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拯救大兵刘士余

精彩推荐 2019年3月26日 智谷趋势 107

◎作者|宁向东(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

◎来源丨课外的话(ningxiangdong_qh)

董小姐尖叫,刘村长发火,姚员外受气,说到底都是表象。面对野蛮资本的进攻,王石抵抗,曾男出走,董明珠爆发,这其中格外重要的是先把企业家保护起来,特别是上市的、龙头公司的企业家。

这些企业家和领导者不是职业经理人,而是创始股东。有研究证明,有创始人和创始家族持股的公司,业绩都比其它公司好,而且还不是好一点半点儿。

前几天,我的手机上收到个段子。大意是:西村的姚员外大半夜里偷偷地敲了东村董小姐的门,董小姐发出凄厉的尖叫,惊动了刘村长。东村的刘村长闻声提刀满村子骂人:哪来的野蛮人,还没王法了。这时,董小姐隔壁邻居老王却躲在被窝里说:嚎什么嚎,老子的腿被姚员外打折的时候,也没见你村长这么激动过。

毫无疑问,这个段子里的刘村长,说的就是我们清华的学兄、证监会的现任主席刘士余。故事影射的就是去年开始的“宝万之争”,和前两天前海人寿对格力的持股。

我常常格外敬佩我们中国人面对无奈时的自嘲精神和娱乐意识,虽然,这是关乎中国经济、特别是证券市场的关键时刻,我们依然没有忘记调侃一下自己。

确实,12月2日,刘主席做了很重要的话,口气很重。刘主席说:“我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

刘主席还说:“你用来路不当的钱从事杠杆收购,行为上从门口的陌生人变成野蛮人,最后变成行业的强盗,这是不可以的。这是在挑战国家金融法律法规的底线,也是挑战职业操守的底线,这是人性和商业道德的倒退和沦丧”,等等。

用了“行业强盗”和“挑战刑法”这样的措辞,刘士余的愤怒可想而知。

可是,刘士余喊了半天,又能有什么用呢?中国金融体系中的一行三会制度,其优点和缺点在去年的股灾中已经暴露无遗,不仅创造了连续性的、千股跌停的人类奇观,甚至还创造出“熔断”这样的笑话。

可是,在这一年的时间里,除了把肖主席换成了刘主席,除了什么去西藏IPO之外,在基本制度上又有什么实质性的变化呢?

不过我看,刘主席确实该喊。要是我,我也会喊。经过这十几年来的矛盾累积,中国的金融问题其实就像是一个大火山。

银行、保险、信托、证券,金融体系里就像地心里的熔岩,滚滚热浪,金融自嗨的一塌糊涂。但是,这个大火山,目前只有一个最薄弱的火山口,就是证券市场。

而在这个火山口的就是证监会,证监会的领导就是我们的学兄刘士余,其实他们最怕这个火山哪一天又爆发出来。他们的任务就是要努力防止火山爆发,或者是在火山爆发前,尽最大地努力减少损失。

但是,他们能做到吗?

中国的金融体系,目前采用的是分业管理的体制,银监会管银行的、保监会管保险公司和证监会管资本市场,这三会各自为战。虽然名义上说战术上打的是联防,但是,难免有缺位和越位的现象不时出现。

特别是当中国金融市场的参与者一年比一年精的时候,当市场化的程度越来越高的时候,金融工具越来越多,其实,监督机构就会能力不够。有人说,中国是钱多人傻。其实我倒不觉得。

中国是钱多,傻人确实也特别多,但聪明人也不少。一旦聪明人通过跨界和穿越玩来这个管理体制的时候,靠我们僵化的管理体制来打联防,恐怕没戏。

段子里面讲的姚员外,就是个聪明人。以前,我不知道谁叫姚振华,王石公开回应了“宝万之争”之后,我最初以为姚振华真是个卖菜的。后来做了点调查,人家是正经华南理工大学毕业的。华南理工大学,原来叫华南工学院,一点都不比兰州铁道学院差。

所以,我也不知道王石为什么说人家是卖菜的。后来我在华南理工大学访问的时候,听朋友讲,姚振华当年读书的时候就是个双学位。在那个年代,只有用功的学生才会读双学位,所以,就凭这一点,我早就说过大家对姚振华不可小视。段子里的老王不就是因为轻慢人家,被人打成骨折了嘛。

宝万之争后,我曾经专门跑到蛇口去看宝能在海月的楼盘“太古城”,去了还不止一次,我觉得设计、施工和物业管理都没有那么不堪,不太像是“野蛮人”干的,还是不错的。所以我老根大家说,别管人家宝能叫“野蛮人”。

果然,当宝能的融资架构越来越多地被揭示出来之后,姚振华这个工科生的厉害一览无遗。作为一个代表,他站在前台调度的是千军万马,据说在他的身后是一个强大的商帮。

其实,何止是姚员外,最近比较活跃的那几家险资举牌的人,哪个是等闲之辈。而且,这些人礼贤下士,知道自己不行,就能立马请里皮这样一等一的高手。你想,中国足协不被逼到一定的份上,做得到吗?能请里皮的人和中国足协那不是一个量级的。

所以,当你遇到一个钱多、人又不傻的对手的时候,其实我们就得意识到大难临头了。当然,也不是没招,也存在着最后的一招,就是像刘主席所说的那样,触犯了刑法,查实了你,然后灭了你。还记得当年的沈太福吗?当然,这是另外一个话题,我就不展开说了。

那么,这些精明人,我不愿意叫他们野蛮人,精明在哪里呢?精明在于他们可以跨界通过法律不禁止的手段来加大杠杆,我觉得这是他们的聪明之处。你也可以把这种法律没有禁止的行为叫做“合法”,但很多时候,法律其实是个傻法,在一个发展中国家,它没那么完善。

我有时候特别不愿意听领导老拿美国的资本市场说事,我觉得不要不出事老说市场经济,一出事就又说是初级阶段。这特别没意思。美国确实是资本市场,市场经济,但跟你没什么关系。那个水平差远了。

扯远了,说回来。杠杆比率加大的好处有两个:一是可以放大收益率;另外一个,最有趣的就是大而不倒。我个人认为,在当下,杠杆加大的更大意义是大而不倒,同甘共苦。

我开个玩笑,如果你借了200万,你就是一个债务人;如果你借了200亿,你就是债权人。你整个身份都调换了,不是你欠人家的,是人家都欠你的。借了200亿,你身体不好,股东、银行都会派人照顾你,生怕你死了。你倒在地上,大家都会抢先把你扶起来,说你快休息。你的事,也都变成了大家的事。

我想刘士余着急,也是看到了这一层问题。当年保监会没有把住关,形成了现在这样一个局面,这涉及的也不是一点小钱,也不是一个人两个人、一家公司两家公司。现在的局面就像豆腐掉在灰堆里,无法轻易地、简单地下手拿起来。这豆腐最近又滚进了证监会的地盘,刘主席骂不了城管,也只能痛骂这卖豆腐的。

城管现在还在扯美国的故事,我觉得有点自欺欺人。美国资本市场上确实是机构投资者占主要部分,但是,在期限结构上融资和投资是适配的,主体是长期融资和长期投资。而我们的情况就不同,融来的钱多数都是短钱、快钱,又有高收益的需求。

这些钱不可能靠盈利和分红获得回报,投资的人不太可能有时间、有耐心去改善公司治理。所以,这些都是说辞,最后搞不好,总有一部分举牌的险资,不是所有的举牌,最后只能玩庞氏骗局。

举个例子, 就好比借钱去澳门赌博,每一个环节都合法,在国内借钱合法,在澳门赌博也合法。但是,100个人去了,总得有30%到40%的人输钱。这是赌场本身的赢面决定的。

因为你要搞赌场,据说赢面必须要大于53%。输钱的人没有办法回家,只能再借更高利息的钱,再去博生机。最后总有一天有人会崩盘。现在,在中国资本市场上发生的事,本质就是这样一件事。

其实,比刘主席发火,更值得我们关注的,是深南玻高管团队的出走。这个故事需要我们有足够的耐心去跟踪更长一段时间。故事两边的人都是高手。一边是宝能,一边是把南玻辛辛苦苦带到今天的董事长曾南和他的团队。与王石选择死守不同,曾南带着队伍集体出走,选择了另外的落脚点,也是新的出发点。

这个是企业家用行动发出最无力、也是最强大的呐喊。大家可以留意一下深南玻现在的管理团队、未来的业绩水平,以及股价的变化趋势,大家最好不仅仅是看这几天,最好能跟踪一段时间。我想,看这个比关注刘主席的脾气更有价值。

格力的董小姐最近脾气不太好。董小姐有本钱向小股东发飙。但来了大资本,董小姐脾气就不好发,如果硬要发,就可能像曾南一样出局了。某种意义上,没有董明珠、以及长期站在董小姐身后的朱江洪,就没有今天的格力。

所以,今天我觉得已经到了一个关键的时刻,就是要保护我们的企业家。

我个人觉得两步走,

一方面刘主席,甚至身后更大的领导,要加紧金融体制改革,这也不用太宏大的、完整的改革,先搞个有针对性、跨监管领域的法规,先把宏观面镇住;

另一方面,格外重要的,就是先把我们的企业家保护起来,特别是上市的、龙头公司的企业家。这些企业家和领导者他们不是职业经理人,我老说,王石不是职业经理人,他们是创始股东,哪怕持股就是1%,也是创始股东。2003年,在Journal for Finance上有一篇论文,作者是Anderson和Reeb,他们发现有创始人和创始家族持股的公司,业绩都比其它的好,他用的是五百强的数据,而且还不是好一点半点,好很多。

宏观的事,估计刘主席拿不了主意;后一条,似乎刘主席和证监会就应该能够做到,关键是有没有胆量来做,以及会不会做。

如果不会做 ,听听后边课外的话,说不定哪天我还会说说这事。

互联网品牌的商业秘密,请关注

2016年最具影响力原创互联网品牌媒体

互联网品牌官

微信号:szwanba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关注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