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你无法将工作赶出微信?真正原因与“三千年未有之变局”有关

◎作者丨严九元

◎来源丨本文由WeDig(ID:wedig)和智谷趋势联合发布。

前一段时间,原亚马逊中国副总裁张思宏入职国内某互联网公司,他的一段吐槽引发很多人的共鸣:

我一直将微信当作一个非常Private的东西,因此好友只限于我的朋友/家人/亲密的同事/学生;朋友圈的发文也以有趣的生活琐事为主,一般不会涉及工作,极少帮公司打广告/做营销……

(但)在进入新公司的第一周,我新加的微信好友数量就突破了过去几年的历史纪录(因为每个人见面都会要求加你的微信号,而且内部沟通和信息传递也极大的依托于微信平台,所以不加微信确实不行)

微信上,工作与生活之间的界限不那么清晰了。有人发出了“把生活还给我!”、“把私人时间还给我”的感叹。

那么,真的是微信的出现带来了工作-生活关系的这种颠覆性变化吗?

01

把时间拉长一点看,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关系,其实有一股历史强力在推动。

农业时代,工作与生活,时间上是分离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产方式受制于自然,晚上想工作也没办法开展。而在空间上,工作与生活分离不明显,小农生产者是田在家旁,小手工业者是前店后家。

陶渊明的名诗:“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展现了农业时代工作与生活在时间、空间上的关系

到了工业时代,大规模生产需要把劳动力集中起来,家是家,工厂是工厂,空间上有了明确分离。

时间上,离开了生产线,离开了办公室,没有今天这样的通讯和办公设备,下班就是下班,工作带不走,时间上也是完全分离的。

这是人类历程中,工作与生活关系的第一次深刻变革。

信息时代,人与人的连接不再受物理空间的限制,办公半径有了极大延伸,一些新概念新模式由此兴起:

•SOHO(家居办公)

•弹性工作制

•自由职业者

受制于车间生产线的蓝领比重急剧减少。“干不完的活儿带回家接着做”,成为白领常态。

工作与生活,在时间、空间上界限开始模糊。

当手机大规模普及时,人们对它的抱怨不亚于今天的微信——老板的电话在你下班回到家时追过来,手机让你躲无可躲。

农业时代是看天吃饭,生产者是中心,不会过多考虑消费者的需求。

现在,消费者无疑成为了中心,因此要求生产体系对消费者作出即时反应,要随时处于工作状态,日落而息只能成为遥远的乡愁,淘宝店的小二半夜十二点还必须热情满怀地对前来咨询的客户喊“亲”。

硅谷企业的模式更是对传统工作——生活关系的颠覆,它们津津乐道的弹性工作制、允许带宠物到办公室、提供丰盛的三餐等,实际上就是在抹平工作——生活的界限。

这是人类历程中,工作与生活关系的第二次深刻变革。

微信上,人们觉得工作侵入了个人生活,只是这个时代的缩影。

02

必须承认,在不断迭代的社交和通讯软件中,工作和生活功能兼具且都非常突出的,微信是唯一的一个。

•电子邮件:兼具工作和生活功能,但,非即时,所以对用户干扰不明显。

•博客:基本是个性化表达,较少用于开展工作。

•公共论坛:兴趣聚焦,公共发言,较少应用于工作。

•即时通讯:早期有分工,MSN偏重于工作,QQ偏重于生活。

•微博:本质上是公共论坛的升级版,多涉及公共议题,老板和同事很少通过微博来谈业务。

只有在微信上,人们不仅谈风月抢红包,晒娃晒美食,还在吭哧吭哧地维护客户关系,和同事开内部会议

为什么在那么多软件里,只有微信把工作生活交织于一体?最关键的一点,是微信把你的所有社会关系都汇集在一个平台上,而其他软件都没做到。

你的亲友,你的长辈,你的同事,你的客户,都在一张网络里;家庭圈,同学圈,业务圈,同行圈,互相交织,工作与生活边界模糊。

其他社交平台都没囊括如此全的社交关系。QQ上,你的长辈没有这么大规模地入驻;微博上,你并没有follow你的老板;论坛、博客更是陌生人连接。

微信正是实现了“连接一切”,才给人工作和生活交织于一体的冲击。

连接一切是必然趋势。微信不出现,也会有其他软件出现。随着物联网的发展,不仅人和人,而且人和物、物和物都要实现连接,万物一体。

那么,我们难道会一直陷于工作生活的混沌状态中?

03

目前的困扰,可称之为转型焦虑。

信息时代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出现,给人与人、人与社会的连接方式造成了深刻改变,但同时,与之相适应的一套新的伦理规范还没形成。

工业时代,物理空间的分割和通讯手段的限制,一个人下班后,找到他要费周折,工作与生活天然地泾渭分明。现在,人们在社交网络上可以随时联系上另一个人,这种情况如何建立新的人与人的规范、如何建立新的工作与生活的规范,需要时间来调整。

转型焦虑不能靠技术、靠互联网本身来解决,根本上需要一套新的伦理规范,简单地归责于技术平台有失偏颇。

工业时代刚开始时也经历了这种阵痛。

从农业时代熟人社会过来的人,在工业时代一下子被抛进陌生人环境中,如何处理与陌生人关系?契约、法治、信用、隐私权等一套体系诞生。

农业时代,依赖自然,注重经验,老人为重,一个人要处理的核心关系是与长辈的关系,所谓“孝为大”。工业时代,资本为王,社会化大生产和团队协作成为主流,对一个人而言,要处理的核心关系慢慢变为是职场关系,职场规范与伦理在工业时代滋生起来。

在工作与生活的边界划分上,工业时代也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转型过程。最开始工人被集中组织起来劳动,时间常常长达10-16个小时/天,除了睡觉就是在工作,个人生活基本被侵蚀被剥夺。这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业时代形成了巨大反差。

工人们不堪忍受,那种痛苦根本不是现在对社交软件的抱怨所能比的。劳工用最激烈的发声形式——罢工来表示抗议。曾经有人把怨气发在机器身上,后来发现错了。

8小时工作制由此提出,中间屡经波折,过了一百多年才成为通行规范。

从新的社会形态及连接方式的出现,到产生与之适应的伦理规范,总是充满了摩擦、调适、博弈,需要一个过程。

04

信息时代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时间并不长,但已经引发人与人、人与社会关系发生深刻的嬗变。

比如个人信息正变得透明化,隐私权与私人空间重新定义。

比如组织结构正变得扁平化,工业时代的科层结构受到挑战。

扁平化的基础来源于科技已能做到“将军知道每一个士兵在哪里、做什么,并随时指挥他”。扁平化还来源于需求逐渐个性化,定制化产品日益流行,工业时代的标准化生产亦在解构。

具体到工作与生活的关系,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很多人一边抱怨微信让工作随时来敲门,打扰了个人生活;但一旦有事需要找同事时,首先想到的也是微信,并期待第一时间能得到回复。

不得不承认,我们既是“抱怨者”,又是“合谋者”。

这种合谋,不断演进深化,从抱怨到探索到成型,总有一天会诞生出基于移动互联网的一套伦理规范。

Leave a Reply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