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三生三世,十里经济学家

精彩推荐 2019年3月26日 智谷趋势 109

智谷君语:

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近期大火。本文套用剧中的神仙谱系来盘点近现代经济学家的派别及江湖地位,乃脑洞大开的“神作”。

◎作者丨公子岚

◎来源丨财经江湖客(sysztjq) 已获授权

本篇文章旨在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神仙谱系讲解一遍近现代经济思想史。

是的,

只要你能理解《山海经》的神仙构成,就能五分钟熟记近现代知名经济学家的派别及其江湖地位。

走起!

先简单梳理一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世界观:

天地初开之时,人神杂处,一片混沌。

此时,横空出世了一位大神仙,统一了四海八荒,奠定了天界的秩序,算是开国之主吧,我们称之为“父神”,有“父神”,当然有“母神”啦,虽然戏比较少,但都传说两个人伉俪情深,共建大业。

“父神”创造的世界,基本可以理解为封建制社会,是由国王和各封建领主共同管理的社会形态。其中封建领主的地位世袭,且拥兵自重。

“父神”的后代称为“天族”,历代子孙优秀者继承皇位,号为“天君”,是仙界的最高领袖。而辖下最重要的封建主,分别是翼族之王“翼君”和青丘狐族之王“狐帝”。当然,还有些小封建主,诸如“鲛人族”之类的,就不是主流了。

可“父神”死后,历代“天君”的统治并不是都那么牢靠,譬如本届“翼君”擎苍就时不时想要造反,还祭出了毁天灭地大法器“东皇钟”,好在天族有”战神”之称的“墨渊上神”,封印了擎苍,令“翼族”暂时蛰伏。

但“天君”仍不放心,为了巩固实力,就主动让自己的孙子“夜华”与青丘狐帝的女儿“白浅”联姻,以图联合制衡翼族。

而白浅作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女主,可是个有故事的人,她虽然来自崇尚自由,远离朝局的狐族,但却曾拜天族战神“墨渊”为师,还和翼族皇子“离镜”有一段旧情。并且在“墨渊”大战“擎苍”七万年后,“东皇钟”再度要解封时,凭借一己之力,再次封印了这位威力巨大的翼族领袖。

她还向我们展示了神仙的等级制度,哪怕身为贵族之后,一出生就是神仙了,但也是需要升级的,历一次劫可以由“神君”飞升为“上仙”,历第二次劫可以由“上仙”飞升为“上神”,升到“上神”就满级了,可以开宗立派,授业收徒了。

接下来,请看《三生三世,十里经济思想史》:

在近现代经济思想史领域的“父神”,毫无疑问,是苏格兰经济学家亚当•斯密(1723年6月5日—1790年7月17日)!

在此之前的经济思想,譬如重商主义、重农主义都未成体系,可谓混沌。而随着公元1776年,亚当•斯密的巨著《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简称《国富论》)的出版,是人类首次清晰地描述了经济体的相互关系及经济体的运转方式,宛若天地初开,秩序甫现!

亚当•斯密所代表的“古典经济学派”自然成为了经济思想领域的“天族”!

OK,亚当•斯密是“父神”没问题了,那“母神”是谁呢?

不好意思,亚当•斯密终身未婚,一辈子以书为友。但我们仍然有个“母神”,是大卫•休谟(1711年4月26日-公元1776年8月25日)。

大卫•休谟在经济学领域的名气远不如亚当•斯密,他更多是以哲学家和历史学家的身份被后世铭记。(大卫•休谟写过一版著名的《英国史》,有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找来看看。)

但其实,大卫•休谟是古典经济学更早的探索者。且两个人好的就差穿一条裤子了。亚当•斯密写《国富论》的时候,生怕自己死在出版之前,就把遗稿继承权给了大卫•休谟,可谁成想《国富论》发表后,是大卫•休谟先死了,亚当•斯密才发现,自己是大卫•休谟的遗稿继承人。

现如今这么说,大家可能没什么感觉,遗稿继承权啊,在当时,真是一个经济学家,能够给予朋友的最大信任和肯定,相当于把毕生修为传给你了啊!

“父君”亚当•斯密去世后,继承了古典经济学的下一任“天君”是大卫•李嘉图(1772年04月18日—1823年09月11日)。大卫•李嘉图用以飞升上神的作品是《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

虽然大卫•李嘉图出身于股票经纪人,是个业余的经济学家,直到27岁才第一次读到“父神”亚当•斯密的大作《国富论》,但他却是古典经济学派最有名的人物。

斯密提出了资本积累对经济增长的重要意义,而李嘉图发展出了收入的功能性分配对经济的影响;斯密破除了重商主义对贵金属的迷信,通过阐明成本的绝对优势,提出了自由贸易主张,而李嘉图则走的更远,通过阐述比较优势,进一步推动了全球贸易往来。

在“天君”李嘉图统治的时代,有另一位经济学家,必须为我们所铭记,他就是英国牧师马尔萨斯(1766年2月13日-1834年12月23日),马尔萨斯不应被归入任何流派,也无需继承者就能亘古长存,就宛如与天地同寿的老凤凰“折颜”。他飞升上神最伟大的功绩自然是《人口论》,但也不应忘记,马尔萨斯也是第一个提出“消费不足”的经济学家。(这一问题至今困扰中国。)

关于这两个人相爱相杀的故事,简直脍炙人口,流传至今。他们几乎在每个经济学观点上都意见相左,争论不休,不管是贸易、地租还是《济贫法案》。但在李嘉图临死之前,他写给马尔萨斯的信中说:即使你同意我的观点,我也不会比现在更爱你。

(大家都跟经济学家好好学学说情话!)

大卫•李嘉图的思想统治着主流经济学界近200年,是段四海承平的岁月。但后世却常常说,如果当时的统治思想是马尔萨斯的话,人类也许少走很多弯路。

在大卫•李嘉图之后,天族的下一任领袖是“天君”约翰•穆勒(1806年5月20日-1873年5月8日),他在1948年出版了《政治经济学原理》,对李嘉图的众多碎片化思想进行了阐释和修补。

但与此同时,其他经济学流派逐渐壮大,对古典经济学的批判之声日起,天族开始式微了。

在天族衰落的同时,翼族降生了一位旷世奇才,德国的家,全世界无产的伟大卡尔•马克思(1818年5月5日-1883年3月14日)!

纵观经济史,我们会发现,伟大的经济学家,常常也是伟大的哲学家和伟大的历史学家,因为当你妄图解释经济,你必须解释整个人类的思想和行为。在这项工作中,马克思无疑是出色到令人畏惧的!

他的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他将历史变革归结为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的思想体系颠覆了在此之前的全部社会科学。他忽然间拥有了粉碎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秩序的“东皇钟”!

但即便是马克思自己,也知道他的理论太超前了,他可以用共产主义“东皇钟”粉碎这个旧世界,但却还没找到建设新世界的法门。

可拥有了这样伟大的领袖,翼族的崛起和未来对天族的叛乱已是不可避免了。

翼族的第一次叛乱发生在1929年——1939年。十年的经济危机,让一战后的欧美各国陷入了一片恐慌,就如“翼君”马克思所预言的那样,经济危机宛如资本主义的跗骨之蛆,愈演愈烈,直至将其带入坟墓。堕入魔道的大皇子希特勒打着“国家社会主义”的名号,发起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此时的“天君”是新古典经济学派的阿尔弗雷德•马歇尔(1842年7月26日-1924年7月13日),代表作《经济学原理》。虽然马歇尔发展了大卫•李嘉图和约翰•穆勒的思想,将天族带入新古典经济学时代,也可算是一位杰出人物,但在当时大变革的社会背景下,他优柔寡断的理论,令其信徒对共产主义的崛起无力反抗。

终于,经济学界的“战神墨渊”出场了!

他就是约翰·梅纳德·凯恩斯(1883年6月5日-1946年4月21日)!

给凯恩斯赋予战神之名,绝不是牵强附会。凯恩斯的经济学思想体系产生于一战后,而壮大普及于二战中。他的理论作为“政府干预经济”的代表,并不是一个完整的体系,而更类似于一套危机处理方案。凯恩斯主义在治理经济危机的有效性上,虽屡屡遭到质疑(也屡屡被使用),但在处理战时财政上,可谓绝对权威。

凯恩斯飞升上仙之作是他在一战后愤而写就的《和约的经济后果》,他的年轻,他的才华和他的气度立刻成为经济学界的传奇,顷刻名扬四海;但他真正飞升上神之作是晦涩的《》,自此开宗立派,在昆仑虚•剑桥授徒无数。

很多人因为凯恩斯主张干预经济,与亚当•斯密主张的自由经济相左,反而与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经济形态相近,就以为凯恩斯似乎更接近社会主义,其实不然。

凯恩斯是资本主义的忠实捍卫者,他的干预经济,正是为了降低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危害至可承受的范围。

凯恩斯主义的出现,几乎封印了卡尔•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东皇钟”。随着大皇子希特勒倒台,二皇子苏联解体,公主中国改革开放,翼族重新归顺在天族的主流经济学统治之下。

大范围的经济危机消失不见了,天下承平7万年。四海八荒都相信,资本主义是完美无缺的,它已经克服了自身顽疾,“翼君”马克思再也没有破钟而出的一天了。

直到20世纪70年代,新的危机变种——滞胀出现了!这是凯恩斯主义无法解释的现象,“战神”墨渊在沉睡,“翼君”马克思的封印即将再度开启!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向来远离朝堂的“青丘狐族”奥地利学派,降生了一位帝姬——弗里德里希·奥古斯特·冯·哈耶克(1899年5月8日-1992年3月23日)!

哈耶克是个颇有意思的人,与凯恩斯的天纵英才和马克思的惊世秉赋不同,哈耶克自由散漫,还大器晚成。在他尚未定性之前,与“战神”凯恩斯和“翼君”马克思都有渊源。

“青丘女帝”哈耶克的少年时代经历了一战后的奥地利通货膨胀,家境从小康跌入拮据,这让他对经济学萌发了兴趣,何为救国之路?他找到的第一个答案是马克思和社会主义。但很快的,凯恩斯封印了马克思,成为经济学主流,哈耶克转而对凯恩斯主义发生了兴趣。

但最终的结果是,我们的“青丘”哈耶克成为“奥地利学派”的代表人物,“奥地利学派”一直在探讨究竟何种社会制度最优越的问题,他既反对马克思,也反对凯恩斯。

1944年,哈耶克出版了《通往奴役之路》,这是一本批判社会主义的著作,但神奇的是,正是70年代,主流经济学界以此为基点,再次封印“翼君”马克思之时,传入我国,进而促进了我国的改革开放。谁能说我们今时今日的生活,没有哈耶克的功劳呢?

哈耶克主张衰退是经济健康的代谢,不应阻止,在这一点上,始终与凯恩斯的财政干预经济站在两级,以至于每次发生经济危机,总有一场凯恩斯大战哈耶克。

我心中以为哈耶克是对的,但真的面对长时期的衰退,失业,乃至将引发的动荡,我们总是迫不得已的要选择凯恩斯,仿佛饮鸩止渴。

现如今,天族统治者“天孙夜华”是美国经济学家保罗•萨缪尔森(1915年5月15日- 2009年12月13日),他对“天君”马歇尔的统治风格颇有微词,虽然“新古典综合派”仍旧是古典经济学一脉相传的天族,但其经济思想更像“战神”凯恩斯,反被认为是凯恩斯主义的集大成者。

保罗•萨缪尔森是全世界通用教科书《经济学》(1948年首次出版)的作者,所以说,我们这些拿经济学文凭的人,全都是萨缪尔森的学生。很多我们从骨子里认为是基本原理的,无需证明的经济学逻辑,不过是萨缪尔森的逻辑。只有当你纵观整个经济思想史,才能跳出“天君”的统治,看到大千世界的万种不同。

那么如今代表自由的“青丘狐族”由何人统治呢?

这个“青丘白凤九”要算是美国经济学家,货币学派的代表人物米尔顿•弗里德曼(1912年7月31日- 2006年11月16日)了。亦如所有的青丘派,弗里德曼主张最小化的政府,最少的行政干预,发挥自由市场的优点。虽然一直不是统治流派,但影响力不容忽视,如今各国政府对货币发行量的重视,对通货膨胀的严密监控,央行的相对独立,都是货币主义的胜利。

现在,本文到了最后,就只剩一个问题了。

“翼君”马克思还会破钟而出么?

七万年后,还有谁能封印共产主义??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