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和马化腾吵架,只有他能摆平,因他“输”掉了一个市值70亿美元的商业帝国?


智谷君语:

曾经红极一时,现在却极少被提及,他游走于BAT三大巨头之间,充当和事佬,他一手缔造了一个“小灵通时代”,把人生当一场豪赌,他是何许人也?

◎来源 |毒舌科技(dushekeji)

外表其貌不扬,浓眉小眼大胡子,如果不是戴着眼镜略显书生气,他绝对给人感觉就是一个大老粗。

先给大家看张很有趣的照片:

在一场饭局上,马云和马化腾似乎产生了不愉快,而站在中间的这个大胡子像个老大哥似的搂住两人,明显发挥着“和事佬”的作用。

稍微理解江湖的人都应该知道,和事佬不是谁都能当的。在两方发生冲突的时候,和事佬要不然自身实力雄厚,要不然就是辈分和资历更深。否则的话,鬼才有空理你。

所以,这个大胡子究竟是谁?为什么他就有资格在马云和马化腾之间充当和事佬?

原来,他叫吴鹰,被称为“小灵通之父”,互联网圈子的第一代,而且还是马云的伯乐。

外表其貌不扬,浓眉小眼大胡子,如果不是戴着眼镜略显书生气,他绝对给人感觉就是一个大老粗。

吴鹰曾经打造出一个市值超过IT巨头思科公司、年收入213亿元的帝国,但是始终无法摆脱骨子里面“大赌定输赢”的气质,最后一败涂地,只能黯然退出互联网舞台,看着后辈马云、马化腾们在叱咤风云,让人可惜可叹。

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下吴鹰的光辉过去。

01

1959年,吴鹰出生于北京,对于他的家庭背景知之甚少,只知道他是出生农村家庭,家境也并不富裕。

1978年文革后的第一届高考,吴鹰考上了北京工业大学无线电通信专业,毕业之后留校做了助教,并参与设计了中国第一台16位单板计算机。

和那时候的很多年轻人一样,吴鹰对于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但放弃国内的工作谈何容易。要知道,当时北工大对吴鹰不薄,给他的待遇几乎是全校最高的。

但出去看看的冲动还是战胜了一切,思前想后,吴鹰做出了人生第一次赌博。

1985年,他考入了美国新泽西州理工学院,便带着一箱行李和30美元,只身一人来到美国攻读硕士学位。

当时还发生了一件事。

当吴鹰拎着行李准备走出机场时,一个为非洲儿童募捐的美国女孩向吴鹰展示了一张当地儿童的照片,吴鹰被打动了,掏出几十美分准备投入募捐箱。

然而,他的手却被美国女孩挡住了,她带着不屑的语气和神情对他说:“我们最低标准是2美元,原来你不是日本人,是中国人啊。”说完,转身就走。

吴鹰被刺痛了,他追上女孩,拿出2美元投入了募捐箱。他对这位女孩子说:“我只想告诉你,不错,我是中国人,但中国人更有爱心。”

后来吴鹰回忆:2美元没了可以再赚,但中国人的脸说什么也不能丢!

再加上在飞机上花了1美元买啤酒,吴鹰就只带了27美元闯荡美利坚。他的性格却可见一斑:爱国、热血、豪气冲天,敢于孤注一掷。

性格开朗的吴鹰很快就适应了美国的生活,而且凭借着优异的成绩在1987年加入了美国著名的贝尔实验室。在这里,他见识到了世界最前沿的多媒体科技,而且拥有很好的研究条件和发展空间,并且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了项目主管。

贝尔实验室

然而,作为一个中国人,吴鹰还是不忘祖国。在贝尔实验室,他看到了大家对于中国的种种限制:限制对中国的技术交流和出口,谈论到重要的技术问题就不让华裔研究员参加。

1987年4月,一个来自中国大陆的电讯代表团到贝尔实验室参观、考察,吴鹰参与接待工作。席间,一名中方代表提出了一个专业的技术问题,可美方人员听后只是含糊应付。坐在一旁的吴鹰为同胞被糊弄而感到不平,于是准备自己开口解答。

这时,吴鹰的上司突然站了起来说:“吴,你的任务已经完成,现在可以出去工作了。”屋内的空气顿时凝固了,吴鹰脸上挂不住了。

于是,吴鹰就想,国内通信市场那么大,不如干脆把技术装在脑子里,回到国内开发、生产,那样谁都管不了。

这就是吴鹰人生的第二次赌博,1991年,吴鹰和合作伙伴共同创办Starcom公司。

02

1994年2月,黄晓庆正式脱身贝尔实验室并一头扎进由台湾人陆弘亮一手撑起的Unitech公司,而当时的陆弘亮正在美国集中精力从事通信软件的开发。后来,在黄晓庆的努力下,吴鹰、薛村禾、陆弘亮才得以有机会在酒桌上把酒痛饮,感喟“相识恨晚”。

1995年,Unitech公司与斯达康公司合并,成立UT斯达康国际通信有限公司,吴鹰担任CEO,合作伙伴陆宏亮担任总裁。

靠着当时颇为时髦的“电信+中国”的概念,UT斯达康获得了软银总裁孙正义3000万美元的投资,这也是孙正义在中国最早的投资项目。

此后,通过给摩托罗拉、AT&T代理无绳电话等电信设备,吴鹰很快就为公司赚到了一大笔收入,公司年收入1000万美元,员工300多人。

可以说,吴鹰人生的两次赌博都赌赢了,但是他并不满足,马上又开始寻找着下一个目标。

03

1996年,时任浙江余杭市邮电局局长的徐福新,去日本考察时偶然发现了PHS技术(小灵通)的可用性,并迅速回国搞出了小灵通。

所谓的PHS技术,是日本人根据本国人口密度大、流动性小的特点发明的,日本人将其称为“个人手持电话系统”(不是手机),虽然用的是移动设备,但用的是固定电话网络,因此资费比手机要低很多。

当时,徐福新曾密切接触过多家国际通信巨头,力图合作开发,奈何对方均以小灵通技术落后为由,拒绝合作,其中华为、爱立信对此曾认真做过专项研究,但最终还是放弃了。

正是这些通信巨头们的集体缺席,吴鹰才得以买断该技术并强势推广。1998年,在国际巨头纷纷不看好的情形下,吴鹰买断了这一技术,并取名“小灵通”,并且投入了几千万元,强势向全国推广。

为什么别人都不敢做的东西,吴鹰却敢做?

其实吴鹰的算盘打得很精,当时大家都没什么钱,别说手机了,不少人连固话都装不起。至于小灵通,看起来像手机,用的却是固话的网络,一台小灵通只要几百块,资费还比手机便宜80%。

对于当时还用不起手机的中国群众来说,小灵通的魅力无疑是不可阻挡的。

然而,对于吴鹰来说,这也算一场豪赌。毕竟当时UT斯达康主要业务是传输设备,而不是移动网,狠砸几千万到一项“非主流”的技术中,市场能接受吗?

况且,这项技术算是打擦边球,没有移动牌照,却和手机看起来差不多,一旦工信部下令禁止,那就全完蛋了。

但吴鹰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一旦认准了什么事情,他就会赌博似的大干,把全部筹码都压进去,赢了就全赢,输了就全输,没有中间路线可走。

04

然而小灵通一开始的发展并不顺利。

直到1997年底,小灵通终于得到一个良好的发展契机。

当时浙江余杭一个批发市场搬迁,为避免固定电话拆线的麻烦,当地电信公司和UT斯达康开始合作,利用当地交换机的多余容量,在当地做小灵通试验网。实行单向收费,月租费20元,资费每分钟2毛。

与此相比,当时中移动、中联通的每分钟通话费要4毛、6毛,小灵通实惠的价格迅速收获了大批粉丝,风靡全国。

在小灵通的发源地余杭市,市区仅有4万人,但是小灵通用户就有1.5万,“除了老人和小孩,基本上人手一台”。

人们排队抢购小灵通

肇庆开通小灵通后,仅一个月就放号5万多个;昆明市开通当日,装机量1000部;在西安,小灵通正式开通前,已有6万多人申请入户,开通当天放号4000多个,仅仅花了8个月,用户就达到了15万。

2000年3月3日,上线仅2年,在全球电信业低潮的情况下,UT斯达康于纳斯达克挂牌上市。登陆当天,股价一度高冲到73美元,涨幅达278%,公司市值瞬间膨胀为70多亿美元,甚至高于IT巨头思科;还被纳市戴上了“2000年第一季度十佳公司”的桂冠。

上市后,UT斯达康的业绩连续17个季度超过了预期,鼎盛时期,小灵通能给UT斯达带来25.93亿美元(约213亿人民币)的年收入。

2002年,小灵通全国用户从几百万猛增到1500万;覆盖范围也从中小城市向大中型城市延伸,形成“农村包围城市”的态势。

2004年,小灵通用户总数突破4700万,覆盖了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355个城市。

到了2006年底,国内小灵通用户达到9300万,海外小灵通用户超过700万,全球范围内的小灵通用户突破一亿。

这一次,吴鹰赌赢了。

05

公司股市的好消息以及媒体的吹捧让吴鹰沉醉其间。天南海北飞来飞去,各种名人派对、财富论坛上总可见吴鹰的标志性身影,其气势、光环与大牌明星并无二致。

南开大学国际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马连福表示,作为小灵通精神象征的吴鹰,确有他的过人之处,但从小灵通一夜成名后,他似乎完全失去了自我。“一个没有理性思维的人如果一度财力膨胀,性格往往扭曲,自己认为无所不能了,别人的正确建议都听不进去了,一切自我说了算,这样肯定是不行的。”

单一的市场、单一的产品是很危险的,尤其对做高科技产品的企业而言,是最危险不过的,而吴鹰却偏偏固执地走到了这一步。

其次更为严重的是,吴鹰并没有意识到,小灵通辉煌的背后,隐藏着无限的危机——小灵通用户体验实在太差。

因此,问题开始频频出现:信号不好、不能漫游、功能单一,出了市区就没信号,车速超过40公里通话就断断续续。

甚至因为信号差,小灵通还得了个外号,叫做“喂喂操”,也就是说人们用小灵通打电话,通常都是——“喂….喂………什么信号?”

所以,一旦人们用得起手机,小灵通被淘汰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偏偏斯达康十分依赖小灵通技术和大陆市场,基本上全部资源都放在了小灵通上面,抗风险能力很差。

说到底,小灵通的出现,终究还是时代的产物,假如不随着时代而进步,终究会被时代所淘汰。

06

从2004年开始,3G技术日益成熟了,手机的资费下降,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手机不再是难以企及的奢侈品。

虽然小灵通的用户数一直都在增长,但增长速度已经远不能和之前相比。

没有考虑到“范围经济”,把几乎全部的力气投注到小灵通上,最后当小灵通业务呈现发展迟滞征兆时,再提转型,为时已晚。

这时候,斯达康的决策层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尴尬的处境迫使吴鹰不得不做出改变:转型往哪里转,又是一个问题。

投3G!

而此时在3G领域,已有很多企业进入,诺基亚、爱立信、北电、华为早已安营扎寨、厉兵秣马,在终端设备上拥有明显优势。

此外,由于当初吴鹰做小灵通做得很强势,分抢了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的饭碗,曾经给两者造成了很大压力, UT一度与两者关系很僵。

所以,就3G业务,爱立信、诺基亚等企业领导都曾拜会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两家均盛情接待,唯独吴鹰吃了对方的闭门羹,再加上3G迟迟不发牌照,于是UT转投3G深陷无底洞。

但吴鹰试图凝聚全身气力扭转颓势,他亮出了最后一张王牌:IPTV!

事实证明,他又错了。而这次,吴鹰似乎已无力回天了。

最终,小灵通的用户一路下跌,从2006年的9300万一路下跌到2009年的6800万,斯达康的股价一路下跌,亏损严重,吴鹰也被董事会解职,黯然出局。

从2007年1月1日起,斯达康宣布由UT独立董事Tom Toy担任公司董事长,陆弘亮仍担任公司战略顾问,但全球CEO将不再考虑吴鹰。

2009年,工信部发文,明确要求所有1900MHz——1920MHz频段无线接入系统应于2011年底前完成清频退网工作。

2011年1月1日起,中国电信将小灵通正式退市,为3G让路;2014年,小灵通基站被关闭,宣告正式退出历史舞台,一个时代就此落幕。

赌赢了那么多次,这一次,吴鹰算是输得一塌糊涂。

07

离开斯达康之后,吴鹰就把手头的股份全部卖掉,做起了投资人。

但经历了那么多次起起落落,吴鹰的骨子里面的“赌性”减弱了很多,变得异常低调,对于投资项目也是非常谨慎。

因为辈分高,他经常被邀请做互联网大会的主持人,问一些别人都不敢问的问题:

问马化腾:如果阿里巴巴变成了你的了,你能做什么事,可以比马云做得好?今天马云不在,你可以放心说。

结果马化腾一顿狂侃,只是说来说去都没说到点上,大家可以看看视频:

问贾跃亭:乐视那么小,怎么和BAT竞争?贾跃亭调侃称,“BAT是三座大山,让无数创业公司暗无天日。创业公司普遍面临三大命运:要么被BAT复制、要么被并购、要么被参股。”

李彦宏在一旁听了赶紧辟谣:“三座大山是盆景,大家不要害怕……”

就连BAT三巨头的这张历史性合照,也是吴鹰撮合的。在2017年的深圳IT领袖峰会上,吴鹰专门让马化腾、马云、李彦宏同台照相:“BAT三巨头很久没合影了吧?不是三巨头,是三位先行者。”

08

从曾经的小灵通之父,到现在的投资人、主持人,吴鹰的转变之大,真的有点让人有点吃惊。

一想到他曾经缔造的小灵通的传奇,更是让人唏嘘不已。

他的人生就像一场场赌博:他赌出了自己的辉煌留学生涯;回国创业赌出了第一桶金;甚至还赌出了一个市值70亿美元,年收入216亿元的商业帝国。

可惜,在一赢再赢之下,他却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不懂得见好就收,白白错失了转型的良机,结果在优势明显的情况下,几乎一夜之间就把之前赢的全都输了出去。

商场如战场,吴鹰的胆识与勇气值得我们称道,他在创业路上的拼搏也值得我们学习。但回顾他的兴衰荣辱,我们会总结出一个道理:居安思危、勇于创新才是保持长盛不衰的秘诀。

注:本文由毒舌科技整理自一财网、中国企业家网、创业智库、新财经、互联网情报网、搜狐网等。

Leave a Reply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