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刚刚,川普被“驯服”?

精彩推荐 2019年3月26日 智谷趋势 56

◎智谷趋势|严九元

2月28日,川普完成了他在国会的首次演讲。

出人意料的是,演讲之后,川普获得了他就任总统以来的最高媒体评价。

《时代周刊》说,川普终于看起来像一个总统了。

尽管CNN被川普从白宫新闻发布会媒体名单中剔除,但CNN政治评论员Van Jones还是肯定川普:当川普在国会演讲中对凯琳.欧文斯(一位美国海军家属寡妇)致辞时,就是他真正变成美国总统的时候。

英国BBC新闻评价川普的表现是“一个跟友善、更温和的总统”。

七成收看电视直播的民众认为川普的政策将把国家带往正确的方向。而就在前不久,川普还是那个史上支持率最低的新任美国总统。

可以说,借助这次面对535位议员的演讲,川普给自己加分了。

有人说,川普在国会大厦打了翻身战。

但这个说法不准确,川普之所以会变得更受人欢迎(或者说更不被人讨厌),不在于他说服听众向自己靠拢,而更像是他主动降低姿态,向议员和民意靠近。

新官上任三把火。

一个多月来,川普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以极其强硬的姿态推动他的新政,边境建墙、撵走非法移民、打贸易战、质疑欧盟力挺普京……种种与“建制派”方针截然不同的做法,惹来各界的抗议,当然也碰了一鼻子灰,比如移民禁令被叫停。

在国会演讲中,川普在三大关键问题上的表态出现了明显软化:

1.关于自由贸易

无论是竞选期间还是上台初期,川普对于全球化以及自由贸易的批判可谓不遗余力,撕碎TPP、威胁推出WTO、准备提高关税,对自由贸易很少有正面的评价。很多人担心川普上台后会发动贸易战,自由灯塔国美国会被引上反对“自由贸易”的歧路。

这一次,川普表态了,他说:“我信仰自由贸易,但它也必须是公平贸易。”至少从这番最新言论来看,川普对现有的贸易规则一定会进行调整,但他对罕见表态“信仰自由贸易”,或预示其调整会有限度。

2.关于移民

不分青红皂白、一律禁止伊斯兰国家国民进入美国的做法可谓史无前例,川普甚至威胁动用军事力量赶走非法移民,激进的移民新政引起国内外极大的抗议。

移民新政碰壁之后,川普态度有所软化。此前在采访中他说,将真正的、积极的移民改革,让一些没有登记在册的移民获得合法身份。有媒体称,川普的移民政策理念正在发生根本转变。

在此次国会演讲中,川普延续其灵活的态度,他表示将执行一种新的移民几分系统,以监管来到美国的新移民,减少低技能移民的流入。

这就对了,美国人支持加强监管、减少低技能移民流入,但与伊斯兰世界为敌的移民禁令却会适得其反。

3.关于北约

川普上任后曾经给“北约”两个字的评论:过时。

当时北约盟国极度震惊,看似不可摧毁的同盟关系,似乎摇摇欲坠。疏离欧洲盟国,亲近俄罗斯,川普早期的外交政策,让许多美国人感到不安。

不过,在这次国会演讲中,特朗普说了:“我们强烈支持北约,这是通过打败了法西斯的两场世界大战和打败了共产主义的冷战而建立起来的盟友关系。”

重申对北约的支持,不再强调与俄罗斯合作,这种转变,标志着经过“弗林事件”后,川普外交经历了近乎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纵观此次国会演讲,川普变了很多:

这一次,服装变了。

抛弃了过去那种硕大无比的西装,而代之以更摩登的修身式样,更能体现身形的匀称感。

左为国会演讲中的着装,尤为竞选时的着装

这一次,说话方式变了。

不再是分贝竞赛似的喊叫,而是有条不紊的说理。

这一次,政策主张变了。

不再是一意孤行的极端,而是退回到妥协的路径。

政治是一门妥协的艺术。

激进的川普,曾一意孤行的川普,看起来不再像一个破坏者,而更像一个重建者了。

当然,我们知道,狡猾和精明是川普本色性格。

他这次看起来终于像个总统,究竟是逢场作戏的障眼法,还是权力制衡下的理性调试,目前还尚存疑问。

两三百年来,人们一直相信美国的政治架构具有神奇的力量,它会彰显理性,驯服强权,“狂人”川普会是它的又一个驯服者吗?

一个制度的特点,在越极端的环境下越会凸显出来。承平年代,一切按部就班,各自相安无事,井水不犯河水,国家正常运转。

但当有“局外人”闯入,骚动随即展开,一个制度的各部分就会被充分激活,进而展开频繁互动。

川普犹如一只野兽,他一边反抗,一边被驯服。他入主白宫后,美国社会所发生的骚乱、碰撞与制衡,正是这个制度的性格特点的彰显。

在“三权分立”的架构中,川普一旦明显越界,司法系统迟早会奋起反击。

川普对七个穆斯林国家难民和旅行者下达入境禁令,遭到很多非议和反对,最终,使得禁令作废的,是美国华盛顿州西区联邦地方法院法官詹姆斯·罗巴特。

按照美国体制,司法权力(联邦法官)可以宣布总统的行政命令违宪,停止执行总统命令。

而詹姆斯·罗巴特认为,移民限制令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五条修正案》关于平等保护的规定,以及《宪法第一修正案》关于宗教条款的规定,所以裁决禁令在全国范围无效。

碰了一鼻子灰的川普,对此一点办法没有。

而且他还不能质疑法官。在看完听证会后,川普厌恶地发表评论:“我昨晚在电视上看了听证,听到一堆可耻的内容,都是可耻的内容。”最高大法官戈萨奇看到后不答应了,直言川普言论令人失望,虽然我们知道,戈萨奇大法官是由川普提名的。但大法官实行终身制,戈萨奇不必受制于川普。

川普新政遭到的狙击不止来自司法系统,还有另一个潜在的制衡者:议会。

现在白宫和议会的碰撞尚未展开,但我们知道,议会掌握着钱袋子,川普请求540亿美元额外军费和1万亿美元基础设施投资经费,没有议会的批准,寸步难行。

民主党女议员在演讲现场朝川普倒竖拇指

上任这一个多月来,川普给自己的总体表现打了个A或A+,但在沟通方面,他给自己的评分是C或C+。很大程度上,沟通方面的糟糕要归咎与川普与媒体关系恶化。

因为在媒体界树敌太多,川普甚至拒绝出席一年一度的白宫记者晚宴,舆论哗然。看来川普目前还不打算和媒体界和解。

有一次,奥巴马在晚宴上开玩笑说:“我们很幸运,在我们生活的这个国家,记者可以每天让国家元首的日子不好过。

对于奥巴马的玩笑,纽约时报评论员戴维·利特心领神会:

和之前的几乎所有的三军统帅一样,奥巴马明白,政府和报道政府的记者之间的对抗关系,并不意味着新闻媒体是敌人。记者晚宴是植根于共同价值观的一个缓和关系的机会,让我们有机会承认,记者和总统履行各自的职责对我们的国家更有利。正是由于独立的新闻媒体,所有美国人——包括国家元首——都更自由、更安全。

所以,暂时忘记现代记者晚宴的粗俗吧。忘记严肃记者和白宫工作人员(包括我自己)对受到邀请的不体面的渴望、对名人的谄媚,以及抬出名人提高身价的行为。从根本上讲,白宫晚宴仍是在向令美国伟大的价值观致敬。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只是通过现身,就对我们是哪种国家、拥有哪种总统做出了声明。

某种程度上,媒体与政府关系不愉快其实是好事。

美国媒体尤其是纽约时报做了很多“得罪”川普的事:爆料多位川普竞选团队成员在大选前就与俄罗斯官方频繁通话、刊登美国精神病专家的报告称“川普有精神病”、批评川普在私人俱乐部和安倍处理朝鲜问题或泄露机密…..似乎纽约时报的存在就是为了让这位美国新总统“每天日子不好过”,但川普没辙。

即使白宫把纽约时报排除在记者发布会外,纽约时报还可以在户外广告向排斥舆论监督的川普宣战:“真相,在这一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

即使是奥巴马当政,记者和政府也没办法完全好好相处;按照川普目前死扛到底的姿态,白宫大战媒体的戏剧要一直演下去。

川普以及它的新政,只能接受更为严苛的媒体审视了。不过,这次川普在国会演讲上表现不凡,媒体倒也不吝惜赞赏。

此次国会演讲,会是川普执政的一个转折点吗?

至少看起来,他更友善更温和了,他似乎正在被“三权分立”的政治架构拉回正常轨道,他正在减少新政中的偏激成分而注入更多妥协的润滑剂。但是,民主党人还不买账,少数族裔和女性还不买账,他们宁可“听其言观其行”,盯着川普的下一步。

过去两个月,在大洋彼岸掀起了一场“川普会不会蜕变为独裁者”的讨论。

有乐观者认为,美国“三权分立”制度犹如关住统治者的笼子,总统再坏,也无济于事,他想做坏事就会被这个神奇的笼子自动困住。但悲观者提醒,切勿高估了体制的应急能力而低估了破坏者的能量。

川普上台,是对美国社会制度的最好检验。

在本次国会演讲中,川普终于表现得像个总统了,我们可以因此而乐观一些吗?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