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当下全球最大的谜团:特朗普为什么爱上普京?

精彩推荐 2019年3月26日 智谷趋势 88

◎智谷趋势丨五月花

特朗普又一次不按套路出牌。

就在昨天,白宫发布最新消息称,特朗普8号给中国领导人致函,他感谢中国领导人在他就职典礼时的祝贺信,称期待两国发展出具建设性的关系,并祝中国人民元宵快乐,鸡年纳福。

春节期间,特朗普没给华人拜年打破了美国总统十多年来的惯例,让外界感到意外。当人们一度以为,伊万卡到中国驻美大使馆拜年,中美的“春节外交”就此告一段落,这一封突如其至的信函,更像是姗姗来迟的“问候”。

明眼人都看到,就任近二十天来,特朗普对待中国相对冷淡。虽然他已经与英国、日本、俄罗斯等国家领袖通了电话,但尚未打电话来中国。

而与对待中国的“冷”形成对照的是,特朗普却频频向俄罗斯和普京释放善意。

这种反差,也正是眼下全球媒体最为关注的一个问题:美国为什么在拉拢俄罗斯?特朗普为何要讨好普京?

而中国精英阶层则开始担忧:要是俄罗斯被美国拉拢过去了,中国在大国博弈中,会不会陷入孤立无援的困境?

01

先来看一幅图,特朗普还是普京?

你可以叫他“特朗普京”,既是特朗普,又是普京,两者近乎融为一体。

尽管有些夸张,但眼下美俄两国领导人的关系,恰如这幅图所告诉我们的,充满了暧昧,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从竞选开始,特朗普就毫不掩饰其对政治强人普京的好感。各种赞美之词,毫不吝惜,甚至不惜得罪建制派,公开称赞普京是比奥巴马更好的领袖,虽然这番话在国内引起抨击,但他显然不在乎。

大选期间,立陶宛街道上的一幅涂鸦走红

竞选期间,特朗普抨击过无数人,从奥巴马、希拉里到CIA官员和印第安纳州的当地工会领袖,但普京是例外,特朗普一直在为普京和俄罗斯辩护,呼吁美国人要学会与俄罗斯人共处。

胜选之后,特朗普继续给予普京特殊待遇。他任命的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是埃克森美孚原CEO,与俄能源财团关系非同一般,且从普京手中接过俄罗斯的“友谊勋章”。

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Flynn),在收了俄罗斯的钱后,出席在莫斯科举行的晚宴,并与普京比邻而坐。

此外,还有一个耐人寻味的插曲是,去年11月14日,特朗普的竞选网站第一时间报道了两人的通话,而且在网页上重点推送。这样的特殊待遇,唯普京一人享有。而其他国家领导人,得等到16日,特朗普才以列表形式加以通报。

来而不往非礼也。

普京显然很早就感受到了特朗普的善意,于是他决定投桃报李,在美大选后第一时间打电话祝贺特朗普,并且在接受国家电视台采访中称赞特朗普是“聪明人”、“已经是一位政治家”。

总之,“两普”隔着大洋互相眉来眼去,感情日益升温。

2016年7月,美国世界新闻报道刊发漫画,讽刺特朗普的竞选搭档其实是普京

02

不是我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太快。特朗普频频向普京示好,这让部分美国人(尤其是美国媒体)感到困惑、郁闷乃至愤怒。

奥巴马当政8年期间,美俄关系降到冰点,在乌克兰、东欧反导、北约东扩、叙利亚政权等问题上,美俄针锋相对,徘徊在冷战边缘。

普京的形象,在西方可谓相当糟糕。在西方主流媒体上,普京经常被各种黑。

这是2016年经济学人一期关于普京的封面。

鲜红的背景,鲜红的眼球,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嗜血的“僵尸”。一个冷酷无情的普京,让人心悸。

下面是2014年新闻周刊的一期封面。

被视为西方的头号敌人(WEST’S PUBLIC ENEMY NUMBER ONE)的,不是恐怖分子,而是政治强人普京。PARIAH,有贱民之意,西方精英媒体对普京的鄙视,由此可见。

而俄罗斯黑客在美国大选期间故意搅局,一直让美国人耿耿于怀,奥巴马在卸任前,驱逐35名俄罗斯外交官作为报复措施,恐怕也难解心头之恨。普金和它身后的克里姆林宫,被指为幕后真凶。

可以说,从入侵克里米亚到干扰大选,普京在美国人心目中的形象越来越糟糕。

而此时半路杀出的特朗普却向普京大抛绣球,引起普遍反感,实属必然。

特朗普也因此遭到各种黑。

漫画家Margulies讥讽特朗普是普京的马屁精:

有恶毒的网友把特朗普比喻为普京手中的爱宠:

美国媒体夏洛特观察者甚至开玩笑称,特朗普在就职仪式上宣誓的对象不是大法官,而是前克格勃人员普京!

03

特朗普亲普京,每天都在媒体上被黑,不算稀奇。

真正让观察家们感兴趣的是,特朗普为何频频向普京示好?这个问题的探讨由来已久,目前出现两个主要的解释版本。

第一个解释版本,我们可以归结为“个人利益说”。

特朗普讨好普京,欲缓和美俄两国关系,有不少分析者认为,特朗普暗藏不可告人的动机,那就是其家族商业利益与俄罗斯人有关。

《新冷战》(The New Cold War)作者兼《经济学人》记者卢卡斯(Edward Lucas)曾撰文爆料,特朗普旗下的生意过去10年多次破产,美国的银行倾向不再借钱给他,但他的债务2015年由2.7亿英镑增至4.85亿英镑。钱从何而来?答案是俄罗斯。

而特朗普的长子小特朗普2008年在一次地产业界会议上承认,俄罗斯资金佔家族财产的比例高,他说自己在过去18个月内六度到访俄罗斯,而俄罗斯也为特朗普提供融资。

多年来,特朗普的子女、他的助手也多次前往莫斯科,与当地的房地产商和政府官员会面洽谈。

虽然,在竞选成功后首次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一再强调:“我没有在俄罗斯做生意。”不过,“个人利益说”依然很有市场,它符合特朗普从商业转向政治的利益逻辑。

位于拉斯维加斯的特朗普大厦

第二个解释版本,可称之为“联俄抗中说”

可以说,这是最手国际问题专家认可的版本,也是最符合大国博弈的逻辑。

用英国《卫报》的话说就是:“特朗普要反打尼克松的‘中国牌’”。

1972年,美国主动拉拢中国,联手对付美国的头号劲敌苏联;现在,美国世界老大的地位受中国冲击,“联俄抗中”即是一种应对策略。

在国内,较早提醒中国防备特朗普“联俄抗中”的学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的杨其静。

杨其静也认为,特朗普有充分的理由反打尼克松的“中国牌”:

一方面,在特朗普看来,国力已弱的俄罗斯并不能对美国的霸主地位形成挑战,尤其俄罗斯还没有能力损害美国的经济和就业机会;另一方面,作为中国最大邻国的俄罗斯却有可能是美国围堵中国的一个潜在的重要帮手,因为俄罗斯骨子里也不喜欢过于强大的中国。

因此,奥巴马政府基于意识形态的偏见和对欧洲盟友不必要的承诺导致美国与俄罗斯对抗,这是非常愚蠢的政策,因为这导致俄罗斯倒向中国,以至于两个大国形成了某种反美的同盟关系。

我们应该还记得:共和党总统尼克松抛开意识形态偏见、顶住国内压力而在1971年7月派基辛格秘密访华,其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联合中国围堵美国当时最大的对手苏联。历史很可能重演,只不过是角色发生了变化,即:共和党总统特朗普选择与俄罗斯和解,以便可以集中力量来围堵美国当前最大的挑战者中国。

04

无论是“个人利益说”,或“联俄抗中说”,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大挪移,已经悄然启动,当代世界地缘旧格局正在咔擦作响。

眼下,国内精英阶层正密切关注特朗普与普京的互动,以及美国“联俄抗中”战略可能给中国造成的冲击。

有乐观者认为,中俄关系非同一般,不是美国所能离间的。2014年2月,在俄国索契举行冬季奥运会,西方大国首脑无一出席,但中国领导人欣然前往;2015年9月,中国举行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式,英美德诸国首脑都缺席,但普京来了。可见中俄关系之友好。况且,当年尼克松打“中国牌”得以成功,前提是中苏翻脸,而如今中俄关系稳稳当当,特朗普反打“中国牌”,效果会大打折扣。

不过,也有学者相对谨慎,如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的张健荣就提醒:

从全球战略层面看,一旦俄美关系缓和,双方矛盾与冲突可能减少和下降,所谓此消彼长,中美关系矛盾可能会由此上升。从俄罗斯的务实外交与实践来看,中方有必要做好单方面应对美国施压的充分准备。

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在冷战中打破坚冰,联中抗俄,拉开新时代的帷幕;45年后,历史戏剧性反转,特朗普反打尼克松“中国牌”,举起“联俄抗中”的大旗,世界会否开始一个新时代?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