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急着辱骂,请先坦然面对快手揭示的真实


◎作者 |王大可

◎来源 |知乎

大城市的学生以及小资白领们在第一次发现有快手这么一个App存在时,第一反应是惊叹其庞大的用户量,纷纷表示发现了新大陆。

随后便开始对这个App低俗丑陋的视频内容进行攻击。

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快手上的内容,才是如今真正的中国乡土文化。

2016年中旬,随着霍启明(X博士)的一篇叫做《残酷底层物语: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真相》的文章大热,快手进入到了“大众”视野之中。

在这里,大众应该打个引号,因为不为外人所知的快手在那时的累积用户量已经有3亿了。

01

互联网社会的新居民

互联网将我们每个人连接在了一起,但是我们很少能够意识到,其实互联网上的世界并不是一个完整的世界。不论是在贴吧知乎还是微博,少量的大V与明星占领了半数以上的页面,剩下的空隙由普通网民填充,这两者构成了一个互联网社会。

话语权跟人数是不对等的。社会地位较高的人拥有着更多的话语权,与之相比下层的人发言权会非常的低。两者结合形成了一个扭曲的社会表象。

不论是有着高学历软件开发者还是一掷千金的投资者都会忘记一个市场:霍启明所说的“残酷的底层”。

虽然大家十分不愿意承认以及提及,但是社会文化的分层是客观真实存在的,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总体的讲可以分为上层与下层,其界线是城市与乡村。

从2015年开始,农村的智能手机普及率实现了井喷式的增长。

▲积极抢占农村市场的手机企业

我国农村近几年来的生活质量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随着数据流量的降价,以及国务院出台一系列措施在农村普及互联网,农村上网变得方便了很多。与此同时,农村的Wifi覆盖率也大大提升,Wifi甚至成为了许多村庄小卖铺、理发店、菜馆的标配。

大批涌入互联网的农村用户遭遇的窘境就是已经较为健全的互联网社会并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地。价值观及学识的巨大差异使得他们难以融入现有的圈子。

互联网工作者也是不屑于将这批消费能力极低的用户作为目标客户的,在这种情况下,应运而生的快手幸运成为了愿意吃下这块硬蛋糕的人。

02

闷声发大财的快手

很难想象让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小学文化水平、刚刚接触互联网的农村人去使用微博、贴吧会是什么样的景象,面对这两者复杂混乱的页面设计,他们一定会无所适从的。对他们而言,这两个软件太复杂了,无法使用。

相对简约的微信成为了他们第一个投奔的去处,这就部分解释了为何会存在那么多“奇怪”的公众号。

至于快手,则像是为他们量身定制的软件。

抛去内容不讲,我们只谈设计,我们可以看到,在当下主流的软件中,快手的UI设计堪称一股清流,简洁明了的界面对用户十分亲切,与被我点名批评的新浪微博有着相当强的反差,这使在网络涉世未深的新居民们更加容易接受。

相当难能可贵的一点是,我并未在快手里找到官方的广告,这使我感到诧异。

我们知道如今许多App的赢利点就是其内部的广告,快手的这份坦诚是许多App团队拿不出来的。

不仅软件内部没有广告,快手对外也是十分沉默的。在2016年底@何瑫与快手创始人兼CEO宿华的一次对话中,宿华表示:快手到目前为止依旧没用正式的公关和PR团队成员。

从中我能够观察到快手有一个特质:不随大流。当所有人都在抢占高端市场,然后在自己的App内塞满广告的时候,快手以一种特殊的姿势闷声发大财。

单就软件设计来讲,快手是目前流行的社交APP中,设计的最简明,最有诚意的一个。

03

与快手用户的三次会面

由于本人仅仅观察了半年的快手,这不足以对其有全面的了解。因此我通过多种渠道联系到了多名快手用户,以方便了解快手用户的真实面貌。

为了保护被访者隐私,笔者采访过的人名地名均模糊化处理。

(1)

通过一个开餐馆的朋友的介绍联系到了这名快手用户,并且约定好了见面聊聊。

下午三点,我站在市区公园亭子旁等待碰头,初春的天气依旧很冷,但是公园里的人依旧不少。时不时有遛狗的大妈提着从集市买回来的菜路过,阳光下还有三个老大爷裹着厚厚的冬衣坐着马扎唠嗑。

看了一下表,三点过五分,对象预料之中地迟到了,我渐渐地有点不耐烦,环顾四周准备打电话催促一下。

突然看到亭子旁边的长廊角落处有一个人身体扭曲的像虾米一样低头玩着手机,看那架势应该是在玩王者荣耀。走进试探一下印证了我的猜测——他就是我在等的人。

他羞涩地笑了笑,表示自己很早就来了,没想到我没看见他。原来是我误会他了。

他叫春强,上到中专就不上学了,出来到处打工已有两年,期间换了不少工作,最近外卖挺火就来送外卖了。

我拜托朋友帮忙使得春强能够得到假期出来与我见面。

“送外卖要辛苦很多,不过挣的钱比之前要多一些。”春强一直不好意思直视我的眼睛,谈到工作时他才渐渐地放松起来。

“冬天送餐很难受,手脚都冻麻了,菜也很容易凉。还好掌柜给配了电动车,没那么累了。”他说着指了指不远处锁在栏杆上的那辆比得文电动车。

出来打工的原因一是不愿意留在家里种地,二是想来城市里多赚点钱。“工资除了自己用还能剩一些,时不时也会打点儿给家里人。以前还在棉纺厂和工地干过,但是时间不长,我不喜欢那里。”

我问春强什么时候开始用的快手,他告诉我是在中专的最后一年朋友推荐给他的。

“身边很多人用快手吗?”

“嗯,蛮多的。”

问他当初是什么吸引他一直用快手的,他说:“感觉里面的人都挺能折腾的,很好玩,有吃屎的有打群架的有自残的。”

看我表情有点夸张,他紧接着告诉我:“这几年好些了,里面的东西和谐了一些。”

春强告诉我,除了工作外平常也比较闲,打游戏打累了有Wifi就看看快手。问他现在比较关注什么内容,他说最近比较关注的是喊麦和王者荣耀。

▲时下快手最热门的游戏《王者荣耀》

“最近王者荣耀很火是吧?”我问道。

“嗯,这游戏很好玩,以前要去网吧才能打游戏,现在可以直接用手机了。”

“你还说你喜欢喊麦。Mc天佑你了解吗?”

春强的眼睛总算睁大了:“我X,当然知道了,喊麦之王,特别厉害,他的直播我也看的,很有才,人气第一。”

▲拥有超过两千万粉丝的Mc天佑,这相当于1.5个荷兰人口

我又谈到有很多人都说快手很俗,不知道春强怎么认为。

“的确有很多东西很俗,我也不喜欢,有些吃饭的都要拿出来拍一下,还有很多吃乱七八糟的东西的,很恶心。”

▲曾经被认为精神控制吃异物的凤姐在被曝光并接受警方调查后已经“改邪归正”,开始吃“正常”的食物

(2)

春强虽然是农村人口,但是他是入城打工的“农民工”,恐怕无法真实反馈快手在农村的状况。

随着我国经济科技的发展,农村承包化、机械化、专业化的趋势出现,以及城市用人存在缺口,越来越多的年青人决定入城务工,春强是千万入城务工农民中的一员。

道别春强后我又在多个QQ群发出红包,邀请快手用户与我进行交流,可惜无人回复。我开始意识到自己的愚蠢,觉得用QQ是找不到“原生态”村民的。

一个月后正当我打算主动前往农村进行调查时,有一个自称在吉林的人同意了与我进行网上交流。

他自称郭哥,没想到会有人一上来就称自己是哥。但是也能看出这是个直爽的人,想必交流起来会顺利许多。

郭哥告诉我他现在三十来岁,居住在吉林某村,农闲之余偶尔进城做小商品生意,所以会时不时上QQ。生意一般但还说得过去,再过段时间就会成婚了。

当我要求他评价快手内容时,他告诉我“快手,啥都有。很厉害”

他告诉我,不愿意上微博,里面的东西太乱,太假了,没意思。还是快手好玩。

他上快手主要是看美女、看喊麦,还看炒作的。

“大家都喜欢炒作,炒作最容易火。”

问及他讨厌什么的时候,他告诉我,他没什么特别讨厌的,吃东西的也喜欢看,很过瘾,很带劲。

▲吃超大号的肉、排骨、泡面的视频在快手格外受欢迎。

有些人会吃些奇怪的东西,虫子、玻璃、腐烂尸体都有,郭哥表示他也觉得很恶心,但是恶心归恶心,很逗是真的。

郭哥告诉我,快手里还有比较用心的人拍连续剧,很有才。

(3)

我在发出邀请时没有抱希望,但是没想到真的能够联系到一个很多年没见的老熟人。

2016年Mc天佑被外界人知晓时带火了“喊麦”,我那时才想起早在2011年,就有人告诉过我喊麦这个词了。

他叫强子。

非常幸运的是,强子也玩快手。

他告诉我,我来快手来晚了,放到两年前,炒作的、约架的、吃屎的、被强奸的啥都有。

说到这里我心一咯噔,原来曾经快手也是碾着法律高压线过来的。

强子继续跟我说,现在快手好多了,没那么出格。微博曝光后,以前的很多视频被删除了。

想到了6年前他跟我说到过YY、喊麦这两个关键词,我急忙的问他觉得Mc天佑怎么样,出乎我的意料,强子告诉我他现在觉得喊麦很无聊了。

至于天佑,强子告诉我:他认为天佑是第一网红很厉害,很有头脑。但是强子并不觉得天佑很有才。“他很多作品都是抄的”。

结束了与强子的对话后,我发现不知不觉间我似乎在快手与喊麦这两个词之间挂上了链接。这两者的爆红也许是有相关性的。

04

快手背后真实的中国

2010年夏,我来到了吉林延吉旅游,有一顿午饭是在一家貌似挺不错的饭店吃的,吃到一半大堂里突然热闹起来了,进来了一队自带BGM的人,器材就绪所有人撤离,大堂中央只剩下了一个矮小的男人和一个高挑的女人。

然后他们俩人就在大堂里说着什么,具体说的什么没听清,貌似听到了吉尼斯什么的词汇,反正他们大概就是在说自己是卖艺的,很牛,今天来讨大家一个乐呵。

然后他俩就开始表演了。矮小男人是台柱子,高挑女人是个助手,全程解说。

奈何那家店饭菜质量很棒,花生米脆而不腻,猪肉粉条子十分过瘾,我没有太关注他们,但是他们的一些项目使我大开眼界,印象十分深刻。

那个矮小男人讨了几瓶啤酒,仰头就喝,瓶身与地面成90°,稳稳地一瓶接一瓶,最后一地酒瓶,大家一起鼓掌叫好。

矮小男人又取出牛奶,小小一瓶,喝进去,嘴巴一闭,双眼怒目圆睁,噗嗤一条乳汁白线从眼睛里喷出来,在场吃客的掌声更加激烈了。

后面还有用鼻孔吃面条、喝酒喷火等项目我就不一一细讲了。最后他们俩收的百元大钞钵满锅满,乐的他们不断鞠躬,在场的观众兴致也极高。

沉浸在快手的世界一段时间后,我猛然间回想起了7年前的场景,何等的相似?

▲给这种行为贴个时下流行的标签的话,我们可以称其为“云卖艺”

说起我国农村的乡土风气大家会想到什么?有的人会说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有的人会说喂马、劈柴,关心粮食和蔬菜,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有的人会说山楂树下两青年在把我盼望。

但是现实恐怕是跟文艺小清新们的幻想相违背的。

快手是什么?快手是一个补丁!它把长久以来我国互联网社会空缺的一块给填补上了,快手很低俗?其实快手是真实展示了我国的乡土风气特色,它像一面镜子,真实的反射了农村的影像。

其实仔细思量,快手的用户表现其实还是很淳朴的。他们没有面具遮挡自己的内心,直白地表达着自己的好恶。

肉好吃?那就大口吃肉。想要出名?那就无限炒作。美女好看?那就尽情地观赏美女。

看似低俗的行为其实是他们耿直的心灵进行的真诚的表达。

向日葵羞于与无名小花为伍。

太阳升起,笑问小花“亲爱的小花,你还好吗?” ——泰戈尔

对快手出言不逊的人们,请收回你们的辱骂,坦然面对这个客观真实的世界。

快手CEO宿华是这样说的:每个人对审美的偏好可能有高有低,我不能说你的层次高就比别人更厉害,都是正常的。世间千姿百态,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事。

快手是丰富多彩的世界,我们的真实世界也是这样的,快手是这个真实世界的一个投影,快手是这个真实世界的镜子。

前面说过,抛除内容,单谈软件自身的设计,快手App是业内顶级的。

快手内容是由用户自己决定的,但是恐怕宿华自己也没料到快手在今天会成为粗俗低劣的代言人。平心而论,连公关团队都没有的快手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商业上的奇迹了。

在今天快手已经拥有了5亿注册用户,这相当于1.5个美国或整个欧盟,如今却因为“内容粗俗”这种原因被绊住了脚步无法前进,我是感到了惋惜的。

我之所以感到惋惜,是因为我本以为快手可以成为中国版以视频分享为核心的Instagram的。按照宿华团队的硬实力以及快手软件的设计是有实力做到哪一步的。

机遇的大门是向快手敞开的,快手也已经全力以赴,接下来会如何那就不得而知了。

不知道宿华接下来的运营能将公众对于快手的偏见消除,使更多人能够接纳自己的产品。

真的,快手离真正的成功就差一步了。

Leave a Reply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