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張先生官方網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簡轉換
更好的客戶體驗服務全球華人!

不轉換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頁 / 正文

萬萬沒想到,「韓企」樂天竟有深厚日本背景,在韓國也屢受抵制,它已放棄押注中國

精彩推薦 2019年3月26日 智谷趨勢 110

智谷趨勢 | 嚴九元

有人說,這張地圖會影響中國房價。

圓圈的中心,是韓國部署「薩德」反導系統的地方,圓圈半徑2000公里,為「薩德」的雷達探測範圍。

北上深自然躲不過,中部的太原、西安、武漢也未避過。一個「薩德」系統,以防範朝鮮飛彈為名,結果卻把大半個中國給籠罩進監測的陰影。雖然韓國解釋稱並無惡意,但把中國整個惹惱了。

2月27日,消息披露「韓國企業」樂天決定將自己名下的地塊換給 「薩德」使用。

圖為樂天在星洲的高爾夫球場,深山密林中的一片開闊窪地,將提供給「薩德」系統使用

該消息立馬在中國炸鍋。樂天在中國開立了不少超市、商場。吉林,有民眾在樂天瑪特(Lotte Mart)門前拉起橫幅,要求樂天「馬上滾出中國」。

中國的輿論場上,樂天此舉被視為「一邊賺中國的錢,一邊砸中國的鍋」。

官媒也掀起批判樂天的浪潮。

新華社稱:「樂天能夠出於『國家安全』的考慮同韓國軍方換地,中國消費者也完全可以出於『國家安全』的考慮對這樣的企業、這樣的產品說不!既想在國內政治上得分,又想在商業上獲利,世界上沒有這等一舉兩得的好事。樂天自己既然無法想清楚這樣簡單的問題,就讓中國的老百姓來給出答案。」

今天,人民日報在其微信公號頭條,呼籲遠(di)離(zhi)樂天。

「遠離樂天」會不會演變為「抵制樂天」的全國性運動,不好說。但樂天在中國發展受挫,會是大概率事件。

自1994年進軍中國以來,樂天的業務已經覆蓋中國20多個省市,門店有120多家,從商場、超市、食品,到旅遊,跨度非常大。

2016年,樂天在華投資額達到3.2萬億韓元(約193億人民幣),是2009年投資額的7倍多。要是全面爆發「抵制樂天」行動,樂天的損失不會小。

瀋陽樂天世界項目,據媒體報道已被叫停

中國儼然已成各大跨國企業的必爭市場。現今中方的激烈反應,樂天應有預料。經過一段時間的思慮,仍決定換地給「薩德」,樂天肯定是仔細權衡各種因素作出的決定。

樂天在中國的營業額,絕對數看起來很大,但在其總盤子中的佔比其實很小。

樂天的年營業額達85萬億韓元(約5114億人民幣),其中韓國市場佔80%,中國市場只佔這3.8%。網上有種說法,其中國的業務每年還要虧損約3000億韓元,企業營收主要靠韓國市場撐着(當然,裏面有中國遊客在樂天免稅店的貢獻)。

失去了韓國等於破產,離開中國只是受點輕傷,樂天的取捨背後,是一個自然的商業算計。

這只是簡單的經濟賬,後面還有更複雜的政治賬。

很多國人不知道,樂天具有深厚的日本背景,它在韓國的身份極為特殊,特殊到你很難斷定它究竟是一家韓國企業,還是日本企業。

樂天的創世人叫辛格浩,出生在韓國,1942年他跑到日本去,從此在日本紮下了根,娶日本妻子,並創立了樂天集團。

也就是說,樂天是由韓國人創辦的日本企業。

辛格浩一直對故國念念不忘。

直到1965年韓日建交後,樂天才開始進軍韓國。當時樂天在日本已經是聲名大噪,韓國軍政府急於發展經濟,於是就把樂天作為「招商引資」的重要扶持對象。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韓國經濟創造了「漢江奇蹟」,樂天也藉助「漢江奇蹟」一飛衝天,成為韓國的商業巨頭,與三星、現代等大財團齊名。

曾有人這樣形容樂天在韓國的地位:

三星集團也許是韓國最成功的「財閥」,但樂天集團卻是韓國最無處不在的「財閥」。這家公司的業務遍布零售、旅遊、石化、建築和金融行業,僱員總數超過11萬人。韓國人可以買到樂天巧克力,在樂天影院看電影,在樂天超市購物,用樂天信用卡付錢,然後回到由樂天保險保護的樂天公寓中,韓國人就生活在一個「樂天世界」里。

韓國樂天世界

表面上,是韓國的樂天集團承包了韓國人的休閑娛樂生活,但實際上,韓國樂天集團的實際控制人是樂天酒店集團,而日本的樂天控股集團持有樂天酒店集團93.8%的股份。

兜了一圈,樂天集團還是回到了日本。

前幾年,樂天集團內部爆發爭奪控制權的內鬥,韓國樂天背後的日本投資者浮出水面,這下韓國人不買賬了,他們情感上接受不了:一家相當於國民生活保姆的大企業,其控制人居然是日本人,上世紀日本侵略韓國的恥辱記憶還在,樂天的「日本背景」傷了韓國人自尊。

於是乎,就像眼下中國發生「抵制韓國企業樂天」的事件,2015年後韓國則接連發生「抵制日本企業樂天」的事件。

2015年,在一款巧克力廣告中,樂天請了日本滑冰明星淺田真央,而不是韓國國民女神金妍兒,而且,淺田真央被視為金妍兒的死對頭。這廣告簡直就像是日本人跑來挑釁韓國人。

於是,韓國網民發起了抵制樂天的活動。

樂天請淺田真央做廣告

左為淺田真央,右為金妍兒

這還不算完。2015年,韓國電視台採訪了辛格浩的兒子辛東主,他是樂天集團最有話語權的人之一,結果會說韓語的辛東主居然用日語進行回答。

語言即身份。

那一年正好是日本投降70周年,韓國是歷史情結很重的民族,辛東主認「日語」不認「韓語」的姿態,引發了韓國網民的不滿。

還有一次,日本駐韓國大使館曾經準備在樂天的一個酒店舉辦自衛隊組建60周年的活動,結果酒店遭到韓國政府公開批評,民眾也紛紛上門抗議。最後相關活動改在日本使館內舉辦。

姓韓還是姓日,一直是韓國樂天集團擺脫不了的夢魘。即使韓國樂天董事長辛東彬在新聞發佈會喊出:「樂天屬於韓國」,也無法根本上緩解韓國人的不滿。

為了「表忠心」,韓國樂天在建於首爾的世界貼上一面巨大的韓國國旗。

根深蒂固的「日本背景」,是韓國樂天的原罪,在123層的首爾樂天世界大廈上掛國旗是「贖罪」,此次樂天寧可得罪中國,轉而順從國內主流民意、與韓國國防部達成換地協議,其實也是「表忠心」的一部分。

樂天,夾在中日韓三國的博弈夾縫之間,歷史和現實交錯擠壓,它更像是一顆棋子。

上世紀70年代,是韓國的黃金時期,發家於日本的辛格浩押注韓國,他賭贏了,樂天商業帝國初具規模;進入21世紀後,中國市場爆發,樂天入華擴張,2007年樂天注資3000萬美元成立樂天(中國)投資公司,便是這更大野心的顯現。

但是,經歷薩德事件,樂天是否能抓住中國紅利,變得不再明朗。

日本的血緣,韓國的成長烙印,現在又被推向了中國輿論的風暴眼。當這家企業1994年初次進入中國時,它無法預見2015年7月韓美兩國會宣布展開「薩德」系統部署、也無法預見它那塊距離青瓦台200公里的高爾夫球場會被國防部相中。處在大國政治的夾縫中,樂天是不能自由掌握自己的命運的。

商業很難純粹,往往脫離不了政治的影響但你選擇了,就只能自己承受後果。

身處中日韓微妙三角中的樂天也許早已看到這點,這幾年在緬甸、馬來西亞、印尼、新加坡和越南等東南亞國家和印度動作頻頻。2014年,樂天在印度新建了一個糖果廠;2016年,樂天在越南擁有了第12家購物中心,他們的計劃是到2020年增至60家。

經過薩德事件,樂天很可能會放棄押注中國,把重心轉移至東南亞。

圖表來源:NIKKEIASIAN REVIEW

中韓兩國原本相處得很好,既無歷史過節,亦無現實衝突,雖然韓國私底下會抱怨中國控制朝鮮發展核武不給力,但僅止於私下抱怨,至少表面一團和氣。

此次「抵制樂天」,還是中國首次抵制韓國企業。

不知道,那些在樂天瑪特超市門前拉出「樂天支持薩德、馬上滾出中國」橫幅的民眾,要是知道樂天的「日本背景」,會不會更加激憤?

【紫竹張先生https://z-z-z.vip/】評論


PAYPAL捐款給紫竹張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