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徙的矿场、廉价的电力、枯燥的矿工,这才是中国人垄断比特币生产的秘密

 

智谷君语:

在中国的深山老林、鬼城荒漠里,传统与未来正在魔幻地交织。中国矿工们高效运用现实世界的电力,挖掘虚拟货币,亲眼目睹比特币从几百元上涨到近三万元。这是世界疯狂的另一面,刷新了你的认知,和他们的钱包。

 

◎作者 |刘鹏

◎来源|棱镜(lengjing_qqfinance) 已获授权

 

北京向西560公里,八月的鄂尔多斯,滚烫的热浪裹着风沙。下午两点,门卫师傅眯缝着眼,为《正片》打开“矿场”的大门。

 

这里是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币“矿场”之一。大门是一道分界线,隔离了两个世界,门外是中国典型四线城市开发区景观,门内则是如黑客帝国般的科幻景象。

 

八个蓝顶的大厂房并列开来,数万台“矿机”闪烁着红绿相间的光在厂房内轰鸣,为这个“矿场”日以继夜地制造着数字货币比特币。这个曾经的世界最大矿场,掌握着比特币世界中约4%的算力(生产能力),在高峰时期,一年能够挖掘出超过10万枚比特币,以2017年8月最高突破3万元人民币一枚的价格计算,价值超过30亿元人民币。

 

比特币,自2009年被“中本聪”发明,根据其构建的模型,利用芯片的计算能力,在比特币系统产生的区块(block)中不断进行“哈希碰撞”,赢取记账权,从而获得系统奖励的比特币。

 

这一枯燥而重复的过程,在比特比行业被形象地称作“挖矿”,从事这一工作的专业职员被称为“矿工”。

 

在比特币运行的最初几年时间里,一台普通的笔记本电脑即可扮演“挖矿”的角色。

 

但中国矿工的进场,将这一局面的平衡状态彻底打破,他们凭借着中国设计、中国制造的专业矿机,上演了一场又一场比特币世界算力军备竞赛,将“挖矿”的门槛提升上万倍。

 

普通电脑成为历史,售价上万元一台的集成电路式矿机被搬上舞台。来自中国的“比特大陆”和“嘉楠耘智”两家公司生产的矿机,行销全球,后者甚至一度欲借壳A股公司,登陆资本市场。

 

在攥住了比特币世界生产力之后,中国矿工们又凭借内蒙、四川和新疆等地廉价的电力成本,垄断了比特币产业链的最上游:比特币的开采。

 

鄂尔多斯即为典型代表。受益于鄂尔多斯储量丰富的能源和以此为基础的廉价电力成本,多家比特币大型矿场隐身于此。如同魔幻现实主义般,传统与未来,在鄂尔多斯神奇地交织在一起。

 

同样的代表还有四川,这里充裕的水力资源提供的电力,价格远低于使用煤炭的火电价格。为方便挖矿,诸多矿场索性就建设在水电站旁边。不过,受制于气候条件,四川的河流在每年的10月份迎来枯水期,这也意味着挖矿所需要的最重要物质基础——电力的枯竭。

 

页码: 1 2 3 4 5 6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