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真正的总统不是特朗普,而是班农

智谷君语:

不了解班农,你就无法读懂特朗普。这位曾预言“五到十年中美在南美将有一战”的特朗普军师,正引起越来越多的争议。

◎作者丨加州分析员

◎来源丨加州分析员(ca-alpha)已获授权

特朗普上台后一连串行政命令把美国搞得天翻地覆,周末美帝人民群众还在忙着示威,而政治媒体已经在惊呼原来美国真正的总统是班农了(Steve Bannon)。

事情起因是特朗普上周六任命了班农为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NSC)的常设成员, 打破了NSC不给有政治立场的官员常设席位的传统,这代表着班农这个政治顾问(班农为特朗普的首席策略顾问, Chief Strategist)正以前所未有速度去获得权力。

特朗普第一周发出的行政命令都出自班农和另一位高级顾问米勒(Stephan Miller)之手。他们两个制定了行政命令内容,并且还决定了什么时候发布。

班农十分强势地推进行政命令的颁布,很少和其他政府官员交流,例如禁止七个穆斯林国家难民入境的行政命令就没有和司法部以及国土安全部沟通。

现在美国政治媒体倾向认为班农才是特朗普所有政策的设计者和执行人,正在通过特朗普去实现自己的政治主张,所以班农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美国总统。

班农的上位对中国来讲基本上是一个恶梦。经济上,班农自称是“经济民族主义者“(economy nationalist),注重美国第一(America First), 反对全球化和自由贸易。政治上,班农对中国在南海的活动一向敌视。

在2016年3月的一次电台采访中,就曾经说过”我们将在5到10年内和中国于南中国海有一战” (“We’re going to war in the South China Sea in five to 10 years, aren’t we?”)。

试想一下如果中美在南海有任何擦枪走火,我们绝对不希望NSC作战室里面有班农坐在那里(读者可以脑补一下美剧里面每次NSC开会讨论是否攻击对方时鹰派鸽派争论的场面)。

事实上,班农在NSC的任命就被美国政界多名人士反对,理由是有政治立场的官员/顾问不应该进入NSC这种决定战争和重大人员伤亡的决策委员会里面,而是应该由无预设政治立场的专职官员去处理以及给总统提意见。例如小布什就明确地不让他的首席策略顾问常列NSC会议(只能参加特定的相关会议)。

所以,了解班农是十分重要的。下面分析员介绍一下班农的生平以及他的一些政治经济主张。班农出生于一个蓝领阶层的爱尔兰天主教民主党人家庭。班农大学毕业后就当了海军工程师和导航员,在太平洋和阿拉伯海漂浮了四年。

之后他在五角大楼当了海军部门首长的特别助理,利用晚上时间在佐治城大学获得了国防安全的硕士学位。但是班农不甘于留在军事部门,而是向往到华尔街工作,所以在83年去了哈佛读MBA,并且毕业后进了高盛工作。

班农讲过他进高盛的趣事:他去到招聘酒会,发现有700多人在那里(分析员也要怀念一下MBA时期找工作的苦逼生活),一下子就觉得没有啥希望,于是就躲到一边和别人喝酒吹水去。碰巧其中一个聊得欢的是高盛高级合伙人的儿子,结果那人就大力举荐了班农进了高盛。

班农在高盛打拼了5年后,就拉着一帮人出走建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小型投行,专攻娱乐和媒体行业,由此可见班农也是非常牛的。

另外一个趣事就是班农帮人做并购,因为买方不够钱而自己搭顺风车做成了小股东,结果拥有了后来被誉为”21世纪最伟大剧集”的宋飞正传部分版权。

班农后来说实际收益比自己预计的最起码高五倍,下半生都可以靠着重播版权过着富足的生活。法兴银行在1998年收购了班农的投行,然后班农就开始了他的荷里活之旅,拍了一些小规模电影。

班农真正的参与政治转折点是2012年,他成为了右翼新闻网站Breitbart News的执行主席,这个网站鼓吹的核心观点就是共和党精英已经在移民和贸易两大问题上背弃了美国工人,而这帮助特朗普赢得了党内选举。

班农又成立非营利组织GAI, 专门调查裙带资本主义和政府腐败事件,成名作就是揭露克林顿夫妇如何收取外国政府和商业机构的金钱而为他们谋利益。

班农被认为是种族主义者,反伊斯兰和反犹太人,证据之一就是他前妻说班农不愿意送儿子去犹太人学校学习。

但是班农多次否认,坚称不是白人民族主义者 (white nationalist), 他只是非常赞赏全球的民族主义运动(他非常欣赏英国脱欧,也很欣赏法国极右民粹主义政党”国民前线”)。

同时班农对亚裔不是那么友好,他曾经公开评论是美国错误的贸易策略导致了美国工人阶级的衰落和亚洲中产阶级的兴起,肥了别人瘦了自己。

另外他也批评硅谷公司三分之二甚至四分之三的CEO都是亚裔,虽然实际上这个比例只是27%。

特朗普对班农十分信任,因为班农同样是白手兴家的百万富翁,所以特朗普视其为同类人,而不是他的下属。

由于特朗普的”宠幸“,班农在白宫做事都是独立独行,上班一周,就已经被白宫不少官员透露他喜欢背着其他部门行事,不和其他人交流就直接自己做决定。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在禁止难民入境的行政命令在周五颁布后,国土安全部认为禁令不包括绿卡持有者,但是班农自己亲自介入,强行定调禁令要包括绿卡持有者。

另外,班农还命令会议不做文字记录,令到白宫工作人员无所适从(没有白字黑字谁敢背锅啊)。

班农和特朗普一样十分敌视主流媒体,前几天还公开说媒体要学会闭嘴,要学习聆听。“媒体是反对党,你们不懂现在的美国社会,也不明白为什么特朗普能成为总统” 他说。很显然,美国媒体不同意,继续每天在大骂班农(毕竟班农身上也多槽点)。班农最喜欢读的是时代杂志。

班农另一个令人震惊的言论就是他自称是列宁主义者(原来也是社会主义接班人),声称要把现在一切建制都废除。(I’m a Leninist,” Bannon proudly proclaimed. “Lenin wanted to destroy the state, and that’s my goal too. I want to bring everything crashing down, and destroy all of today’s establishment.”)

特朗普上台后一周内暴风骤雨班的政策已经有了这种打破一切的势头,但同时也引起了周末的民意震荡,而这也是本周美股回调的起因:到底美国还是不是以前的美国了?

无论班农是不是实际操盘的美国总统,投资者要面对的都是特朗普和班农这两个双颠组合。2017年是他们打响头炮之年,目前来看也是反对声潮巨大,所以要谨防黑天鹅,说不定飞出来的比2016的更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