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繁體字開關【點擊進入臺灣繁體】

送房送钱送户口,我也不留二线城市

 

 

智谷君语:

当北上广深用高房价赶人时,家底殷实的二线城市伺机而动,以房、钱、户口为武器,发起一轮声势浩大的人才争夺战。但是,BAT的总部不搬,一线城市的顶尖高校不挪,中关村里的办公楼不倒,二线城市有可能抢得到高端人才吗?

 

◎作者 |苏曦禾

◎来源| 浪潮工作室(WelleStudio163)已获授权

今年6月,正值毕业季,武汉高校里一些毕业生的衬衫上鲜明地印着四个橙色的大字——留在武汉!

 

这不是学校的毕业衫,而是武汉挽留本地毕业生的活动服装,也是武汉、重庆、郑州、福州等二线城市展开人才争夺战的一个缩影。从武汉大学走出来的雷军回武汉做讲座时,市委组织部部长凌晨一点就到机场迎接,市委书记还打人情牌,多次提到家乡情、母校情,希望雷军把小米也奉献给武汉。

看起来二线城市是备胎要转正的地位,因为北上广的高房价一直是人才外流的首要原因,而二线城市送房送户口送钱送温暖,正好夺得人才芳心。

但是二线城市究竟为什么砸锅卖铁也要引入人才?二线城市负债式的引才手段真的能把人才留下来吗?二线城市和一线城市相比到底差在哪里?

 

“一线不留爷,二线留爷住”

 

如果要问一个大学生毕业的去向,人人都会犹豫;但是要问哪里最赚钱,人人都能脱口而出——一线城市。

2016年中国人民大学就业地区分布,其中有一半在北京就业 / 《2016年中国人民大学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

 

一线城市无疑是最有“钱”景的去处,2016年全国的平均工资排名,北京、上海、深圳、广州分别位列前四。

看春运时人口回流的盛况就能直观感受到,有多少外地人到一线城市工作。以移民城市深圳为例,2015年有常住人口1137.87万人,其中非本地户籍人口达到68.9%。

 

但是官方的逻辑认为,人太多了也不行,要把多余的人赶出去。2016年时,北上广深纷纷亮出了2020年的常住人口底线——北京2200万人,上海2500万人,深圳1480万人,广州1550万人。

要控制人口,最有效的途径就是利用房价调控。2016年前两个月,深圳、北京、上海的二手住宅同比涨幅分别是:52%、25.7%、17.4%。日本学者惊叹,深圳的房价快要到达东京房产泡沫最多的时候。

今年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的问卷调查显示,2000名正在或曾在北上广深工作或读书的受访者中,已经离开或者在考虑离开北上广深的人数达71%。

与一线城市拒人才于千里之外不同,二线城市仿佛看到了曙光,纷纷向人才伸出了橄榄枝,甚至上演无声无息的抢人大战。二线城市的杀手锏,就是住房和户口。

 

武汉提出五年内留住100万大学生的口号,高校大学生只要在武汉就业三年就可以成为本地常住户口;福州给予应届研究生和博士生的住房补助高达15万元,购买人才公寓可以直接打七折;长沙的引进人才只要在本地创业或者有三年以上的劳动合同,就能拿到最高100万住房补助。

一些二线城市还专门盯着精英人才砸钱。重庆为了吸引“长江学者”、国家“千人计划”入选者等高端人才痛下血本,住房补助高达200万元,从2009年至今已花费近1.3亿元引才;但是重庆还是赶不上厦门“剁手”的尺度——对顶尖人才团队,资助最高可达一个亿,而且引进的硕士每人3万元生活补助,博士每人5万元,医学方面的人才或者团队最高可以拿到700万元的安家补贴和工作补助。

而且与一线城市相比,二线城市的人才需求量更大。根据2017年第二季度《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报告》,在交通运输行业、金融行业和互联网行业,二线城市的用工需求增长幅度都高于一线城市。

 

 

2017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的就业环境变化 / 作者自制图

 

页码: 1 2 3 4 5 6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