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洗衣背后的阶级差异:5000年皆如此,O2O才真正实现了众生平等

精彩推荐 2019年3月26日 智谷趋势 14

智谷趋势丨严九元


自从人类有了文明意识、开始着衣蔽体,就出现了洗衣。一部洗衣史,也是人类的文明史。

对现代人和古代人来说,洗衣的意义完全不同。古人洗衣完全靠双手,这是苦活累活;但对现代人来说,洗衣是轻松活,交给全自动洗衣机包办即可;洗衣中央工厂的出现,以“福特生产流水线”式的高效率,现在加上智能化,更是让洗衣的社会成本大幅度降低。

洗衣经历了手工、机械、工业化集中洗涤三个阶段。这个发展变化给人类带来的价值有两个:

  • 1.解放。社会分工与机械化、智能化,把人从简单劳动中解放出来。

  • 2.平权。洗衣店曾专门是为贵族和有钱人服务,带有鲜明的阶层属性。

工业化以及后来中央工厂的出现,使得洗衣成本大大下降,普通人也能享受到高品质的洗衣服务。就像当年福特流水线将汽车推向大众,洗衣中央工厂的普及也使洗衣服务平民化。

2015年,通用电气投资1亿元建成一个洗衣中央工厂,为20年来规模最大。这样罕见的大手笔,显示中央工厂的巨大想象空间。

目前,洗衣中央工厂已经成为全球洗衣服务的主流模式,这是洗衣领域具有颠覆性意义的革命。而在中国,在落后潮流数十年后,在近来终有突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中央工厂成为O2O体系中重要的一环,获得了发展良机。

现代洗衣工厂

1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

最初,人们洗衣服的工具很简单,就是双手。

在公元前2000年的埃及古墓壁画上,便描绘了这项古老的活动:两个人在用力搓洗,两个人在折叠,另两个人在使劲拧干。

埃及古墓壁画

而在中国古代,洗衣被称为“捣衣”。东晋诗人曹毗《夜听捣衣》就写到:“纤手叠轻素,朗杵叩鸣砧。”

到了唐朝,“捣衣”广泛出现于文人骚客的诗句中,如李白“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看似繁重枯燥的捣衣,在诗仙笔下平添了一丝悠远的境界。

古代妇女捣衣

捣衣的必备工具“棒槌”

古代少女浣衣

要把衣服洗干净,光有手、有水、有棒槌还不够,还得有洗衣剂。公元前600年,腓尼基人发现,把山羊脂和草木灰混在一起,泼上水后可以分解衣物上的污垢,最初的肥皂便应运而生。居住在地中海东岸的腓尼基人,是洗衣肥皂最早的发明者。

草木灰含有碳酸钾,能去掉衣服上的污垢

2贵族“洗衣工厂”的出现

在科技革命到来之前,人类一直用双手解决洗衣问题。但是,用手洗衣耗时费力,这成了家家户户每天的家务负担。

16、17世纪,人类进入科学时代,第一台洗衣机械也在这时诞生。发明者约翰·霍普金斯博士受到水手的启发,他看到水手把脏衣服塞进一个包,绳子一端系在船上,包扔进水中,让海水搅动、拍打衣服。据此,他把衣服系成一包,由轮子和圆筒组成的装置去挤压水流,穿透衣服。

但是,这种机械效率并不高,需要人力,难以复制,因此霍普金斯博士的成果并没有大规模推广。

在16-18世纪,虽然有洗衣技术的零星尝试,但依然以人工为主,洗衣女工普遍存在。有首民谣《爱尔兰洗衣妇》就唱到:“找一位妇女,一位好的洗衣妇……你将永不会后悔,永不会失望。”

不过,当时存在一种类型的“洗衣工厂”,那就是欧洲贵族自家的“洗衣工厂”。17、18世纪,英国贵族会留出足够的空间作为漂白室、蒸汽橱、熨衣室、叠衣室,有专门的仆人干洗衣活。这是洗衣业精细化、分工化的表现,也显示出了社会的阶层差异。

3“这种设备包下了主要的脏活”

从17、18世纪到19世纪,这一百多年间,欧美发生了三大革命:政治革命,大众开始登上政治舞台;工业革命,科学技术取得大发展;城市革命,大批人群聚集到城市里面,城市的人群密度升高,为洗衣业服务的展开提供了条件。

1837年,第一家商业性质的洗衣店在纽约开张。这时的纽约,已经发展为美国的经济中心。不过,洗衣店“商业先行,技术跟上”,洗衣设备的脱胎换骨要十几年后才到来。

1858年,一个叫汉密尔顿·史密斯的美国人制成了世界上第一台洗衣机(如下图)。

(第一台洗衣机的样子)

这台洗衣机的主件是一只圆桶,桶内装有一根带有桨状叶子的直轴。通过手动摇动和它相连的曲柄转动轴来洗涤衣物。由于使用费力又损伤衣服,这台机器没被广泛使用,但这台构造简单的洗衣机却标志了用机器洗衣的开始。

19世纪中期,洗衣店开始大发展。

1849年,加利福尼亚兴起淘金浪潮,彼时洗衣女工缺乏,迫使一些矿工把衣服送到洗衣店去清洗,开洗衣店的主要是华人。19世纪80年代,美籍华人占有北加利福尼亚洗衣业市场份额75%以上。

这是洗衣店的第一次大规模涌现,人口的聚集、社会的分工是首要推动力。

也是在这段时间,晒衣绳广为使用,衣夹开始流行。1852年-1887年,大约有150种衣夹获得专利。衣夹的多元化设计和生产,说明洗衣业朝向更细分、更成熟的方向发展。

1880年,第一台蒸汽洗衣机在美国出现,人类洗衣进入蒸气时代。那时候的蒸汽洗衣机和现代蒸汽洗衣机的原理类似,都是以深层清洁衣物为目的,当少量的水转换成蒸汽之后,通过高温分解衣服污渍。

1911年,第一台电动洗衣机研制成功,人类进入电动洗衣机时代。

电动洗衣机首先出现在美国。它由一种小型发电机供电,主要部件是一个会转动的大桶,使用时把衣服和肥皂放在里面,在搅拌器叶片的作用下,衣物在肥皂水中剧烈地前后翻滚,达到洗净的目的。

这台电动洗衣机的问世,标志着人类家务劳动自动化的开端。到了20世纪20年代,在西方国家,电力开始变得普遍,洗衣机开始得到推广。

电动洗衣机

电动洗衣机

20世纪一本洗衣手册是这么说的:“这种设备包下了主要的脏活,还干得不错,主妇们只需做点别的就行了。”

4像“主人”和“司令”一般无所不能

科技的进步和城市人群的聚集,为洗衣工厂的规模化运营创造了条件。下图为1910年美国的干洗工厂。这时人类已经进入电动洗衣机时代。在此之前,洗衣工厂主要是华人开设的小作坊,但电动洗衣机时代,改变了洗衣服务的规模。

1910年的美国干洗店

这是1918年的苏格兰洗衣厂:

1918年的苏格兰洗衣厂

20世纪30年代,中央洗衣工厂在美国出现了。犹太人设立洗衣工厂,装配大型洗衣机,专门洗涤各处收来的衣服。这种洗衣工厂需要设点收取衣服,因此广东人开始经营洗衣店(Hand Laundry),这种洗衣店不承担洗衣环节的业务,而是把收到的衣服送到犹太人建立的洗衣工厂洗涤。

上世纪40年代,犹太妇女在美国洗衣工厂工作

1939年,商家曾以“主人”和“司令”作为洗衣机的商标。“主人”和“司令”的标签,说明洗衣机的功能极大升级了,在人们眼中,它就像“主人”和“司令”一般无所不能。

这是洗衣工厂突飞猛进的阶段,美国最大的洗衣企业——美国全国干洗公司就是在1936年建立的。

进入50年代后,洗衣机变革的动力,由美国逐渐转向战后经济全面复兴的日本。1960年后,日本出现塑料双桶洗衣机;1978年,日本制成全自动洗衣机。

20世纪后半期,一方面,智能洗衣机走进千家万户,另一方面,洗衣工厂也全面开花。

美国最大干洗公司之一“美国全国干洗公司”建立了231家洗衣店,164家为收活儿店,其余67家为洗衣工厂。他们平均每周大约清洗30万件衣物,有超过1500人受雇于该公司。

日本,2010年已有14万家洗衣店,其中10万家是收衣店,大型洗衣中央工厂超过2000多家。

干净的日本洗衣工厂

1986年成立的Cleantopia是韩国最大的洗衣公司,目前在韩国拥有超过1800家收衣点,108个中央洗衣工厂。

因为高效率和规模化,中央工厂逐渐成为洗衣服务的主流模式。这些厂一般非常重视以人为本的设计理念,明亮、方便、宽敞、整洁的生产车间,实现环境和服务最佳结合,让顾客和从业者像在麦当劳和迪斯尼乐园一样的环境中去享受洗涤的乐趣。

洗衣工作,在国外没有人把它看作是一种简单的社会劳动和不体面的工作,而是一项涉及机械、化工、纺织等多学科知识,为人类带来生活享受的行业。

如今的洗涤业是一门时髦的职业,已从原先的“洗涤熨烫”、“染色干洗”行业,脱胎换骨为新兴的具有科技含量的智能行业。

5中国的机会

中国洗涤业的发展一直落后于国外。改革开放以来,大致经历了3个阶段。

第一阶段:小型洗衣店的春天

改革开放到九十年代。这是中国小规模洗染店的黄金期。一方面,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出现了“西装热”、“皮衣热”,高档服装走进寻常百姓家,对专业洗衣的需求骤然上升;另一方面,洗染行业“国营一统天下”的局面打破,洗染店迎来春天。

这个阶段,机器代替手工,中国洗衣领域出现重要变化。

第二阶段:连锁经营流行

1990年以后,连锁经营开始流行,“前店后厂”的加盟模式成为主流。

到2003年,中国的洗涤企业(店)达到近20万家,从业人员突破100万人,年营业额达80亿人民币。不过,由于洗衣工厂规模小,集约化程度不够,平均每家营业额才4万元。

“前店后厂”的经营模式难以做大的弊端在这时候也逐步暴露。90年代,广东一家洗衣品牌出资千万在广州郊区建起了一座2万多平方米的现代化洗涤工业厂房。这是改革开放后较早建立的洗衣中央厂房之一。

第三阶段:洗衣工厂大爆发在即

2010年,洗衣行业危机的爆发年,个别品牌的加盟商为了提高利润,出现了医疗民用混洗、干洗衣物水洗等严重违规行为,被主流媒体曝光。全行业陷入危机,规范化迫在眉睫,中央洗衣工厂开始受到重视。

其实在2009年,洗衣企业“象王”便投资1000多万元,在上海青浦建成面积达4000平方米的全自动科技洗衣厂,这是当时大陆全自动化程度最高的中央洗衣工厂之一,“烫一件衣服的时间可以从过去的8-10分钟加快到现在只须10秒钟”。

象王有台湾背景。事实上,在大中华地区,台湾的洗涤业一直处于领先地位,它的另一个龙头“衣贝洁”目前正和内地O2O巨头e袋洗合作,建立世界级的智能中央工厂。e袋洗出资亿元,联手衣贝洁输出产业新标准,并携手e袋洗已覆盖的三十多个城市中的签约洗衣合作伙伴做产业升级,这在中国的洗衣界殊为罕见。

近三年,也是中国洗衣业开始进入与全球先进技术同步的阶段。这个阶段,与传统的中央工厂相比又出现了很大变革。

从蒸汽时代、电力时代再到自动化时代,每一次的科技飞跃,都伴随着洗衣工厂的升级。而近年来,伴随着移动互联网O2O的广泛应用和工业4.0的发展,洗衣中央工厂再次出现了新变化,即向“智能”中央洗衣工厂转变。

从衣贝洁和e袋洗合作的中央工厂可以看到,这种智能化体现在:

  • 1.自动化

    洗衣流程全自动化,使得效率提高最少50%,人力降低至少50%。

  • 2.定制化

    智能时代也是定制化时代。为具体衣物定制洗护程序,这是工业4.0时代的新突破。

  • 3.系统化

    整个洗衣过程被系统化了,各道程序无缝衔接,最大程度排除人为干扰。工厂运作就像是贯穿了一条“会说话的龙”。

  • 4.上下游一体化

    物联网时代的智能工厂借助万物互联,实现了从小e管家上门,再从e站接驳到工厂,再到洗后上架配送。一件衣服从入店到工厂,再到物流的运送,都可以通过互联网实时追踪。

最先进的科技与最日常的洗衣需求结合,将会带来中国洗涤业的深刻变革。可以预见的是,一直处于小而散状态的洗衣行业,将会实现整体标准化的提升和产业的升级。

同时,洗衣中央工厂的规模化,使得洗衣成本下降,服务价格下降,将使更多民众能够享受到高品质的洗衣服务。就像当年福特生产流水线将汽车推向大众,洗衣中央工厂的普及也会实现洗衣服务平民化。

在美国,平均每洗一件衣物只要3.12美元,而中国洗一件衣物价格通常在几十元,价格显然过高,因此也阻挡了更多中等收入者消费洗衣。随着中国洗衣中央工厂的普及,这种情况或许会改变。

如果说中国洗衣行业需要“供给侧改革”,那么普及洗衣中央工厂是重要一步。长久以来,中国中央工厂没有发展起来,原因在于传统洗衣无法实现规模化订单,增量需求没有被开启。而移动互联网O2O激活了这部分需求,懒人经济得以爆发,整个行业的规模化和标准化有了基础。

纵观全国,中国甚至没有一家洗涤行业的上市公司。仅仅日本一个国家,洗涤行业的上市企业就有三家,其核心竞争力,就隐藏在中央洗衣工厂所构筑的行业壁垒中。如果洗衣行业的企业,能抓住O2O和科技带来的机会,促使中央洗衣工厂在国内遍地开花,这对中国洗衣业的国际竞争力无疑是巨大利好。

决策者的首席财富顾问

“十大最具影响力财经公众号”

觉得我们干得不错?

长按并识别下面二维码赞赏10元: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