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古人靠什么来破案?

房股财经 2018年12月17日 紫竹张先生 96

原创:紫竹张先生 紫竹张先生 紫竹张先生

zisedegu66

可能是被抄袭次数最多的财经公众号

06月11日

紫竹张先生

每篇都有干货的财经公众号

我们都知道,现代社会的案件侦破,主要依赖城市摄像头组建的天网视频监控系统、DNA鉴定技术和其他各种先进的刑侦手段,那么大家是否知道,古人是依靠什么来破案的呢?

靠神明来破案

早期人类社会,大家思想比较愚昧,相信神的存在,也相信神也能帮人破案,于是有了靠神的指示破案的规矩。因此世界各地早期都有特色的神示制度,比如水神、火审、决斗审、宣誓审、占卜审。

冷水审:日耳曼部落觉得,水是最纯洁的,水神是不会接受有罪的人,如果被告否认指控,就腰部系绳把他绑起来,接着扔到水里,如果沉下去弄湿全身,说明这是被水神接纳的好人,如果绳子有一点没弄湿说明他是坏人。古巴比伦却反过来,他们觉得水神会通过淹死来惩罚坏人,全身沉下去才说明是坏人。

沸水审:《圣经旧约》里面有惩罚人的大洪水,只有正直的人才能避免,于是信基督教的古人用沸水代替大洪水来甄别人。《萨利克法典》规定,如果被告人不承认指控,那就让他祈祷神明三天后把半只胳膊伸到沸腾的水里面,接着把受伤的地方包扎起来,再三天后法官检查,如果伤口变好了就说明他无辜,伤口更严重了就说明他说谎。

:大家都觉得火是上天的恩赐,没罪的人是不怕火的。当时法官让被告用手拿着燃火、手拿热铁、舌头舔热铁或者在火中走路,三天后查验伤口,如果伤口变严重了说明神灵认为他有罪。

决斗审:林肯决斗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但是大家不知道的是欧洲19世纪之前都有决斗审,因为他们相信神明会站在正义的一边,所以可以通过决斗了解神明的旨意然后断案,即让说法不一样的人在法官和群众的监督下手持棍棒进行决斗,如果原告被打败或者天黑出星星之前没打赢,就按照败诉处理。当然,如果他同时指控很多人,那就得一个个决斗了。

宣誓审:向天发誓是从古到今男人的把戏,《周礼》规定:“打官司的双方要发誓来证明自己说的是真”,而西方古代更是玩出了花来——让原告和被告轮流发誓,谁说得慢、说得不通顺就是不真实,而其他觉得任何一方没错的人也可以参加帮忙。

占卜审:甲骨文中就记录了商王考龟壳占卜来问神明要不要动刑。直到明朝也还有些靠天旨意的,比如《大明王朝1566》里面就写到,锦衣卫像上吊一样把绳子挂在树上,然后打树落叶,看落叶会不会穿过中间那个圈,从而判断有没有冤屈。

当时这样审案也是没办法,毕竟思想愚昧,技术有限,要是大家都信神明那也好办,至少有游戏规则给大家遵守,大家也服气。现在也有保留这种神明指示的,比如在香港黑帮电影里面就有看到,帮派中出了叛徒,扛把子就带大家拜关公点香烛,再看谁的香烛中间灭了,说明关公在告诉大家谁可能是叛徒。


靠人来破案

后来大家发现,靠神明破案冤案太多了,慢慢就不相信神明了,都相信眼见为实,于是出现了主要靠人来破案的制度。我国古代就把这种靠人破案的制度发挥到了极致。

唐代的《唐律疏议》已经把怎么告官、谁来审案、怎么断案、怎么上诉、怎么复核、怎么动刑、怎么处罚、怎么大赦都规定的非常详细了,历朝历代开国后很快就颁布自己的法律大典(当然抄前朝的为主)。而我们经常挂在嘴边的“诛九族”、“十恶不赦”、“秋后问斩”、“不知者无罪”、“大赦天下”都是一两千年前就一直沿用的了。

口供至上:中国古代确实有不少用物证、勘探、书证破案、断案的实例和书籍,比如宋代的《洗冤录集》、清朝的《验尸图格》,看过电视剧《洗冤录》的人肯定不陌生。但是各地官吏的水平始终是有限的,而且就算官吏懂,百姓也不信,最好的也是最方便的便是证言口供,恶霸坏人当场承认自然最好,实在嘴硬也可以找几个善良村民指认,这样领导赞许、同行沉默、群众满意,这个案子就算糊弄过去了。许多朝代都会规定,坐牢需要几个证人指正,流刑死刑需要多少口供才行。当然,人分三六九等,证言也分三六九等,读书人、官员的证言自然比平民的可信,男人的证言也比女人的可信。现在许多伊斯兰国家还实施着“一个男人的证言效力等于四个女人的”。

允许刑讯逼供:在古代法律中,是允许刑讯逼供的,而且会明文规定在什么情况下,可以用什么刑具进行刑讯逼供。《礼记》里面有说,春天农民要下地插秧的,不要打坏人家了,其他时候再打吧。《唐律》规定,如果在反复核对证言和走访群众后,主审官还不知情况的,可以拷打被告最多三次,每次最多六十杖,三次之后还是没有成果的,就得打原告。这种规定一直持续到清末才废止。至于效果嘛,肯定很好,毕竟棍棒之下,何求不得?至于是不是屈打成招,主要看拿惊木堂的是不是包青天了。

严重依赖主审官:相信大家都看过周星驰的《九品芝麻官》或者《包青天》、《神探狄仁杰》,里面就有古代审案的流程。包公、狄仁杰作为地方一把手,平民来击鼓鸣冤告状或者路上发现问题,他先是当警察看现场、找物证、抓人,然后是当法医看尸体,接着当法官审案子,最后当法警处罚坏人,一气呵成。这种包揽一切的制度,如果朝廷派来的是精明善良的包拯、狄仁杰当然好,但是世间又有几个包拯、狄仁杰?现代刑侦,这么多专家联合办案,依赖这么多现代技术,还有很多案子是无头悬案呢,所以古人路过写着包青天名字的历任官员石碑,想求包青天保佑便摸他名字,活生生把包拯的名字摸平了,可见当时清官好官多难得。

除了上面这些之外,我国还是很强调教化为主、法制为辅,在儒家影响下还是有一些挺人道的制度,很多都沿用至今:

死刑复核制度:除了“十恶不赦”的重罪会“斩立即”,大部分罪名都是“秋后问斩”,就是定死刑后把犯人连同卷重押送到京城,到了夏天转秋天的时候,三司会审这些死刑案,把情况跟皇上汇报,让皇上觉得处决、缓刑、减刑、驳回还是释放,如果要处死刑一般要皇帝在不同时间决定三次甚至四次才行。现在我们法院判了死刑立即执行,也会送到最高院去核准,要最高院院长签名才能杀人。

亲亲得相首匿制度:古代亲人犯罪帮忙窝藏也是合理合法的,毕竟亲人相爱是天经地义的,要求亲人去指认自己亲人犯罪更是天理不容。现代虽然不能窝藏犯罪的亲人,但是法院也不能强迫被告近亲属指正被告有罪,这也是家庭伦理的体现。

不对老弱妇孺用刑制度:老人、小孩、妇女、残疾人都是法律重点保护的弱者,除非重罪不然都不能用刑,但是当时也由此引发各种弱者诬陷的现象。古代一直都觉得来告状的都是“受欺负的苦主”,乃至有句话叫“恶人先告状”,这反映出大家觉得告状一般都是受委屈的人,何况这些弱者?而弱者一般是不用受刑的,所以告状喊冤的往往是家里面的老人、妇女、小孩,至于是不是真的冤屈就不知道了,据说当时“十告九诬”,主审官知道也没办法。我们现在也有这样的制度,比如14岁以下的小孩无刑事责任,14到16岁的小孩只有重罪才受罚,孕妇不能死刑,75岁以上的老人要从轻减轻。至于效果嘛,参考上面,毕竟太阳底下无新事。

靠物证来破案

到了现代,就进入了物证破案阶段了,甚至可以零口供破案。古代破案断案自然有它的局限性,我们也应该庆幸已经经历了神证时代、人证时代,目前处在物证时代,各类破案审案技术和规定都比较成熟了,可以凭借物证来破案定案,而我国在大案、重案、命案的侦破和审理方面还是非常给力的,可以说已经走在世界的前沿了。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