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那个曾经和投资人阎焱死磕的企业家坐牢了,14年

精彩推荐 2019年3月26日 智谷趋势 82

◎作者丨张友红

◎来源丨商业人物(biz-leaders) 已获授权

吴长江,还是被判了。

12月22日晚间,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外公告称,该院已对雷士照明(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雷士”)原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吴长江挪用资金、职务侵占案作出一审判决。因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吴长江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并没收财产50万元,他还被法院责令向重庆雷士照明有限公司退赔370万元。

历时四年多,两次被董事会赶出雷士,一次重回雷士,吴长江最终还是丢了自己一手创办起来的企业。期间,他和投资人阎焱斗,又和大股东王冬雷斗,规矩的、血腥的都用上了,在文明人和野蛮人之间,吴每一局都输得更惨。

雷士恩怨所经历的种种,和影视剧相比,只差一个年代,如果回到冷兵器年代,他们每个人都是手握长茅的搏命徒。

2012年,7月。北京。五洲国际大酒店,17层。阴天。

吴长江坐在我对面,身体前倾,声音微小。他刚“失踪”回来,之前,有人说,他被公安机关带去接受调查了,也有人说他躲债去了。作为曾经的董事长、创始人,他距离首次被赶出雷士整整两个月。那次回来,他说要翻盘整个雷士事件,他要重回雷士。

就在前一夜,雷士发布了公告,拒绝吴长江回董事会。吴长江说,“很难过,很疲惫。”

他半天不眨一下眼睛,多次重复一句话,“企业是我的。我是英雄。”他也几次反问“凭什么?”

三十多平的房间里,他的声音小到如果一根针掉落在地上,也可以听清那微颤的“咣”一声。我们聊了一个多小时。后来,随我去的摄影记者说,我们的声音小到,他一句也没听清。他只是站在距离我们三米开外的地方等待抓拍。能让他记住的是,“那双眼睛,充满杀气,盯着你,挺瘆人的。”

那时,他恨阎焱,那个把他赶出雷士的人,软银中国软银亚洲信息基础投资基金总裁 ,中国最知名的风险投资人之一。

01

开端:文明人和野蛮人的较量

2012年5月25日,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吴长江请辞雷士所有职务。7月12日,吴长江推翻了此前因健康原因“闪辞”的说法,承认辞去一切职务是受投资人及董事会逼迫的。“5月21日阎焱告诉我经董事们商量,一致要求我辞去公司一切职务,并要求我先回避一段时间。”

雷士创始人吴长江和投资人阎焱之间的矛盾首次浮出水面。

吴长江和阎焱的纷争始于合作之初,2006年。

吴长江是白手起家,性格强势、豪爽、自负。一手创办的企业里,他习惯了说了算。但是,他的这一“自由”在2006年引进软银的投资后变得“别扭”。

2006年,软银赛富以2200万美元购买了雷士约55.5万股股票,占雷士股权比例为35.71%。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吴长江拥有两个席位,软银占据三席。这意味着,董事会要决定某件事,只要阎焱不点头,就难办成。

吴长江一个人决定,任命了一个副总裁,并没有经过董事会同意。这是他的做事风格,用人大胆。此副总在生活作风上颇让阎焱看不惯,但是吴长江不管,“只要有才,又忠诚,就重用。那些不好的方面我可以去限制他。兄弟之间讲的就是信用。”

吴长江的强制任命惹怒了阎焱,在一次董事会上,当着全体董事和副总裁的面,阎焱开始训斥吴长江,“不遵守契约规定”。

吴长江怒了,暴跳起来,俩人对着指责。吴长江对记者说,“这是第一次在董事会上闹翻。本来这事是可以商量的,他可以单独找我谈,但是他当着那么多兄弟的面指责我,不给我面子,我要是不怒,让我以后怎么在兄弟面前混?”

2008年8月,吴长江打算收购英国一家照明企业,但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一提议在董事会遭到了否决。吴长江不服,“我的公司我说了不算?那好,我自己买!”最后,吴长江自己花10万欧元收购了该公司。

2011年5月份,该公司盈利,雷士给了吴长江100万人民币,把公司收入雷士。吴长江很高兴,终于证明自己是对的,给不给他利息都无所谓。但是,阎焱认为,这是给了吴长江面子,因为以他个人的身份,不经过董事会同意,是不能拿着雷士的牌子出去并购的。这涉及到关联交易的问题。

吴长江觉得“很不爽”,“我是做了贡献,却反过来说我关联交易。凭什么!”

阎炎也越发觉得,和吴长江沟通不了。

阎焱是投资界出了名的“冷酷杀手”。有人形容他“够贪婪,够冷酷”,这曾是形容华尔街投资家们的最恰当不过的词语。

这些隐藏着的火药引爆于2012年,5月。

因为涉嫌关联交易,吴长江被警察带走问话,阎焱做出决定,让吴长江请辞。他也实在看不惯吴长江无视规矩的江湖习气,认为会给上市公司带来风险。

调查结束,吴长江申请重回雷士。

阎焱提出“回归”的三个条件:“必须解释清楚被调查事件;处理好所有不被允许的关联交易;严格遵守董事会决议”,吴长江表示对此“决不接受!”“不该同意过多不懂行业、没经验的人进入董事会,外行领导内行一定出问题。”

一场重回雷士的纠纷由此开始。

吴长江江湖习气。2012年5月25日,在与资方股东阎焱和施耐德陷入股权之争时,吴长江也被“赶出”过雷士照明一次。但当时驱赶吴长江的行动并没有成功。在被辞任公司一切职务之后不久,吴长江组织工人把董事会拘禁了24小时,逼迫董事会同意让他继续成为雷士照明的CEO。

这次,他用同样的手段威吓阎焱。

在那次阴天见面后,我第二次见到吴长江就是在一个酒桌上,满桌子围着雷士的经销商,吴长江和他们举杯,一口一个二两白酒。“失踪”归来,他的首要手段就是笼络经销商,搞点动静。

几天后,雷士照明员工开始声势浩大地罢工,供应商则威胁注册新品牌“另起炉灶”。

阎焱看不惯他这一套,觉得“不可理喻”。他曾对笔者说,“最开始认识的长江,还是很谦逊的,他很能干。之前也听说过,短短几年就做到行业前列。没有现在这么膨胀。太膨胀。”

各地工厂的罢工和经销商的闹事让雷士股价大受折损。或许是迫于公司稳定,阎焱和吴长江分别作了退让。

两个月后,我从网上看到了俩人握手言好一起接受视频采访的新闻。雷士照明董事会决定设立一个临时运营委员会,任命吴长江为公司临时运营委员会负责人,管理公司日常运营。

采访结束,吴长江站在左边,阎焱站在中间,右边是施耐德电气(中国)有限公司总裁朱海 。三个人都咧着嘴笑,吴长江笑眯了一只眼。

我给吴长江发了个短信,“恭喜吴总,重回雷士。”而后,石沉大海。

重回雷士,但并没有职务。在随后的半年多里,吴长江找到了战友——王冬雷。

2012年12月份,德豪润达共斥资16.5亿港元,以场内和场外交易的方式,完成雷士照明逾20%股权的收购。其中,11.81%的股权受让于吴长江。此间,吴长江亦通过认购股权,成为德豪润达的主要股东之一。不久后,德豪润达便公开表示,将支持吴长江重返雷士照明董事会和管理层。

其后,在王冬雷支持下,2013年1月,吴长江重新被任命为CEO;2013年4月,阎焱辞任雷士照明所有职务,由王冬雷接任董事长。6月,吴长江被雷士照明股东推举为执行董事。吴长江与阎焱之争划上句号。

现在想来,吴长江大概应该感激阎焱,没有赶尽杀绝,也没有暗箭难防,更没有动武。和文明人的战争,最后以妥协收尾。

当时的他,大概也没有想到过,这仅仅是一个开始。那个此时站在他背后,雪中送炭帮助他的战友,在一年多后,把他送进了大牢。

02

高潮:野蛮人之间的撕咬

2014年8月8日,下午一点多。重庆国际金融中心26楼。

吴长江接到秘书通知,下午两点半董事会召开电话会议。吴长江不知道会议内容。

会议开始,吴长江被打了一闷棍,议题是罢免吴长江雷士照明董事和CEO职务,同时被罢免的还有他的数个亲信。电话会议成了吵架,吴长江电话里吼,“是王冬雷打击报复!”

不过,他的反抗没有实质效果,当天的电话会议,股东全票通过罢免吴长江。

后来的场景被一段视频曝光出来。

视频中雷士照明第一大股东、德豪润达董事长王冬雷,带人在吴长江的办公室闹事,打伤了吴长江的助理和司机。

吴长江后来对记者还原,“十几人把我围住,在沙发上打我的助理,王冬雷要求立即交出公章,我不同意。他们就要抢我的包和电话,我只要一点反抗肯定出事,他们还去其他办公室收缴东西……“

后来,警察来了,双方律师也来了。吴长江和王冬雷单独聊了二十分钟。

两人谈得并不愉快,吴长江撂了一句话,“出来混是要还的。”

王冬雷答,“没法。”

当天,王冬雷带人在雷士接管到一半,吴长江动用几十人把新任管理人员赶出总部。

当天晚上,雷士照明发布公告,董事会全票通过罢免吴长江雷士照明董事和CEO职务,由王冬雷接任雷士照明董事长。

对于罢免吴长江的原因,公告称,吴长江有若干不当的行为。特别是吴长江最近告知董事会多数成员,其于2012年代表公司附属公司惠州雷士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与山东雷士照明、重庆恩维西实业以及中山圣地爱司照明公司各签署一份许可协议,授予三家公司使用雷士品牌的权利,为期20年。而董事会多数成员并不知道此事,且董事会亦没有批准和授权。

当初的战友,反目成仇,为什么?双方各执一词。

王冬雷说,是因为他后来得知:2012年吴长江在将股票卖给德豪润达后的第一周便召集了他的6位心腹高管,传达了两层意思,“第一是雷士照明现在成外人的了,要团结在一起,谁进来把谁赶走;第二则是要把雷士往烂里做,把股价做到2元,然后再一起把雷士买回来。”

王冬雷对吴彻底失望。

吴长江的说辞是王冬雷“打击报复”,据吴长江说,有人向他举报,“他(王冬雷)通过广州的公司与雷士照明做关联交易,每年有两个亿的销售额。不久前有人向我举报,我开始调查这个事。还有他从去年开始,就拿德豪润达那边的费用,来雷士这边报销,数额达上千万,我们管理层反对,他就怀恨在心。”

吴长江称与王冬雷在合作之初,签订了一份协议,明确规定,王冬雷不得干扰吴长江经营雷士照明;吴长江也不得过问德豪润达的经营情况。吴长江表示,其一直遵守协议,没有干涉过德豪润达的经营。目前吴长江持有德豪润达9%的股份,是仅次于王冬雷的德豪润达第二大股东。对此,王冬雷称上述互不干涉协议只有一年的有效期。吴长江否认有时间限定。

总之,结果是,王冬雷选择了先下手为强。

从后来王冬雷对媒体的讲述看,王冬雷针对吴长江的行动早就开始预谋了。

武力打人发生的前三周,吴长江和王冬雷还是好战友。王冬雷和吴长江一次私聊,吴长江毫无防备的把自己私下签署的雷士照明品牌租用20年的事情全盘告诉了王冬雷。还跟王冬雷亲口承认,自己欠债4个亿,每个月要交一千万的利息,每天都有人追着要。

吴长江说这些的时候,坐在对面的王冬雷暗中录了音。

双方矛盾爆发时,这两条罪证和录音称为灭吴第一步。

在之前的2013年,王冬雷逐渐将雷士品牌的光源生产转移至德豪润达,对外称是“为了避免两家公司的同业竞争,该决议时通过股东大会投票通过的”。

8月9日,武斗后的第二天,王冬雷接受记者采访,放下狠话,“如果不清除吴长江,雷士照明只有一两年的寿命。”

武斗第三天,8月11日,王冬雷在北京召开记者发布会,宣布罢免吴长江雷士照明CEO职务。

同一天,在重庆,吴长江也召开了记者发布会,双方都用的是“雷士照明”的名义邀请记者。

8月12日,吴长江向重庆市南岸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王冬雷归还雷士照明(中国)有限公司公章,并确认王冬雷在8月8日后使用上述公章的行为无效。

又是同一天,雷士照明董事长王冬雷在北京召开了雷士照明经销商会议。19家省级经销商代表签名支持公司董事会决议,即罢免吴长江的CEO职务,任命王冬雷担任公司CEO的决议。雷士照明共有36家省级经销商。

8月13日,吴长江在微博上称,“王冬雷方带领300多黑社会,同时在惠州、万州、重庆暴力打砸抢夺,还伤人”。

9月10日,王冬雷召开发布会再次宣布吴长江的三宗罪:挪用资金罪或职务侵占罪;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他们抓住了不止一条罪状和证据,其中又有新证据控诉吴长江:违规为两家公司进行抵押担保,使雷士照明面临1.73亿巨额损失。

至此,王冬雷使出杀手锏: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将在中国大陆和中国香港提起诉讼。

至此,纷争,斗殴,升级为刑事案件立案侦查。

被王冬雷握着好几个把柄的吴长江已然是下风。对于这俩人,可以说是同一类人。唯一区别的就是,吴长江自信到自负,锋芒毕露,把柄太多。而王冬雷,谨慎有余。

与被阎焱为代表的雷士管理层赶出公司不同,这次,吴长江碰到的是狠角色。他会的招,对方都会。他想不到的招,对方也会。

2012年,吴长江和王冬雷还是生死兄弟。

那时,作为第一大股东,王冬雷力挺吴长江回归雷士,重拾CEO位置。王冬雷认为,自己是吴长江的救命恩人,把他从破产边缘拉回来,并把他选进董事会,推荐成为CEO。而吴长江则称,当时德豪润达已经运营不下去,如果不是因为2012年自己与德豪润达合作,德豪润达就崩溃了。

王冬雷曾大赞吴长江能力超强,“与吴长江一见如故,相见恨晚。”

吴长江曾说:“王冬雷很有魄力,可以说他是个疯子,我本人也是个疯子,两个疯子携手,一定能做大事业。”

说这话的时候,吴长江大概没想到,两个疯子齐心可作大事,若是撕扯起来,那是一定要死人的。

如今,两个人的说辞大逆转。

王冬雷说,“吴长江是大恶之人。”

吴长江说,“王冬雷是一个粗人,我瞧不起他,下三滥的手段都能使出来。”

03

尾声: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在王冬雷使出狠招后不到半年,2014年12月5日,吴长江被广东惠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羁押于惠州市看守所。

2015年1月4日下午,吴正式被广东省惠州市公安局移送至惠州市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

2016年12月21日,吴因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经惠州中院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

和2012年的内斗不一样,这次,吴长江玩完了。

遭遇被阎焱和王冬雷赶出公司之前,吴长江在创业早期还有一次被“赶出创始公司”的经历。

2005年,由于经营上的分歧,吴长江被迫让出全部股份,携8000万元出走雷士照明。随后,全体经销商力挺吴长江,要求他重掌雷士照明,这场风波最后以吴长江回归,另两位创始合伙人杜刚和胡永宏各拿8000万元离开雷士收场。

为什么总是吴长江?

这个本土成长起来的民营企业家到底问题出在哪?

创业期间的吴长江是个聪明,勤奋,能吃苦的热血青年,辞掉公职下海,白手打天下,是所有如今民营企业家们几乎一样的创业节奏。

1994年,吴长江拿着自己一万五千块的积蓄,又找了另外五个股东,凑了10万元成立了惠州明辉电器公司。

1998年,他又和高中同学杜刚、胡永宏共同创业,吴出资45万元,杜、胡二人各出资27.5万元,占股分别是45%、27.5%、27.5%。2002年,雷士进行了一次股权调整,三人股权均等,都是33.3%。

2000年,一批已经卖出的价值200多万元的产品发现了质量问题。雷士全部召回,以净损失200多万元的代价,创立了在照明行业率先实行的产品召回制度,也赢得了市场信誉。

当年年底,“雷士”的销售额达到了7000万元。

那些年,吴长江每每和经销商开会,都保证“业绩翻番成长”。为保证这一点,他马不停蹄地奔跑在全国各大经销商之间,并和经销商建立了一种绝对铁的哥们关系,雷士也在他强势和讲义气的作派中自诩“江湖”。

一位曾经的雷士高管向笔者讲了一个段子,“在雷士,要是领导问员工,工作怎么开展,员工会举起右手,攥着拳头,喊出来,‘跟着吴总的政策干’。你只要说这个‘跟着吴总’,大家觉得无论什么问题,都是标准答案。”

到2005年,雷士销售额超过了8亿元,成为国内最大的灯具企业,位居“中国成长企业100强”榜第25位。

半年后,雷士成功引进软银赛富的风险投资上市。此后几年业绩连续翻番,稳占市场鳌头。

但是,公司上市后吴长江并没有改变他的江湖做派。他好赌,也不掩饰。输了就拿公司的钱贴上。他甚至不觉得这是问题。立案调查,吴长江涉嫌关联交易的金额达五个多亿。

在那个阴暗的下午的采访里,他反问笔者,“好赌是我的一个特点,并承担后果,其他人有什么好质疑的?”他觉得自己就是靠这股子义气才把雷士做起来的,“我是英雄。”

他或许也意识到了一点,之前对媒体说,“这是性格导致的,我就是太豪爽了,就是说不防人,太君子了,总是把别人当好人,还太自信,觉得只要自己把事情做好了就行。”

但是,他依旧不承认另一点:生意的江湖已经不流行古惑仔。

(本文由“商业人物”(ID:biz-leaders)授权转载。“商业人物”专注于关注中国商业力量,讲述原创商业故事,提供商业人物特稿。点击“阅读原文”,可进入“商业人物”图文页面)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