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新总统突然示好中国让人意外,他其实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智谷君语: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在中国成“焦点人物”。这位新总统上台后迅即与美国“翻脸”、又以极其夸张的姿态频频向中国投怀送抱,中菲两国关系也随之发生急转弯。世界变化太快,很多人还看不明白杜特尔特葫芦里卖什么药。

杜特尔特示好中国,真情还是假意?菲律宾外交政策的反转,对中美的亚太博弈格局将产生什么影响?本文对杜特尔特的如意算盘及中菲外交变局有中肯的分析,推荐阅读。

◎文丨陈季冰(冰川思想库研究员)

◎来源丨冰川思想库(bingchuansxk) 已获授权

罗德里戈•杜特尔特曾发誓要驾驶水上摩托艇,将菲律宾国旗插到与中国有争议的岛屿上。

18日晚上,这位菲律宾“大嘴”总统终于找上门来。不过他没有驾船去距马尼拉只有300多公里的黄岩岛,而是乘专机抵达3000多公里之遥的北京——中国成了这位新总统自今年6月上任以来出访的东盟以外的首个国家。

临行前,他在新华社记者面前大肆批判了美国,并说“只有中国才会帮助我们”,称自己的此次访华之行将是他总统任期内的“决定性时刻”。

杜特尔特将在北京呆上4天时间,足以表明了他对中国的期望之大。

01

“美国辜负了我们”

无论国际上还是中国国内,大多数人都将菲律宾外交政策过去几个月来的180度转向视作一种新情势下的“选边站”,而杜特尔特本人以及菲律宾官员的言行似乎也都在有意识强化这种基于地缘政治视野的判断。

从他们近来关于这个问题的密集发言来看,菲律宾当局当前的外交逻辑是这样的:“美国辜负了我们”(外交部长雅赛语),“与盟国联手对付中国不会给国家带来好处”,“既然盟友不会为我们而战,那我们为什么要跟他们维持统一立场”(杜特尔特的老友、内阁顾问杜瑞萨语) ?因此,菲律宾需要制定新的、独立的外交政策。没有美国的军事援助,“我们也能活下去”(国防部长洛伦扎纳语)。

自诩为社会主义者的杜特尔特有时还会以冷战视角来看待美国和西方,将菲律宾看成长久以来美国推行帝国主义路线的受害者。

他曾有些妄想症地指控美国中央情报局密谋暗杀自己,还气呼呼地嚷嚷:“我是一个主权国家的总统,我们老早就不是殖民地了。除了菲律宾人民以外,我没有任何主子,一个也没有!”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

杜特尔特对美国翻脸的直接导火索是因为美国政府对他上任后不久发起的“禁毒运动”的批评。据报道,这场运动已导致约1400名贩毒和吸毒嫌疑人死于警方之手,另有数百人未经任何审判而被处决。对此,联合国、美国、欧盟均表达了强烈关切,一些国际人权机构对菲律宾政府提出了谴责。

奥巴马与杜特尔特原定于今年9月在老挝共同参加东盟峰会的间隙举行双边会晤,那将是杜特尔特上任以来两人的首次会晤。但就在会晤前夕,杜特尔特出人意料地爆粗口咒骂奥巴马是“婊子养的”、“去死”……受到脏话侮辱的奥巴马旋即取消了那次预定中的会晤。

形势在随后的一个多月里急转直下,这位“大嘴巴”总统先是扬言结束菲律宾与美国在南海的联合军事演习,后又威胁终止写入1951年两国条约的美菲安全关系,将美国军事力量逐出菲律宾。“我会重新调整自己的外交政策”,在某个时候,“我将与美国决裂。”

02

“只有中国才会帮助我们”

那么,与“美国决裂”之后的菲律宾将要投向谁的怀抱呢?杜特尔特对华盛顿的回答清脆有力:中国,或许还有俄罗斯。

他几乎是直言不讳地背叛了自己先前的爱国主义铁血誓言:中国眼下势力正强,它是菲律宾最重要的经济伙伴,并且在本地区拥有军事优势。

因此,本次北京之行可以看成是杜特尔特外交转向的标志性动作。

不像与美国的合作主要集中于军事安全领域,除了宣称要通过对话妥善解决纠纷、“重建菲中友谊”之外,杜特尔特希望与中国更多合作的大多是与钱有关的事务。他那庞大的访华代表团里不仅有部长级政府官员,还有数百名企业界人士。

正如一些中国民间人士预料的那样,这位口无遮拦的政客在出发前已经拟好了一份价目清单,其中包括:希望获得中国数以十亿美元的基础建设投资,涵盖马尼拉到吕宋之间的新铁路、电网及其他项目;杜特尔特还十分希望中国方面在自己的家乡棉兰老省建设一条直达马尼拉的铁路;随总统一同访华的菲律宾商人则急切地期望北京取消对20多种水果的进口禁令,那是4年前中国对菲律宾前政府在南海争端上的立场展开的反制。

除此之外,杜特尔特甚至还盼望从这次北京之行中带回直接的经济援助。为此,他访华前夕在批评美国的同时还说,菲律宾将购买中国武器用于打击恐怖主义。

对于菲律宾意外的投怀送抱,中国政府当然表达了高度的欢迎和赞赏,不仅有高规格的接待,也有意送出一些实质性的礼包。商务部发言人在前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国正与菲律宾在双边贸易、投资、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推进“实实在在的”合作,他特别提到了扩大从菲律宾进口水果……

菲律宾水果

但现在看起来,杜特尔特的乖张言行很可能并不像许多人以为的那样心血来潮。也许他早在夸口要驾驶摩托艇奋不顾身地登上黄岩岛的时候,就已经盘算好了要对前总统阿基诺三世的强硬对华政策改弦更张。

我们发现,在海牙常设仲裁法院7月份就南海岛屿争端作出明显不利于中国的裁定后,这位性格火爆的总统一反常态地保持着非常低调的姿态。

他非但没有趁着国际舆论对自己有利而给自己的摩托艇引擎点上火,反而派遣前总统拉莫斯作为自己的特使前往香港,与中国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傅莹等官员进行了一场缺乏实质性内容的象征性磋商。

随后,杜特尔特还任命美国广播公司(ABC)前北京分社社长齐托·圣罗马纳为新任驻华大使。这是一位在北京生活了数十年的中国通,杜特尔特显然想通过此举来表明自己与中国改善关系的愿望。

之后不久,便有了那句惹得举世讪笑的“婊子养的”……

03

“吃定”中、美、日三大国

中国国内许多人士眼下以一种复杂的心态看待杜特尔特的政治表演:一方面,他们为他与美国反目、“倒向中国”,从而令奥巴马总统的(其实更像是“希拉里•克林顿总统”的)“重返亚太”战略失去一个重要支点而幸灾乐祸;另一方面,他们担心这是这个近邻小国玩弄的又一个政治手腕,意在藉此从中国身上榨取更多油水,事实上菲律宾在外交政策上出尔反尔并不是什么反常的事。

这种看法无疑是有道理的,我还想提醒一点,杜特尔特的本次出访行程单上并非只有中国一个国家,离开北京之后他将飞往东京。

是的,对现在的菲律宾来说,日本也是它外交政策的重中之重。就在上月初,安倍晋三与杜特尔特达成一项协议,由日本向菲律宾提供两艘90米级的大型新巡视船,并出借五架旧的TC-90型非武装侦察机。菲律宾与日本都希望加强双方的防务和经济合作,这出于两国联手反制中国的需要,两国都与中国存在岛屿争端。

所以,细心而敏感的日本人此刻或许比我们还要认真地观察着杜特尔特在北京的一言一行。东京方面已将菲律宾视为其周边战略的重点,希望它与自己保持共同阵线。如果菲律宾真的“倒向中国”,日本的战略利益将受到严重削弱。

凭借这一点,杜特尔特应该还已经用日语拟好了另一份开价清单。

杜特尔特和安倍晋三

即便是在对美关系方面,菲律宾发出的也都是相互矛盾的信号。人们注意到,每次杜特地发表过火言论后,总有一位他的副手会站出来把话锋往回扳一下。

在扬言在某个时候“将与美国决裂”之后没多久,杜特尔特的发言人阿韦利亚便对外解释,他不是真的要与美国决裂,而是要想建立“一种开放关系”。

他也没有做最能讨好中国的事情——废止阿基诺三世与五角大楼达成的一项允许美军进入菲律宾五个军事基地的协议。它被认为是奥巴马政府“重返亚太”战略的主要军事支撑,而中方一直视之为对中国的遏制和威胁。杜特尔特承诺将遵守既定条约。

就像海牙仲裁法庭作出有利于菲律宾的裁决之后他却悄悄收起了整装待发的摩托艇一样,经常口出狂言的杜特尔特并非不知道现实政治中的利害关系。

菲律宾新任驻华大使圣罗马纳的话可能更接近真相:我们不希望被看成是反华联盟的一份子,我们希望恢复与中国的对话,未来也可能会向中国方面倾斜一些,但与美国的同盟仍将保留。

很明显,杜特尔特不甘心让菲律宾仅仅充当亚太政治棋局上一枚任人摆布的棋子。相反,他在下一盘大棋,他想让美国、中国和日本这些全球和地区大国成为自己的棋子。他的棋路粗暴而没有章法,因而总是能够博得一些轰动效果。

作为一个小国的领导人,他成功地做到以一己之力重塑了这一地区的战略态势。眼下,无论是华盛顿、北京还是东京都在努力揣测这位“不靠谱”总统的下一步棋,以便随时校正各自的后手。

04

中国没有理由“被选边站”

西方观察者囿于自身视野,经常错误地把杜特尔特比作菲律宾的唐纳德·特朗普。但这忽视了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在菲律宾这样一个本来就没有多少“政治正确”包袱的社会里,杜特尔特再出格的言论都几乎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

除了骂奥巴马是“婊子养的”,大骂联合国和欧盟,今年已经71岁的他还自比希特勒(后来道了歉),并在一位澳大利亚女传教士被奸杀后开玩笑说,她“太美了”,自己本该是第一个强奸她的人……

杜特尔特和奥巴马

这些都丝毫没有损害到他的超凡人气。甚至在许多菲律宾人看来,杜特尔特的粗鲁无礼正是果敢无畏的表现——这是一个暴力犯罪高发,毒品泛滥,基础设施极度匮乏,贫困无处不在的国家,需要这样的铁腕强人。只有像前面提到的拉莫斯那样的精英人士才会对杜特尔特表示“大失所望”,但这种声音在今天的菲律宾微弱到不可能被听到。

美国迄今为止并没有对杜特尔特的挑衅性言行作出什么严肃的回应,美国政府一直在努力试图弱化这些言行的重要性,美国外交官们也一直在照本宣科式地重复那几句套话:美国的存在对于菲律宾的战略利益异常重要,美国将继续向菲律宾提供高达数亿美元的军事援助,相信菲律宾作为一个主权国家会“以深思熟虑方式”对待悠久的美菲同盟关系……

这也许体现了美国作为全球霸权的自信,但更多地是因为美国目前正深陷白热化的选战而无暇顾及这个东亚小伙伴。何况对奥巴马来说,只有确保希拉里当上下一届总统,才谈得上继续推进他们制定的“重返亚太”大计。

这也让我们从另一个侧面窥见了杜特尔特的精明之处,他极其善于捕捉稍纵即逝的机会。

有时候,我们真的很难分清楚杜特尔特以及他的人民所表现出来的鲁莽偏激和反复无常中哪些是真情流露,哪些是精心算计,这根植于他们的政治文化。说实话,我们也没有必要去分清楚。

对中国而言,期望通过杜特尔特的一次来访便迎来一段两国关系的蜜月,甚至在南海争议问题上取得重大突破,是不现实的。但只要符合我们自身的利益,在渔业和海洋资源开发、基础设施建设等各领域的合作,尤其是经贸合作,无一不可以与菲律宾展开全开放的对话。

菲律宾总统摆出一副要在中美之间选边站的姿态,但那是他自己的事情,中国完全没有必要因为他的夸张姿态就真的将自己置于美国的对立面。国际关系永远都不应该是非此即彼的选边站,以中国现有的实力,我们完全能够游刃有余地避免充当任何人的棋子。

只不过,作为一衣带水的邻邦,我们对杜特尔特先生完全可以比遥远而高冷的美国表现得更解风情一些。

点击“阅读原文”,立即与名家面对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