生给了她从未有过的详细解释,她第一次知道原来看病可以这样像跟朋友聊天一样愉快。刘庆说这些评价是对他们团队最高的奖励。

在金眼科名医工作室,眼健康需求者可以体会到有别于公立医院的就医过程,医生也可以有更好的诊疗环境。

如今,刘庆正在培训一只由营销团队、管理团队和医助团队共同构成的金眼科的团队。等于要为每一个在金眼科开了工作室的专家找一个总裁助理,建立新的服务标准。

原南方都市报的执行总编辑、现在百神传媒的创始人庄慎之说,刘庆的最长项是有执行力,一旦她要去做的,一定会排除一切困难去完成。

跨界再次出发,快节奏高压力的环境中,刘庆又找回了初为记者的兴奋和拼劲,以创业的激情稳扎稳打经营一个陌生领域。

在金眼科开业典礼上,刘庆上台主持,她的老同事,仿佛再次重逢当年敢拼敢闯的她。

Leave a Reply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