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见!高层经济智囊为何一月内两次发声,支持人民币贬值

最近一段时间,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知名经济学家樊纲的部分言论收到关注,涉及到的都是颇为敏感的货币汇率问题。

在东京近日举办的第12届北京-东京论坛时,樊纲表示,前几年大量热钱炒作人民币,导致人民币升值,目前贬值正是对此的纠正。而且,目前人民币汇率盯住的是一篮子货币,篮子里的英镑和欧元都贬值了,人民币也应该走低。

公开主张人民币汇率应该走低的高层经济智囊,并不多见。

今年,人民币汇率贬值趋势不变,但呈现“走两步、退一步”的节奏,波动式贬值。

此前9月8日,樊纲在接受彭博电视采访时说,政府将适度调控允许人民币缓慢贬值,引发市场热议。樊纲当时称,当前美国处于加息周期,美元长期看涨,人民币不应该跟着美元涨,而应该跟着其他货币走弱。中国政府会适度控制汇率走势,允许人民币缓慢贬值。

10月1日,人民币将正式被纳入SDR货币篮子,此举对人民币汇率的长短期走向有何影响,市场颇为关注。樊纲本月两次公开发声,主张人民币贬值,或于此有关。

无独有偶,9月27日,英国《金融时报》对人民币10月1日正式入篮作了报道,其观点鲜明直接:加入SDR短期内未必利好人民币。

报道称:

今年10月1日,人民币将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的正式成员,中国自此将加入“硬通货”发行国的高级俱乐部。

正如经济学家指出的,SDR被视作一种潜在权利,即成员国有权获取SDR篮子中各种货币的基础现金流动性。就此而言,人民币被纳入SDR只意味着IMF成员国有了出售SDR换取人民币流动性的选择权。

然而,它们是否决定要进行这样的兑换,完全取决于它们在这种基础货币方面是否存在国际收支压力。就目前来说,它们不太可能换取人民币,因为人民币还没有在国际贸易中广泛使用到产生此类压力,并且人民币受管制过多,不利于吸引人们在贸易中使用人民币。

即便人民币有可能被认真作为一项储备资产对待,这种可能性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也被削弱了。中国领导层通过使资本更难转移至国外来回应对资本外流的担忧,通过让许多股票暂停交易——实际上是阻止资产所有人出售资产——来回应股市泡沫破裂的担忧。外汇储备管理机构将会考虑再三,是否要将本国资产委托给有意碾压投资者权利——只要对自己有利——的政策制定者。

因此,凯投宏观指出,人民币在10月1日被纳入SDR后可能会在无意之中开启一段时期的疲弱,因为在加入SDR前使人民币保持稳定的动力将会消失。

实际上,如果说人民币确实被高估的话(相对于市场自然流动的状态下),那可能只是中国央行在孤注一掷地押注人民币被纳入SDR会扭转资本流动的糟糕状况——这无疑是在寄望于,大多数人并不真正明白SDR体系的运作方式、而误以为它在本质上会对人民币起到支撑作用。

凯投宏观的埃文斯-普里查德和威廉姆斯提醒我们,过去数月的资本外流加大了人民币贬值压力,中国央行加大了干预,从而使得人民币无论按兑美元计算还是按贸易加权计算,总体上依然保持稳定。

他们得出结论称(他们强调称):

需要明确的是,我们预计中国汇率政策在人民币被纳入SDR后不会发生重大改变——看起来最有可能的仍然是人民币继续走有管理的渐进贬值之路。

不过,我们认为,加入SDR对人民币的潜在利好被夸大,如果说有什么影响的话,短期而言也偏向于负面影响。

注:本文由智谷趋势综合自华尔街见闻、新华社、金融时报。

Leave a Reply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