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转身亦不慢,万达转型“轻资产”正在走什么样的路?

01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此话献给眼下的王健林和他的万达,再合适不过。

因为一场看似突然实则再正常不过的三方合作,万达陷入了风暴眼。债务、危机等各种质疑、问责及旁敲侧击的询问瞬间袭来。

引爆点无疑是7月19日万达商业、融创集团、富力地产三方在北京签下的那份战略合作协议:万达商业宣布将77个酒店以199.06亿元的价格转让给富力地产,将13个文旅项目91%股权以438.44亿元的价格转让给融创房地产集团,两项交易总金额637.5亿元。

万达、融创、富力的三赢时代来临

坦白来说,一向以买为主的万达突然变向为卖,想让旁人不联想着实也难,但要真说由此能联想到债务、危机,这还真是脑洞略微有点过大。

其实说穿了,万达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既可以活在当下——积极响应去杠杆、降负债的国家号召,又可以谋在未来——推进轻资产转型战略。

02

关于响应国家号召,这大可理解为一个优秀企业家的企业社会责任,我们暂时不去过多探讨,今天我们想着重谈的是万达的轻资产转型,因为这是颇值得借鉴推广的一个大象转身样本。

众所周知,过往的万达,是重资产的代表。这个全球领先的不动产企业,2015年持有物业面积能做到世界规模最大。围绕不动产的发展,万达也延伸到其它许多产业。也差不多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王健林开始要打破外界对万达的认知了。

2015年4月,王健林在深交所的一次演讲中首次提出万达广场轻资产战略:万达到了要靠品牌赚钱的时候。所谓轻资产模式就是用别人的钱投资万达广场,而由万达输出品牌管理。

彼时,王健林坦言,万达的重资产不是发展得不好,也不是没有发展空间。但即便中国的城市化还在进行,行业里模仿万达者也是众多,万达仍旧应该果断向轻资产转型。在他看来,这是扩大竞争优势、发展中小城市、产生边际效益的一个正确方向。

其实这也侧面说明了,如果想“吃老本”、“混日子”,万达根本没有必要等到今天才搞什么“贱卖”;而是在那个时候,大可不谈什么转型、直接躺在功劳簿上就好。

但显然万达还是没有那么做,反而是选择了自破自立地搞起了转型。

目前来看,万达也算是说到做到。现在已经开业的205个万达广场中有31个是轻资产项目。2017年万达集团半年报中也有明确公布,上半年新开业项目14个,轻资产万达广场9个,上半年新发展万达广场26个,万达广场全部为轻资产项目。以后万达广场新发展项目多为轻资产项目。

03

再说回到如今的这场“三方交易”。

其实和上述项目都是一脉相承的东西,无非就是轻资产战略的延续和深化。毕竟文旅项目和酒店的品牌、管理、规划等还是万达来负责,后期项目继续运营,万达还能向融创和富力收管理费、服务费等,等于直接从地产商变成品牌、服务输出方。从某种程度上说,这甚至可以理解为是值得“偷着乐”的事儿。

王健林在2016年工作报告中的一段话或许也能与此呼应上:房地产开发的周期性太强,基本上三年左右来一回调控,造成现金流不稳定,预期也容易经常发生变化。

而万达已经可以靠品牌挣钱了,过去靠卖住宅、商铺的钱来建万达广场,现在别人拿钱下订单,我们负责找地、建设、招商和运营,或者对方出地又出钱,万达负责设计、建设指导、招商运营,净租金双方7比3分成。不出钱,靠设计运营就能分很大一杯羹,何乐而不为?

王健林说万达商业要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不当地产商,这个公司更值钱,因为在资本市场上,地产的PE是10倍左右,商业租金的PE是30甚至40倍。

可见,与其说王健林是在卖地“还债”,不如说他是在卖地“下棋”——在为万达下一盘属于未来的大棋——如今的万达,涉猎的不仅仅是住房、商业,还有电影、金融、医疗、电商、科技等等,为消费者提供全新的生活方式。

而且,如果能坚持做下去,这对于万达这个品牌市值的影响是非常可观的。毕竟一个品牌如果只是商业的品牌,想到它只能想到买什么东西或者预订什么东西的时候,它的品牌价值没有这么高,而当它变成一个生活方式符号的时候,它能带来的盈利机会就会非常非常多。

尽管前路也许漫漫,但一个大象级的企业,依旧可以保持嗅觉敏感并敢于掉头,这就足够受得起掌声,也经得住期待。

Leave a Reply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