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扎在死亡线上的农村妇女

 

智谷君语:

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女性自杀率超过男性的国家。农村妇女的自杀率一直居高不下。面对贫穷、疾病、劳作、性侵,无处可逃的绝望妇女,只需要一瓶农药。如此特殊的“中国式自杀模式”背后,究竟是何等复杂的社会伦理与生存逻辑?

 

◎作者 |路小雨、米尔顿

◎来源|浪潮工作室(WelleStudio163)已获授权

2009年,山东农妇张西焕患上了乙肝,没钱治病的她心生绝望,喝下了一瓶标着“氧化乐果”的液体农药。这是她和她丈夫7年前买的棉花除虫剂,他们早已不种棉花,但农药还没有舍得扔掉。

每年约有5.8万农村妇女和张西焕一样,想用一瓶农药结束自己的一生。为什么中国农村妇女的自杀率如此之高?究竟是什么造成了“中国特色的自杀”?

 

01

宗族阴影下的奴

 

中国人对婚姻有句俗话,叫“干得好,不如嫁得好”。在很多人的观念里,婚姻是女性改变命运的第二次投胎。但现实是,婚姻也是很多农村女性的坟墓。

 

 

农村妇女的现实境遇,和宣传画中的“劳动工人”并不太一样 / Historiana

 

上世纪50年代,是公认的“妇女解放”的起点。

 

但美国社会学家朱迪斯·斯坦塞在《中国的父权制和社会主义革命》一书中有不一样的观点。“革命者迫于农村现实的需要,放弃了‘五四’激进的男女平等思想,转而迎合农村的父权家庭结构,以便动员团结农村群众,并未真正的解放妇女。”

以“童养媳,回娘家”这一解放妇女的政策为例。上世纪50年代,在东南诸省还有大量童养媳。据1951年福建宁德杨村封建婚姻情况调查表,全村1190名女性,已结婚童养媳129人,未结婚童养媳73人,占比近五分之一。

 

饱受压迫的童养媳终于迎来了解放,有机会回到自己的娘家,这不是已经翻身做主人了吗?

 

 

2012年1月16日,福建省莆田大型寻亲活动 / 视觉中国

 

事实并非如此。福建宁德杨村的婚俗并没有任何变化:女孩订婚后,娘家舅舅要送大饼,结婚时,舅舅送被褥、衣料等;无论在男方还是女方的婚宴上,娘家舅舅都需要上座。靠着舅舅,娘家依然掌握着新娘父系的合法性。

 

列维施特劳斯曾把婚姻形容为男人之间女人的相互交换。父亲和哥哥代表娘家嫁出了女儿,娘家的依附变成了丈夫的依附。在这种情况下,童养媳回到娘家,只是一种身份转变,她们的地位并没有任何实际的变化。

 

在闽东乡村,有一首《童养媳叹世》的儿歌这样唱到:“我父贼心肝啊,我母铁心肝,把我嫁娶王历山……贫家女儿叹苦命咯,何时能脱王历山。”因为真正束缚她们的,并不是这种特殊的婚姻形式。在父系宗族的阴影下,任何离开父母,且没有经济收入的年轻女性,无论是进入别人的家庭还是社会,社会地位都是低下的。回到娘家,只是重复悲剧。

 

2015年5月24日,重庆巫山童养媳马泮艳的女儿在家中做家务 / 视觉中国

 

或许以童养媳为例过于极端了,不妨回到普通人的婚姻。

 

建国之后,1950年《婚姻法》的实施,确实带来了自由恋爱、结婚的风气,甚至历史上的第一波离婚高潮。说是离婚高潮也只是相对于此前的民风保守,离婚突然可以光明正大地解决了,发生一起都可以引起很大轰动。

页码: 1 2 3 4 5 6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