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骗在行动,从上央视、跟政商大V同框到“攻占”银行


◎智谷趋势 | 路口大爷

2017年,涌现了一大波“志向远大”的骗子。

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那句名言——“定个小目标,先挣它1个亿”,让普民惊诧莫名,但骗子们用实际行动表明,1个亿真的只是小目标。

他们的成功不靠那些容易被套路的大妈,也不靠初出茅庐的学生,他们锁定的是银行和大企业。

从一系列诈骗大案的作案过程来看,对行骗成功率至关重要的“信用背书物”出现了重要升级,正侵入社会信用体系的顶点——银行。

过去,为了让骗局更可信,骗子们会努力上央视,花大价钱租下最高级的写字楼,又或制造各种机会与政商大V同框……2017年,一连串成功的“骗局”表明,银行越来越成为大骗局的目标,以及不可或缺的背景。

当然,要骗到银行并不容易。这是一场金字塔尖的游戏,斗的是智商和演技,赌的是巨款和信用。

01

三巨骗借尸还魂,九银行连环起诉

一个局做了十几家银行,这也许是你能看到的最大的银行连环起诉案:

过去,骗子成功骗一次银行就足以令人惊叹。这一次,是3个人一下串烧了十多家银行,不到半年就挣了它10个亿。

据腾讯新闻,本骗局两大领衔主演,一是浙江金华人士季铭铭,一是河北张家口人士孙占新。

“凶器”是银行里被称作“商业承兑汇票”的票据。简单讲,A公司没足够钱付给B公司时,在取得B公司同意的前提下,可以签发一张这样的汇票,这张汇票兑付日到期一般不超过六个月。

如果B公司急着用钱,可将汇票折个价,转让给其他公司或者银行,也叫“贴现”。一张汇票在多个公司、银行间流转,叫“层层贴现”。最终持有者在汇票到期日可到A公司兑付原额。

骗局是这样的开始的。

两大主演精心选定了两家身处边陲,却在全国各大银行均设有对公账户的小村镇银行——贵州的从江明月村镇银行、新疆的库车国民村镇银行。然后,季铭铭以每月200万元的价格租下了这两家银行的对公账户。对公账户,顾名思义属于企事业单位,钱不能乱动,但信用好。

搞定了账户,接下来就是开票了。

季、孙手头还有两家空壳公司,现在可以让它们完美担起上述A、B两家公司的角色。2015年7月1日,用杭州汉康公司开出6张1亿的汇票,收款人是中航国运贸易公司。

这个骗局中,最关键的是得有人把钱给到他们,也就是扮演资金中转站角色的承兑人,民生银行三亚分行最终扮演了这个角色。

当天,这6亿票据开始了层层背书转让:

杭州汉康→中航国运贸易→中都信华→中航国运科贸→库车村镇银行→民生银行三亚分行→平安银行宁波分行→兴业银行福州分行

最后,兴业银行福州分行将其中3亿票据回转给平安银行宁波分行,所以这两家最后各自持有3亿元票据。

这八、九笔交易在同一天发生,交易记录显示,这层层转让背后并没有资金流转。真正拿出真金白银的是平安银行宁波分行与兴业银行福州分行,它们各向民生银行支付了3亿资金。

但是,6亿票据的交易还没结束。

2015年7月2日,库车村镇银行与内蒙古鄂尔多斯农商行签订了《商业承兑汇票转贴现合同》,约定将6张票据转给后者。

但是,这票前一天不是已经早已转让、不在这村镇银行手里了吗?

原来是那两小子私刻公章,冒充这村镇银行去签了假合同。

同样在7月2日这一天,这6亿元假票据又开始一趟转让之旅:

库车村镇银行→鄂尔多斯农商行→苏州银行→宁波银行北京分行→民生银行三亚分行

最蹊跷的是,民生银行三亚分行明明知道这票早就在前一日转让了,居然再一次张罗了多家银行再次层层签订这所谓的《商业承兑汇票转贴现合同》。

但这场汇票游戏还没完。尝到甜头的季铭铭和孙占新在7月6日如法炮制,又开了5亿元票据,开始了背书转让,最后再次落入民生银行三亚分行:

杭州汉康→汇众道和→燕杉茗居→进轩钢铁→从江村镇银行→民生银行三亚分行

7月6日,这5亿票据经过合同转让到了民生行珠海分行手里:

从江村镇银行→鄂尔多斯农商行→河北银行→宁波银行绍兴分行→民生银行三亚分行→民生银行珠海分行

民生银行三亚分行厉害得很,事先找好票据转让的十余家主体,精心安排交易时间、顺位和方式,不论是背书转让还是合同转让,都在短短几天内搞定。

而这背后可是有“高人指点”。

时任民生银行三亚分行票据部副总经理姚东,收了巨额好处费后,帮忙策划完成了这一轮轮复杂的交易。

最后持票的三个银行把钱打到两个村镇银行的对公账户时,季孙二人当然是眼疾手快,马上转出,前后加起来11亿,扣除一些过桥费,成功套取10多亿。

比较讽刺的是,他俩还有3亿元的资金,后来被北京一家医疗设备公司以同样的局骗走,不怕骗子脸皮厚,就怕骗子的维权意识比你还强,这俩哥们儿还像良民一般,跑去跟北京警方报案。

半年之后,2016年1月1日、6日,兑票日期终于到了,但是汉康公司拒绝兑付,再过一个月,开户行民生银行三亚分行说客户联系不上、账户余额不足,也拒绝兑付,三家持票银行惊呆了!而在前一天,汉康才从民生银行里拿出了1亿。

虽然之后民生银行三亚分行为了安抚情绪签订了一系列《还款协议》,延迟一下日期,但是银行们等不及了,这摆明了就是坑,于是就有了前面的连环起诉。

3个骗子最后当然是落网了,但银行们则纠结了。

回看这一链条,从所谓的企业背书,到被租下对公账户的边镇银行背书,再升级为民生银行,背书的信用等级在层层升级,后面的银行看人家民生行都背书了,肯定可信呐。感觉不像是骗子骗银行,更像是银行在骗银行。

民生银行最终没有起诉那两家小村镇银行,因为,它们实在没那么多钱。这就让人更加想不通了,当初它怎么就敢接这么一个巨额的单呢?

02

购买同行假理财,李代桃僵装糊涂

银行,基本上就是普通民众最信赖的金融机构了。拿银行背书,骗起人来,那叫一个犀利。连同业都中了大招。

6月29日,兴业银行杭州分行把建行咸宁分行给告上湖北高院,理由是,这位同行不地道,拿压根儿不存在的“假理财”骗了兴业银行10亿。

倒回2015年4月,兴业银行杭州分行通过东吴证券牵线,购买了10亿建行咸宁分行一款名为“乾元”的保本理财产品,期限24个月,预期利率6.3%。

说来也是兴业银行贪心,自己做银行难道能不知道,其他的类似产品收益率也就4%-5%。

果不其然,出事了。

按照合同,今年4月21日,建行应该连本带息兑付,兴业银行提前向建行提了个醒,结果建行咸宁分行回函表示:啊?我们从来没有这一类产品!我们从来没和你们兴业签过这个协议!

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朝着诡异的方向发展。

有个事情得提提,产品到期1个月前,该交易合约签署方建行咸宁分行潜山支行行长肖俊突然被公安部门控制。

如今建行一口咬定,交易是肖俊的个人行为,产品、合同、公章都是他伪造的,建行咸宁分行毫不知情非常委屈,拒绝兑付。

而且这跟平常的“萝卜章”“银行飞单”事件还不太一样,三方之间确实存在真实的财务往来,东吴证券确实把兴业银行这笔钱转入建行的理财账户上。

奇迹的是,兴业银行在这个“假理财”到期前一个月,竟然从建行追回了1.37亿元,但是,建行依旧表示:“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最奇葩的要属这个自认为很呆萌的兴业银行杭州分行,不同于建行大爷般耍无赖,兴业银行居然绅士地表示:“公安正在侦查中,我们也还不清楚真实情况”。

银行自己还能不知道理财产品有专门的账户可以随时查询吗,风控部门在开什么小差?只要兴业银行杭州分行这两年里随便抽一分钟出来查一查账户,早能发现问题,这心大得要找女蜗来补了。

现在兑付日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谁也不知道剩下的8亿多资金究竟流到哪个旮旯!

疑点太多。有知情人士称,这10亿元可能被交易关联方违规拿去放贷给当地高风险企业,图它高收益。但2016年经济低迷,企业还不上债,钱填不回来。

也有人猜测可能是两家银行工作人员相互串通操作,银行不知情,但不否定银行本身风险控制不严格。

一句业内人士的发言勾得人想当福尔摩斯:“同业有一个圈子,圈内人勾兑同业理财是没问题的,工作人员个人放贷的情况也不少见。”

贵圈真乱,不懂你们金融圈里的人还能这么玩,说是兄弟同行,遇到事儿却摆明了要装糊涂到底,真是不明觉厉。

03

假行长坐镇真银行,瞒天过海卖假理财

银行都被骗的一愣一愣的,骗起企业来,那不还手到擒来。

据澎湃的报道,也是在上一周同天,6月29日,美的集团通过官方微信号正式回应了“下属公司遭遇10亿元理财骗局”的坊间传闻,证实确有其事,部分资产已在追缴中……

2016年3月份,美的集团下属合肥美的冰箱公司购买了10亿理财产品,6月份公司内控日常核查,发现扑街了,钱没了,于是赶紧报案!农业银行成都武侯支行以及重庆银行贵阳分行由此浮出水面。

如今回看其中一场7亿元的精心骗局,都让人忍不住啧啧称道:真演技派。

2016年3月初,美的集团金融中心安徽分部负责人小李向大学同学聂某介绍自家公司投资理财业务的具体要求,其中最重要的是有银行兜底。

2013-2014年美的分别在期货和远期外汇上共损失8.65亿元,从此美的一心只爱靠谱的银行理财,近4年来累计投入超过两千亿,收益达37.85亿,占过去四年累计归属净利润比例高达8.75%,更要银行兜底。

事实证明,不是每位大学同学都可靠,有的能为你挡刀,有的只会给你挖坑。

这位聂同学向小李热心介绍了一个7亿元的理财项目,期限两年,预期年化收益为6.7%,向农行成都武侯支行的3个“授信客户”发放委托贷款。

有银行担保,这可不就刚好合了小李的心意,他回公司和主管领导拍胸膛再三保证,领导点头答应,小李和美的风险管理部的小朱便一起去了农行成都武侯支行调查。

这场戏的高潮就在成都的农业银行武侯支行上演。

2016年3月22日早上9点多,美的一行来到了这家银行,银行的“陈经理”带着他们穿过一层营业厅,坐电梯直上办公区,进入副行长路某的办公室,一路畅通无阻没有任何一个工作人员跳出来询问或要求登记,场面太过逼真。

副行长的办公室里,陈经理担任暖场人物,向美的一方介绍了一名中年大叔“黄行长”,双方愉快交换名片。

在查看3个优质“授信客户”的全部资料并交流后,美的提出要求当面签署《承诺函》的想法,“黄行长”当众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农行成都武侯支行”的公章,众人仔细核对后,“黄行长”慎重盖下了章。因第一次盖章不清晰,“黄行长”还加盖了一次。

美的核对拍照之后,提出“《承诺函》原件要不要密封一下”,但“黄行长”的回答是,“《承诺函》签署日期还是空着的,现在没有必要密封,等你们落实了放款时间、填上签署日期后再密封吧。”

谈笑风生间,7亿元送了出去。

2016年5月,美的再次去这家银行核查投放情况时,发现丫的章是假的!盖章的行长也都是假的!只剩下一个真银行在那儿。

这一桩戏剧性十足的骗局为业界津津乐道的是,和以往骗局一样搞“萝卜章”也就算了,竟然还有专门的“演员”登场,美的则非常配合演出。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这三家企业骗了美的钱后,向“黄行长”的唐某和“陈经理”王某支付巨额好处费,事发之后,另一名诈骗嫌疑人陈某和唐某、王某一同被逮捕,出借办公室的路副行长则取保候审,三家企业多人在逃。

瞧,一件办公室都有如此杀伤力。但有一件事说出来都忍不住替美的的风控擦把汗,这间办公室前后总共被出借过三次,但只有美的落入套中。都不知道,是不是该同情一下美的了。

美的把这三家企业和农行成都武侯支行告上法庭,希望追回7亿元本金及其利息2076万元。

而这一遭遇让大家忽然发现一个情况:目前经济下行,企业产品卖不动,用于再生产的资金需求大大减少,加上融资容易,企业把更多空闲资金投向有银行背书的理财产品,不禁让部分人士担心,资本这不是在玩脱实向虚的空转么。

04

真行长亲自上阵,假理财偷梁换柱

投资人士对危机总是保持敏感神经,但是在银行的信用背书之下,也难逃被麻痹的后果。民生银行这起“假理财”骗局,骗的是150多名投资人,共达30亿。

“原投资人急于回款,愿意放弃利息,这款一年期的银行理财产品原本年化收益率是4.2%,还有半年就到期了,你现在投资的话,算下来相当于8.4%的回报,保本保息!而且,这是鲸钻用户专享的。”这是民生银行北京分行航天桥支行打出来的理财产品。

诱人,的确诱人,这还是行长张颖带头卖的产品,肯定要买!所以在4月12日,民生银行一位客户拍了张产品照片给北京分行的熟人,想要知道其他支行或者渠道能否买到,结果发现,民生银行从来没有发行过这款理财产品。

民生银行麻溜地报了案,声明:张颖开起自己的“私人银行”,把骗取的钱拿去放贷,是她的个人行为,与本行无关。

这位毕业于人大的82年美女行长,估计很难接受,骗局竟然败在一张照片上。案子涉及行长、副行长以及多名银行工作人员,客户们去了一个真银行,遇上真行长真员工,但还是防不胜防,逃不开假理财,到头来银行把事推给了“个人行为”,投资者不知道找谁哭去。

银行这边频频被“飞单”事件盯住,内部工作人员利用公众对银行的信任骗取巨额资金,从这一点来看,银行的确像是成了“弱势群体”,实际却还是本身管理不力。

05

背靠大树树上开花,九十九亿手到擒来

前面的人物再厉害,都不过这位近期被媒体炒热的人物:70后知名高校毕业生,任先生。

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毕业后,任先生下海从商,从事塑料行当的原料销售和产品加工,年轻有为,生意也越做越大,一共开了三家化工和塑料加工公司,算是为中国实体经济添砖加瓦。

任先生见过世面,也心思活络。在干贸易期间,他接触到银行的银行的“保兑仓”业务,这是个三方协议,买房、卖方和银行共同签约,合作银行为交纳一定保证金的买方提前垫钱,开出承兑汇票,卖方收到汇票就可以发货;如果买方无法按期偿还银行汇票,卖方负责回收买方质押货物。

任先生凭着一己之智在这里头发现金融业的空子,当钱越来越难赚时,想要多快好省,心思就歪了。

2014年1月,任先生勾搭上同伙闫女士,雌雄大盗就此开启了惊艳世人的99亿高端骗局,不滥杀无辜,专门针对银行。

此前任先生与某石化公司有贸易往来,清楚这里边的门路,也认识两个熟人,内有呼应,虚构贸易背景、使用这个某石化公司的“萝卜章”就是小意思。

而这位闫女士负责冒充石化公司的员工,在各家银行之间周旋,公关一把手。

一到签约的时候,任先生、闫女士以及银行三方就约在这个石化公司的北京总部大楼,两名熟人员工提前预定了会议室,有模有样。

闫女士每次声称要拿着协议去财务部盖章,实际您猜这所谓财务部开在哪,就在隔壁的女厕里。有的银行工作人员提出要一起跟着去盖章,都会被闫女士恐吓回去,不知道是银行胆小,还是闫女士艺高人胆大,懂得怎么虚张声势。

问题来了,之后汇票会寄到石化公司,要怎么搞到手呢?

这当然难不倒机智的俩人。任先生作为三方之一,会假装关心一把物流情况,得到快递单号和大致到达日期。闫女士则负责在快递小哥到来之前主动出击,电话联系之后自个儿跑去签收,汇票就这么轻轻松松到手了。

任先生拿着这些票去贴现了40%左右,也就是可支配40多亿元,其中损失了3亿多。俩人也开始过上奢侈的生活,一边炒期货小小赔了4.8亿,一边给闫女士买上百万跑车,经常出国玩耍,好不惬意。

因为实际上并不存在买卖双方,所以银行里的窟窿只能借东墙补西墙,不断地找更多家银行骗取承兑汇票来填上,7月份的时候,正好很多银行增加了保险措施,要求所有签约盖章必须面对面实时监控,这可就急坏了任先生,这局要兜不下去了。

2014年7月14日,一家银行承兑汇票到期,打任先生的电话打不通,去石化公司找闫女士发现“查无此人”,这才发现,被骗了!

后来济南市公安局在接到陆陆续续的报警时,有点惊呆,直言这个钱好像有点超过想象力了,原来任先生前前后后与某银行济南分行、某银行泰安分行等多家银行签下三方保兑仓协议,骗取的票面总金额一共达99亿多。

任先生狡猾得很,自学反侦察知识,办了十多张假身份证,要抓住这位惊世之才可是费了警方好一番精力。

历经12个月,辗转北上杭多个城市,走过5倍长征路途,2015年8月任先生终于在菏泽落网,闫女士在武汉也被抓获。

英明神勇的警方在零口供的情况下,侦破案件,查封多地房产二十三套,土地4宗,冻结涉案账户17个,追缴、避免经济损失2亿余元。

银行这边,监管不力,风控不行,自认损失10亿多。

任先生落得无期徒刑的下场,但这起高智商类犯罪给金融部门敲了警钟,骗子智商越来越高,手握重金看似层层把关的银行们,可长点心吧。

Leave a Reply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