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生活在一个动荡的世界:从川普逆袭来反思中国


◎作者丨烟村放牛郎

◎来源丨烟村放牛郎已获授权

本文作者为烟村放牛郎,曾作《金融的右倾:巧取豪夺背后的监管失序》、《闯关股价双轨制:改革大业的渡江战役》等雄文,一时流传。作者公号为“烟村放牛郎”,推荐关注。

本文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谷趋势立场。

01

川普的逆袭依靠毛泽东思想

不知道昨天双十一毛选有没有销量暴增,周末有空仔细翻看了特朗普在各州的选票,再次从数据上印证了很早就推断川普会当选的原因,戏谑的说那就是牢牢依靠毛泽东思想的三个活的灵魂:实事求是、群众路线、独立自主。据说川普同志文化不高不爱读书只爱看段子,也许他没有研究过毛选,但他一定是毛泽东思想在美利坚心领神会的好学生无比虔诚的地下工作者。

1.回归常识:实事求是

在国内感受西方的政治正确,最初是好莱坞大片里通常有黑人出演正面角色,否则好莱坞会被指责为种族主义;除此之外,诸如不能歧视女人最好议会要有一半女性、不能歧视LGBT所以自称女性的男生可以去女厕、必须尊重任何宗教哪怕当伊斯兰要消灭其他人的信仰、要有人文关怀所以非法移民也要享受好生活、要拥抱难民所以类似德国科隆女性被群奸也不准媒体报道、要环保要绿色经济不重要用爱也能发电。

长期形成的政治正确已经矫枉过正,传统政客长期浸淫八面玲珑,凝固而成的一套虚伪话语体系形成的舆论压力,如同大清朝的文字狱。政治正确的主力是不食人间烟火道德泛滥的城市精英、被媒体洗脑的小清新傻白甜,以及那些因为小众群聚而特别能斗争的少数派。

“厉王虐,国人谤王,……则杀之,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上至政客下至人民,被逼得对弊病视而不见,到最后有的人相信了谎言,有的人目睹皇帝的新装。这大概就是多次民调都与事实反差巨大的原因。

川普成了说出真话的那个天真的局外人,他从常识出发用粗鄙的语言告诉选民,去他妈的政治正确,要把墨绿都阻挡在国门之外,要把非法移民强奸犯全赶出去,全球变暖都是假的环保主义滚远点。这些话题虽然抓人眼球,却绝不是最重要的,美国的政治在温水中已经庸俗化,两党传统政客的政治活动,都围绕着堕胎环保同性恋这些琐碎的议题,仿佛天下太平国家的大厦固若金汤不再需要维修,只需装点。

希拉里说美国一直伟大着,这话漂亮,川普撕破了这张遮羞布,告诉选民美国正在衰败的事实。而衰败的原因,就是被主流社会当成真理的全球化、低利率、民主输出,美国需要收缩需要重振工业。这个议题的提出,才开始给美国带来真正的变革。

2.发现底层:群众路线

川普逆袭生动的再现了毛概教材诚不欺人,“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是三个互有重叠的人群以超预期的积极投票将川普抬进了白宫:中下白人、农村蓝领、湖区锈带(美国衰败的工业区)。

这些人群是之前民调中沉默的大多数、是民调里希拉里领先的摇摆州、甚至是民主党多年的票仓,却在大选之日不再潜伏,甚至临阵倒戈投向川普的阵营。当民主、共和两党的传统政治精英都从利益和观念上,完全脱离了美国的人民群众,川普站在人民立场体现人民视角呼应人民声音,出人意料的发现并激活了沉默的大多数。

伴随着美国被新兴国家在很多领域赶超出现产业空心化,以华尔街和互联网为代表的势力攫取了低利率和全球化的好处,美国的中产阶级和蓝领工人生活每况愈下。

以最近十年的统计数据而论,即便经历金融危机,美国的富人群体财富增长速度不减反增,但美国的中产阶级收入却在缓慢下降;美国最富有家庭的净资产中位数上升超过10%,美国中产阶级家庭的净资产却下降接近10%;美国中产阶级占美国人口的比重已经从60%以上跌落至50%以下。

从就业来看也在加速分化,得益于全球化和低利率的城市吸纳了更多高学历,而低学历的蓝领就业机会锐减,过去八年大学以上就业机会新增860万,而高中以下就业机会减少550万。美国美妙的纺锤形的社会结构已经破坏,中产阶级作为国家稳定中坚的角色正在瓦解,一个贫富分化利益割裂的美国,正在形成。

传统政治精英看到了财富增长的富人群体,并且用富人从优越感生长出的良心去讨好非法移民和黑绿墨等底层群体(牺牲中产的过度福利),但川普跳出窠臼,看到了更多的,生活每况愈下的中低收入白人群众。这才有乡村小镇对抗中心城市、facebook-Twitter对抗电视报纸,打开投票地图,清一色的“农村包围城市,进而夺取全国胜利”。

3.单刀赴会:独立自主

所有耀眼事业的开创,罕有在喝彩中走来,它莫不是与旧世界为敌,从围追堵截中破土而出。源于责任担当才要寻求变革,往往无所依靠才独立自主,拒绝被收买才自力更生,还必须有坚不可摧的意志,绝不言弃横扫一切。

30年前川普在接受奥普拉采访时曾口吐狂言,待国家有危险时会出来竞选总统,并且绝不会输因为从来没失败过。这次吹牛一笑而过,因为每个人都吹过无数实现不了的牛逼。

财色双收儿孙满堂,古稀之年的川普却放弃颐养天年,他发现了美国不再伟大,呐喊出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并指责希拉里Follows The Money,单枪匹马自掏腰包杀入毫无经验的政界,被主流社会骂成傻逼白痴流氓过街老鼠,却毫不动摇从不退缩,与民主党为敌与大部分共和党高层为敌与华尔街为敌与互联网新贵为敌与城市精英知识分子为敌,顶着所有嘲笑和看扁,不抛弃不放弃,甚至在最后一天被认为几无胜利可能对手准备庆功时马不停蹄连跑五个州拉票。

踩踏所有民调,出人意料一路逆袭全国飘红,前有干翻布什家族,今又干翻克林顿家族,超越伟人里根,刷新九十多年党史,横扫白宫参众两院多数州州长并即将掌控最高法院,一人之力让共和党三权独揽重回巅峰。这个故事里包含不忘初心、老骥伏枥、苟利国家生死以、从绝望中寻找希望、虽千万人吾往矣等等好莱坞也难比的励志元素。

川普独立自主于那些霸占金钱、舆论、权力的豪门新贵,但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依靠人民,只有人民,是一切事业得以胜利的力量源泉。

02

川普的逆袭形成了半个世纪的历史拐点

前一篇文章《转折在金秋》里预言特朗普当选、货币宽松拐点、中国房价拐点、世界政局趋势逆转以及随之而来的通过贸易、工作、资产价格将对我们生活带来的渐变;川普的逆袭,确认了这是一个大时代的拐点,历史将会着重的标记这一天。这里再展开谈以下几点:

1.美国内政的拐点

川普的胜利是美国“工农联盟”的一次胜利,是正在衰退中的美国国运的胜利,因为美国的治国方针正好亟待一个拐点。追根溯源的脉络是,全球自二战以后经历了两个浩荡的政治主导的趋势,一是全球化,二是低利率,(同更根本却无关政治的科技革命一起重塑世界),这是支配过去半个世纪一切历史细节的主导,包括国际政治、全球贸易、阶层分化、民族融合、经济盛衰。

欧美主流政治精英,将民主化和基本价值的全球推广当成二战后的主旋律,这是一种幻觉,建立在经济繁荣结果上的短见。全球化和低利率,是美国作为全球灯塔力主推动的,核心是美国军力护卫下的美元全球化,借助美元这台超级收割机,美国在对全球后发国家进行看不见的“殖民”,殖民利益支撑了美国的民主和繁荣,但任何对外殖民的宗主国都逃避不了两个灾难:域外殖民地的反抗、国内利益集团的割裂。

美国正好接近这一拐点。以新兴国家崛起,正在分化美国的领导权,而全球化和低利率带来的好处,喂肥了金融集团和华尔街新贵,美国的中下层被甩下全球发展的列车。

当联邦政府无法驾驭后发国家的反抗,也无法弥合国民的割裂时,联邦政府的未来要么是走向分裂,要么是重新走向集权。川普的当选,不会是民主的失败,恰好是美国现行制度民主的胜利,民主赋予了美国在治国大政上颠倒逆转的可能,民主提供了中下层不流血推翻精英群体的舞台,一个自我纠错的治国体系是伟大的。

全球收缩、重振工业、放弃不切实际的理想主义,川普的新政计划转折信号明朗,他将延缓美国的衰败并重振国运。但不能对川普做过多期待,回溯历史,不管是古罗马还是汉唐盛世,王朝衰颓后的任何中兴努力,都无法彻底改变趋势的大方向,因为利益集团不会突然消失、人民的惰性不会再变得勤奋。

2.全球意识形态的拐点

过去半个世纪经历了两个意识形态高峰,一个终结于苏联解体,另一个叫着民主自由,正在终结于川普。川普有望结束全球范围的民主输出,将西方世界重新带回实用主义主导的经济发展上来。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是一句我国语境中看似陈旧却道出本质的话,饱暖思淫欲仓禀实而知礼节,当讲着GRE词汇的传统政客聚焦在华盛顿、纽约、硅谷这些科教文卫的中心城市,以为主体人民安居乐业醉享黄金时代于是优雅的说着漂亮话,关心非法移民、种族歧视、同性恋权益这些充满道义的精神追求时,只会用四级英语词汇演讲的川普发现了辽阔农村地区被遗忘的大多数,他们最重要的物质利益受损了,国家的经济基础正在坍塌怒火正在酝酿。

当白左小清新在关注民主和自由价值时,被遗忘的人民正在关心生计,这是一切政治口号分歧的基础,川普证明当生活质量下降时,一切主义都是虚幻的,和柏林墙的倒掉一样,嘹亮的主义终将败于人间烟火。

经历英国退欧、川普逆袭以及即将到来的欧洲动荡,西方世界的权利和道义观念正在瓦解,民主制度本身,也正在失去过往迷人的魅力。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世界的领导权正在加速向东方转移,不仅仅是经济和科技实力,包括制度体系和价值观。

忘记民主自由,追求经济发展科技进步,政府力求中立代表全民,在平等和自由的两极中寻找一个动态的平衡。在对平等和自由这一组矛盾融合的价值追求中,如果足够客观的回溯全部人类历史,不只是局限于刚过去的几个世纪,东方中国所取得的制度成就远超西方,所以,寻求制度变革的国家是时候把目光投向东方了。

或许,用不了多久就会陆续看到,西方社会的某些外来族群丧失一人一票的选举权、西方社会的局部地区脱离联邦自治、政治强人关闭议会重回独裁。

03

反思中国的改革需求

很多人探讨川普当选对中国的利弊,既有贸易紧缩和货币紧缩的压力,也有美国在国际上收缩、打击极端宗教势力给中国带来的空间。总体上对中国和世界应该都是一个利好,结束意识形态之争,导向更加务实必然也更加动荡的新时期。

打铁还需自身硬,中国核心的问题还是自己,这个问题与世界的问题同出一系,那就是货币泛滥增长停滞贫富分化的迹象,如果一两代人的问题是社会极左过于平均压抑自由,向右转的改革经历一两代人及至利益结构固化后,也必然出现新的贫富分化社会不公的问题,向左转的压力随之上升。对于国家来说,改革的幸运莫过于,它来自政权内部的主动合力。

1.实事求是:放弃教科书治国

前两天林毅夫和张维迎教授有一场关于政府在产业政策中是该扮演重要角色还是该退出的辩论,在我看来,张维迎教授犯了本本主义的倾向,林毅夫教授更接近现实却也难免带有经验主义的一些不足。

张维迎深得自由主义经济学的那套思路,认为市场能解决一切问题达成最佳配置,因此政府管得越少越好。在计划经济和全能政府破产后,以张维迎为代表的西方经济学思潮,深刻的占据了很多学者和官员的思维,甚至衍变为一种伴随民主制度的“学术正确”,这一思潮的激进部分,是主张把国有资产全部私有变卖、农村土地全部私有流动、金融创新彻底取消管制,等等。

然而,西方经济学的前提可能是错误的,人是感性的运用理性的能力有限,甚至西方经济学自身都认可的市场存在垄断、外部性、公共物品、信息不对称这些失灵,自由派经济学家轻描淡写的把这些当成例外。

在过去几年,教科书指导下的许多政策呈现出很大危害,互联网创新绕开法律并诞生新的垄断、金融创新变成对民间财富的鲸吞、股市的资本运作天价套现成为不劳而获财富掠夺新的主战场。

主流的经济增长模型认为国家发展决定于劳动力、资本投入、技术进步,然而这几个因素无法完全解释中国赶超许多国家成为全球第二强国。

显然,还有一个因素被主流学者忽视,那就是组织效率,社会的所有生产都通过组织完成,包括微观上企业家的组织,他们提供私人产品,企业家的组织才能来根源于一国的文化传统;还包括宏观上政府的组织,他们提供公共制度产品,政府的组织能力决定于该国的政治制度。

显然,中国的政治制度在过去三十年发展中,为社会提供了超越他国的政府公共服务,这是中国崛起的核心保证,这是中国政治制度优势的体现。自由派经济学者否认这一说法,林毅夫教授通过产业政策肯定了政府作用,但他的概括是不完整的,政府作用应该超越经济学上升到政治学的高度。

然而,还要面临另外一个风险,除了市场失灵,政府也存在失灵。政府失灵来源于对公务员智力和道德的高估,最极端的失灵是彻底失败的计划经济和全能政府,目前还存在的失灵也随处可见,例如:部分国有企业的低效率日夜不息的在吞噬经济的增长成果、政府提前规划的部分产业政策造成巨大的浪费如光伏和新能源。

就像政治要在平等和自由之间取一个平衡,经济也要在政府失灵和市场失灵之间取一个平衡,这个平衡显然不是相信西方那一套思路,但也不是固守过去三十多年的经验,而应交给成熟的实干家去慢慢探索,我们不需要一个大政府,更不能是一个软弱的政府,我们需要一个强而有力的政府。

2.群众路线:重视贫富分化

过去几十年,我们取得的成就无与伦比,从北上广深的金碧辉煌到穷乡僻壤的改天换地,所有人民的福祉都大幅的得以提升,这是改革开放的成就。

改革开放的前提是邓公许诺过共同富裕,在共同富裕遥遥无期的时候,却出现了两个糟糕的信号:先富起来的人群财富增速远超穷人、先富起来的人群已经转移了财富移民到国外。

中国的贫富分化既有中国特色,也有世界共性。中国特色首先是大政府,大政府导致资源掌控在政府手中,给了财政分发产业链上相关人群寻租的机会,有学者曾做过夸张的估计,年度灰色收入在高峰年度超过GDP的10%;其次还在于中国改革开放的区域渐进和户籍管控,先发地区掌握了主动权,在教育、生产、就业、置业、资产升值等各个领域造成东西差距城乡差距。

贫富分化的世界性就是全球化和低利率以及科技进步,最重要的体现就是房市泡沫和股市泡沫,缺乏严刑峻法和注册制的股市使贫富分化雪上加霜,科技的颠覆性和偶然性,加剧了生产力向少数公司集中的趋势,与之相伴的是财富的集中,就像马云像滴滴,一将功成万骨枯。

人们的财富多数时候不是由努力决定的,而是制度性支配和偶然性选择,富人群体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和付出,更高估了对财富占有的道义。

我们生活在一个越来越动荡的世界,资产价格的此起彼伏,新兴技术的接力革命,使财富分配更加具有偶然性和不可逆性。对个体而言,我们都凭借自身或父辈的经验(有时也因循偶然)去做出选择,学习、择业、投资、置业,而经验不过是某个时代片段的投射,当时代转折后,最终我们会发现,我们都是时代的囚徒。

畸形的分配使社会激励扭曲,一个良性的分配制度,应该是奖励劳动、智慧和价值创造,而眼下却乱象频生,财富在很多领域奖励投机、诈骗和不劳而获。

对政府而言,将眼光越过漂亮的中心城市看到辽阔腹地,如何通过财政政策补偿中下层和中西部,通过利率和汇率政策平抑房价和股价泡沫,通过税收政策去对资产增值、资本运作、科技巨富进行削夺,不仅关乎道德、发展,也关乎命根,乐观的是,政府对一些问题开始重视,这不仅是中国的问题也是美国的问题。

04

伺机准备接管人类的技术爆炸

任何社会分析脱离了技术进步,都是片面的,这也是个人在多篇文章中经常会加入技术例外的原因。技术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而且最不可逆的变量,然而也通常是当局者最容易忽略的变量,它通常在毫无征兆中来临,因为人类首先是经验主义的,而经验主义会使我们变成囚徒。

本文的分析中,不管是西方的民主演变,还是东方的中央集权,不管是经济繁荣还是贫富分化,总体上人类社会遵循一个共识背景和道德基础:人是社会最重要的资产、人人生而平等、人的福利是政治设计的最终目的。但这一共识背景和道德基础,可能会在某一天醒来,面临崩溃。

科技的未来是无所不能的,以前的文章中以不同角度阐述过技术爆炸的疑虑:

人类的进化已经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生物个体的进化,形成劳动语言思考学习的能力;第二阶段的进化是群体组织的进化,形成了氏族家庭民族和国家;当个体和组织的开发都达到极限时,会出现第三阶段的进化。

这次进化有两种可能:人类创造出智能技术/智慧生命,或人类将自己与智慧生命融合。不管这两种进化哪一种成真,也许,在此悲观的预期,大多数现有人类,都将成为lou蚁。

这里再从另一个角度做一次梳理:

1.第一阶段:人类变得过剩

人是生产的源头,是经济增长不可或缺的因素。但人类的体力和智力可能被机器替代甚至超越,机器人已经在大面积替代流水线的人工,机器算法在越来越多的领域超越人类的脑力。

带来的影响是生产力飞越和劳动力过剩。

如果不考虑国际竞争,那么乐观的结果是:人类逐渐接近共产主义,生产能力无限提升,物资生活极大丰富,按需分配成为可能,个人的时间充分自由,由于机器算法的升级使计划经济成为可能,而机器智能又不损害人类利益,每个人类都在机器智能的管理下,人人平等,过着骄奢淫逸的生活。

但,为什么还是人人平等,为什么机器不能逾越人类?如果考虑国际竞争,先行技术爆炸的公司会否超越国界支配世界?先行技术爆炸的国家会否超越所有后发国家的赶超,对其它国家形成降维攻击?

2.第二阶段:人类不再人人平等

虽然人类从来都没有人人平等过,但它是人类的道义追求,也在现实中产生了人文关怀和人道底线。依然不考虑国际竞争,智能技术继续发展,接下来可以预料的是,有钱人可以通过技术变得更漂亮、更健康、更长寿甚至永生,有钱人可以让后代拥有预选的基因,有钱人的阶层未来拥有的身体素质和思维能力,将远超普通人类。

换言之,他们进化成新的种族,超人。

在超人眼里,如今的人类将成为动物,两种不同的种族,自然在道义上,就不能享有相同的人权。超人是否可以对普通人类进行饲养和屠杀,就像对待宠物或杀猪一样。如果考虑国际竞争,一国对他国的新殖民或种族灭绝,也将成为选项。

3.第三阶段:人类完全不再重要

为什么人类的进化必须以人类的基因升级作为载体?也许人类的进化只是摆渡人,发明人工智能,然后消失于茫茫宇宙。智能技术/智慧生命更加发达,之于人类,所有的喜怒哀乐都可以通过感官神经数据化,包括记忆、意识,人类的物理意义将逐渐消失;之于新创造的生命,他可能具备超出预期的自我进化能力,以至于他成为人类所创造的一个全能的神,碾压人类如如尘如蚁。而国家、民主、集权,早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任何事物的终极问题,都将是哲学的追问。人类发展的目的是什么?客观上的结果是生存繁衍,完善一个种族的进化,在茫茫宇宙一次没有终点的漫游。而在主观上呢,为喜怒哀乐七情六欲,为享受短暂的此刻此生,为爱和所爱。也许在最终会发现,人类的经济发展会湮灭人类,人类葬送在自己的文明中。

也许,我们至今没有发现外星文明,并非宇宙浩瀚,而是所有的文明,都结束在自己的辉煌征程中,再也找不到继续存在的意义,或者,他们的技术进步在接近无所不能时,必然会犯某一个颠覆性的无法挽回的错误。

只是,应该“乐观”的期待,上述阶段还非常遥远,因此,我们必须把全部精力投射到现实世界,以兼爱平等的心态关照好每一个阶层的生活福利,在通往渺茫未知的旅程里,穷人和富人都是无助而孤独的。

Leave a Reply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