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这十个火药桶将引爆全球乱局,中国或有一些麻烦


◎作者丨刘晓博

◎来源丨天天说钱(liuxb0929)已获授权

还有一周,2017年就到来了。

1月20日,特朗普团队将执掌美国。随后,是欧洲密集的大选。所以,2017年不仅是中国、美国的“换届年”,也是法国、德国等主要国家的“换届年”。

当今世界,正处于全球化见顶、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民粹主义、右翼势力崛起的关键时期。而中国又恰逢从“资金、产能引进来”到“资产、产能走出去”的历史性转折点上,中国的战略需求和全球大趋势之间明显发生了背离。

2017年还可能是“美元加息提速+美联储考虑缩表”的关键年份,而人民币汇率又出现了阶段性见顶。以前,美元有很多加息周期。但从来没有一个加息周期像此次一样,将深刻影响到中国。因为中国目前至少有四个“今非昔比”:

第一,中国对外贸易占全球比例之高“今非昔比”;

第二,人民币汇率阶段性见顶(2015年);

第三,中国人口红利历史性见顶;第三,中国企业“杠杆率”历史性见顶。

可以这样说:2017年是各种重要因素汇聚、交织在一起的关键年份。不仅美国、欧洲面临重大转折和挑战,中国也面临着重大的挑战。

01

特朗普或引发全球贸易大战

最新的报道说,特朗普准备在上台之初,就对所有进口美国的商品加征5%的关税。说实话,这跟特朗普在选举期间那些耸人听闻的说法相比,真不算什么。但即便如此,仍然会引发连锁反应。如果大家都这样干,全球贸易将陷入衰退,很多人会失业。

不过,最引人瞩目的还是中美之间的贸易战会打到什么程度。特朗普已经任命了三个对“中国制造”满腹牢骚的家伙,分别担任商务部长、全国贸易委员会主席和美国贸易代表。中美在2017年打上几个回合,是没有任何悬念的。至于最终闹到什么程度,仍是未知数。

02

美元快速加息、美联储缩表

美联储自己预测,2017年会加息三次。但市场预测,可能会加息四次。此外,美联储还有官员表示,应该在下半年开始考虑“缩表”。

所谓“缩表”,就是缩小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规模,具体做法是美联储抛售以前购买的国债、MBS等,这相当于从市场收回美元,作用类似中国的“上调银行准备金率”,这会加剧美元的升值。

如果快速加息和缩表都能实现,则中国央行很有可能在2017年四季度加息,否则人民币汇率就要出现较大幅度贬值。当然,其他国家也是如此。到那时,一些国家要么汇率崩溃,要么经济崩溃,要么双崩溃。

03

恐怖袭击或将升级

随着特朗普当选、英国退欧、意大利修宪被公投否决,西方发达国家关门主义倾向抬头,接收难民、移民的门槛将提高。当这种倾向越来越明显时,必然招致难民、移民来源地的“反制”。所以,针对美欧的恐怖袭击可能会显著增加。

04

荷兰议会选举

荷兰将于3月15日开始进行议会选举,届时将有大约13个政党争夺议会席位。吉尔特·怀德(Geert Wilders)领导的自由党在民调中领先,这个政党具有“反伊斯兰教、反移民”的鲜明特征。怀德希望在荷兰复制英国退欧的胜利,他在推特上说:“人们在重新接管自己的国家,我们也将会这样。”

05

法国大选

法国的两轮总统大选定于4月23日和5月7日举行,竞争主要将在中右翼共和党提名人菲永和极右翼政党“民主阵线”提名人勒庞之间展开。不管谁获胜,法国都将比现在变得更加保守。

勒庞自不用说,号称“女版特朗普”,就连菲永都表示要“限制移民,反对多元文化”。两个人的主要差别在经济上,勒庞主张贸易保护主义,希望法国退出欧元区,显得更为保守。

06

德国大选

德国大选将在2017年9月举行,现任总理默克尔已经宣布参选。由于德国最近几年经济不错,失业率不高,所以虽然默克尔在接纳移民、难民问题上招致了很多不满,但目前民调仍然不错。但如果未来不断发生恐怖袭击,则可能给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带来机会。在右翼势力的制约下,默克尔为了当选也必须对其移民、难民政策做出调整,否则将被选民抛弃。

07

意大利的双重危机

2017年的意大利,面临提前大选和银行业破产的双重危机。现执政党发起的修宪公投失败后,多个在野党提出提前大选。这样,意大利有可能在德国之前举行大选。到那时,极右翼的“五星运动”就可能上台。

目前意大利最危险的银行,是建于1472年的西雅那银行,它不仅是全球现存历史最悠久的银行,也是意大利第三大银行。在欧洲银行压力测试中,西雅那银行垫底。最近一年该行的客户取走了14%的存款。如果没有强有力的外援,这加银行将在明年4月耗尽所有资金。

08

欧元或闪崩

不仅强势美元会打压欧元,上述4、5、6、7四大风险,都将成为欧元在2017年的噩梦。尤其是法国大选,如果勒庞上台,欧元或将解体。事实上,欧元解体只是早晚问题,默克尔这种“老派”的政治家早晚要淡出政坛。

09

土耳其成为火药桶

欧洲还有一个巨大的风险,这就是土耳其。现任总统艾尔多安不满三件事:第一,西方庇护了他的政治对手居伦,而居伦被土耳其官方认为是近期未遂政变的后台;第二,西方干预他对居伦信徒的清洗;第三,已经成为北约成员的土耳其,迟迟不被欧盟接纳。

艾尔多安已经明确表态,土耳其将倒向中俄领导的“上海合作组织”。随后,俄罗斯大使在土耳其遇刺。如今的土耳其已经成为一个火药桶。一个北约国家,扬言要倒向对立面,这是史无前例的。更何况,土耳其是动荡的中东、北非跟欧洲之间的缓冲地带,否则数百万难民早就冲垮了欧盟。

如果欧洲、北约的“东大门”坍塌,你可以想象其后果。

10

中国或有一些麻烦

最近债券市场暴露的两起“萝卜章”事件,以及此前票据市场暴露的“废报纸”事件,给我们掀起了国内金融市场风险的一角。过去一年多,随着不断降息、降准,债市、股市、楼市和企业都出现了普遍的加杠杆现象。

目前央行仅仅微调了货币政策,一些人和机构就已经承受不起了,纷纷暴露了“裸泳”的真面目。

2017年,如果美联储真的加息四次,甚至宣布即将缩表,而人民币又不愿意大幅贬值,则中国央行可能在年底加息,到那时可能会暴露更多的问题。类似近期出现的股汇债三杀,可能会再次上演。

此外,如果中美爆发贸易战,对实体经济也会有明显的伤害。

Leave a Reply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